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ong yan2015年4月12日,湖南維权人士到婁底康复医院探望熊焱的母亲。(圖片提供者:何家維)

今天凌晨有好友通过微信转来署名单仁平兄写的有关我想回中国看望弥留之际的妈妈的文章。今晨正好我有军事训练无法集中精力回应。但手机上微信讯号象机关枪一样打来,都是微信友们发来的的短信,大部分建议我要简单回应。

首先,幽默地说,我感谢单兄用这么大的媒体“批判我”,而且手下留情。

其次,我尊重单兄的思想言论情感,因为在一个多元的社会里可以有各个不同的声音发出。
但是我要与单兄交流一下。

第一,当时我写信给习主席李总理时有一个环境背景需要交代:周五晚家兄通过微信电我说妈妈快不行了,主治大夫在电话中亲自告诉我妈妈已到生命的尽头。不仅仅是电话,家兄还发来妈妈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照片。这些照片就是陌生人看了也会唏嘘,何况我是她的儿子?而且是一个让妈妈提心吊胆几十年的儿子,有几十年没有具体照顾过妈妈的儿子。那天晚上就是夜不能寐。有关妈妈的记忆点点滴滴混合着惭愧痛楚的情感汇成难以言说的心灵状况,再加上朋有送来微信图片和诗歌“慈祥的母亲”,又加上“喝一壶老酒让我回回头,回头啊望见妈妈的泪在流。每一回我离家走,妈妈送儿出家门口,每一回我离家走,一步三回头。”这些加在一起,那心情啊,单兄!你懂的!

大约到凌晨四点,给习兄李兄的信就成型了。飞速写下,只送几个微信朋友。因为我连续两年申请签证被拒绝,驻军基地离休士顿甚远,所以没有直接去领事馆。但是后来有一微信友送到独立评论,才酿成新闻。如今微信厉害啊!个个通信社,人人是记者,时代真的不一样了。顺便说一句 您写的文章 大陆十几亿人打不开啊!所以,不是您说的熊焱以政治公开信的方式吸引西方主流媒体,制造压力。至少我主观上不是那样,查我历史这是我第一次写公开信。

第二,我虽然尊重单兄的言论自由权利,可是真不能同意您说的“他们曾经为撕裂和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 。单哥哥啊,明明是小平同志命令军队开枪屠杀手无寸铁的市民和学生,是小平同志撕裂和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怎们会是学生呢?这个无法在短文里争论,留待历史作答吧!1989年5月18我在人民大会堂与当时的李鹏总理对话时讲过这句话。

第三,你文章中提到“埋单”一词,平时我很少用,单兄,夜深人静时你好好想一想,肯定不是“中国社会为学生的错误和代价买单”,而是中国政府,军队,和老百姓为邓小平的罪行埋单,是十几亿中国人为岌岌可危的自然生态环境埋单哦!

好!单兄,你的文章对我寄予同情并手下留情,我谢谢你!我的回应很短不过很真实。有多人问我写个什么反思然后争取回国看妈妈吧,毕竟政府方面都释放了信息。我说,我的反思就是更纯洁地热烈地深爱我的祖国,更多关心祖国的自然生态环境和人权状况。但我也很想回去看看弥留之际的妈妈啊!这大概就是古人所言 忠孝不能两全吧!

专次
敬礼!

熊焱
2015年4月16日
于 El Paso,Texas

附:环球时报文章
单仁平:民运人士要求“回国尽孝”刍议

流亡美国的民运人士熊焱近日高调现身舆论,要求回中国探望病重的母亲。他接受媒体采访,并发表公开信,强调自己的思母之情,以及他回乡省亲的正当性。海外民运人士不断发动要求“回国尽孝”的攻势,赢得一些西方舆论的同情。

回国探亲及尽孝,确属人之常情。1989年政治风波之后出走、流亡国外的激进人士,被20余年的漫长岁月做了诸多分化。他们中有许多人淡出了政治,逐渐随遇而安,有些甚至公开反思当年的立场,回归生活常态。那些人陆续都有回国经历,故乡对他们来说不再遥远。

熊焱是那场政治风波后被通缉的21人之一,后入狱一年多,获释后出走美国。他早已加入美国籍,现在美军中担任一名牧师,有少校军衔。通过互联网的简单查询,就能找到他在去年对“自由亚洲电台”的激烈谈话,他当时主张中国人要“非常严肃的抗争”。此外他曾公开支持法轮功的活动,要求改变中国政治制度。

不难看出,熊焱至今没有停止危害中国的政治活动,与其他出走国外但已与过去做了告别的人不同,他仍把自己放在与中国政治制度为敌的立场上,他不是个普通的“美籍华人”。

熊焱要求回国探母,这当中的亲情没人要否认。但熊焱以政治公开信的方式吸引西方主流媒体关注,制造压力,也在把亲情搞成迎合西方舆论兴奋点的政治表演。当年的被通缉犯吾尔开希也曾做过为回乡探亲向中国机构“自首”的表演,总体看,这已成为民运人士既闹回国又显示政治姿态的一个套路。

回乡的路从来都不是堵死的。一位著名画家在当年的风波之后发表“辞国声明”,出走国外,风云一时。几年之后他改变了态度,通过“归国声明”展示了自己对祖国发展的认可,经历了“解铃还须系铃人”的完整回合。

从吾尔开希到熊焱,他们曾经在年轻时为撕裂和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如今人到中年,他们不仅拒绝反思和忏悔,而且继续站在中国政治体制的对立面,他们应当很清楚这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他们可以装出无辜的样子,但国家有自己的管理底线。

那些当年带着突出政治标签流亡国外的人,不应指望自己能带着同样的政治标签大摇大摆回来。中国社会不会为他们的错误和代价埋单,他们需要为自己今天的政治选择负责。这决不仅仅是中国的逻辑,如今世上很多国家都有因各种原因难以回到故土的海外流亡者,包括美国也有,真实的世界就是这样,你懂的。(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来源:网络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