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丰果:王小波早期小说叙事分析

1968年,十六岁的王小波到云南插队,这期间他开始尝试写作。在小说和书信里,对当时的情景都有描绘:皎洁的月光下,少年用自来水笔,在镜子上写诗,写完涂去,然后再写,直到手指全都染蓝,他大哭一场。1这里面有着动人的情致和深长的象征意味。1971年王小波因病从云南回京,旋至母亲家乡山东牟平插队。王小波真正开始小说创作,据其兄王小平回忆,即始于从山东回京之后。2自此至其1997年逝世,二十余年间,他留下...

刘晓波: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改革以来的中国文学,有两位以幽默立足的作家,一位是王朔,一位是王小波。前者的幽默是灰色的,以调侃为基调,是对一切假正经的亵渎,后者的幽默是黑色的,以反讽为基调,是对政治禁忌的叛逆。在审美上,王朔以口语见长,王小波以叙述见长,分别创造出独树一帜的文学语言;在价值观上,二者都是对独裁意识形态具有的颠覆。如果说,王朔的创作具有罕见的颠覆性甚至破坏性,那么,王小波的创作在颠覆的同时,还具有正面的建设性,...

李慎之:谈王小波

我并不认识王小波,虽然我同他的老丈人和丈母娘是几十年的老相识,因此也认识了他的妻子李银河。使我不能忘怀的是,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李银河和林春两个小姑娘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一篇文章,里面引用了马克思的话:伟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你跪着看他。这是我们这一代人想说而不敢说的话。20年过去,看过的名人名文也不少,现在大多记不得了,但是这句话始终还印在我的心里。王小波惟一与我打过的交道是,大约六七年之前,我...

荀路:重提“花剌子模信使问题”(下)

王小波在这篇文章中,用调侃的笔调道出了中国文人在政治不宽松之下的软弱与无奈,狡猾与自保。他这样写道: 在中国历史上,每一位学者都力求证明自己的学说有巨大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孟子当年鼓吹自己的学说,提出了“仁者无敌”之说,有了军事效益,和林彪的“精神原子弹”之说有异曲同工之妙。学术必须有效益,这就构成了另一种花剌子模。学术可以有实在的效益,不过来得极慢,起码没有嘴头上编出来的效益快;何况对于君王...

荀路:重提“花剌子模信使问题”(上)

英年早逝的杂文家王小波是我在九十年代的粉丝。他在《读书》杂志1995年第三期发表的杂文《花剌子模信使问题》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文章。此后,我在其它刊物上还看到他的二三篇杂文,一下子就欣赏上他文笔幽默深刻的风格。1998年购得他的杂文随笔集《沉默的大多数》,遂成了他的粉丝。不料时隔不久得知他突然病逝,痛惜不已。前些日子整理书籍,又将这篇《花剌子模信使问题》赏读了一遍,触及...

崔卫平:海子、王小波与现代性

   将海子与王小波联系起来,起码有这样一些表面上的原因:第一、同样是对于写作拥有巨大热情、以命抵命的那种,在某种程度上说他们为了写作而献出生命也是可以的,但是两个人在生前都只是出版了有限的作品,海子是1988年的长诗《土地》,王小波则是1994年的《黄金时代》,可以说他们在生前都没有享受过作为一个诗人或者小说家的尊贵名声。我们这个时代似乎对某些人十分苛刻,对另外一些人又十分慷慨。王安忆在纪念巴...

许纪霖:他思故他在的王小波

   历史常常出现这样的图景:有些人生前声名显赫,死后很快被人忘却;另一些人一生寂寞,身后却被发现具有特别的价值。王小波应该属于后一类人。尽管在他活着的时候,曾经得过海外多种文学、电影奖项,但基本是墙内开花墙外红,国内的文学圈一直对他保持着沉默——不是出自敌意,仅仅是因为无法理解他。    在中国文化的精神谱系上,王小波似乎是某种异数:不仅其文学风格无法归类,而且这个人也难以理喻。从年龄来说,王...

佚名:40年后,李银河隔空回信王小波:你好哇,王小波...

2018-09-26 来源:茅塞盾开 李银河永远平静。 她的声音少有抑扬和波动,即使是在对王小波说话时。 小波: 你离去的日子与清明临近,每年清明节过后不久就到了你的祭日。 21年过去,令人慨叹生命之短暂残酷,如果你健在也该66岁了,咱俩同岁,可以共同步入晚年。 可惜没有如果,我们只好天各一方,如果用词更严格些,是阴阳两隔。 王小波不在这里。这里是2018年9月末的威海。在一间不到二十平米的录音...

姜紫:无趣致死

“这是一个无趣的世界,但有趣在混沌中存在。”这是王小波在他的《怀疑三部曲》的序言中写下的话,而这句话对应的是《怀疑三部曲》中的小说《红拂夜奔》。 《红拂夜奔》的故事取自唐人传奇《虬髯客传》。红拂、虬髯客和李靖的“风尘三侠”的故事早已广为流传,也有几种不同版本的演绎,而王小波却利用这个人们熟知的故事演绎出“无趣致死”的故事,在看似调侃和意义跳动不居的行文之间,是令人绝望却又无法回避的生活的真相在流...

短笛无腔:一个自由主义者悲伤而精准的自我预见

记得大约去年的这个时候,一个小朋友北上路过我这里。当天晚上,俩人坐在院子里闲聊天,说起最 近读书的事。他和我说他最近在读王小波,读到了“青铜时代三部曲”。我说,那几部小说很好啊。他 说,他读着觉得不太明白,黄金时代那些他都读过,觉得挺好,可是这个系列里的三部就不觉得太明 白,到底哪儿好?我说,魔幻现实主义啊。。。。。。当时大家一笑,正好有点别的事情一打岔,这个 话题就岔过去了。此去经年,最近又偶...

林红豆:谈谈《红拂夜奔》

王小波在这本书里叙述的,看似荒诞不经,却包含着最大的真实。正如他在前言中所说的,“假如本书有怪诞的地方,则非作者有意为之,而是历史的本来面貌。 ” 看到《红拂夜奔》这个书名,人们也许会认为是叙述隋末杨府红拂女慧眼识李靖故事的才子佳人小说。我第一次看到片段,是在高中语文读本上,那是我第一次接触王小波的文字,只觉内容怪诞,文字粗俗,完全无法理解,只能大叹思想浅陋。几年过去了,我看完《黄金时代》对王小...

王小波:荷兰牧场与父老乡亲

   我到荷兰去旅游,看到运河边上有个风车,风车下面有一片牧场,就站下来看,然后被震惊了。这片牧场在一片低洼地里,远低于运河的水面,茵茵的绿草上有些奶牛在吃草。乍看起来不过是一片乡村景象,细看起来就会发现些别的:那些草地的中央隆起,四周环以浅沟;整个地面像瓦楞铁一样略有起伏,下凹的地方和沟渠相接,浅沟通向深沟,深沟又通向渠道。所有的渠道都通到风车那里。这样一来,哪怕天降大雨,牧场上也不会有积水。...

侯建刚:祭贤——写于王小波二十一周年忌日

2018.04.12 诗魂有道 有的人你必须赶快认识, 不然就会永远地错过。 他们像流星一样灿然于天宇, 然后就悠然滑落。 他们短瞬的轨迹俨如神灵启迪, 怅然错失就是痛无可痛的落寞。 比如:木心、刘xx、王小波…… 有些星宿消失了, 就是永远地逝去, 只会在夜寂的心灵中复活。 人们对正在闪耀的星辰麻木无睹, 比如:复活的诗魂, 大写时候的我。 我与他们唯一的区别在于, 他们已然远逝, 而我还奋然...

王小波:小说的艺术

朋友给我寄来了一本昆德拉的《被背叛的遗嘱》,这是本谈小说艺术的书。书很长,有些地方我不同意,有些部分我没看懂(这本书里夹杂着五线谱,但我不识谱,家里更没有钢琴),但还是能看懂能同意的地方居多。我对此书有种特别的不满,那就是作者丝毫没有提到现代小说的最高成就:卡尔维诺、尤瑟娜尔、君特·格拉斯、莫迪阿诺,还有一位不常写小说的作者,玛格丽特·杜拉斯。早在半世纪以前,茨威格就抱怨说,哪怕是大师的作品,也...

新周刊:王小波逝世21周年,他教会了我们如何战胜寂寞的命运...

2018-04-11 王小波 新周刊 王小波(1952年5月13日-1997年4月11日) “我希望自己也是一颗星星。如果我会发光,就不必害怕黑暗。如果我自己是那么美好,那么一切恐惧就可以烟消云散。于是我开始存下了一点希望—如果我能做到,那么我就战胜了寂寞的命运。” ———————— 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 文/王小波 王小波其它作品推荐 ————————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本书为王小波杂文代表...

王小波: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

在黑暗尚未退去的海面上燃烧着十万支蜡烛。我听见天地之间钟声响了,然后十万支金喇叭又一次齐鸣。我忽然泪下如雨,但是我心底在欢歌。有一柄有弹性的长剑从我胸中穿过,带来了剧痛似的巨大快感。这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刻,我站在那一个门坎上,从此我将和永恒连结在一起。…… 因为确确实实地知道我已经胜利,所以那些燃烧的字句就在我眼前出现,在我耳中轰鸣。这是一首胜利之歌,音韵铿锵,有如一支乐曲。我摸着水湿过的衣袋,...

廖保平:纪念王小波:21年过去了,我们是否依然是沉默的大多数...

2018-04-11 廖保平 廖保平的思想国 今天是王小波逝世21周年纪念日。 21年来,每年都有人纪念他,似乎成了一种习惯,这成了一种非常独特的现象,正如有论者所说:他的书一版再版,他的话被反复引用,他的思想有人专门研究,他的文风成为一种流派,他的追随者越来越多。在中国当代作家中,完全以作品本身赢得如此殊荣的人,王小波乃绝无仅有。 高晓松曾这样评价王小波:“说他,我有千言万语,但是真到了要讲他...

王小波:愚人节有感

来源|选自《沉默的大多数》 我写这篇文章时,正逢四月一日,哪天登出来我就不知道了。 这一天西方的报刊总会登出些骇人听闻的新闻,比方说几年前,英国一家有名的科学刊物登出一则消息说,英国科学家把牛的基因和西红柿的基因融合在一起,培育出一种牛西红柿。这种西红柿吃起来当然是番茄牛脯的味道。西红柿的皮扒下来可以做鞋子,有些母的西红柿会滴下白色的液体,可以当牛奶来喝,也可以做乳酪。午夜时分从西红柿地边上经过...

张彦:王小波与现代中国的情欲生活

20世纪70年代晚期至80年代晚期,面对毛泽东时代留下的创伤,中国作家挣扎着试图为自己的痛苦找到合理的解释。与帝制时期的读书人一样,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曾为国家服务。作为“忠臣”,他们会提出批评,却从不会想要推翻整个体制。然而即便如此,他们还是遭到了毛泽东的迫害:哪怕只是提出了最温和的建议,也被迫下乡施肥耕地。 这一时期很多人的写作,成了后来人们熟知的“伤痕文学”,它们多叙述有类似经历的知识分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