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诗四首

而窗外的北京,弥漫着末日气象,雾霾中,看不见稍远处的高楼。 【无措】 拿起一本书, 看了几行又放下。 而窗外的北京, 弥漫着末日气象, 雾霾中,看不见 稍远处的高楼。 其实我啊, 牵挂着更远的远处, 无所畏惧的族人啊, 火焰中,会不会 被红色的子弹击中? 2012-1-17,北京 【献给死于非命的云丹[1]】 若没看到这张照片, 你的名字:云丹 不过是几十年来, 被各种手段消失的族人之一。 且是...

唯色:记流亡西藏活动家琼达•科伦

在Skype上见到正在康复的琼达啦(Chungdak Koren),足以令人欣慰。我被她顽强的毅力打动,却无法不含泪。同样失去家园的巴勒斯坦人、当今世界的重要学者萨义德写过一句话:“流亡是最悲惨的命运之一。”但尊者达赖喇嘛的一本中文传记的书名是《流亡中的自在》。这是两种状态,既属于真实的情境,也属于隐喻的情境。 大概是2007年,最初相见于网络时,我曾问过琼达啦的故乡以及当年别离故乡的情形,记得...

唯色:半个莲花,灿如西藏(致洛萨)

拉萨大昭寺释迦牟尼佛像左腿被砸的洞孔。唯色拍摄于2003年2月藏历新年前。 回到拉萨。每次都这样。很亲切。看见近在头顶的蓝天,看见裸露的群山,这才是原生态。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还有清凉的空气。轻轻地呼吸,吐纳,如同在清洗肺腑。 我暗暗庆幸。我知道,只要回到拉萨,就会健康的。哪怕机舱里,道路上,最后是家的周围,有很多很多的异族人。哪怕在路上被三十辆军车挤到一边。哪怕所谓的西郊遍地是垃圾。哪怕。但拉...

唯色:藏/汉学家埃利亚特·史伯岭谈中国人对西藏、藏传佛教及西藏问题的认识...

深深哀悼藏/汉学家埃利亚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 著名藏学家埃利亚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又写艾略特·史伯岭)教授的猝然去世是难以言表的巨大损失。2月1日我在推特、脸书上写道:“悲恸令我空白。也击中了很多人。他不只是学识卓越并具有启发意义的学者,更是一位捍卫人类根本价值的人。他一直以来的行为,正如加缪所说,‘不会止于个人的义愤,又具有对他者的关怀。’然而...

唯色:我的新书《绛红废墟》在台湾出版

新年伊始,台湾大块文化出版公司发行了我的新书《绛红西藏》。这是我在大块文化出版的第八本书。这之前已出版:1、文革在西藏的历史影像及其评述:《杀劫》(2006年);2、口述文革在西藏:《西藏记忆》(2006年);3、中国被禁的《西藏笔记》修订版:《名为西藏的诗》(2006年);4、图文与诗歌合集:《看不见的西藏》(2008年);5、与王力雄的时评合集:《听说西藏》(2009年);6、有关藏人自焚评...

唯色:再说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的意义

我在北京透过Facebook Live直播,遥距参加远在印度菩提迦耶举行的第34届时轮金刚灌顶大法会。如友人言:“在雾霾的月光下,还是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寻找心中的太阳。”(摄影:Pazu Kong) 五年前,也是此时,我撰文《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的意义》,提到电影大师赫尔佐格(Werner Herzog)在纪录片《时间之轮》(Wheel of Time)中,拍摄了2002年10月在奥地利格拉茨、20...

唯色:轮回中的献辞

那是黄昏将至时分,已是二十年前; 依然记得涌出那些诗句的个体—— 年轻的女子,日益不安于体制的诗人, 却还是顺从单位的安排。幸亏美妙, 因为是去拉萨东边山谷中的温泉洗浴, 各种传说比水池里倏忽而逝的细蛇更稀罕, 更亲切。邻近的小寺,几个阿尼微笑着, 说起古汝仁波切[1]与堪卓玛[2]的语气很寻常。 我再喜欢不过,就像是刚刚遇见。 我活在自己的内心,无视周围的人际关系, 这样很好,有利于我在命运的...

唯色:“对不起!”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达赖喇嘛献画——唯色对孟煌的访谈(五)...

2015年7月1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藏人社区为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八十大寿庆典上,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赠送名为《对不起》的五联油画作品。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在这个于我而言意义重大的时刻,这些画早已不只是一道风景。我在此以一个汉人的身份, 对您和您的同胞自一九五九年以来所遭受的苦难,真切地说:对不起!...

唯色:“对不起!”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达赖喇嘛献画——唯色对孟煌的访谈(四)...

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2015年7月1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藏人社区为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八十大寿庆典上,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赠送名为《对不起》的五联油画作品。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在这个于我而言意义重大...

唯色:“对不起!”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达赖喇嘛献画——唯色对孟煌的访谈(三)...

2015年7月1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藏人社区为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八十大寿庆典上,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赠送名为《对不起》的五联油画作品。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在这个于我而言意义重大的时刻,这些画早已不只是一道风景。我在此以一个汉人的身份, 对您和您的同胞自一九五九年以来所遭受的苦难,真切地说:对不起!...

唯色:“对不起!”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达赖喇嘛献画——唯色对孟煌的访谈(二)...

2015年7月1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藏人社区为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八十大寿庆典上,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赠送题为《对不起》的五联油画作品。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在这个于我而言意义重大的时刻,这些画早已不只是一道风景。我在此以一个汉人的身份, 对您和您的同胞自一九五九年以来所遭受的苦难,真切地说:对不起!...

唯色:“对不起!”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达赖喇嘛献画——唯色对孟煌的访谈(一)...

2015年7月1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藏人社区为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八十大寿庆典上,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赠送名为《对不起》的五联油画作品。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在这个于我而言意义重大的时刻,这些画早已不只是一道风景。我在此以一个汉人的身份, 对您和您的同胞自一九五九年以来所遭受的苦难,真切地说:对不起!...

唯色:凌迟

台湾艺术家陈界仁作品《本生图》 在闹市,在光天化日之下 刽子手正将一个人慢慢剜割 却不让他快快去死 先给他服下鸦片 再千刀万剐,这不是形容 挨刀的人啊,什么样的罪业 既活不成,也求死不得? 鸦片是多么大的恩赐 让他如痴如醉,恍兮惚兮 受苦变成了享乐 闻讯而来的众生拥挤着 围观这法治景象如看戏 有人击掌叫好,大声记数 有人怯怯,睁只眼闭只眼 有人悄悄掏出盛血的碗 刀锋不能太尖锐 杀手不能太冷 如同...

唯色:二十年前的今日,尊者达赖喇嘛认证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化身...

二十年前的今日,即1995年5月14日,在印度北部流亡藏人中心的达兰萨拉,尊者达赖喇嘛认证并宣布西藏境内六岁的更敦·确吉尼玛(又写根敦·却吉尼玛)为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化身。 三天后,六岁的更敦确吉尼玛被失踪,成为“全球最年幼的政治犯”。如今他已二十六岁,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中国政府在当时即任命了另一名男童取代了更敦确吉尼玛,以十一世班禅喇嘛的名义成为今天中国佛协副会长。 BBC资深记者伊萨贝尔·...

唯色:《乐土背后:真实西藏》——博客來OKAPI对我的专访...

我的新书《乐土背后:真实西藏》由台湾时报文化出版,被认为是“台湾最重要的网路书店、也是书籍发售的指标之一”的博客来,不但做了书籍专页介绍,旗下平台OKAPI对我做了人物專訪,介绍说:“藏人作家唯色新作《乐土背后:真实西藏》,罕见关于西藏优美的描述,反而多的是拉萨军警四处站岗、藏人接二连三自焚、申请护照难如登天等情事;她笔下的西藏,是一般世人看不见的西藏。” 以下是OKAPI这个专访的问与答—— ...

唯色:七年前采访为丹增德勒仁波切请愿的藏人

地点: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红龙乡,藏语是康-雅溪卡-红龙。红龙乡又称“塔子坝”(见图)。 时间: 2008年6月9日。 采访人:唯色,王力雄。 被采访者:俄多,女,为丹增德勒仁波切上访民众之一。 事件:当地高僧、享有盛誉的丹增德勒仁波切,于2002年4月7日被构陷制造5起爆炸案而被捕。当地藏人洛让邓珠被指控是爆炸案的执行者遭枪决。丹增德勒仁波切则被判死缓,后改无期徒刑。2007年4月底,丹...

唯色:拉萨越来越远……

图为卫藏一圣湖。 (一首尚未谱曲的歌词) 我的喇嘛 今夜很冷 想起三月的那夜 像今夜的冷 走到吉曲河边 倾听流水声音 是不是像那夜的流水 其实在哭泣 随波逐流啊 我们随波逐流 拉萨越来越远 拉萨越来越远…… 我的喇嘛 今生真短 想起多少人的一生 比今生更短 伫立喜德废墟 目睹盛景幻灭 是不是如生命的盛景 其实在消逝 随波逐流啊 我们随波逐流 拉萨越来越远 拉萨越来越远…… 2016.2.17 《...

唯色:我讲述看不见的西藏

——为《西藏笔记》捷克译本写的序 图说:唯色散文集《西藏笔记》捷克译本,由捷克出版社Verzone于2015年9月出版。译者Kamila Hladikova。封面、封底及书中照片由捷克摄影师Josef Ptacek拍摄。 给我惹来平生第一个大麻烦的,正是这本原为中文版的《西藏笔记》。虽然这个麻烦已过去十二个年头,但我还是记忆犹新,因为写作而遭当局噤声甚至被剥夺基本权利的阴影,一直盘绕于内心。从另...

唯色:此时此地

我听见你们毫不顾忌的声音 在午夜时分,在不过咫尺的门外 男性的声音,具备帝都的口音 悍然,傲然,但听不清在叫嚷什么 我就当听不见,听不见 我看见你们留下的两把黑椅 在觅食时刻,在贴满小广告的过道 劣质的黑椅,充满国保的阴影 突然,必然,却看不清何时会消散 我就当看不见,看不见 而明天,是白拉姆降临的日子 欣喜的我,自会倾心于她 你们为何竞相跺脚? 如被恶魔缠身 2015.11.24于北京家中 2...

唯色:《人民画报》的“西藏翻身农奴”脸谱

1959年4月《人民画报》内文。 前些日子为写文章找资料,就想看看党的最强音之一——《人民画报》(自称是“大国脸谱,人民记忆”),这么多年来,给予被党“解放”的“西藏百万翻身农奴”多少脸谱。没想到还真不少。据中国的民族主义网站“铁血社区”的一个帖子《珍贵的历史记忆-《人民画报》60年封面变迁》(http://bbs.tiexue.net/post_3858308_1.html)所发的近七百张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