洪哲胜:编者的话(2018-03-08)

我们今天推出了12篇文章,总共归于底下八个专栏:《认识问题》两篇;《探索道路》一篇;《呐喊呼吁》两篇;《民主理论》一篇;《运动留痕》和《迫害实录》各两篇;以及《读史论今》和《台湾问题》各一篇。下面我们来简介各篇文章。

认识问题

◆《全国政协促各党派“自觉接受”中共领导》──所有的所谓民主党派的功能,在于监督中共的执政。如果它们都“自觉接受”中共领导,不能或不敢挺直腰杆,该评就评,该骂就骂,该建议就建议,则它们花费国帑而只能三呼万岁,它们岂不是要对不起全梯的中国主权者──中国人民。但是,中共当局却千真万确地要它们充当这样的尾巴党!

◆《西方对中国幻想破灭.经济学人讽“习大大万岁”》──蒋介石破坏法制、让自己享受总统无任期限制的“美妙”待遇。但是,他不敢“修宪”而装模作样地修订临时条款。作为蒋介石的难兄难弟的中共当局国家主席的习近平,让自己享受国家主席无任期限制的同样“美妙”的待遇,可就“潇洒”多了,他要直接修宪。难怪《经济学人》在点出“中国共产党提议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一事,证明了西方25年来对中国的赌注失败了。”因为“中国从专制走向独裁”,并且“呼吁西方国家要有所回应”,同时,大叫“习大大万岁”。

探索道路

◆金陵毕康:《革命:保守主义者的观点》──采取“激进主义”的革命,导致一系列的“革命─→再革命……”的轮回。比如,“从法国到德国再到俄罗斯的一波又一波的社会革命浪潮,这种不断革命的现代性所进行的是破旧立新的工作,即打破旧制度,建设新世界,遵循的是一个不断否定的逻辑,强调的是破除,永久不停的破除,直至毁灭。

理想的革命采取“保守主义”的观点。它导致“革命─→改革─→再改革……”。这是“一是英美主义的保守的现代性及其法统,这个法统是终结革命的改良主义的立宪建国的理路,它们由此所建立的英美两个帝国支撑着从17世纪到20世纪整个现代……。这种保守主义下的革命只限于政体范围,其实质是经过革命的手段,用一种宪政框架吸纳革命原则,是一种宪法意义上的终结革命。这里的终结革命所保守的不是西方封建时代的旧制度,而是保守革命的原则、价值与义理,达致一种持久稳定的法治与和平。”

我的私见认为,除了采取“保守主义”的革命之外,革命运动有需要采取公民社会运动,也就是说:运动需有促成“群众相互启蒙”功能的形式。如此,转型机会的达致、民主转型的建构、以及随后的一系列“改革”可以用一系列的公民社会运动给予最佳的解决。

呐喊呼吁

◆牟传珩等:《致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公开信:“质询政府请动真格!”》──作者们呼吁:“当此全国人大十三届一次会议召开之际,我们吁请各位人大代表,停止歌功颂德,敢于说”不“,坚决”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牢记去年《人民日报》客户端曾对两会代表、委员的提醒:”你的不称职,意味着人民的缺席;你的失语,意味着人民的沈默──质询政府请动真格!“履行以下参政议政,为民代言之职:……”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修改“党宪”的声明》──“最近,中共发表一个修改其所谓宪法的建议,其中一条就是废除其现行‘宪法’中关于国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为习帝当终身主席修定‘宪法’根据。”“对此,中国社会民主党表示坚决反对,并予强烈谴责。”这篇声明总共提出五点意见。

对于第四点意见中的“本党认为,全国全世界口诛笔伐窃国大盗习近平是应该的。但同时还要‘护法’,则大谬特谬了”,我们认为,如果这里所护的法全然只指“国家主席任期不得超过两任”,那么“护法”就是要求中共当局不得随意因人制法。尽管没有全然改变中共的法制,驯化中共当局遵守“有法必依、而且不得因人制法”,还是有意义、而非“大谬特谬”的。

民主理论

◆陈昭南:《皇权阴魂不散,习大大学两蒋父子改制称帝》──作者是台湾的一位“文字工作者”。他清楚地意识到习大大的因人修法企求永远当权和台湾的蒋介石一样,都意味着“皇权阴魂不散”,但也意味着中国落后台湾大底一个甲子(2018~1959)。作者在本文当中,也给出不少稍为离题的颇有意思的其它项目。

运动留痕

◆《中国企业家王瑛反对修宪:将退回文革水准》──王瑛是一位令人佩服的智仁勇女士。(下期将介绍她的事迹。)在习近平启动修宪登基的时刻,她立即公开加以反对,并指责此举“将退回文革水平”,毋宁是可期而又可佩的。

◆牟传珩:《变革社会,从哪里开始?──“民主墙”近40年后的再相聚》──这里,山东老民运牟传珩回忆了40年前的变革社会之开始的“民主墙”运动,然后报导诸多参与者40年后的重聚,以及当前的社会运动的脚步。

迫害实录

◆林荣基:《中国政府如何背信破坏“一国两制”──在人权与民主峰会的演讲稿》──小香港这些年来感受到大中国主义者对于“一国两制”承诺的破坏和欺骗,涌显出一个又一个追求香港自主的民主斗士,和一波又一波的抗争运动其中有一位是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林荣基。他的书店在香港成为了一个反对中共当局一党专政的重要宣传机构。后来,他被迫害,只好把书店迁到台湾。本文是他在第15届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上的讲稿。

◆《新疆:一个露天监狱》──中共当局对新疆的维吾尔人采取高压统治政策。“从几年前起,人们在新疆购买菜刀前要先去派出所登记,现在当局更要求在菜刀上刻上二维码。”更多表明新疆成为“一个露天监狱”的资讯,请看本文。

读史论今

◆《赖揆:台美两国交往.不必理会中国意见》──“美国参议院通过《台湾旅行法》鼓励台美官方交往正常化,引发中国不满。行政院长赖清德昨表示,美国是世界领袖,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两国交往不必在乎中国意见。”

台湾问题

◆《苏焕智宣布退出民进党.参选台北市长》──苏焕智曾是民进党推出候选并当选的台南县长。在民进党还没有决定是否推出自党的候选人的此刻,他选择脱党竞选台北市长。不管是基于什么原因,可以保证的乃是:他绝对不会因此受到执政之民进党的迫害。如果这类事情发生在中共专政的中国,人们大概可以相当有把我地保证他会有被迫害的下场。

民主论坛 2018.3.8 特刊

洪哲胜:编者的话(2018-03-11)

我们今天推出了15篇文章,总共归于底下六个专栏:《探索道路》和《民主理论》各两篇;《运动留痕》、《迫害实录》和《文艺春秋》各一篇;以及《台湾问题》八篇。下面我们来简介各篇文章。

探索道路

◆两点心:《两岸政策之我见:民主统一(有编按)》──作者主张两岸政策宜采取“民主统一”。我给附加编按,点出作者所谓的“民主统一”必需是台湾人民和中国人民各自行使人民自决权进行统一公投、而且两造都认可统一的一个结果。在此,统一并非天命、也非前提。

◆资中筠:《致老友信》──作者对于中国的现状和未来感到忧心。底下给出两例:

(1)在体制上,前一阵朝野皆言“政改”,公众翘首以待,不但没有盼到,却忽见权威喉舌重弹“姓资”、“姓社”的老调,甚至有现行制度是“核心利益”之说,实际上完全否定了政改的需要。当年因决策者明智地摒弃“姓资、姓社”之说而迈出了改革的步伐,如今从某些主流言论来看,似乎忽然倒退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直逼“文革”中的论调。言论不但没有放宽,反而“敏感”话题越来越多,难道这是“盛世”的气度?

(2)今日之中国已非昔日封闭的老大帝国,而是身处21世纪,不可能自外于浩浩荡荡之世界潮流。现在流行的最简便的说辞是一切归咎于“境外敌对势力”。我想借用一句《论语》:“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民主理论

◆《习近平任终身主席中国民间恶评多》(两篇)

◇《法新社:习近平任终身主席中国民间恶评多》──◇《著名报人李大同发公开信反对修宪.“我都这把年纪了,还怕什么》──

这里报导了前《冰点》的主编李大同和前女企业主王瑛的公开表态反对习近平修宪企图,还有极为几位没有署名者的异议。

◆中国公民运动(部分)公义义工:《新年寄语》──中国公民运动拥有不少公义义工。其中的48位给出了他们各自的2018新年祝福从中也不难看出这些义工的理念和关切。

运动留痕

◆《企业家王瑛自述:当年读马列是越看越糊涂(又一篇》──◇魏玲《企业家王瑛自述:当年读马列是越看越糊涂》◇王瑛口述:《柳传志“在商言商,不谈政治”的观点》

迫害实录

◆《要求中共十九大直选总书记的中共党员子肃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附:建议书和起诉书)》──2017年4月28日公开支持民主宪政的党员之一的子肃又以中共党员的身份了发表公开信──《关于在中共十九大上开放党内民主直选和选举胡德平先生为新一届中共总书记的建议》后,再次被带走,又被被收监已被正式逮捕。后又被正式捕,起诉。对于子肃先生的境况《维权网》将持续关注。

文艺春秋

◆网文:《说尺子》──不是分数高的就得一个吻、而低的就挨一顿揍:经常考100分的一旦得了98分,可能被揍,经常考55分的一旦得了61分的,可能被赏一个吻。经常得忙碌于煮饭的妈妈如果有一天因故没煮,孩子们往往开口责备;但是偶尔进厨煮一次的爸爸,却被孩子褒奖。……。可见,用一把尺子量人要得到正确的评断,居然还需有一套学问呢!

台湾问题

◆《中迫更名.瑞典国会议员批并吞台湾野心》──“瑞典国税局擅将‘中华民国(台湾)’改为‘台湾,中国一省’。瑞典政府此项不当作法,引起‘台湾—瑞典国会议员协会’的高度关切。”“瑞典国会议员近日致函瑞典外长,除列举更名有严重混淆视听等四大不当,并抨击中国的逼迫更彰显欲并吞台湾的野心。”

◆《陈明通复出的政治讯息》──“蔡英文政府这波内阁改组,由陈明通掌行政院中国大陆委员会主任委员、吴钊燮接外交部长,说明系蔡英文总统主导,而开始褪去‘老蓝男’色彩,作法更具民主进步党主流思维。陈明通是蔡英文主张两岸定位‘维持现状’的重要策士,此一主张与其执行操作,自无法满足独派的期待。蔡英文上台以来的中国大陆政策,让人感觉消极、保守,不做不错,与之相较,陈水扁时代的两岸关系,恐怕都比现在好,毕竟‘积极开放、有效管理’曾经是当时政策的主旋律。我们期待陈明通上台后,我国面对两岸关系,会有更主动积极的作为,以打破目前沈闷的局面。”

◆陈昭南:《谁是笨蛋?中国会“对台图书建立绿色通道”?》──中国发布31项惠台政策,包括“给予”同等待遇“,吸引国人赴中工作、投资,其中包括”对台湾图书进口业务建立绿色通道,简化进口审批流程。同时段进口的台湾图书可优先办理相关手续“。香港名出版商”林荣基表示,中共对于台湾进口书籍都必然会有所规范,包括谈台湾独立、香港自决、研究西藏问题的书都不能去,‘方方面面都有规范’,目前只要是对中国大陆有所了解的台、港人士,万万都不会相信中国当局要‘建立绿色通道’的说法。“

◆《吴钊燮宣示八大外交新工作项目.上任百日内优先推动》──“外交部今(9)日晚间表示,外交部长吴钊燮于2月26日上任后,除带领同仁持续全力进行‘踏实外交’既定的各项工作计划外,日前也提出在100日之内,优先从速推动的外交部新工作项目,包括检讨人力配置,全速推进《新南向政策》,强化外馆招商引资功能、内部危机处理机制、资安国际合作等。”

◆陈茂雄:《老台独的迷惘》──中华民国曾经是没有经过台湾全民授权的外来政府。当时的台湾人民自救运动,就是要推翻中华民国。后来被台湾全民所授权的中华民国政府,则是千真万确的本土政府。它的宪法早已经过台湾人民的修订,尽管还有一些等待修订的地方,它已经是台湾货,没有“新”中国的任何任何成分。有些老台独还是觉得迷网,动不动就想终结正在领导台湾人民拒绝中国兼并、蹂躏的的中华民国。

◆洪凤栖:《独立公投.统一公投》──台湾是个千真万确的一个民主独立的国家,它没有进行“独立”公投的需要;主张进行“台独”公投的台湾人,首先是在主张台湾的主权所属不明。有什么好处呢?其次,在中国的淫威还能严重影响整个国际的当前,进行“独立”公投对台湾的国际地位没能添分。第三,台湾内部分裂的形势使得当前的“独立”公投未必会通过。若通不过,老台独想证明什么?──因此,作者主张搞个“统一”公投,表明台湾人民多数拒统。整个办法很妙,但是台湾会有多少人乐于推动“统一”公投呢?需知,连主张终极统一的马前总统,都一再主张“不统”、“不统”呢!

◆王克雄:《中国国民党是二二八惨案的主谋》──王育霖是个非常有名的二二八受难者。他的弟弟王克雄根据已经公开了的历史档案和文献资料,有力地证明了国民党,尤其﹑它的头领蒋介石在制造二二八灿案的“主谋”地位。

◆长青教室:《王克雄博士:蒋介石与二二八惨案》──这是上文作者王克雄的最近发言,里面有着更多更有系统的证据和陈述。

民主论坛 2018.3.11 特刊

洪哲胜:编者的话(2018-03-24)

我们今天推出了四篇文章,总共归于底下三个专栏:《认识问题》一篇;《运动留痕》两篇;以及《台湾问题》一篇。下面我们来简介各篇文章。

认识问题

◆《人民代表“全票当选”.中国百姓实话实说》──据说三千名全国人大代表、根据13亿中国人民的共同心愿、全票通过习近平的连任中国国家主席。美国之音的记者“随机采访了部分人大代表和基层中国民众”,发现:“受访代表均表示自己是人民全票或高票选上来的,亦有少数民族年轻代表被问到自己如何获选时表示要去问问组织,并迅速跑开。几乎所有受访民众都表示并不认识自己所在选区的人民代表,更没有参与过选举人民代表的投票”。请阅读全文。每一组对话都有视频为证。要可视频,请登陆美国之音中文网。事先提醒:小心阅读,千万不要被真象气死!

运动留痕

◆秘书处:《独立中文笔会2017年度工作通报》──“独立中文笔会献身于全世界中文文学工作者──包括写作者、新闻工作者、翻译者、研究者和出版者──的言论自由,尤其致力于在中国弘扬和捍卫的写作和出版自由,以及信息的自由流通,深切关注作为民主与人权基础的公民社会和开放话语的状态。”这份工作通报报导了:(1)2017年中国当局动用公权力打压言论自由的案例“;(2)笔会的”相关工作与活动“;(3)笔会的组织、功能、以及人事。建议大家关注、支援、乃至加入这个最最活泼的笔会。

◆李沈简:《挺直脊梁.拒做犬儒(又一篇)》

◇李沈简:《挺直脊梁.拒做犬儒──戊戌双甲子,北大一二_纪念》──作者下结论道:“在北大,蔡元培、马寅初、胡适、林昭……承载着北大人的傲骨,公民的尊严。我们即使做不到振臂一呼,以笔为旗与懦弱卑微做不妥协的抗争,也至少做到不出卖人的起码尊严和思想独立。”并且高呼:“戊戌双甲子,诸君拒做犬儒;北大一二_,师生挺直脊梁。”

◇李沈简:《坚持质疑和思想自由的权利》──这是作者把自己20年前所译的《科学的价值》(理查德.费曼)时的前言。费曼的话,非常有意思,其中居然有些还可以让当前的中国人去意识到:为什么不该让习近平拥有无限制的任期。我只引两处如下:

(1)在历史上科学与专制权威进行了反覆的斗争才渐渐赢得了我们质疑的自由。那是一场多么艰辛、旷日持久的战斗啊!它终于使我们可以提问、可以质疑、可以不确定。我们绝不应该忘记历史,以致丢失千辛万苦争来的自由。这,是我们科学家对社会的责任。

(2)不过,正当我们如此承认的时候,我们便开始找到了通途。

这并非一个新观念,它是理性时代的观念,也正是它指导着先贤们缔造了我们今日享用的民主制度。正因为相信没有一个人绝对懂得如何管理政府,我们才有这样一个制度来保证新的想法可以产生发展、被尝试运用、并在必要的时候被抛弃;更新的想法又可以如此地轮回运行。这是—种尝试→纠偏的系统方法。

台湾问题

◆《川普签署《台湾旅行法》之后……(共七篇)》──《台湾旅行法》被两院通过,又得到美国川普总统的迅速签署,然后,一个又一个美国官员公开访台,……──台湾的春天就这样来临了。

原先,为了和中国顺利建交,美国在和中国商议《上海联合公报》时,不愿也没有承认“台湾属于中国”,而给出这样的“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这个说法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当年“海峡西边”和“海峡东边”的中国人,一个被红色恐怖所统治,一个被白色恐怖所统治,两者都没有言论自由,也没有像样的公民权利去议论自己的政治地位或政治归属。哪来什么“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后来,美国在制定国内法《台湾关系法》时,就把“海峡东边”的中国人改称为“台湾人民”。现在,“海峡东边”已经民主化了,“台湾人民”议论自己的政治地位和政治归属,变成了寻常事务,而且台湾也有了《公民投票法》,台湾人民完全有能力通过公投向国际社会表达“台湾不属中国”,而且无意属于中国的立场了。这就使得美国可以确切认识到自己无需继续被绑架而改对“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提出异议”,并且进一步和台湾建立邦交。果真美国这么做了,它完全没有违约,因为,它过去的没有承认台湾是因为那时它认为台湾人主张“台湾属于中国”。

我们把这七篇报导的标题列在下面,内容就不再说明了:

◇《川普签署台旅法生效.总统府:将与美密切合作》◇《蔡总统感谢美通过〈台旅法〉.提“我们可以做更多”与黄之瀚默契合拍》◇《蔡总统:〈台旅法〉让官员可访美、提升台湾地位》◇《黄之瀚提美台“三个确定”:让台湾在国际上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对待》◇陈昭南:《美官员说Let’s Do More.中国官员气噗噗》◇《陈菊会董云裳.董:美台应在同一阵线》◇《杨苏棣:川普签署台湾旅行法.美海军将可再来台防卫》

民主论坛 2018.3.24 特刊

洪哲胜:编者的话(2018-03-31)

我们今天推出了四篇文章,总共归于底下四个专栏:《民主理论》、《迫害实录》、《文艺春秋》、以及《台湾问题》各一篇。下面我们来简介各篇文章。

民主理论

◆季鹏:《马克思暴力社会主义的扭曲与发展:列宁主义》──非常多非常多的中国人,把共运──指中国社会主义运动──失败的罪过放在共运所宣传的头位革命导师马克思的头上。本文相当深入地点出了:俄国和中国共运如何地拿着马克思的旗帜、却严重歪曲着马克思的几个最主要的观点和主张、去推动自己的共运。本文长达二万多言,因为够长,实实在在是要从共运的历史领受教训的一篇很好的起点。

迫害实录

◆金石道:《1949年后被处决的159名抗日名将》──很多泛蓝人士,不像那些来不及坐上飞机或登上船只而无法来台的亲人朋友,事后无不受到中共一发神经就对他们施行的要命迫害。这些泛蓝人士把独夫蒋介石看成救命恩公、而阻扰着台湾转型正义的进一步推动,我虽然认为此举不当,却也完全理解。所有这类泛蓝如果细心阅读这篇网文,或许可以理解到台湾本土派何以如此怨恶、害怕、拒绝中共当局把它的专制版图扩充到台湾的心情,并且希望他们不要再被中共当局所欺骗、所收买而造成台湾的动乱、给予中共当局以任何机会来台蹂躏台湾人民。

文艺春秋

◆二大爷:《反智的浆糊.中国人的神功》──作者说:

“1856年,原本对天平天国抱有极大希望的英国外交家密迪乐(Thomas Taylor Meadows),在见证了太平天国的倒行逆施、目睹‘凌迟’酷刑后,失望至极,写成《中国人及其叛乱》一书,他说:‘中国现在最需要的并不是现代科技,而是基础文明。’”

“对比21世纪的中国,这句160多年前的话依然能刺痛我们。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为此,他从中国人的“神功”开始,通过方方面面的考察,写出这篇网文,试图解构中国人的“反智的浆糊”。

台湾问题

◆陈昭南:《对抗独裁者,“我不怕你”比核弹更有威力!》──独裁者治你的强招之一就是“让你怕他”,于是,你连反抗都不敢。你不敢了,他甚至可以“无为而治”你了,多好!台湾作家陈昭南,写作此篇,就是要鼓励大家:对抗中国的专制君王,一定要坚持让自己把比核弹更有威力的“要你怕我”

当作行动准则。

民主论坛 2018.3.31 特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