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子霖等人:社会公正与公民权利宣言

签署者(中国公民): 丁子霖 林牧 江棋生(发言人) 蒋培坤(起草人) 魏晓涛 在20世纪即将终结,新的世纪即将来临之际,我们作为中国公民,深切忧虑国家在社会公正方面存在问题之严重,以及由此所导致的政情、社情、民情之严重失序和失衡。 为此,我们在发表和公布“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的同时,特发布本宣言。 考虑到公平、正义乃人类世代寻求的理想和目标; 考虑到公平、正义乃保障基本人权及自由之必要前提; ...

丁子霖等人: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

在即将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人类战胜了反人类的法西斯主义,战胜了各种形式的专制与奴役,世界自由事业获得了空前的发展。80年代和90年代之交,东欧及苏联极权制度解体,东西方冷战结束,使得世界上更多的人获得了自由。然而,世纪末的中国,就其根本方面来说,然是一个不自由的国家,而且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不自由国家。这给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在一个新的世纪即将来临之际,我们谨以中国普通公民的名义,向...

许良英、丁子霖、江棋生等:林牧先生病逝唁电

惊悉林牧先生病逝噩耗,我们遽然心沉,至为哀痛。林牧先生一向精神豁达、身体健朗,他的离去,实在太过突然,太过匆匆,令人不敢相信、不愿接受! 林牧先生的离去,使中国失去了一位刚正不阿、直言不讳的有胆有识之士,失去了一位不事伪饰、性情率真的难能可贵的公民,失去了一位崇尚自由民主,服膺普世价值,以自己的思想剑锋直指一党专政制度的无畏老人。 我们不能忘记,正是在林牧先生的提议下,中国知识分子发出了1995...

杨子立:怀念几位逝去的民主先辈

马上到2017年,许多为民主奋斗多年的先辈人物没有看到民主在中国实现的那一天就撒手人寰,但是他们活着的时候给我们留下来的宝贵的精神遗产,像夜空中的星星,指引后来者为国家的民主和人民的自由继续努力。我这里仅凭记忆记录一些人的点滴往事,作为某些璀璨星辰曾有的一抹余晖。 许良英 在北大读研时听说了许良英先生的大名,既是一位研究科学哲学的大学问家,也是民主理论的先驱。大约是1998年秋季的一天,在朋友曹...

蒋培坤、丁子霖:读“讨谢”檄文有感——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十一...

谢韬 近日,从互联网上读到一批“讨谢”檄文,有北京的,有上海的,有浙江的,不知还有没有别的省份的。参加这次讨伐的都是一些“名家”,有“参加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老一辈革命家”,有“坚持马、列、毛的老一代学者、教授”,还有“朝气蓬勃的青年人”,肃然老中青三代齐发声,也说明中国左派后继有人。 谢韬是我们交往将近二十年的老朋友、我们所在中国人民大学前常务副校长。关于他写的那篇《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蒋培坤去世周年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发公开信

2016-10-31 2011年6月,中国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丁子霖与丈夫蒋培坤。(资料图/天安门母亲网) 年届八旬的“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自去年丈夫病逝后返回北京居住,并一直在家养病,甚少参与天安门母亲活动。日前,她打破沉默,向外界发表公开信,自述丈夫去世一年来她的处境日益艰难,但仍表示不会放弃平反“六四”的要求。她也感谢外界的关心。“天安门母亲”发言人尤维洁表示,近期香港市民发起“六四...

丁子霖、蒋培坤:纪念丁文江先生诞辰120周年——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九...

丁文江先生(1887——1936) 今年4月13日,是我二伯父丁文江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日。回溯丁氏家族一个多世纪以来的风雨沧桑,想起丁文江如流星般短暂的一生,总觉得有些话要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去年,在他逝世70周年的时候,我曾写过十多篇短文,谈他的家族、文化背景,谈他的立身行事,没有涉及他的思想信仰。我始终认为,丁文江在中国现代思想史上的位置是不容忽视的,但有关这个方面的批评与研究,应由历...

丁子霖、蒋培坤:宗老,一位饱经忧患的胜利者——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八...

宗凤鸣先生所著《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一书终于出版了,大家都很高兴。于是,我们同几位朋友约好,一起去看望宗老,向他道贺。 我是第二次去宗老家里。一如上次所见,他的家依然那样老旧,那样杂乱,却让人感到温暖。很巧,这天没有别的客人,正可以畅开心扉。宗老已经87 岁了,行动虽有些迟缓,但精神很好。大家坐定,没有寒暄。我递过刚从朋友那里得到的一本《谈话》,请宗老签名留言,他一口答应。我又把自己写的一本书《...

丁子霖、蒋培坤:公布八年前给林牧先生的一封信——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七...

按语: 8年前,也就是1999年1月19日,在我们写给林牧先生的另一封信里,有过这样一段话:“您老的两封信(一封邮寄,一封由您女儿亲送)及一篇文章(”继往开来“)已先后收到。在接到您的两封信后,我们去看望了许(良英)先生,并送去了您的信件的复印件。我们建议他给您写一封信,直接谈谈他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他当时答应了。第二天,他来电话说,信不准备写了,说好多问题信上说不清楚,只有当面谈才行;但他同意由...

丁子霖、蒋培坤:“这个党救不了了”——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六...

说上面这句话的,是一位已85高龄的老共产党员。抗战时期,他就读于金陵大学哲学系,毕业后任该校讲师。两年后被中共党组织派到重庆《新华日报》当了一名记者,期间接触过周恩来、董必武、吴玉章、叶剑英、王若飞、秦邦宪等中共要人。之后,他又转赴延安,仍然从事新闻工作。中共建政后,他转到刚成立的中国人民大学任教,成为“新中国”第一批从事马列主义教学和研究的资深教授。在1955年,毛泽东发动肃清“胡风反革命集团...

丁子霖、蒋培坤:请把勇气用于说真话——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四...

“在‘拒郭风波’之前,‘六四’难属丁子霖发表了批评高智晟的公开信,有成都读书会的公开信指控该文章为刘晓波或余杰起草,并由刘晓波首发于”观察“网站。我们乐于看见当事人对此‘捕风’之说提出令人信服的反驳,但就该文思想而言,我们很遗憾丁子霖的文章在逻辑上是完全失败的,并对暴政下苦苦坚持的中国维权运动造成了严重伤害。”(引自:《呼吁“独立中文笔会”理事引咎辞职》,载《自由圣火》网站,2006-11-14...

丁子霖、蒋培坤: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想起十七年前与汪道涵的一次会面...

说起这件事情,我想首先做一个声明。汪道涵先生是中共高干,我丁子霖是“六四”难属,两人的政治分野不言而喻,两人的生存境遇也迥然不同。因此,也许在有些人看来,这两个人坐到一起,本身就是一个嫌疑;或者说,这正好印证了时下一种颇为流行的说法:丁子霖今天之某些作为(比如主张维权的非政治化,比如不赞成把“退垮中共”作为纪念“六四”的口号等等),原来事出有因——她本来就是一个中共体制内的人,没有走出党文化的阴...

丁子霖、蒋培坤:想到哪里,说到哪里——说说对共产党的幻想...

近年来,常常在一些非官方网络上看到“某某某对共产党抱有幻想”之类的说法。这使我们联想到在毛泽东时代常常听到的“某某某与剥削阶级划不清界限”之类的议论。一般认为,这都是对某一个人或某一群人的负面评价,只是立足点不同而已。比如: “某某某,多落后,至今还对剥削阶级缺乏认识!” “某某某,多愚昧,至今还对共产党抱有幻想!” 如今,毛泽东时代早已过去,人们也不再谈论什么阶级觉悟了。在这篇短文里,我们还是...

丁子霖、蒋培坤: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关于英雄

自从我二月份给高智晟律师写了那一封公开信以后,这多半年来,关于我个人及“天安门母亲”群体,海内外网络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议论。这引起了一些朋友的注意,问,究竟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 这样没头没脑的问题,不知从何说起,但我告诉他们:这多半年,我似乎经历了一场难得的洗礼,倒是感觉自己又切切实实地活在了真实之中,身心轻松多了。 以往,在一些平面媒体或网络媒体上,常把我称为“伟大母亲”或“英雄母亲”。我心...

张先玲:亦师、亦友、亦兄长——清明忆蒋公培坤先生...

蒋培坤先生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和蒋培坤夫妇初识的阶段,他们正在向高教委申诉,要求调查并改正人大停止丁老师授课的错误决定。他们给我看了申诉材料,那时,我开始有了依法维护公民权利的意识,萌生了向当权者讨还公道的想法。以前,我是个不关心政治的人,而且对文革后的掌权者还抱有希望。但认识蒋先生后,从聊天中学习到民主与专制制度之不同,那不单单是领导者的问题。结合六四屠杀的事实,唤醒我心中对民主、正义的追求...

廖家安:一死如何了百愿:恩师蒋培坤先生百日祭

蒋师培坤先生寂寂仙去百日。百日之中,我常感到,人生的大悲痛无过于此:家国难归,何日拜祭灵前?天人相隔,怎能接通音问?唯有先生音容,常在耳边眼前,伴我度过一个个无眠之夜。回想先生奇崛的爱恨人生,我虽时有悲愤、悲凉之感,但更多的却是热烈的爱、高贵的单纯,使我常常在绝望中犹抱有希望,于无力中感到力量。 先生对于他的死是有准备的。他早就立好了遗嘱:死后不发讣告,不开追悼会,迅速火化,骨灰带回家中,与爱子...

费良勇:共产末世令人绝望

——蒋培坤先生抱憾赴天堂 “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之一蒋培坤先生于2015年9月27日在家乡江苏无锡因心脏病去世,享年81岁。蒋培坤先生是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学系教授,前中国人民大学美学研究所所长。他的夫人是“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人物丁子霖女士。1989年六四大屠杀期间,蒋培坤先生和丁子霖女士17岁的儿子蒋捷连被中共戒严部队枪杀。 蒋培坤先生1934年11月15日出生于江苏省无...

江棋生:悲悼蒋培坤老师

二零一五年农历八月十五,蒋培坤老师走了。 这些天来,蒋老师的抱恨而逝、賫志以歿,使我悲从中来、心绪难宁。 10天前的9月30日清晨,我和章虹给丁老师发去唁函: 丁老师: 惊闻蒋老师突发心梗遽然谢世,我们深感沉痛和悲哀!谨愿蒋老师一路走好!切望丁老师节哀保重! 陈小雅、马少方、莫之许、江荣生、蒋亶文、昝爱宗等朋友托我们向你致以深切的问候! 我们昨晚回到常熟,我们会去张泾看你。 江棋生 章 虹 30...

陈破空: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

——悼蒋培坤先生 你悄悄地走了 带着未能了却的心愿 天安门母亲的伤口 又添了一道,沉重的痛 你默默地走了 在又一个不能团圆的中秋节 你毅然,去另一个世界 寻找爱子 你静静地走了 在国殇日的前夕 空气中的血腥味,犹未散尽 青春的冤魂,尚未昭雪 而刽子手 依然占据天安门城楼 在人造的阳光下 展现狰狞的笑容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 所有的希望,都在出走 在国境线之外 在遥远的,天国 陈破空 2015年...

刘路:哭蒋培坤老师

铁马银枪走天门,长街碾碎未招魂。 宫廷初散社鼠辈,诏狱新囚维权人。 千里遗梓归何处,两地杏坛哭孤坟。 伤心岂独丁老师,天公绵绵泣秋霖。 2015.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