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下)

康德式启蒙的真谛来自二者的结合:首先是摆脱屈从于外在权威的懦弱,而唤醒自主地运用自己的理性能力的勇气;其次是克服理性的狂妄而谦卑地运用理性。在此意义上,启蒙所要破除的迷信,与其说主要是知识蒙昧主义,不如说主要是道德蒙昧主义,学会做一个有尊严的自主的宽容的自由人。(阅读全文)...

刘晓波: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上)

今年,在康德逝世二百年之后,人类哲学之钟的鸣响,大都离不开对康德遗产的敲击,特别是启蒙之钟的长鸣,一直围绕康德这一声源。(阅读全文)

刘晓波:启蒙之光照亮自由之路

毛泽东时代,我像绝大多数生活在中国的青少年一样,鲜有机会读到西方的人文书籍,外国文学作品大都来自俄罗斯的古典作家,哲学书籍主要是马恩著作。大概从十五岁开始,我对马恩著作如醉如痴,到现在还能大段大段地背诵马克思早期著作。(全文在此)...

黄鹤昇:康德,电脑发明的鼻祖

我曾经在我的书《通往天人合一之路》说康德说电脑发明的鼻祖。有人说我是胡谄.其实,如果我们仔细研读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品味当中的道理,你就会觉得,当今的电脑,是在康德的理论框架下产生出来的。为什么这样说呢? 我们都知道,康德的哲学被称为“先验论”。所谓的先验,就是经验之前的理论。康德在其《纯粹理性批判》开章明义地指出:“我们的一切知识都从经验开始。”1但是他把话题一转,说,“是否有这种不依靠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