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我从领导天安门抗议中学到了什么

我是在长江上一艘拥挤、破旧的汽船上理发时得知我是全国头号通缉犯的。广播突然发出刺耳的响声,称北京市公安局下令逮捕21名被控煽动天安门广场“反革命暴乱”的学生。我的名字名列榜首。 那是1989年6月,9天前,政府的军队和装甲车隆隆驶入北京市中心,残酷镇压了学生领导的一场长达七周的民主抗议活动。 船上的公告让我感到惊恐。作为抗议活动的首要组织者之一,我那时正在逃离首都当局。我从未料想过北京的恐怖会远...

纪思道:六四那晚,一名人力车夫请求我:告诉全世界!...

1989年6月,在天安门广场的军事镇压中,人们运送一名受伤的女性。 DAVID TURNLEY/CORBIS — VCG, VIA GETTY IMAGES 30年前的1989年春,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悬荡于自由的边缘之际,我于深夜在北京的寓所里接到了一通电话:中国军队正在入侵自己的首都。 学生和工人们此前曾设下路障,让道路无法通行,以此阻挡军队,我于是跳上自行车,奋力循着枪声骑去...

张彦:“六四”在中国是个禁忌,但总有人会记得

2019年3月,天安门大屠杀的受害者亲属聚集在一起。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北京——在中国,天安门大屠杀不会在任何教科书中出现,不会在任何电视频道播放,也不会有任何纪念碑。但30年过去了,那个事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潜意识里依然栩栩如生。这是为什么呢? 1994年该事件的五周年纪念日刚刚过去不久,我以记者的身份来到中国。此后这个问题就一直萦绕在我的...

赫海威:寻找“坦克人”:自由与反抗的神秘象征

1989年6月5日,一名男子独自一人在天安门广场边的长安街上拦阻一列向东行进的坦克。 JEFF WIDENER/ASSOCIATED PRESS 北京——他已在全球范围内成为自由和反抗的象征,在照片、电视节目、海报和T恤中成为永恒。 但在中国军队镇压了以天安门广场为中心的抗议活动30年后,“坦克人”——那个与一列沿着北京一条大街行进的坦克勇敢对抗的人——至今仍是一个谜。 在这个网络搜查和高强度媒...

储百亮:周舵眼中的“六四”与中国民主的未来

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的抗议者。 DAVID TURNLEY/CORBIS, VIA GETTY IMAGES 北京——1989年6月4日天将破晓时,周舵向一排排拿着枪的士兵走去。在他身后,成千上万名抗议者挤满天安门广场,生怕渐渐围过来的部队会在中国最神圣的政治场地屠杀他们。 接到早晨之前清理广场的命令而在当晚涌入北京的士兵,已向愤怒的人群肆意地开过枪,周舵盼着能给示威者谈出一条出路,他们很多...

胡平:一论宽恕,惩罚与转型正义

在六四23周年之际,柴玲发表声明,原谅六四元凶邓小平李鹏。 这一声明招致广泛的批评。很多批评者指出,只有天安门母亲才有资格说宽恕和原谅。因为他们是受害者,别人无权替受害者宽恕凶手。 这一批评无疑是正确的。好比你欠我一笔债,我可以说不用还了;你不可以说不用还了,你这么说就是赖账了。旁人也不可以说不用还了,旁人这么说是慷他人之慨,也不算数的。简言之,宽恕乃是受害者的特权。 通常我们说宽恕,是有条件的...

装甲车前勿忘六四——瑞典人权界纪念六四30周年活动...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6月4日斯德哥尔摩讯)6月3日晚到5日上午,瑞典支持六四运动联合会在斯德哥尔摩市中心北向的主道——斯维亚大街(Sveavägen)45号门口空地上展示了一辆旧装甲车,车身四周张贴了“勿忘六四”为主题的中瑞英等十种文字和著名的“坦克人”照片。 6月4日晚上六点,演讲和朗诵活动开始,由瑞典支持六四运动联合会监事、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和自由写作委员会协调人张裕主持,瑞典笔会新任...

滕彪:天安门屠杀与集中营

——在台北自由广场纪念六四三十周年的演讲 2019.6.4 1989年六四屠杀之后,刽子手们立即开始清除血迹,毁灭罪证,并且消除记忆。那是对抗争者和死难者的第二次屠杀。 暴行没有在1989年结束,中国政府对良心犯、人权律师、藏人、维吾尔人、法轮功学员、家庭教会、记者作家的迫害从未停止,并且变本加厉。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暴政,可以让150多名藏人以焚烧自己身体的方式去表达意见,但这发生在21...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及世界各地举行纪念“六四”三十周年活动,美英和欧盟发表声明...

大批香港民众6月4日晚上参加支联会举办的六四30周年晚会,传承“六四精神”,并以行动表明“不会忘记六四”。依香港警方估计,今年参加六四晚会的人数达3.7万人,超过去年的2倍。组织者估计应有18万人参加纪念六四晚会。 英国媒体BBC报导,今年香港维园的烛光晚会按照往年惯例,有献花、默哀、致悼词、诵读大会宣言、全场演唱民主歌曲、播放“天安门母亲”成员录像讲话等环节。BBC、香港苹果日报报导,多位来自...

法广: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作者 法广 播放日期 04-06-2019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这一天,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疾呼。这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三十年来,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始终未断、期盼却年年落空;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领袖如今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当年的学运...

金钟:八九六四:蛮族战胜文明

1989年的六四事件,转眼间过去了三十年。王丹今年开了50岁生日会,昔日美少年,今为半百人。当年北京屠杀,恍如昨日。都在问:历史的钟是不是停摆了?何时可以讨回公道?最近会见一位资深美国记者,他摇摇头说,当年他估计需要五年。现在再不敢算命。另一位九零后女作家则认为,现在年轻人是窒息的一代。什么都不让做,只能等待。如果还要过20年,这样的人生还值得过吗? 一个杀人的政权就这样傲慢的不做任何交代的高视...

余英时:“六四”30周年感言

——致中国8964三十周年华盛顿纪念会 九十高龄的余英时教授手迹 六四民主运动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大陆已经沦为有史以来最严酷的极权国家,并运用种种最新科技来摧毁人民的言论与行动的自由。对于源远流长的文明中国和中国人而言,这是一个不能容忍的奇耻大辱。我们今天纪念六四,便是为了彻底消灭这一耻辱,因此必须同时向两大目的奋进: 第一,我们要运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如撰述、回忆、会议等等,将六四的真实历史揭示...

三十年前的今天:六月六日

2019-06-05 1989年6月6日,北京城里的坦克和戒严部队。(美联社) 1989年6月6日,北京城里的坦克和戒严部队。(美联社) 中共军队“六四”屠城之后,1989年6月6日的北京街头。(美联社)  1989年6月6日的北京街头。(美联社) 1989年6月6日,天安门广场部署坦克和戒严部队。(美联社) 1989年6月6日,北京建国门立交桥上部署的坦克和戒严部队。(美联社) 1989年6月...

未普:赵紫阳在六四期间有机会和邓小平摊牌吗?(中)...

2019-06-05 本文讨论的问题是,赵紫阳有没有挑战邓小平的实力?笔者认为,赵紫阳没有挑战邓小平的实力! 我曾以「孤独的奋斗者」为题,作文纪念赵紫阳逝世十周年。在整个80年代,赵紫阳在党内高层几乎都是一个孤独的奋斗者。他在党内既没有甚么人脉,也没有多少关系。而赵本人也似乎并不积极发展自己的人脉和关系。在党内高层,赵紫阳对陈云、李先念、李鹏、姚依林、王震、胡乔木等为首的保守派同盟,一开始就是一...

胡平、章立凡:“大屠杀” VS. “政治动乱”:美中为何重新定义六四?...

华盛顿 — 2019年6月5日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六·四30周年声明,称中国走向更加开放和宽容的希望已经破灭。稍早,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重提六·四事件是“大屠杀”,对中共提出了尖锐的批评。 与此同时,中国国务院发言人抗议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称六四之后30年中国经济获得巨大进步与发展,就是对六四争议的回答,而国防部长魏凤和更把六四重新定义为“政治动乱”。“大屠杀”对“政治动乱”。 美中为何针锋相对重新...

法国学者释疑:天安门屠杀催化了东欧共产政权和平转型?...

作者 安德烈 发表时间 06-06-2019 30年前的六月四日,北京天安门发生大屠杀,军队开枪,持续两月的民主浪潮淹没在血泊中。然而,不久之后,柏林墙倒塌,东欧共产主义政体一个跟着一个崩溃。那么,法国历史学家葛罗塞是苦苦思索的一个问题是:是否可以说六四的镇压催化了东欧的和平转型? 中国的这场民运对东欧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巴黎政治学院国际史专家、历史学家葛罗塞就此在世界报撰文作出分析。他的核心观...

索菲、刘欣:赵紫阳认为邓小平把学生运动性质判断错了...

作者 索菲 播放日期 02-06-2019 在2019年5月24及27日明镜火拍的《人生之中》节目里,陈小平先生采访了李锐的女儿李南央,介绍《李锐日记》中记载的六四事件。包括六四前的中国高层政治形势,邓小平与赵紫阳对学运判断的分歧以及大六四屠杀的记述等。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刘欣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 法广:胡耀邦过世后,赵紫阳赴朝鲜出访前仍召集会议听取意见,当时的氛围...

“六四”谢文飞被拘留

原标题:“六四”谢文飞被拘留 林明杰被抓走 【民生观察2019年6月5日消息】据维权人士陈树南消息,南方街头运动践行者谢文飞在“六四”当天下午,被警察帶走从家中带走。陈树南从谢家人口中得知消息,谢文飞被拘留十天,谢此次被拘留与纪念“六四”有关。 2019年6月3日,谢文飞在微信群中发言表示,自己会以“绝食”一天的方式纪念“六四学运”三十周年。6月4日下午,谢文飞在家中被辖区警察带走。 谢文飞原名...

潘永忠:“六四”:世界没有遗忘这一天

——2019年柏林中国大使馆前的纪念与抗议活动 每年的“六四”祭日,德国的民运朋友,德国知识界的朋友,都会准时聚集到中国驻德国使领馆门前举行祭典与抗议活动(2019年柏林中国大使馆前)。图/田牧 岁月流逝,却带不走30年前这一天天安门广场的血案,带不走成百上千冤屈的年轻灵魂,带不走令世界悲痛欲绝的梦魇,带不走中国人的民主梦,带不走中国人的自由魂…… 血债血还,历史一定会清算这一天的血案,我们又来...

胡平:温家宝是想给六四平反吗

英国《金融时报》3月20日发表文章透露:近几年,温家宝已在三次中共高层秘密会议中提议为六四平反。但是每次都遭到在场部分官员的反对,薄熙来是其中反对最激烈的官员之一。 这则消息的真假,我们很难确定。不过联系到温家宝关于政改的一系列讲话,应该说这则消息有可能是真的。 在这次两会的记者会上,温家宝总理再次大声疾呼政治改革。温家宝的这番讲话问引起两种不同的反应,有人肯定,有人否定。 和过去一样,余杰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