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森·孜拉力:于田啊!我的母亲(买买提·乔瓦 译)...

啊,于田,古老的地方, 啊,于田,神圣故乡。 瞧,他是谁? 正在像灯蛾般吸火。 他是谁, 像婴儿般闻到, 紧紧拥抱着你。 啊,我思念朝拜的地方 你,美中美。 他是谁, 在为你燃烧。 谁在你的情中变福星。 此时此刻 谁的自豪超九霄。 瞧,仔细的听 谁为你献出优美的诗篇。 自己变为彩笔,喷出火热的喜气, 为你向石头雕出那么激动的诗篇。 他是谁、多么痴迷,多么狂妄、 是何方来者,有何真相? 美丽的于田...

黎学文:致于建嵘油画《母亲》

2018-01-04 黎学文 东书房大讲堂 一直以来 我想写首诗 给从未见过的你 你在画布上 你的眼中饱含泪水 你的头上缠着一块白布 那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冤字 你的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它们没有流下来 你望着前方 前方有什么 也许还是黑监狱 还是劳教 还是注定破碎的希望和你不甘绝望的心 我离开你很久了 因为生活,因为漂泊 我很久没有看到你了 但我从未离开你的视线 无论走到哪里 我都知道你在看着我 那...

蔡楚:母亲

起雾了 你的心囚禁在干燥的季节 使我生而缺水 不能随遇而安 干燥的季节滋生渴望 缺水的日子掀扬躁狂 起雾了 躁动的岁月澎湃无奈 水面上朦胧如梦 你投身去追寻宁静 遗下一张你拥我微笑的黑白照 灿烂的童年﹐稚气的小脸 年年岁岁抹去发黄的记忆 但令旁人说往昔我最幸福 03-6﹑25 《蔡楚作品选编》...

黄金秋:母爱是一座不折的桥

天上最美的风景是彩虹 人间最美的风景是母爱 因为━━ 母爱是一座不折的桥 说来惭愧,我一直记不清母亲的确切年龄,只大约地猜测到母亲今年应该是六十或者六十一岁吧? ━━更内疚的是,我从来不知道母亲的生日是哪天。 在家的时候,我也曾问过母亲,母亲仿佛告诉了我(或者是父亲告诉了我) ,然而,大约十几天以后,我便陷入一场无望的恋情中而彻底忘却了那个日期。 后来要离家进京,到鲁院深造,行前再次询问了母亲,...

王玮:拥抱我的母亲 ——献给母亲节

我没有妈妈抱我吻我的记忆。不是她不爱我,是她那代人不知道这些表达爱的方式。生活艰辛,感情也变得粗糙。记得初一去支农,一去一个多月。回来时心情激动,想象她看见我时的喜悦。进家门,她在做饭,都没有多看我一眼。第一次体验了失望和失落。好在周围都是工人家庭,孩子们天天外边野跑,也没见谁家父母牵手散步。生活常态如此,并不觉得缺失。 文革初期,父亲被赶回老家。母亲独自支撑这个家。三班倒,患上严重的抑郁症。我...

吴义龙:母亲,不亏一个伟大的名字

今天。枞阳县医院。 梦莹进产房前。 记得过去生日,母亲总要煮一只鸡蛋。每年一度。母亲也总是说,儿的生日母的难。其实母亲即使不说,做儿子的,也觉得母亲不容易,尤其她那个年代。 但,对儿的生日母的难这种说法,实在没有感觉。在我们的经验里,见到的母亲,特别是刚刚生孩子的母亲,都忒骄傲,一脸荣光,哪怕看起来有些疲惫。更或许,这个时候,凡见刚刚生孩子的新母亲,无不欢呼雀跃,如此很多真相都被遮蔽了。我记得那...

张看:母亲的腊肉及《慈善法》

壹 大概两年多前,我和彭小波见面时,他给我讲述了一段故事。在此之前,我对这段故事一无所知。虽然这段故事的主人翁是我的母亲。 41岁,正当年富力强时,母亲离开了人世,那一年,我读高二。 母亲得的是一种名叫乳腺癌的疾病,等到发现时,已经肺转移了,纵使华佗在世,也是回天无术。写到这里时,我又开始思念起了自己的母亲。   母亲生长在一个名叫驰松的小村庄里,驰松最终也将她埋葬。其实,母亲的病有一...

仲维光:吾祖仲由——怀念母亲梁春芳大人

“吾祖仲由”…… 这是一个看来平白的陈述,但是在信天地间生命、生物、宇宙神秘联系的中国人来说却也是一个神秘的命题。 一九六九年。我对思想和生活的追求让我走向反叛的道路,没想到这一步居然走了二十年,直到九十年代初期,我才可以说彻底地从共产党的文化及精神中走了出来。到那时,我才可以说不再是一个被彻底极端西化了的“观念主义者”,也就是不再是“意识形态分子”;与此同时,我不只成为一个自由主义者——启蒙以...

熊焱:回应环球时报

2015年4月12日,湖南維权人士到婁底康复医院探望熊焱的母亲。(圖片提供者:何家維) 今天凌晨有好友通过微信转来署名单仁平兄写的有关我想回中国看望弥留之际的妈妈的文章。今晨正好我有军事训练无法集中精力回应。但手机上微信讯号象机关枪一样打来,都是微信友们发来的的短信,大部分建议我要简单回应。 首先,幽默地说,我感谢单兄用这么大的媒体“批判我”,而且手下留情。 其次,我尊重单兄的思想言论情感,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