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晓明:我也用电锅煮口罩,不然又有什么办法呢?

谢谢各位对武汉疫情的挂记,我记录了封城前后的情况,当地志愿者的行动,以及一些反思,录成音频,各位可选择阅读文字或听音频。两者内容无完全重合。 1、前后三天的剧烈变化 我16号从广州回到武汉,已经听说有病毒性感冒什么的,也没当回事,哪年冬天没有病毒性感冒。17号,因为原来照顾我父亲的护工要回乡了,我必须请一个新的护工回来。从17号到18号,我去了几次医院,包括进到医院里面,当时我也没有看到医院里有...

艾晓明:走了

武汉的田先生说 照片上左三是小区邻居 前天走了 上有老下有小 左四是他的妻子 女儿与我的大孙子同龄 武汉的王先生说 我高中的班主任走了 夏天时我还去探望过他 他请我们吃了饭 又把我送到路口 至今记得他说 这么热的天 你不该来的 那位灵车后嚎啕的女人说 琴琴啊 你的爸爸就这样走了啊 你没有爸爸了 仙桃的刘文雄医生走了 1月21日 他看了180位病人 一个月里 他接诊3181人 每天晚上还要接电话问...

艾晓明等:公开信: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致全国人大、国务院并全国同胞书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先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先生 并全国同胞: 作为公民,我们现就公众共同关注的一项重大事件提出严肃的政治诉求: 武汉李文亮医生基于自己的职业操守和良知,预警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竟遭武汉警方违法调查与“训诫”,后在救治肺炎病人的岗位上染上病毒并不幸离世。我们对此无比悲愤! 众所周知,新冠病毒在湖北和全国范围的凶猛扩散,是扼杀言论自由导致的又...

艾晓明:悼念于武汉去世的父亲

在武汉封城期间,知名学者,导演艾晓明的父亲刚刚去世,艾晓明教授为父亲写下一篇悼文,为了不给疫情期间的武汉医院增加负担,老人选择了居家临终。 泣告 父亲自1月29日发烧,应属他晚年多次在冬季发作的常规肺部感染。因疫情汹涌,医院人力已不断告急,我们子女决定不再求医住院,选择居家临终。毕竟父亲已九五高龄,患有多种基础病,这也符合他生前的愿望:能不去尽量不去医院。 父亲高烧至昏迷,第五天即2020年2月...

艾晓明:幸存者的语言反抗——荐读张先痴《格拉古轶事》...

在未来的中国文学里,真正的经典或会属于当下还默默无闻的一群人。 他们中的很多人,未必被人们看作文学家或者小说家;他们所从事的职业,也未必是和文字相关的。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曾经是共和国的死敌、罪犯,被判劳教、入监,服刑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即使后来因“改正”、“平反”等名义释放,也不得不在社会底层、贱民角落挣扎图存…… 但他们曾经受过教育,被当作知识分子——当然是在这个词的负面意义上,知识...

艾晓明:叙事的奇观——图说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

卡尔维诺中文站:首页 -> 相关评论 -> 中文圈评论 已故的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是小说叙事艺术的伟大创新者,他的作品《看不见的城市》堪称小说瑰宝,对培养人们的文学想象力、对人们了解小说的精致,提供了一个范本。这部小说与已有文本的关系如何、它如何表现记忆与虚构、卡尔维诺对未来千年的期望是什么?他的小说艺术对中国文学有什么启示?我希望通过这本书和读者一起探讨。 1985年初,法国巴黎图书...

艾晓明:我期待一场盛大的告别

——我的校友刘晓波百日祭 刘晓波(网络图片) 一 这篇文章如此难写,我已经推迟了很久。但推迟并不轻松,每天我都在想,假如能够不写,我就放下了这个负担。但没有写下一点文字,我觉得对不起晓波,有很多的负疚感。 日子寻常,那些焦灼、酷热的等待和炎夏一起退去。你的骨灰沉入大海,汇入冰洋;到哪里去找那个沉坠的陶罐,从而发现你何时开始被肝癌的轨迹?智利导演帕特里克·古兹曼拍过一部纪录片,从海边打捞的一颗珍珠...

茉莉:“极权下的困兽”她玩颜色

——艾晓明的影像追求与水墨游戏 有的人的一生是堪作榜样的。翻开艾晓明的个人履历,作为同龄人的笔者不能不感到羡慕。艾晓明是中国文革后的第一位文学女博士,退休前为广州中山大学教授。她所获得的奖项,既有中国的“为了公共利益良知奖”、某年度“最有影响十大人物”之一,也有欧洲有名的人权奖——西蒙·波伏娃奖。 但艾晓明令我敬佩的,不在于她所拥有的这些学位、头衔与奖项,而在于她以其独立、骨气、使命感、自由思想...

蔡咏梅:用视像揭开中国古拉格的黑幕——观看艾晓明《夹边沟祭事》所感...

毛泽东时代,以强制政治犯和刑事犯从事奴役劳动为特色的劳改农场遍及全中国,臭名昭著的有东北兴凯湖农场、北京清河农场、青海劳改农场、四川峨边沙坪劳改农场、长寿湖劳改农场等,但在整个中国的古拉格系统中,夹边沟这个中国戈壁沙漠边缘的劳改农场只存在了短短七年,而且规模也不大,只算是个小型农场,但引起的关注最大。迄今已有许多作家和研究者为这个农场发表了专著,相继有甘肃作家杨显惠的《夹边沟纪事》、夹边沟死难者...

笑蜀:清水口炮须尊重,浑水口炮岂可恕——与艾晓明老师商榷...

2016-09-26 笑蜀 公民之眼 曾金燕女士对某类口炮的评说昨天发布后,引爆坊间争议。其中,艾老师的回应较具代表性。坦白地说,艾老师的一些论断是我难以苟同的。无暇从容构思,且信马由缰,高铁上用手指草就以下文字,向艾老师请教: 1、艾老师把许志永归为“虚假希望”的代表,此点我以为极不恰当。许志永的温和,不等于对体制的妥协乃至投降,恰恰相反,许志永对体制是决绝的、彻底的。正是决绝、彻底的信念,驱...

艾晓明:杨改兰,终将成为时代的符号

8月26日,发生在甘肃省临夏州康乐县的杨改兰灭门案,震惊中国。28岁的母亲亲手杀害四个孩子并自杀;数日后其丈夫李克英被发现服毒身亡,全家殒命。接踵而来的悲剧冲击,催生了这篇长文。 我最初拟的题目是《凝望杨改兰》;我觉得,杨改兰案像一道深渊,你不得不去凝望,却又怯于凝望,也望不到底。不得不,是因为杨改兰的行为突破了人伦底线,它太诡异,令人无法解释;而这个社会陷入贫穷和危机的人群又是如此之多。杨改兰...

艾晓明:一颗遗失的扣子:看加拿大影片《A级控诉》笔记...

看加拿大导演艾腾•伊格言(Atom Egoyan)的影片《A级控诉》(ARARAT),我曾写过一些感想:为什么我们对有些事件如此熟悉,并且建立了普遍的知识,而对有些事件如此陌生?有关一场发生在1915年的大屠杀、一场涉及一百五十万生灵的种族灭绝事件,我们知道什么?我们愿意知道吗?我们为什么应该知道?再联想到中国,大饥荒饿死的人,研究者杨松林的估计是350-400万,杨继绳先生的估计是3600万。...

艾晓明:杀人的噩梦——评约书亚·奥本海默有关印尼大屠杀的纪录片《杀戮演绎》...

2016-06-12 如果有人告诉你,他是这样杀人的,把那些可疑的人带到屋顶上,暴打一顿后绑在柱子上,蒙上眼睛,拿根细铁丝往脖子上绕一圈,在两米开外勒紧。这人就在自己“呃……呃……呃……”的异响中死掉,很可能,五窍流血,接着被扔到河里,鬼都不知道……这样的片子,你会看吗? 在印尼国家电视台的对话节目中,主持人微笑问道:你当时的行刑方式,是不是受了黑手党电影的影响? 杀手——他的名字是安瓦尔·冈戈...

艾晓明绝食感言:拯救郭飞雄、支持于世文

2016年5月4日星期三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导)2016年5月4日星期三:本网获悉,原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妇女和知名公共问题学者艾晓明为营救、支持两位着名人权捍卫者、人权活动家郭飞雄和于世文,今天举行自愿绝食。以下是她的绝食感言: 今天我自愿绝食24小时,为郭飞雄争取人道对待,也为支持我的中大校友于世文先生的正义诉求。 我知道,一个人绝食24小时没什么大不了的,绝对饿不死;而没有人...

艾晓明:怎样告诉别人你读过书

有位同龄人发言中读遍世界名著,这在英美国家也许是可能的。比如《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在幼儿园听到的是英雄故事,上小学时读缩略本,上中学读选章,上了大学如果是文学专业可能要求你读全本,读比较文学就甚至要求你读古希腊语了(在不同国家的语言专业要求也不一样)。我退休前给中文系学生上外国文学课的时候,建议学生读英文译本,语义的分量和中文翻译很不一样。 文革中外国文学毫无疑问都是禁书,1974年我上大学时...

艾晓明:公交上的战争 ——推荐埃及导演默罕默德·迪亚比的影片《开罗678公交》...

  一 埃及开罗,熙熙攘攘的大街,678路公交车上。一个男人挤到女主角法萨身边,猪手伸了过去。法萨忍无可忍,只好下车。大街上车水马龙,孤独的女子形单影只,有谁知道这个中年母亲要养家糊口赶着上班的一肚子委屈? 中国上海,熙熙攘攘的大街,地铁二号线内,同样的情境。这一次,营运方怪罪女人穿着失当:“……不被骚扰才怪,地铁狼较多,打不胜打,人狼大战,姑娘,请自重啊!” 中国福州,熙熙攘攘的大街...

艾晓明:有关参与林昭造神、隐瞒林昭遗稿的回应

网上一直有人说我和胡杰隐瞒林昭遗稿,在微信朋友圈中还引起争论,我略作说明如下: 一、我很很多朋友一样,都是从胡杰先生拍摄的纪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中第一次知道林昭的故事,这是在2004年。我后来邀请胡杰先生来中山大学放映了这部纪录片,并组织了相关讨论。这些网上都能查到,兹不赘述。 二、在看到这个纪录片后,我请教胡杰先生,林昭十四万言书的资料出处在哪里。胡杰先生给我看过了复印稿,这个手稿是林昭之友...

艾晓明:我为什么必须支持她们

【 新京报 】 本篇访谈原定3•8出,被毙。 艾晓明  没有女权主义思想启蒙,最让人无力 新京报记者 吴亚顺 采访刚开始,艾晓明向记者说明,如今自己不大适合谈女权主义的话题。她热情推荐了女权领域几位更年轻的学者,并解释了她们的研究特色——大多是她在中山大学教书时的工作伙伴。 明天是三八妇女节,谈论女权主义似乎天然地和这一节日相联。艾晓明也明白在大众眼中自己是女权领域的一个“发言人”,媒体会来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