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之许:未尽的征途——追忆晓波

本文作者与温克坚前往沈阳探访病危中的刘晓波(网络图片) 晓波离开我们已经一个月了,悲痛和愤怒渐渐平息,思念却一如往昔,此时,写下一点文字,或许,既能让思念永驻,也能让心情更加平复吧。 传说中的刘晓波 在认识晓波之前,已经知道他的名字14年之久。 1986年9月,我刚刚就学于厦门大学,很快的,我们宿舍楼有了第一个女生宿舍,与我们计算机系土里吧唧的男生相比,国际金融专业的女生大多来自北京上海这样的大...

莫之许:专政只剩一条路

北戴河会议已开,中共18届六中全会在即(10月24日至27日在北京召开),距离中共十九大,也就一年时间。不难想像,此时体制内部的权力博弈已经进入到了最为激烈也最为关键的时刻。受制于极权体制的资讯遮罩,包括体制内边缘人士在内的泛民间,对于权力斗争的内情并没有真切的了解,也就很难做出判断和评价。不过,在各种饭桌耳语中,一些传言如「接班人迟迟不见,有意推迟任期」开始发酵,甚至登上了一些媒体的报导。 泛...

曾金燕:韩寒们和莫之许们的虚假希望

2016-09-25 金子小姐 Lady金子 因韩寒的选集译本《The Problem with Me》出版,《纽约时报》9月20日发表了对韩寒的电邮采访《对话低调版韩寒:我并不叛逆》。9月21日莫之许撰文《韩寒们的小时代》指出知识分子对韩寒的赏识落空、韩寒在政治“红线”面前停步不前,意味着公共知识分子社会渐进改良论“虚假希望”的幻灭。 《纽约时报》所展现的韩寒,于他个人的生命轨迹来说,并没有什...

不满东网限制写作自由 莫之许停专栏

北京独立专栏作家莫之许(原名赵晖)周五(5日)发文宣布不再《东方日报》旗下的东网专栏写作,因不满东网限制专栏作家写作自由,并配合中国政府录制采访维权律师王宇的视频,指责外国组织介入大陆维权事件。而美国对事件表示关注﹐指中国的做法令人不安。(夏诗闽/陈小波 报道) 莫之许在社交媒体上发文题为《再见 东网专栏》的帖子,称:“几年来,东网给我完全自由,令我在这个时代,尚能发出一点声音。不料,此次天津审...

莫之许:惧怕恶性通胀,中国经济的政治逻辑

05月28日(六) 尽管大陆当政者并不愿意看到恶性通货膨胀的出现,但它还是会如同一个自我实现的诅咒那样,最终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前不久,《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开局首季问大势”的“权威人士谈中国经济”的文章,其中,“权威人士”明确表态,“我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势”,更强调,“这个L型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此外,“权威人士”还认为,“高杠杆必然带来...

莫之许:走出“文革重来”的迷思

05月21日(六) 体制经过30年的变形调整,保留专政制度的同时,也容忍了市场化进程。 2016年是文革五十周年,5月16日,正逢作为文革发动标志的516“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下发50周年,在海内外都引起了一定的关注,从目力所及来看,相当多的论者都表达了“文革重来”的忧思,这并非无的放矢,习近平上台以来,试图对于包括文革在内的前30年进行重新评价,并通过前后两个30年互不否定的做法,以加强...

莫之许:反对的道路,从林昭到郭飞雄

04月30日(六) 对林昭的祭奠和对郭飞雄的声援,都是对于反对的坚持和传递,乃是这个冻结时代中,看似徒劳,实则弥足珍惜的努力。 4月29日是林昭逝世48周年,近年来,一些民间抗争者发起了每年林昭忌日的祭拜活动,参与人数一度有扩大之势,今年也不例外,也有一些人士试图前往苏州灵岩山的林昭墓进行祭拜。在冻结时代,可以想像,这样的尝试也会变得越发艰难:先期前往苏州的朱承志先生,被苏州警方拘押一天后,被扔...

莫之许:从韬光养晦到分庭抗礼

2016年04月23日 00:03 一边拒绝西方影响,在国内只讲“中国梦”,一边却又走出去“讲好中国故事”。 近日,在美国对外政策理事会举行的名为“习近平掌权下:中国的改革与区域的回应”的研讨会上,该机构的中国事务资深研究员马佳士(Joshua Eisenman)指出,美国一直希望借由经济改革带来民主转型的计划已经证实失败。马佳士说:“我希望我们能放弃要改变中共的这种想法,这种传教式的期盼,希望...

莫之许:恐怖统治的时代又回来了吗?

  瑞典人权工作者被逼上电视认罪 对于上了年纪的大陆人而言,恐怖统治的年代仍在记忆当中,毕竟,文革才刚刚过去四十年。文革之后,为了推行市场化,强化了法制的运作,尤其在人身、经济和文化(消费)等与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的方面,民众获得了相当的自由度和法制保护,也因此,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基于恐惧的统治似乎已然远离其生活。然而,十八大以后这三年来,一些有违于“改革开放”时代以来大致走向的现象一再出...

莫之许:孤独的勇士

2016年4月8日,经过一年半的羁押之后,曾于2014年在广州街头拉横幅支持香港雨伞运动的王默、谢文飞(真名谢丰夏)被广州中院判以4年半的重刑,并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同日,曾在广州举牌撑香港的张圣雨(真名张荣平)亦被判以4年重刑。三人的罪名皆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一结果并不出人意料,在2015年11月的庭审当中,王默和谢文飞不仅当庭高呼口号,其自辩词也曾一度流传于网络,在其自辩护词中,没有常见的...

莫之许:笨蛋,这是政治

04月02日(六) 2016年3月31日,标准普尔确认中国评级为AA-,将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标普表示,中国经济再平衡的推进可能慢于预期。预计中国政府和企业杠杆率将恶化,预计未来三年中国经济增速在6%或更高。而此前3月2日,美国金融信用评估穆迪也将中国政府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到“负面”。穆迪表示,降低北京的主权债券的信用等级展望是因为中国政府债务持续增加,2015年底上升到占国内总产值的...

莫之许:茶杯里的舆论风暴

03月26日(六) 这几天,大陆舆论场最热闹的莫过于疫苗事件了,尽管看上去复杂纷纭,主要的角色也还是那么几种,一是为政府叼飞盘洗地板的,一如既往,还是胡锡进主编的《环球时报》唱主角,一是问责政府的,各种大义凛然状,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慨。此外就是科普派,此前主要由松鼠会等专业出演,此次则换成了方玄昌、和菜头等人,其主旨倒非洗地,而是试图提供一种智商化生存的鸡汤。 实际上,在过往的历次公共事件中...

莫之许:通过民主走向法治

  3月15日晚20时后,贾葭与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经过几天的寻访,也包括国际媒体的持续头条报道,北京警方终于承认贾葭为他们所带走,然而,贾葭究竟因何事被带走,现在身处何方,被何种方式限制,什么时候能够会见律师,所有这一切,依旧没有答案,严格意义上,十天过去了,贾葭依旧处于失联状态。 类似于贾葭的遭遇,其实已经不让人吃惊了,2015年的“709”律师劫,2014年因牵涉香港占中而被出现...

莫之许:为甚么文革不会重来

自上任以来,习近平的一系列言论和举措,如明确提出前后两个30年互不否定、相比前任更多地援引毛泽东的言论(如刀把子)、更显着地否定普世价值并打压异议人士,等等,引发了人们关于“文革重来”或“二次文革”的忧虑,近期,习近平又就学习毛泽东《党委会的工作方法》作出批示,网络上也涌现出诸多近乎个人崇拜的歌曲作品等等,进一步引发了人们关于“文革重来”的忧虑。 “文革重来”在当下的含义,首先是指专政的强化,此...

莫之许:体制正在吞噬民间社会

18大后中国新极权体制对民间的打击策略转变,根本上服从于市场化越进展,专政手段的运用也越频繁、越加大力度的逻辑,而这种全面高压、不留死角的态势,显示出了体制对于类似北非茉莉花这样的大规模突发聚集的担心。可以预期,体制将继续挟持资源优势,对社会展开全面压制,并对异议反对持零容忍打击态势,这种类似冰河期的冻结前景,已经很清晰地摆在所有人面前。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截至2016年1月22日18...

莫之许:大陆房市正重复股市疯狂

03月05日(六) 一线城市房价走向全面离谱,料房市泡沫在疯狂中破灭之时,也是整个大陆房地产估值体系彻底破产之时。 大陆房市再起疯狂,2015年,深圳全年房价涨幅超过48%,且仍在继续上涨中,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房价也持续上涨,南京、杭州、苏州等核心二线城市也紧随其后,频现排队疯抢的购房热潮,久违的抢房现象再度出现,如何看待当下的房价走势,也成为了令人感兴趣的问题。 大陆房价的上涨,从近期来看,...

莫之许:习的新中国:温和自由话语的结束

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视察人民日报、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这三家党国核心媒体,并发表讲话说,“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任志强则在微博中对此提出质疑:“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还称,“这个不能随便改”、“别用纳税人的钱去办不为纳税人提供服务的事”……随后,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的千龙网,国家互联网管理办公室网站、中国青年网等官方网媒,针对任志强制造“党民...

莫之许:任志强与从严治党

在习近平视察三家央媒并召开新闻舆论座谈会后,任志强在其新浪微博发表针对性评论称:“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还称,“这个不能随便改!”、“别用纳税人的钱去办不为纳税人提供服务的事”……随后,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的千龙网,国家互联网管理办公室网站、中国青年网等官方网媒,皆发表署名为何在那个抨击任志强,任大炮被炮轰,已成当下最为热门的舆论事件。 在大陆的舆论场上...

莫之许:当胡锡进成为焦大

在大陆的舆论场中,《环球时报》一致扮演着绝对亲体制的角色,其主编胡锡进因此得名为“胡飞盘”,意思是无论当局做什么,胡编总能找到角度加以合理化,堪比能接住所有飞盘的竞技犬。不过,近日胡锡进自己的一席话,倒是成为了舆论场中的飞盘: @胡锡进:中国还是应多放开言路,鼓励、宽容建设性批评,对非建设性批评也应有一定承受力。言路宽松会导致一些问题,但它带来的好处更多些。新中国的历史证明,言路宽松与社会活力的...

莫之许:拙劣的新极权文艺路线

1986年,我从偏远的西南内陆,来到了台湾海峡的西岸,那时候,收音机是主要的娱乐工具,台湾的流行音乐吸引着正当青春的大学生。地利之便,校园里也能收听到台湾本地的中波电台,很快,我就发现,大陆一样,每天早上七点,台湾也有各地电台的新闻类节目联播,不过,随着台湾解除戒严,走向民主,这一现像在我还在就读期间,就迅速消失了。那时的我还不懂什么是极权主义宣传,但也朦胧地感觉到,联播之类,应该是不民主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