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特·格拉斯:文学与政治

© 君特·格拉斯/文 Günter Grass © 江澜/译 Günter Grass (1927-2015) 女士们,先生们: 如果我写一首关于纽扣丢失的诗,那么除了许多私人的尴尬的原因,还将不可避免地说出导致纽扣丢失的政治原因。换言之,政治是现实的一部分,文学——历来都在搜寻现实——将不可能忽略或排斥政治。 我觉得,文学与政治从来就不是相互排斥的对立体:我写作的语言患了政治病;我写作的国家沉...

刘水:君特·格拉斯引发的风暴

六十年间,君特·格拉斯(Günter Grass)用他的诗歌、公开信、批评和反思,给德国和世人展现出如此高端的“德国道德良心”的形象:他是第一个坚持德国必须“全盘招供”本国历史的人,也是号召同代人不要甘作希特勒纳粹意识形态牺牲者的最重要人物;作为“现今德国在世的最伟大的作家”,他的《铁皮鼓》备受读者推崇。在作品中,他始终倡导德国人应对战争进行彻底的忏悔和反省。格拉斯的谴责和忏悔,显得同样高调,他...

羽戈:君特·格拉斯:作家与公民

“让文学的归文学,政治的归政治”是一句奇异的口号。有些作家以此为盾牌,企图抵制政治于书房和电脑之外,捍卫文学的纯洁与神圣。然而,毕生热衷于政治的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对此言另有一番诠释。 1973年维也纳演讲,格拉斯对台下的奥地利社会主义党成员说:在你们面前,代表作家发言毫无意义,还不如作为公民发言,“只有当作家把自己看作是公民的时候,公民们才开始把他看作作家”——格拉斯虽不以格言体写作,其文本...

君特·格拉斯:我终生与纳粹难脱干系

火车站里,大家对视野之内的熊熊大火漠不关心。这里熙熙攘攘一切照常:你来我往地拥挤,咒骂,还有突如其来的哄堂大笑声。有人度完假要回前线,有人从前线来要去度假。德意志女青年团的丫头们向大家分发热饮料,被当兵的摸了一把也只是咯咯咯一笑了事。 十七岁,我接到入伍通知 一直不敢去想的事情,现在才成了事实,黑字白纸地放在面前签了名,填了日期盖了章:入伍通知。但是,那些预先印在上面的大写和小写字母都说了些什么...

君特·格拉斯:我如何成了一位有争议的作家

是什么把你造就为一个作家?整天地陷入白日梦的能力,一般意义上的玩弄语言的工作,此外,与其说是为了我自己的目的还不如说是为了语言的目的,因为坚持真理就会成为一个令人讨厌的人——一句话,被广义地视为天才的东西无疑是其中的一个因素。 像我们这样集中精力写作的作家,不管怎样我们都还记得不少听过的故事,不会忘却口头文学的源头。一件好事传千里,所有的故事都要通过口耳相传。讲述起来有时模糊,有时犹豫,有时迅急...

Jochen Kürten:一位偏爱挑衅的文学家

格拉斯在其晚年被德国公众社会看作是一个老辣且孤傲的作家。他早年参与过党卫军的迟到表白,对其公众形象造成很大损害。德国之声评论员Jochen Kürten认为,即便如此,他的作品没有得到相应的承认,是不公正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问题:假如君特·格拉斯(Günter Grass)对其政治言行稍加收敛的话,人们将会怎样评价这名作家?假如他更早些向世人表明他曾自愿加入过党卫军,人们对...

贝岭:德国著名作家格拉斯的去世使独立中文笔会又失去了一位“监护神”...

2015-04-14 八十七岁的老君特格拉斯(右)和贝岭于2014年11月26日晚在汉堡的德国笔会九十週年庆典入场前首相逢,贝岭感谢他在2000年8月在北京因出书而入狱时,老君特在致江泽民的呼救贝岭公开信上署名。(贝岭提供) 四月十三号,德国当代最具影响力的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格拉斯去世。贝岭先生介绍他所亲身经历的格拉斯和中国当代文学及文学家的直接联系。 四月十三号,德国当代著名作家,九九年...

德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逝世

德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Günter Grass)周一(4月13日)在吕贝克逝世,享年87岁。德国哥廷根Steidl出版社宣布了这一消息。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的纳粹过去这一主题伴随着作家君特·格拉斯(Günter Grass)的一生。在他1959年的小说处女作《铁皮鼓》(Die Blechtrommel)中,君特·格拉斯成为最早提出德国人对纳粹罪责问题的人之一。 “人们曾装作似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