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仍要怒放的向日葵……

2019-07-16 香港民间团体公祭坠楼反送中示威者梁凌杰。(美联社) 又一个不安的夜晚,那张中式旧凳上 插在玻璃瓶里的,那七朵向日葵 枯萎了,才几天,就枯萎了 枝茎的底部已腐烂,清水变浑浊…… 真不甘心啊!是因这反常的夏日 过于凶猛,带着张扬的或隐蔽的杀气 这花期才这么短,这么短? 前些天,在我没去过的地方,一个男子 为失去的自由坠亡,无数同城同命的人赶来 献上一枝枝向日葵,仍要怒放的向日葵...

唯色:有关那场火劫的诗(三)

2019-06-21 图说:拉萨大昭寺的神圣佛殿觉康,于火灾六个多月后拍摄。(摄影者唯色) 【果然忘性大于记忆……】 果然忘性大于记忆, 仅仅八个月,几乎无人再谈起那场大火。 当我再次走入那间几乎恢复原样的觉康[1], 闻不到丝毫焚烧的气味,各种供品的味道更加浓烈, 至尊之像亦如事发前一样丰满甚至更加丰满, 这与每天不停地、反复地上金有关。 看上去像纯金打造的华盖过于崭新, 毕竟不是原物,未经数...

唯色:有关那场火劫的诗(二)

2019-05-30 去年5月拍摄的拉萨大昭寺金顶群。其中的觉康金顶,实际上在去年2月的火灾中被烧毁,但我拍照时已仿如旧样重做了。远远看去似乎与旧貌一样,但金顶里面原来所绘的、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数千尊微型度母画像却不可能恢复了。(唯色拍摄) 【黄昏来临时,祖拉康的金顶群闪耀着金光】 黄昏来临时,祖拉康[1]的金顶群闪耀着金光, 有一片金顶尤其闪耀着金光。是的,我指的是 在两个多月前的那场火劫[2]...

唯色:有关那场火劫的诗(一)

2019-05-23 图说:拉萨大昭寺正面。(唯色拍摄于2018年4月) 【各方混乱的消息都匪夷所思】 各方混乱的消息都匪夷所思。 那火劫的现场诡异至极, 仿佛并没有燃烧过, 相反从未如此祥和。 然而日夜住在那里的人目光躲闪, 虽然言之凿凿,却过于完美, 反倒十分可疑。结果是,人所共睹的 那烧红了夜空的火焰, 是集体失忆的幻觉。 这个城市有多少人, 就有多少个罗生门的故事。 罗生门似的事故谁也不...

唯色:有关11世班禅喇嘛的两首诗

2019-04-30 图说:这幅有关11世班禅喇嘛的画,由旅居加拿大的藏人漫画家Tenzin Dhonyoe所绘。(唯色提供) 我曾写过有关11世班禅喇嘛的两首诗。一首写于1995年12月的一天,我当时就职的西藏文联召开大会,传达中国政府确立十一世班禅的文件,并否定尊者达赖喇嘛依藏传佛教程序认证的十一世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我当场写下了这首诗。但有意思的是,这首诗曾多次出现在官方出版物上,似乎...

唯色: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过错……

2019-03-28 十四世达赖喇嘛家族尧西达孜在拉萨的宅邸,于2018年3月底或4月初被拆除。(唯色摄影)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过错, 当正被夷平的场景扑入眼帘, 我不禁失声,更似歉疚: “尧西达孜[1]!难道是我的记录所致?” 如果我不写这些年的半废墟状态, 如果我不写近六十年的种种无常—— 那从枪管中催生的毁灭无休无止, 权力的寸光鼠目或许不会留意到。 被狂妄者惦记是可怕的, 他会用快速的障...

唯色:青春,青春…… ——致十七世嘉瓦噶玛巴

2019-04-15 这张照片是我于1998年11月在位于拉萨的噶玛噶举祖寺-楚布寺拍摄的。走在转经路上的嘉瓦噶玛巴才是十三岁的少年。一年后,即1999年12月底他与几名随从僧人秘密逃至印度达兰萨拉。(唯色摄影) 一个小时前 读了噶玛巴[1]的一首诗[2] 现在又重读了一遍 他逃出西藏的途中写的 他那时还未满十五岁啊 怎么会写出这样的句子—— “在释迦牟尼法教的黄昏中 青春之光渐渐亏损” “五浊...

唯色:我找到了那道门……

2019-03-18 图说:罗布林卡南门。罗布林卡是尊者达赖喇嘛在拉萨的夏宫。(2018年5月6日,唯色摄) 我找到了那道门,确切地说, 我猛然意识到,从新命名的罗堆东路经过时看见的 这道门,正是那个生死攸关的命运之夜的 逃亡之门!而我是被几枝细长的花枝上摇曳的 几朵枯萎的花苞提醒的。沿着由绛红色的边玛草 与白色的石块砌筑的长墙,我寻觅着更多的植物, 而这隐蔽的、紧闭的、暗藏秘密的门, 在这个五...

唯色:在皖南写的诗

2018-11-27 在齐云山所见。(位于安徽休宁的道教名山) 齐云山。(Public Domain) 一日将尽 这里天色已黑,一日将尽, 然而在拉萨才是黄昏, 霞光映照半边天空, 将颇章布达拉从污浊中拔出, 又如洗去风尘的圣人, 绽放精神的光芒。 其实我想重复的是, 百年前一个随侵略军而至的 记者所写:“金色的屋顶 在阳光下像火舌一样闪闪发光, 必定叩击着……那些来自 荒凉高原的朝圣者的心扉。...

唯色:诗二首:井冈山·杀幼

2018-11-19 2018年10月14日摄于井冈山博物馆(唯色) 井冈山 墙上有红色诗词狂草 桌上有红米饭和南瓜汤 街上走着穿红军衣服的男女 举止和神情仿佛革命的叛徒 而毕生揽月捉鳖的他 在漫山的云雾中策划阴谋 在吃红烧肉的时候安排杀人 这里的无数翠竹,这里的无数厉鬼 2018-10-14,井冈山 杀幼[1] 想好好地活着, 却没有权利。 人生还未开始, 就被随机夺命。 这个无间地狱, 我们...

唯色:回到拉萨当日及离开拉萨当日的三首诗

2018-10-29 图说:飞过雅鲁藏布河谷。(唯色拍摄) 【重返故乡的路上】 重返故乡的路上出现种种莫测, 种种的不安…… 然而,我也把不安带给了亲人和友人, 多么的歉疚…… 于是仓促地删除与内心和良心相关的 诉说,包括有时只是玩笑。 接下来的时间将意味深长, 愿你我无恙。 转念一想,无非是一劫, 假若命定要遇上…… 2018-4-6,北京至拉萨的航班上 【我想象着一些人】 我想象着一些人, ...

唯色:这条古老的大河变得狭窄……

2018-10-22 拉萨河局部新貌。(唯色摄影) 这条古老的大河变得狭窄 那年的嘎玛堆巴,我们望着闪耀的星空 将赤脚伸进流水的那部分河道已消失 变成道路和道路上的餐馆、公寓及附庸风雅的店铺 而一座桥横跨河流,几乎直抵岩山,取名“迎亲桥” 挤满酒吧和各种新编的故事 大多与千年前那个有文成公主之称的异国少女有关 稍远处,耗费巨资的剧场夜夜上演和亲的戏 似乎是,君王松赞干布不仅臣服于莫须有的爱情 也...

唯色:早晨的阳光洒在印度某地的围巾上

2018-12-10 2018年唯色在萨嘎达瓦转经。(友人拍摄 / 唯色提供) 萨嘎达瓦[1]的傍晚适宜转经, 而拉萨的转经路如圆圈复圆圈, 林廓是最大的圆圈,囊括半个城, (还有一条转经路但已被改成三环路) 想起前几天走在林廓路上, 迎面走来一个脸色暗黑的男子很面熟, 其实我立刻就认出了他, 其步态有着体制内的苟且之状。 而他似乎也认出了我, 神情惊讶,似在犹豫如何招呼。 但我决定不加理睬, ...

唯色:那是一头金色的黑头牦牛吗?

2018-09-11 唯色拍摄于2018年5月25日的拉萨。 那是一头金色的黑头牦牛吗? 如果我像平时那样走转经路,目不斜视 而不是忽然望向天空,就不会看见金牦牛 金牦牛,在西藏军区的上空,上空的上空 因为大面积的蓝,任何一朵云都似乎触手可及 都似乎遥不可及,任何一朵云都像是万物的幻化 于是我看见,那头金色的黑头牦牛,飞上了天 像在追赶前面的难以辨识面目的小伙伴 不,不,前面的像大鹏金翅鸟呢,藏...

唯色:想起阿尼玛卿……

2018-08-20 阿尼玛卿(唯色提供) 想起阿尼玛卿 就推开离地二十几米的窗户 哪座雪山的凉寒空气扑面而来 不远处的颇章在黑暗中隐去不见 更高处的天空散布着灰色的云朵 阿尼玛卿啊,你羊毛做的白毡帽我喜欢 你骑绿鬃白马巡视着 到了安多阿坝换成了绿鬃雪狮 果洛人又说你最先骑野牦牛 都一样的威风凛凛 一样的令人心仪 愿得你护佑…… 2018-7-30,拉萨 RFA...

唯色:水土不服

2017-12-06 图说:留影于11月20日的北京街头。(唯色提供) 出门两个月 寄寓或游走几个地方 闻过了秋日的桂花迷香 吃过了犹如软语的美食 几次被初冬的细雨大致淋湿 当返回霾与大风较劲的干燥帝都 却发现数年前从拉萨带来的羊毛或牦牛毛 编织的各种物件,布满了不明生物的巢穴 其实那是我叫不出名字的虫子 我最害怕的软体动物,细小,蠕动 在隐秘地吞噬着,迅速地繁殖着 据说最后会变成一只只妖蛾子满...

唯色:一些素描和记忆

2017-10-31 时间大概是1995年冬天,拉萨大昭寺前的我。 一只低飞的鹰似乎不疾不徐。 一条钉在墙上的狗已被剥皮。 一排挂在树干上的羊都剩下半边。 一对皱巴巴的乳房像空空的口袋。 一个望着天空的孩子为何目不转睛? 口罩:白口罩、黑口罩、花口罩遮住的脸。 广告:满街的广告中露出老大哥高深莫测的眼。 一顶绿军帽下的藏袍裹着被驯服成牦牛的躯干。 一串用黄金和宝石装饰的星月菩提念珠还未包浆。 那...

唯色:逃出:致去往自由世界的友人

2017-10-30 窗外。(唯色拍) 此刻,你那里是早上九点稍过 我这里是下午三点稍过 我有点儿困,想打个盹 但你在讲述你的梦境—— 军队。长城。绵延无尽头。 枪声中,尸横遍野。 “一开枪我就躲开。 有一个女人抱着孩子, 找到一辆车我们就逃。 找到一个外国人开的工厂, 我们假装是工人,低头干活。 军队还是来了,包围了工厂。” 你停了一会儿,接着说: “被抓走时,我想给父母打电话, 可手机没电了...

唯色:白鹤,及Ian Boyden的英译

2017-09-26 白鹤飞过图伯特。(网络图片/唯色提供) 那天下午,阳光透过藏式格子窗户而入 似乎稀释了烈度,宜于怀旧 擅写回文诗的噶雪•伦珠朗杰先生 用美妙的敬语娓娓说起仓央嘉措的诗 正是那首寄予淙淙嘎波[1]的预言: “……请借双翅,飞不多远,理塘即归。” 以素来谦恭的手势指向身后 如同邀我随他重返—— “往昔拉萨北面有条流沙河, 延绵的细沙滩怕是全世界也没有。 白鹤夏天飞来,冬天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