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赤裸裸的国家机会主义

中共当局为迎接2008年北京奥运,从今年1月1日起放宽外国记者采访限制。 去年12月1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举行记者会,宣布了《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刘建超说,最受关注的是规定的第6条,外国记者在华采访,只需征得被采访单位和个人的同意,不再必须由中国国内的接待单位接待并且陪同,外国记者赴中国地方省份采访以前也无须再向有关省市的外办申请并经批准。新规定明确规定只有21个...

胡平:风云时代的风云人物

美国《时代》周刊把网民评为2006年度风云人物。对此,没有谁比中国网民更感受深刻了。 早就有中国网民说,互联网是“上帝送给中国人的最好礼物”。正像小说《如焉》里说的“中国网络特色”:“在一些国家,网络只是许多媒体的一种,没有表达上的特权。它的意义只在它的工具性,就像你到北京去,可以坐火车,可以乘飞机,也可以自己开车去。但是中国不同,传统媒体,许多事情不许报,许多话不许说,网络可以,于是网络就不再...

胡平:对维权人士的又一轮打压

9月13日夜,郭飞雄通宵未眠,一直忙着用电脑和国内及海外的朋友联络,商讨救援高智晟律师的下一步工作。14日晨,广州公安闯进郭的住所,以“涉嫌非法经营”为由将郭逮捕,还抄走了他的电脑、手稿和大量资料。郭飞雄的妻子拒绝签署法律文书,并绝食抗议。 郭飞雄,原名杨茂东,中国著名的维权活动家。他是第一个以知识分子的身份直接参与广州郊区太石村罢免的人士,向村民提供法律服务,并在第一时间向网络读者们提供太石村...

胡平: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今年秋天,一座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市中心破土动工。这座纪念碑是一尊十英尺也就是三米多高的铜像,其形式取材于中国八九民运期间一度耸立在天安门广场,而后又被中共的坦克碾碎的那座民主女神像。早在1993年,美国国会就通过一项决议(H.R.3000)并获得总统的支持(PL 103-199),要在首都华盛顿的中心地带,靠近国会山庄的地方,建立一座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和博物馆。它既是对共...

胡平:驳中共外交部“驳加拿大外交部”

加拿大公民谢伦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走私毒品在中国被判死刑,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周二(15日)表示,她已与中国大使接触,要求中国对谢伦伯格宽大处理。 中共外交部反驳加拿大外交部。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加拿大一直说自己是法治国家,我们希望能够真正用行动来体现对法治精神的尊重。华春莹说,中国是法治国家。根据中国宪法的规定,...

胡平:简评中共民主白皮书

10月19日,中国国务院发布《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简称民主白皮书。但其实,这部白皮书不是民主白皮书,而是不民主白皮书,是反民主白皮书。 中共民主白皮书洋洋洒洒三万余言,集中强调的其实只有一点,那就是强调共产党的领导。白皮书声称中国的民主,是坚持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然而我们都知道,民主就意味着政党轮替,民主就意味着领导权的开放竞争。所谓坚持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从字面上就是不通的,是自相矛盾...

胡平:紫阳不朽,人民必胜

赵紫阳先生的去世,在全世界引起广泛而深刻的回响。一位八十五岁的老人,一位失去权力十六年,失去自由十六年,从公众视野消失十六年的老人,他的去世,竟然能引起如此强烈的反应。这在古今中外都是极其罕见的,是没有先例的。 对于赵紫阳的去世,中共当局最初只是发布了一篇不到六十个字的短讯,原打算就此敷衍了事,蒙混过关,殊不料来自党内、民间和国际社会的压力是如此之大,迫使当局不得不作出让步,允许在八宝山举行遗体...

胡平:悼念赵紫阳并正告中共当局

赵紫阳先生的去世,在全世界引起广泛而深刻的回响。一位八十五岁的老人,一位失去权力十六年,失去自由十六年,从公众视野消失十六年的老人,他的去世,竟然能引起如此强烈的反应。这在古今中外都是极其罕见的,是没有先例的。赵紫阳担任过中国的国家总理,然而迄今为止,人们还只能在外国举行公开悼念,却不能在中国大陆本土举行公开悼念;赵紫阳担任过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然而在今天,却是我们这些非共人士,包括一些前共产党...

胡平:在八九时,赵紫阳就提出多党制问题

在八九时,赵紫阳就提出多党制问题。此事见之于戈尔巴乔夫回忆录《MEMOIR》。该书的英文译本由美国双日(DOUBLEDAY)出版公司出版,已于1996年十月问世。 书中有一段写到他与赵紫阳在八九年五月十七日的会谈。据戈氏回忆,赵紫阳一上来就讲到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运动。赵说,当然,学生把很多事情看的很天真,很简单,以为他们只要喊几句口号,党和政府就能在一天之内把什么问题都给解决了。现在的问题是在党...

胡平:王伟晶间谍案揭示出华为的间谍性

2019-01-14 上周五,波兰当局宣布逮捕华为波兰公司的销售经理王伟晶,时隔一天,华为公司便宣布开除这位员工,声称王伟晶“因个人原因涉嫌违反波兰法律而被逮捕调查”,意思是说王伟晶的事和华为公司没有关系。此举招致广大网民的辛辣嘲讽,说王伟晶和孟晚舟同是华为人,待遇和命运为何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这些嘲讽当然很正确也很深刻,不过从另一方面看,我们也要承认,王伟晶的事情和孟晚舟确实还有所不同。 ...

胡平:除非他们忏悔,否则他们不配

赵紫阳的去世使得中共当局面临困境:对于这一位前国务院总理、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而且至今仍然保留共产党员身份的赵紫阳,当局要不要举行公开的悼念仪式?如果要举行,怎样举行?怎样给赵紫阳下政治结论?世人无不拭目以待。然而我要提醒的是,我们要质问中共当局的,首先还不是你们要如何处理赵紫阳的后事;我们首先要质问的是,你们凭什么要对赵紫阳实行十五年的软禁?而且直到临死都不解禁? 众所周知,赵紫阳是在八九民运期...

胡平:巴金与说真话

我在《哲思手札》里写过一段话:“在生活中当一个人人称道的好人并不难,只消做到以下两点——善良而不勇敢。” 巴金去世了,各方人士纷纷发表讲话或文章,都对这位老人表示哀悼和赞扬。这看上去很奇怪:如今的中国是高度分裂的,对同样的事情,当局与民间的看法往往不一样,有时甚至截然相反;那么何以在对巴金的评价上又如此一致呢?其实,我们和共产党对巴金的看法并不一致。我们肯定巴金,是肯定他的善良;共产党肯定巴金,...

胡平:知识分子的天职——赞郑也夫文章

2019-01-11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郑也夫在网上发表文章《政改难产之困》指出:“今后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引发如潮好评,反响相当热烈。 不过也有人说,郑也夫写这样的文章,还是走的进谏上书的老套路,是对牛弹琴,与虎谋皮,还是对共产党抱幻想。 不对。郑也夫这篇文章并不是专门写给最高领导人的,而是公开发表在网上面向公众,面向全社会的...

胡平:诗,就是诗人给自己建立的纪念碑

诗人孟浪病逝。如贝岭所说:“一夜之间,你的诗,那些充满意像张力和命运隐喻的句子,随着你的逝去,在母语的世界中突然闪现,被无数的诗人和爱诗人吟诵着,流传。”(阅读全文)...

胡平:在表面的平静背后

当局的高压显示了其虚弱;而民众普遍的无奈和绝望,使我们看到人心的向背,这就使我们有理由感到力量和希望。 赵紫阳先生去世,中共当局如临大敌。北京市高度戒备,敏感人士统统被非法软禁,自发吊唁民众多人遭到军警便衣公然殴打;天安门广场更是荷枪实弹,警车云集,俨然进入紧急状态。这一次,中共当局真是连一点遮羞布都不要了,其残暴、蛮横、虚弱、无耻,暴露得极其充分。这也难怪,死猪不怕开水烫,当年连坦克车都开进天...

胡平:太石村是当今中国的缩影

太石村事件继续恶化。10月8日,人大代表吕邦列,带领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进太石村,被村党支部书记雇佣的暴徒打得气息奄奄。在此之前,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和几位律师开车去太石村了解情况也遭到显然是地方政府雇来的暴徒殴打,凶手们还试图制造车祸假像,置艾晓明等人于死地。维权活动家郭飞雄则被番禺区政府绑架关押,郭飞雄以绝食抗争,至今已超过20天。最具讽刺意味也最令人恐怖最令人愤慨的是,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光天化...

胡平:危乎哉!中国的民主橱窗

——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今年7月,广州市番禺区鱼窝头镇太石村400多村民在发现村里存在重大财务不清的证据之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六条的规定,向上级部门递交了要求罢免村主任陈进生的动议。然而,地方相关部门却未能与村民积极协调并遵守法律规定接纳民众诉求,先是令镇政府部门多次强行冲击太石村财室,而后又于8月16日出动600余名防暴警察和武装警察,打伤50余名村民,重伤2人...

胡平、章立凡:挑战党章宪法,北大教授为何呼吁中共体面退场?...

华盛顿 — 2019年1月7日 新年前后,中国知识界义无反顾,敦促中共实行真正意义的改革,走宪政之路。其中北大知名教授郑也夫的《政改难产之因》矛头直指载入中共党章宪法的党天下原则,指出中共在执政的大多数时间中,其方针政策不代表中国广大人民的利益,70年的执政历史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他说,今后中共领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北大教授挑战党章宪法,大...

胡平:也谈所谓“毛泽东时代的平等传统”

最近,从互联网上读到我的老朋友、香港大学研究员甘阳在北京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一篇讲演稿,题目是“新时代的‘通三统’──三种传统的融会与中华文明的复兴”。其中讲到:“毛泽东时代所形成的传统,这个传统的主要特点是强调平等,是一个追求平等和正义的这样一个传统。我们今天可以看得出来,毛泽东时代的平等传统从90年代中后期以来表现得非常强势,从90年代中期以来关于毛泽东时代就有很多的讨论,九十年代后期以来...

胡平:是自由主义,还是机会主义?

——评李敖大陆行 1、玩世不恭的机会主义 不止一位朋友打电话来问我对李敖大陆之行有何看法。其实,半个月前,一位来自北京的学者和我聊天,就特地讲到李敖。他说:“李敖这两年在凤凰卫视的节目里大肆美化中共专制,诋毁自由民主,影响坏透了。这次又要到北大清华讲演,还不知他会讲出多么可恶的话来。”我说:“李敖不是说他要讲自由主义吗?李敖又不傻,他干嘛不趁机讲点好听的呢?”李敖在北大讲演后,立刻有民运人士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