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伟大的五世达赖喇嘛的秘密愿景及其他(下)...

3、 我如痴如醉地沉浸在伟大的五世尊者的故事里。这故事有他的秘密愿景,也有他的世间成就。我因此而获得某种疗愈,在这个特殊的充满不安的时刻……是的,我指的是身陷在一个疯狂的末日般的世界,人人都因看似突如其来,实则必然降至的瘟疫而惊惧不安,更有相当多的生命就像野草,不,就像韭菜,被不只眼前这一种瘟疫的各种大镰刀毫不留情地割去,既飞快无比又无声无息。我差不多整整一个月足不出户,我的害怕比不害怕更多,我...

唯色: 伟大的五世达赖喇嘛的秘密愿景及其他(上)...

1、 首先强烈吸引我的是这些绘画,被认为是第五世尊者达赖喇嘛的秘密愿景,集合在一本翻译成英文并于1998年在伦敦出版的画册中(书名超长:《 Secret Visions of the Fifth Dalai Lama: The Gold Manuscript in the Fournier Collection Musee Guimet, Paris》)。作者或者说译者兼研究者是著名藏学家卡尔梅...

唯色:镜头下的西藏文革:全藏最神圣的佛殿——大昭寺被砸成了什么样?(五)...

1970年代初期,大昭寺被改成拉萨市委第二招待所。拉萨人称其为“招待玛波”,意思是红色招待所。许多殿堂又都改成了招待所的房间,一层和二层那些佛殿的门框上都写着房间号码。从各地区和附近各县来的干部、群众皆可投宿。 据文革时作为西藏民族学院的红卫兵进藏、1968年毕业后分配入藏工作、后来成了《西藏文学》杂志的主编闫振中回忆,他每次从墨竹工卡县出差来拉萨都住在这个招待所。最初0.13元/床,后来0.3...

唯色:镜头下的西藏文革:全藏最神圣的佛殿——大昭寺被砸成了什么样?(四)...

接上期,容我继续讲述大昭寺的文革劫难。在遭到以“破四旧”的名义被砸、被抢、被烧之后,从1966年8月至1967年春夏之交,大昭寺被设为“红卫兵破四旧成果展览办公室”,全拉萨在“破四旧”时从寺院及贵族、大商等家中抄走的部分“四旧”集中于此,由拉萨市公安局局长带领工作组在此驻扎数月。 据当时是工作人员的收藏家、画家叶星生在2002年接受我的采访时说:“当时办公室是在大昭寺二楼上的一个大仓库,肯定是一...

唯色: 镜头下的西藏文革:全藏最神圣的佛殿——大昭寺被砸成了什么样?(三)...

我接着讲述西藏现代历史上的巨大空白,即文化大革命给西藏带来的种种劫难。接着讲述全藏最神圣的佛殿——大昭寺,以及拉萨的所有寺院和佛殿等,在1966年8月之后再也不复原样。 在我父亲当时拍摄的照片中,有几张是在大昭寺的讲经场“松却绕瓦”焚烧经书、经幡、转经筒的情景,可以看见在干部和老师的带领下,居民红卫兵、学生红卫兵及“积极分子”们正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其中。有一张照片上,七、八个年轻的男女学生正奋力地...

唯色:鼠年雪狮吼

——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记 3月10日 这天是西藏和平抗暴49周年纪念日[1]。从此,每年3月10日,境内藏地都有藏人的抗议活动,因而也是中共当局高度警戒的日子。 2008年3月10日,达赖喇嘛在印度达兰萨拉举行的纪念集会上讲话,正式说明“从2002年开始,我的代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官员就特定问题先后进行了六次会谈,经过详细的讨论和解释,会谈虽然对消除对方的疑虑,阐述藏人的立场和愿望等具有...

唯色:呼吁关注各藏区及甘孜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2020-02-07 四川甘孜州道孚县捐赠公告。(微信公众号) 至2月6日,由各地报道的各藏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确诊病例情况,大致为:西藏自治区1例;四川省藏区——甘孜州17例,阿坝州1例;甘肃省甘南州3例(疑似1例);青海省海北州3例。共同特点:如西藏自治区和四川省藏区,为输入性传染源,6位确诊患者于1月20日、21日、22日从武汉乘坐动车、列车、汽车抵达藏区,目前均在各地医院治疗。新华社...

唯色:存在 (致埃利亚特·史伯岭)

这首诗是去年埃利亚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去世一周年忌日写的。感谢友人、诗人Ian Boyden将这首诗译成英文。 存在 (致埃利亚特·史伯岭[1]) 唯色 这几日,一想起去年这时 你不辞而别这一世 这些词语就涌上我心: 无奈 无及 无常 无可名状 无可替代 无可慰籍…… 如同以玫瑰之名 在一本词典里的寻觅 你以图伯特之名 清晰地,明朗地,无法混淆地[2] 存在于这个失去的名...

唯色:雪域的白(三首)

雪域的白 白色的花蕊中,她看见金刚亥母①在舞蹈! 那不是白色的花蕊,而是高山之巅。 白色的火焰中,她看见班丹拉姆②在奔跑! 那不是白色的火焰,而是群山之间。 尽管连绵起伏的山峦,环绕着菩萨的坛城③; 尽管星罗棋布的湖泊,呈现着朱古④的转世; 可是白色的花蕊顷刻凋落,可是白色的火焰当即熄灭。 她饮泣着,要把怎样的消息,告诉远去他乡的坚热斯⑤? 消息啊,人间的消息,传递着一个个亲切的名字, 在空行与...

唯色:我给埃利亚特·史伯岭供奉了经幡

今天是藏学家埃利亚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又译艾略特·史伯岭)去世两周年忌日。我的挚友。怀念无止境。夏天朝圣阿尼玛卿,给他供奉了经幡。也写了这首诗……感谢友人、诗人Ian Boyden将这首诗译成英文。 我给埃利亚特·史伯岭供奉了经幡 我竟忘记他离开人世已有多久 或者说有意忽略这个事实 就像他还活着,我们仍旧找得到彼此 相互关怀,总是他给予的更多 一只鹰鹫从积雪的山顶飞来 没...

唯色:仍要怒放的向日葵……

2019-07-16 香港民间团体公祭坠楼反送中示威者梁凌杰。(美联社) 又一个不安的夜晚,那张中式旧凳上 插在玻璃瓶里的,那七朵向日葵 枯萎了,才几天,就枯萎了 枝茎的底部已腐烂,清水变浑浊…… 真不甘心啊!是因这反常的夏日 过于凶猛,带着张扬的或隐蔽的杀气 这花期才这么短,这么短? 前些天,在我没去过的地方,一个男子 为失去的自由坠亡,无数同城同命的人赶来 献上一枝枝向日葵,仍要怒放的向日葵...

唯色:有关那场火劫的诗(三)

2019-06-21 图说:拉萨大昭寺的神圣佛殿觉康,于火灾六个多月后拍摄。(摄影者唯色) 【果然忘性大于记忆……】 果然忘性大于记忆, 仅仅八个月,几乎无人再谈起那场大火。 当我再次走入那间几乎恢复原样的觉康[1], 闻不到丝毫焚烧的气味,各种供品的味道更加浓烈, 至尊之像亦如事发前一样丰满甚至更加丰满, 这与每天不停地、反复地上金有关。 看上去像纯金打造的华盖过于崭新, 毕竟不是原物,未经数...

唯色:有关那场火劫的诗(二)

2019-05-30 去年5月拍摄的拉萨大昭寺金顶群。其中的觉康金顶,实际上在去年2月的火灾中被烧毁,但我拍照时已仿如旧样重做了。远远看去似乎与旧貌一样,但金顶里面原来所绘的、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数千尊微型度母画像却不可能恢复了。(唯色拍摄) 【黄昏来临时,祖拉康的金顶群闪耀着金光】 黄昏来临时,祖拉康[1]的金顶群闪耀着金光, 有一片金顶尤其闪耀着金光。是的,我指的是 在两个多月前的那场火劫[2]...

唯色:有关那场火劫的诗(一)

2019-05-23 图说:拉萨大昭寺正面。(唯色拍摄于2018年4月) 【各方混乱的消息都匪夷所思】 各方混乱的消息都匪夷所思。 那火劫的现场诡异至极, 仿佛并没有燃烧过, 相反从未如此祥和。 然而日夜住在那里的人目光躲闪, 虽然言之凿凿,却过于完美, 反倒十分可疑。结果是,人所共睹的 那烧红了夜空的火焰, 是集体失忆的幻觉。 这个城市有多少人, 就有多少个罗生门的故事。 罗生门似的事故谁也不...

唯色:有关11世班禅喇嘛的两首诗

2019-04-30 图说:这幅有关11世班禅喇嘛的画,由旅居加拿大的藏人漫画家Tenzin Dhonyoe所绘。(唯色提供) 我曾写过有关11世班禅喇嘛的两首诗。一首写于1995年12月的一天,我当时就职的西藏文联召开大会,传达中国政府确立十一世班禅的文件,并否定尊者达赖喇嘛依藏传佛教程序认证的十一世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我当场写下了这首诗。但有意思的是,这首诗曾多次出现在官方出版物上,似乎...

唯色: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过错……

2019-03-28 十四世达赖喇嘛家族尧西达孜在拉萨的宅邸,于2018年3月底或4月初被拆除。(唯色摄影)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过错, 当正被夷平的场景扑入眼帘, 我不禁失声,更似歉疚: “尧西达孜[1]!难道是我的记录所致?” 如果我不写这些年的半废墟状态, 如果我不写近六十年的种种无常—— 那从枪管中催生的毁灭无休无止, 权力的寸光鼠目或许不会留意到。 被狂妄者惦记是可怕的, 他会用快速的障...

唯色:青春,青春…… ——致十七世嘉瓦噶玛巴

2019-04-15 这张照片是我于1998年11月在位于拉萨的噶玛噶举祖寺-楚布寺拍摄的。走在转经路上的嘉瓦噶玛巴才是十三岁的少年。一年后,即1999年12月底他与几名随从僧人秘密逃至印度达兰萨拉。(唯色摄影) 一个小时前 读了噶玛巴[1]的一首诗[2] 现在又重读了一遍 他逃出西藏的途中写的 他那时还未满十五岁啊 怎么会写出这样的句子—— “在释迦牟尼法教的黄昏中 青春之光渐渐亏损” “五浊...

唯色:我找到了那道门……

2019-03-18 图说:罗布林卡南门。罗布林卡是尊者达赖喇嘛在拉萨的夏宫。(2018年5月6日,唯色摄) 我找到了那道门,确切地说, 我猛然意识到,从新命名的罗堆东路经过时看见的 这道门,正是那个生死攸关的命运之夜的 逃亡之门!而我是被几枝细长的花枝上摇曳的 几朵枯萎的花苞提醒的。沿着由绛红色的边玛草 与白色的石块砌筑的长墙,我寻觅着更多的植物, 而这隐蔽的、紧闭的、暗藏秘密的门, 在这个五...

唯色:在皖南写的诗

2018-11-27 在齐云山所见。(位于安徽休宁的道教名山) 齐云山。(Public Domain) 一日将尽 这里天色已黑,一日将尽, 然而在拉萨才是黄昏, 霞光映照半边天空, 将颇章布达拉从污浊中拔出, 又如洗去风尘的圣人, 绽放精神的光芒。 其实我想重复的是, 百年前一个随侵略军而至的 记者所写:“金色的屋顶 在阳光下像火舌一样闪闪发光, 必定叩击着……那些来自 荒凉高原的朝圣者的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