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博学有道背书名

非著名知道分子八卦中学校长欧阳不二最新指示:华夏民族贡献于人类的第五大发明,博学有道背书名。 著名农民阿Q说:我们祖上先前也阔过。 是的,华夏这个族,上溯几千年,没有一人没有高贵的血统。但都死乞白赖去做贵族,这自然是不成的。要做人上人,底盘不大万万不行。唯一的出路是互相砍脑壳,砍死一批,砍残一批,监狱里关一批,吓尿一大片,一带一路,奴隶和非自由民就足够多了,咋说的——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

欧阳懿:校长示儿第十四书:成为鲸骑士

亲爱的巴驼: 因为拨款很困难,施工推动乏力。平复内心的办法就是上网,看无可看,就看电影。今年观影的重点在德国,精彩纷呈。今天的一部叫《鲸骑士》,于是作第十四书:成为鲸骑士。 十一岁的小女孩坐在大海边,看日头沉入大海。她整日眉头紧锁,她的叹息如海潮的起落。她叫佩,海上土着华格拉族酋长柯洛的孙女。 很早以前,华格拉人在海上飘零,他们在寻找一处永远的家园。千里奔波,他们遭遇了大海难,危难关头,一位叫派...

欧阳懿:致青春:我不曾爱你的容颜

女孩,我不曾爱你的容颜 我爱你写的诗 你的诗貌似《卖炭翁》和《石壕吏》 你哀人民的哀苦 人民在诗歌之外稼穑 并不知道自己和你的哀苦 我代表他们听见 女孩,我不曾爱你的容颜 我爱你写的诗 我在你的诗歌中挣扎多年 一路狂奔,从城市到乡村 从书之屋到囚之屋 我在牢笼里也想起你写的诗 想起早前我们才十六、十七 女孩,我不曾爱你的容颜 我爱你写的诗 偶逢时你说诗死了 也读些书,棉棉、卫慧和安妮宝贝 她们这...

欧阳懿:昨夜的山风:野牛,末代君王

野牛的额头 和犄角 冲撞深夜的 篱笆 山墙 它们也急切地扑下悬崖 它们竟然拥抱 蔓草覆盖的沼泽 和泥淖 哔哔啵啵 噗嗤噗嗤 呜呜呜呜呜 各种奇怪恐怖的声响 昨夜的山风 很黑 貌似疯狂的野牛 貌似 勤劳的 勇敢的 任性的末代君王 雨下 雪来 以及天明 牛的额头不见了 牛的犄角和兽蹄不见了 以及末代君王 也不见了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6-02-28...

欧阳懿:玩核按钮的孩子

玩核按钮的孩子 是一头孤独的蠢驴 白天他盯着一颗扣子 夜里他摸着一颗扣子 这种人 他是不是新宇他爹 不知道上帝造男造女 不知道自己有JJ 玩核按钮的孩子 他不会爱上蓝天和绿地 他不会爱上诗词歌赋抚琴弈棋 这种人我们不带他一起玩儿 还有喝酒或打牌 这种人 我们不和他同一张桌子 玩核按钮的孩子 孤单得要死 他真的有病 脑子里装尿装屎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6-02-28...

欧阳懿:我的下跪

我祖父母一儿六女,我父亲是长子。我姊妹兄弟四个,我姐比我小姑大,我比我小姑略小,我后面是一个妹妹,弟弟比我小一大截。这样罗嗦,是要表明,小时候,相当长一段时间,我是作为家中的香火延续这样的情势存在的,四代宠爱,悉系焉。人生也贱,这种情势自然让我恃宠而娇。因这娇宠,免不得鸡毛蒜皮撒泼耍横,结果是一次次被祖父、父亲揍得呼天抢地、泪水滂沱。最严重时是罚跪反省,一众小朋友旁边幸灾乐祸看笑话,说不定还传遍...

欧阳懿:木棍:王,我来,为捅你屁眼儿——致卡扎菲...

王 我来 你曾不知道的一个涵洞外面 已经很久 我就一根普通的木棍 没有人看见 看见也不值当拿走 这是正好 怕也没用 王 你必需出来 不出来也得出来 然后他们顺手拿我在手 王,我来,只为捅你屁眼儿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6-02-28...

欧阳懿:王的带鱼:一头秦朝的驴

革命的形势不是大好 一定就得小好 王的自信 掩饰王的忧郁短板 赵高即使很高 一头秦朝的驴 出了咸阳宫墙 崤山 函谷关 路过黄土高原的所有麦田 仍然是一头驴 秀尼玛比的马 或者马步 你奔跨两千年来到这国 来者不善 臆想搞些鸡巴行当 强奸这国国民的认知 强奸他们的审美情趣以及内衣 去尼玛比 驴 这国的国民已操握了绊绳 更厉害的是剃刀 夹紧你的驴腿和驴卵子 勿谓言之不预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5-...

欧阳懿:孩子与童话

未见过大山的孩子,喜欢给自己编织山的童话: 岩石嶙峋,岩洞幽深,古树古藤,色彩斑斓、香气馥郁的野花野草,星星一样多的蘑菇,野雉欲飞,孔雀开屏,猿猴在树间窜来窜去,大象、犀牛和鳄鱼在河边洗澡。老虎貌似大猫或驯良的儿马,你可以拔它的胡子和扯它的尾巴,狼被狐狸的甜蜜言语感动,趴地上眨眼,瞬间进化,成一只乖巧的狗。 重要的是大山及其森林、溪涧之中,还有美丽的女妖。在温暖的光影里,女妖不需要厚重的衣装,女...

欧阳懿:泪奔:良心和良知如何突围

就像吃过鸡蛋 却未曾见过母鸡 我没有见过周伦佐先生 我们通过口耳相传 听说过他当年的文化传奇 我们只通过网络 阅读过他非体制写作的文字 今天,他以一个退休工人的姿势 躺卧在病床,缺医少药 两根橡皮管强行插进鼻腔 艰难维持 这形象 貌似马拉躺在1793年7月11日的浴缸 貌似1969年11月12日 刘少奇僵死开封的某间牢房 但这个貌似 又不仅仅如此 他的手,只书写文化传奇 远离血腥和暴力 这,或许...

欧阳懿:你是什么妖怪,当血旗替代精斑尿渍

你在原野或森林里奔跑 一边奔跑一边撒尿 这几泡尿真是充沛 痛快淋漓 你用精斑尿渍圈出一个王国 里面有香花美草 里面很多蘑菇和小溪 各种驯服的小兽 你和雌兽交媾,任何时空 你欢天喜地 和你一样的雄兽在尿圈外徘徊 对视的眼光是灭绝对方的武器 你是一种什么野兽 你叫什么名字 如果你用血旗替代精斑和尿渍 你又是什么妖怪 天空星辰会不会是你的 雨水和风会不会是你的 你是什么妖怪 甲骨文和隶书里有没有你 2...

欧阳懿:诗云:岂曰无衣(八卦白话版)

殷纣并不是只玩自信只会背书名的皇帝,他最初也打个几次很漂亮的架,把人压在脚丫下,人老婆孩子弄去为娼为奴隶。他骄傲他狂暴他眼睛移位长在百汇穴上。他还无聊地耍流氓玩JJ,把浆糊射向天空。他说天父天母算什么呢?我射。天庭震怒,要灭他娃娃。 元始天尊指派他的弟子姜子牙老师傅,邀请三山五岳一百零八个拳脚法术都厉害的县乡村三级干部即七七八八各种妖怪辅助周文王姬昌大哥,事成论功行赏封神云云。 当时,姜子牙老师...

欧阳懿:诗云:岂曰无衣(中古版)

殷纣骄而狂傲,满而淫邪,遽然无道。天庭怒,弗姑息迁就。元始天尊遣其弟子姜子牙邀三山五岳百零八洞主即七七八八各种妖怪辅周,事成论功行赏封神云云。 当其时也,子牙年八十,垂垂老矣。一生困顿,稀疏白发之外,更无长物。钓于渭水之滨,以迎黑白无常。 其同门师弟申公豹妒之,忿然曰:无齿匹夫,尿不及远,滴于履背,安能分胙封神耶?吾誓逆行以阻之。倘若不成,后顾而倒履,天下得而辱之。天地日月是证。 豹行,助纣以逆...

欧阳懿:赵庄大戏之反王夺魁,以及“吧唧”

除了吃喝拉撒困觉生娃,除了豆麦桑麻西瓜乌桕皂荚,赵庄也搞精神文明建设,比如社戏。 除了秀才落难嫖娼和小姐思春偷人,赵庄的舞台上总上演大戏:朝廷昏聩,豺狼当道,黎庶水火。英雄豪杰及其以降烟尘,必心怀你反我反大家反的野心雄心。哐哐哐哐哐哐,锵铃锵……锣鼓开场。 这时,必有白脸谱的大官慢慢上场,说自己要举行爱国英雄夺魁大会,毁长城,弱天下兵,誓将烦人的反对力量一扫光,锵!英雄豪杰及其以降烟尘,从来都不...

欧阳懿:那些年我们玩的一种游戏兼呈堂证供

我们乡下孩子,小时候的玩具和游戏很少很接地气。一块石头拴根麻线,那是牵猪牵牛;一根竹杖、扫帚置于胯下,那叫骑马;田土里的粘泥用处多了,可以捏羊捏狗捏车造房;竹筒可以做水枪,树杈削驼螺和弹弓……总归是好玩和消磨时光,等着长大。 最常玩儿的玩具和游戏是烟牌或煽烟牌。 烟草何时传入大赵帝国,且不细表。但它能为缙绅士大夫和广大劳动人民普遍接受,其效用绝对不只是“有害健康”。捻丝、点火、慢慢吧砸,星火明灭...

欧阳懿:赵庄:一场风花雪月的掐架

蚕豆、豌豆在豆荚里略略硬挺磁实,青黄不接饿死人不填命的日子在这一年算是大致结束。 赵贵翁、赵秀才带着一群婆姨进城妖怪洋盘去了。 土谷祠前的晒场上,阳光很温暖,一只喜鹊在被雷劈过半截的古树上上下左右跳跃唠叨。 阿Q和王胡前后脚来到晒场,都不例外地望了望天,又望了望对方,又或南或北地拣地方坐在地上。 生物钟或其它什么巫术秘码爆发,阿Q和王胡望望对方,同时把自己的破上衣脱下,同时暴露出各自的每一根肋骨...

欧阳懿:有坑,或夜行小记

因为翻越高山更困难,隧道成为人类另外的选择。 向隧道深处走,光从背后来,并不困难和危险,心下并不忐忑。待这种光被距离消耗,困难陡增,脚下小心。这时,突然生出时光倒流的幻觉,回落到儿时看坝坝电影的场景。 即使在黑暗时代,人不可以只有吃饭睡觉的需求。月夜竹影之中,听母亲讲寓言、民间故事,是相当惬意的事。我家离宗族祠堂几十步,改成了小学校,留宿的小学老师三、四位。黄桷树盖过大片夜空,隐约了祠堂的轮廓,...

雅虎被黑客攻击 涉国家支持行动

2016-09-23 国际互联网门户网站雅虎(YAHOO)周四(22日)承认,两年前曾遭大规模黑客攻击,导致数亿用户资料被盗用,雅虎称涉及国家支持的行动。大陆网络人士指,国家恐怖主义威胁下,任何电子通讯都不安全。(海蓝报道) 综合外媒报道指,雅虎公司在周四美国时间证实此事,黑客窃取约5亿用户资料,被盗用的包括使用者姓名、电邮地址、出生日期、已加密的密码及帐户的保安问题及答案,但信用卡交易及银行帐...

欧阳懿:文化及其发展的三个阶段·序言+导言

序言 ·东海西海,心理相同;南学北学,道术未裂——钱钟书 ·探索深渊和攀登高峰,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佚名 明末清初的战乱和继后的“湖广填四川”,使我的祖辈生活在四川遂宁已经三百来年了,到我是第12代。或许是世世代代的乱世永无止境,所谓太平盛世只见诸于史书而无望于生活本身,他们接受了苟延性命的安顿,或许是此地偏僻较容易得到比较太平的日子,总之,他们坚定地固守了安于乡土的本分,关起柴扉不再作远行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