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游历散记3:2002年(上),擦肩而过的旅行

方音难改,交流就有了或明或暗的障碍。所以,在不熟悉的人前,我只听不说。即使在三一书店那样人们喜欢交流的地方,我仍然缄口不语,如此二年有余。 2001年12月某天下午,又在书店喝茶,有比较熟的小文,然后来了黄。 突然闲聊起海湾、阿拉伯、石油、美国、犹太人来了,然后是遗传、教育和电脑、佛。 从此得缘份认识了隐逸于闹市的瘦老师,听他弘道扬佛。 瘦老师是那种有丰富人生经历、好行游、对佛法与大道有自证自悟...

欧阳懿:游历散记2:1991年春,走在陈毅元帅故居的路上...

1991年春,我还在供职的第一所学校混饭吃,校方秘密组织班主任到陈毅元帅故居旅游。 先步行10余里,翻过几道山冈,再过几道山沟,取道临市临县的大道,奔乐至县城。抵达后,在一家邋遢的旅舍安身,然后分三组吃午饭。三伙都要我同去,我就随便便,跟了主任那一组。吃饭中,突然议论起校内的人长人短,以及大家紧密团结。才发现学校虽小,派系齐全,原来是听说,现在是切身感受。大概是把我当同伙,或者为显示对我的信任,...

欧阳懿:游历散记1:1990年夏,北平

旅游,对于把人看作劳动力的国度的大多数人而言,其实是奢侈的事。因为企业开工不足,有了双休日,现在又讲究拉动内需,好象全国人民都旅游起来了。看见文友的《五一纪行》,以及其它几件事,觉得自己也该写点旅游的文字。 我个人的第一次旅行,是在1990年暑假。那时,我在三县两市交界的乡村学校教书一年了,其他同学还在大学里。没有坐过火车的我,被同学邀请到北平的首都玩。记得带了200元钱,我三个月的工资。 主要...

欧阳懿:有位姑娘叫薇拉

——观《给斯大林的礼物》 【上网、写作于我已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前日上网,看儿子的空间,有一首与观看电影《给斯大林的礼物》有关的小诗,感觉比较好,略着修改,他和他妈妈都说改动过大,又不愿意发表,故此再做改动,算在我自己头上好了】 善意的外邦人啊 你可去过 流放者的高加索山地、哈萨克草原或西伯利亚密林 你可见过一位善良、美丽的姑娘 她的名字叫薇拉 她娇弱的身躯 婀娜如草花 芬芳、凋零在风起风落的原野...

欧阳懿:渴望与窃听者对视、对峙

2007年3月11日,风起,穿上防寒服,仍然觉得寒冷。电脑又瘫痪了,请人到家里维护,说是需要30.00元钱。行啊,谁叫我没有拜师傅自学习能力还低下呢?没有太大的毛病,很快修好,我又可以在上面玩矣。 20:00点后,妻子回家,见我在电脑旁,说:“今天见到某某人,说公安方面的人告诉他,电大的电脑主机上安装了监视的东西。” 妻子的心情有点坏,我只有安慰她,而已。 对于我而言,这早在预料之中。1989年...

欧阳懿:永失其爱——怀念林老林牧先生

一、梦中有您的叹息 父亲活着的时候,我没有太多后顾之忧,比较放心地在外面忙事情。 那时侯我想,自己还年轻,家中的事情自有父亲担待,不担待也不行,我撒腿一跑,他哪知道我疯到了什么地方。2005年,祖父和父亲相继去世,我立即成了一家四代中最年长的男子,一家人被迫分散在四个地方,令我惊惶不已。 2006年2月,因为偶然的机遇,我决定与外界隔绝,过一段隐居起来打工养家或者其它什么什么事情的日子。鉴于20...

欧阳懿:痛别七弟——别样的中国:罗宗杰篇

(1)紧急呼叫 雪肆虐,冻雪汹涌,把工地覆盖,把整个世界覆盖。还有两天、还有半天就完事,我为自己和工友们打气。狂乱的雪与我们的战斗持续整整十天了,它绝不让我们把那厚厚的雪被子撕开一点点裂口。田野、山川、树林被冰冻和覆盖得喘气、被冰冻和覆盖得喘不出气,天空仍然板着一张党国一般阴暗丑陋的脸。 交通堵塞、交通断绝的消息频传。放弃,逃亡,我们万分艰难和侥幸中挤上西行的列车。 2008年1月22日,我在饥...

欧阳懿:问好,等待,我的祝福——写在欧阳小戎先生失踪的第25日...

料峭春寒 兽蹄下的二月北平, 为当然恐怖之地, 牢狱深深,深深几许, 事事时时可致病 兄弟,兀多珍重。 念起你的名字, 一片冰花入怀 兄弟,你的母亲在癌症的魔掌中 你,我的兄弟,在共记私家的黑牢里, “世界上最适合嘴唇与心灵的名字”, 每个日子都在孤苦与寂寞中煎熬的帕斯捷尔纳 面对热情的欢呼,英雄和受难者的光环 流亡者索尔仁尼琴愁眉不展,心情凝重 过去我崇拜你们,俄罗斯 现在我爱自己的兄弟, 我...

欧阳懿:别样的中国:好兄弟欧阳小戎

[2006年2月,流行在网络世界的三个关键词应该是维权、绝食和失踪。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转化进入到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遭受中共当局黑社会化暴力阻挡的阶段,维权人士开始了接力绝食的抗议、明志联动,当局采取恐怖的绑架行为,不少维权人士相继失踪。] [一]小戎兄弟,哥等你的电话 1、2、3、4、5、6、7,七天,我守在电脑前,我让小灵通保持畅通,我等待一个声音,说:“二哥,我出来了,一切平安。”毫无疑问,那...

欧阳懿:陈树庆的律师资格考量“党天下”

2005年4月3日,我停留于南宁,刚出狱的赵昕先生与我联系,说可以考虑在杭州见面。我原有到杭州一游的打算,所以应许了这邀请。赵昕说起“杭铁头,富江侠”,让我先与陈树庆先生联系。4月5日,到杭州,到树庆家里。 树庆说:“这么多年,一直被骚扰着,工作不稳定,家庭情况好不上去。好在今年参加了律师资格考试,分数也过了,只等拿律师资格证。” “今后就凭本事吃饭,日子会好起来。”树庆显然是要显示一种轻松的样...

欧阳懿:人间偏僻处,有人念赵公

2005年1月3日,我开始出狱后的第一次出行。两年多了,我有一些事情需要打理,忽忽悠悠就是七八日。 11日晨,我被电话惊醒,堂叔在电话中让我立即赶回老家:我祖父刚刚去世。我看看时间,6:10. 我的祖父今年93岁高龄,用他自己的笑话说:出生于宣统皇帝背他妈的时那一年。我的祖父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他和他自己的父辈一样奉主奉耶稣基督善待他的家人和邻人外,再无它求,所以健康长寿。但也有例外,那就是自...

欧阳懿:心中耸立赵公亭

2005年12月4日,因草拟了致中共十六大《欢迎一个与时俱进、推动民主政治的执政党的十六大的召开》的公开信,我被中共国安当局抓捕,特务们叫嚣:“你把那两个人的名字写在里面,扫了人家的面子,再也不会容忍你了。” 特务们的话,是指正式公开的文本中有前总书记胡耀邦先生和赵紫阳先生的名字,让江泽民和胡锦涛等人觉得很丢面子,因而非常恼怒,最高当局决定对公开信几位领头的联署人进行残酷打击。 因为我在整个事件...

欧阳懿:贵州行记

(2005年3月,南行贵州。此行曾计划多年,趁现执政喧嚣“和谐社会”的机会悄然动身,为践允诺。至贵州甫足半小时,即被便衣跟踪,被识破而部分浮出,20余人,但终比杭州同行文明,得访友十数。是为序。) 尝闻黔中藏龙虎, 山川因之加颜色; 我欲探访计划多, 关塞重叠行不得。 今岁三月起行程, 盘桓十日未停歇; 龙虎匿迹无处觅, 窄巷陋室有豪杰。 虎影豹鞭龙悄吟, 俱是人权倡导客。 相约宪政新中华, 共...

欧阳懿:赠狱友全明先生

你是这时代的囚徒 我是这时代的囚徒 我们都是贼党掳掠来的人质 或许是天造的机缘 让我们相逢于这末世的黑牢狱 再造共和国 黾勉同心吧 来日放长 2005年4月18日 遂宁市收容教育所...

欧阳懿:遭遇军人

1995年以来,我和我的朋友们启动了“公开、理性、非暴力和多元互动”的人权民主运动。这种坚持,使我们遭受了许多打击。但也正是这种坚持和对这种坚持的打击的承受,才使我们的主张和愿望得到越来越多的民众的关注、理解和参与。人们在各自的生活和工作领域发挥着自己的智慧和努力。这是中国大陆社会人权民主意识不断深入、不断扩展、极权势力被迫后退、从而使中国大陆社会滑向开放的真实原因。然而,要实现开放式民主社会,...

欧阳懿:生于1989

2009年1月20日晚,河南驻马店工地,六四余孽之欧阳懿那厮在狠命喝酒。 一同喝酒的人道:“哥哥好酒量,进步不小啊!” 另一位酒友搭讪道:“哥哥今年多大了?” 我含糊道:“虚岁1968,实岁1989。” “哥哥真会说笑话!” 我迷离着眼说:“哥哥最不会的大概就是笑话和假话。” 我在狠命地喝酒,六四余孽之欧阳懿那厮在狠命地喝酒。我就是六四余孽之欧阳懿,我和欧阳懿是一个人。 六四余孽之欧阳懿那厮应该...

欧阳懿:文化及其发展的三个阶段(二)僭越时代

偷窥神器 敬畏和救赎之思消解,神性的光芒暗淡着,人类从祭祀时代滑出。 这是一个渐进、复杂的变动过程,而这一过程和状态更难以想象和还原。我们从其中几种典型的文明样式中抽出的一些事实来演示这一过程和状态,或许能让我们想象它的大致情形。 公元前606年,远东,中国南方,一个叫楚庄王的诸侯陈兵诸侯共主的周王室的领地边境。这是他继灭庸伐戎后的又一惊世骇俗的举措。此后,他灭舒、破陈、围郑、败晋,饮马黄河,雄...

欧阳懿:文化及其发展的三个阶段(一)祭祀时代

第一道思想的光芒 作为一种生命形式,人的自主性及其对外部世界的认识不是与生俱来的。严格地说,正是人的自主性的确立,才将人与其他生命形式最后区别开来。 (此处配一幅类人猿、早期人类、猩猩和大猩猩的图片,突出它们在本质上的相似) 在此以前,那些被称作人类祖先的古猿、类人猿的活体到人的区间,有一道极为宽阔的过渡地带。即使它们开始直立行走并将另外两条腿解放出来,它们的思维空间仍然极其狭窄和灰暗无像,无法...

欧阳懿:狱后杂谈

序 今天是2005年3月3日星期四,一转眼,我出狱就3个月了。 在监狱中,从被人们称为《劳改频道》的电视上看到“私有财产”未加上“神圣”2字地“不可侵犯”地进入修正的宪法,看见“人权”和“人文”的字样也进入了,我有点高兴。能不高兴吗?为了这种修改,我的许多朋友被批量地推进牢房,在监狱中熬骨炼髓。现在,这两个目标,尽管以彆彆扭扭、丑丑陋陋的形式出现,但毕竟还是实现了。还有一个原因,“如此看来,这一...

欧阳懿:中国民运的战略目标

(献给为我们的国家命运和国民福只日夜忧心的人们。作者题记) 和许许多多中国大陆的持不同政见人士和自由派知识分子一样,我对于政治、政治学的关注和研究,更多地是在1989年大屠杀之后的事情。此前,我们的兴趣多不在此。 所以,此前,许多这方面的问题不需要我们去思考、回答,我们就象半路出家的修行者,在别人已经熟悉的功课面前,我们得从最初级的功课作起。这种尴尬需要时间、精力和对自身的道义担当有比较清楚的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