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关于火星人——狱中致若宇

【我已经被关押近1年了,案件还没有结果。儿子来信问我在监狱里的情况。我猜想:是有朋友在关注吧?牢头私下告诉我:全看守所在押人员的信可以不检查,也不会放过你的每一封信。只好写诗:婉转地告诉儿子和朋友们,我很坚强。如此,而已。】 火星人的眼睛 是两个深深的岩洞 永不流泪 他们的自由笨拙 仿佛是 西伯利亚雪地上 流放者的醉步 歪歪斜斜 假如你要我解说它的意义 我只能这样说 它们是 拒绝奴役 鄙视愚昧 ...

欧阳懿:盼望你的来信——狱中诗稿

【执政当局嚷嚷说是要清理“超期羁押”的案件,闹得全世界知道:恩呐,他们在改善人权了。同监和亲友都以为我的人权也当在当然的改善之列,纷纷祝贺着,呵呵,我也真被这亲爱的后妈闹糊涂了。妻子和若宇来信探问归期。作诗以记。】 站在那里盼望一封信 站在墙角盼望你的来信 告诉我大雪正在飘落 告诉我大地已然洁净 梅花欢喜,梅花绽放 温暖着寂静的山坳 和她们的每一位乡下儿女 和这些儿女的每一个梦境 你和儿子亲手扎...

欧阳懿:致若宇——狱中诗稿

留给你一个响亮的名字 留给你一段辉煌灿烂的爱情故事   和一位高贵坚强的母亲 宝贝儿,你就是那爱情结出的神圣果实 还有那些我们自己编唱的优雅灵动的儿歌 满地板滚动满墙壁摇曳的彩画 两个运动员乱窜一气的虚假足球 我们同骑一辆自行车去买水果、蔬菜 我坐在后座上提供动力 你在前面把握方向 铃声和欢笑撒满天空、土地 留给你一次次抄家后的狼藉和惊疑 留给你一位坐牢十余次正直、刚强依旧的父亲 留给你中国大陆...

欧阳懿:二月

【2002年2月14日,布里克斯和巴拉蒂提交伊拉克核查报告 萨达姆流氓独裁政权风雨飘摇中,时余因不同政见被执政当局囚禁于四川省看守所第25号监室。是日为情人节,作此诗兼怀阿珍和若宇。】 二月,躲过枪兵的夜眼, 翻越高墙 给我传递 神秘的消息 墙外 冰融雪化 河水流淌 涌动着鱼群 和她们妩媚的身影 鸭子们也下河了 桃花灿烂 暖暖地映在水里 撩拨着水中柳条、竹林的倒影 女人,我怕你满脸泪水 与我梦中...

欧阳懿:为了忘却的饥饿

1975年前后,中国大陆农村经济持续凋敝,民不聊生。每年春天,正是饥饿肆虐的日子。临村乱葬岗有桑园,我与小友结伴摘食充饥。那是一段即将忘却的岁月。有文友言及“桑葚”,作诗以记。 桑葚, 桑葚, 你是我救命的大米! 大米, 狗日的大米, 你躺在哪里 停尸? 2002年4月25日,成都...

欧阳懿:游历散记4:东门外静安寺秋游碎语

离开乡村到成都三年了,除避蝇营苟苟宵小之辈求尊严自由外,我原本没也有什么远大前程的追求,奈何天不绝命,衣食住行,免俗不得。然为稻为粮的谋划,皆非强求。自去年来,熟识了三一书店的几位心性师友,聚散随缘,情谊如茶。相约秋凉气爽时,游东门外以签灵异出名的“静安寺”。 南门富者居,西门出贵人,北门总游闲,东郊剩穷人。这是成都人居的一大特色,非我用心编派杜撰。所以,车过驷马桥,出三环,感觉道路不爽,尘土也...

欧阳懿:游历散记3:2002年(上),擦肩而过的旅行

方音难改,交流就有了或明或暗的障碍。所以,在不熟悉的人前,我只听不说。即使在三一书店那样人们喜欢交流的地方,我仍然缄口不语,如此二年有余。 2001年12月某天下午,又在书店喝茶,有比较熟的小文,然后来了黄。 突然闲聊起海湾、阿拉伯、石油、美国、犹太人来了,然后是遗传、教育和电脑、佛。 从此得缘份认识了隐逸于闹市的瘦老师,听他弘道扬佛。 瘦老师是那种有丰富人生经历、好行游、对佛法与大道有自证自悟...

欧阳懿:游历散记2:1991年春,走在陈毅元帅故居的路上...

1991年春,我还在供职的第一所学校混饭吃,校方秘密组织班主任到陈毅元帅故居旅游。 先步行10余里,翻过几道山冈,再过几道山沟,取道临市临县的大道,奔乐至县城。抵达后,在一家邋遢的旅舍安身,然后分三组吃午饭。三伙都要我同去,我就随便便,跟了主任那一组。吃饭中,突然议论起校内的人长人短,以及大家紧密团结。才发现学校虽小,派系齐全,原来是听说,现在是切身感受。大概是把我当同伙,或者为显示对我的信任,...

欧阳懿:游历散记1:1990年夏,北平

旅游,对于把人看作劳动力的国度的大多数人而言,其实是奢侈的事。因为企业开工不足,有了双休日,现在又讲究拉动内需,好象全国人民都旅游起来了。看见文友的《五一纪行》,以及其它几件事,觉得自己也该写点旅游的文字。 我个人的第一次旅行,是在1990年暑假。那时,我在三县两市交界的乡村学校教书一年了,其他同学还在大学里。没有坐过火车的我,被同学邀请到北平的首都玩。记得带了200元钱,我三个月的工资。 主要...

欧阳懿:有位姑娘叫薇拉

——观《给斯大林的礼物》 【上网、写作于我已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前日上网,看儿子的空间,有一首与观看电影《给斯大林的礼物》有关的小诗,感觉比较好,略着修改,他和他妈妈都说改动过大,又不愿意发表,故此再做改动,算在我自己头上好了】 善意的外邦人啊 你可去过 流放者的高加索山地、哈萨克草原或西伯利亚密林 你可见过一位善良、美丽的姑娘 她的名字叫薇拉 她娇弱的身躯 婀娜如草花 芬芳、凋零在风起风落的原野...

欧阳懿:渴望与窃听者对视、对峙

2007年3月11日,风起,穿上防寒服,仍然觉得寒冷。电脑又瘫痪了,请人到家里维护,说是需要30.00元钱。行啊,谁叫我没有拜师傅自学习能力还低下呢?没有太大的毛病,很快修好,我又可以在上面玩矣。 20:00点后,妻子回家,见我在电脑旁,说:“今天见到某某人,说公安方面的人告诉他,电大的电脑主机上安装了监视的东西。” 妻子的心情有点坏,我只有安慰她,而已。 对于我而言,这早在预料之中。1989年...

欧阳懿:永失其爱——怀念林老林牧先生

一、梦中有您的叹息 父亲活着的时候,我没有太多后顾之忧,比较放心地在外面忙事情。 那时侯我想,自己还年轻,家中的事情自有父亲担待,不担待也不行,我撒腿一跑,他哪知道我疯到了什么地方。2005年,祖父和父亲相继去世,我立即成了一家四代中最年长的男子,一家人被迫分散在四个地方,令我惊惶不已。 2006年2月,因为偶然的机遇,我决定与外界隔绝,过一段隐居起来打工养家或者其它什么什么事情的日子。鉴于20...

欧阳懿:痛别七弟——别样的中国:罗宗杰篇

(1)紧急呼叫 雪肆虐,冻雪汹涌,把工地覆盖,把整个世界覆盖。还有两天、还有半天就完事,我为自己和工友们打气。狂乱的雪与我们的战斗持续整整十天了,它绝不让我们把那厚厚的雪被子撕开一点点裂口。田野、山川、树林被冰冻和覆盖得喘气、被冰冻和覆盖得喘不出气,天空仍然板着一张党国一般阴暗丑陋的脸。 交通堵塞、交通断绝的消息频传。放弃,逃亡,我们万分艰难和侥幸中挤上西行的列车。 2008年1月22日,我在饥...

欧阳懿:问好,等待,我的祝福——写在欧阳小戎先生失踪的第25日...

料峭春寒 兽蹄下的二月北平, 为当然恐怖之地, 牢狱深深,深深几许, 事事时时可致病 兄弟,兀多珍重。 念起你的名字, 一片冰花入怀 兄弟,你的母亲在癌症的魔掌中 你,我的兄弟,在共记私家的黑牢里, “世界上最适合嘴唇与心灵的名字”, 每个日子都在孤苦与寂寞中煎熬的帕斯捷尔纳 面对热情的欢呼,英雄和受难者的光环 流亡者索尔仁尼琴愁眉不展,心情凝重 过去我崇拜你们,俄罗斯 现在我爱自己的兄弟, 我...

欧阳懿:别样的中国:好兄弟欧阳小戎

[2006年2月,流行在网络世界的三个关键词应该是维权、绝食和失踪。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转化进入到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遭受中共当局黑社会化暴力阻挡的阶段,维权人士开始了接力绝食的抗议、明志联动,当局采取恐怖的绑架行为,不少维权人士相继失踪。] [一]小戎兄弟,哥等你的电话 1、2、3、4、5、6、7,七天,我守在电脑前,我让小灵通保持畅通,我等待一个声音,说:“二哥,我出来了,一切平安。”毫无疑问,那...

欧阳懿:陈树庆的律师资格考量“党天下”

2005年4月3日,我停留于南宁,刚出狱的赵昕先生与我联系,说可以考虑在杭州见面。我原有到杭州一游的打算,所以应许了这邀请。赵昕说起“杭铁头,富江侠”,让我先与陈树庆先生联系。4月5日,到杭州,到树庆家里。 树庆说:“这么多年,一直被骚扰着,工作不稳定,家庭情况好不上去。好在今年参加了律师资格考试,分数也过了,只等拿律师资格证。” “今后就凭本事吃饭,日子会好起来。”树庆显然是要显示一种轻松的样...

欧阳懿:人间偏僻处,有人念赵公

2005年1月3日,我开始出狱后的第一次出行。两年多了,我有一些事情需要打理,忽忽悠悠就是七八日。 11日晨,我被电话惊醒,堂叔在电话中让我立即赶回老家:我祖父刚刚去世。我看看时间,6:10. 我的祖父今年93岁高龄,用他自己的笑话说:出生于宣统皇帝背他妈的时那一年。我的祖父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他和他自己的父辈一样奉主奉耶稣基督善待他的家人和邻人外,再无它求,所以健康长寿。但也有例外,那就是自...

欧阳懿:心中耸立赵公亭

2005年12月4日,因草拟了致中共十六大《欢迎一个与时俱进、推动民主政治的执政党的十六大的召开》的公开信,我被中共国安当局抓捕,特务们叫嚣:“你把那两个人的名字写在里面,扫了人家的面子,再也不会容忍你了。” 特务们的话,是指正式公开的文本中有前总书记胡耀邦先生和赵紫阳先生的名字,让江泽民和胡锦涛等人觉得很丢面子,因而非常恼怒,最高当局决定对公开信几位领头的联署人进行残酷打击。 因为我在整个事件...

欧阳懿:贵州行记

(2005年3月,南行贵州。此行曾计划多年,趁现执政喧嚣“和谐社会”的机会悄然动身,为践允诺。至贵州甫足半小时,即被便衣跟踪,被识破而部分浮出,20余人,但终比杭州同行文明,得访友十数。是为序。) 尝闻黔中藏龙虎, 山川因之加颜色; 我欲探访计划多, 关塞重叠行不得。 今岁三月起行程, 盘桓十日未停歇; 龙虎匿迹无处觅, 窄巷陋室有豪杰。 虎影豹鞭龙悄吟, 俱是人权倡导客。 相约宪政新中华, 共...

欧阳懿:赠狱友全明先生

你是这时代的囚徒 我是这时代的囚徒 我们都是贼党掳掠来的人质 或许是天造的机缘 让我们相逢于这末世的黑牢狱 再造共和国 黾勉同心吧 来日放长 2005年4月18日 遂宁市收容教育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