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腹地》悲剧六十年——1949年后首部被禁红色小说...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三辑 :“解放”红尘(7) 《腹地》悲剧六十年——1949年后首部被禁红色小说 中共掌国后首部被禁作品,竟是“自己人”的红色作品——《腹地》。这部长篇抗日小说创作于冀中根据地,描写1942年“五一大扫荡”,标标准准的红色小说,竟“荣幸”成为1949年后第一部醒目凸显的禁书。《腹地》的悲剧恰好说明中共何以走出重大斜谬的史辙。 拙文资料来自王林《腹地》(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

裴毅然:师哲被“吃”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三辑 :“解放”红尘(6) 师哲被“吃” 1949年后,中共不仅开始“吃”解放牌红岩儿女,也开始啃咬延安一代,甚至大革命一代。1926年加入中共的师哲,通天的中共高层俄译,竟也被啃咬得遍体鳞伤。 师哲(1905~1998),陕西韩城井溢村人,父亲乡村知识分子。师哲八岁上县城小学,14岁入省立第一师范,1925年参加胡景翼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因有文化派往开封陆军训练处学习。是年...

裴毅然:前后“十六字方针”——中共地下党的宿命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三辑 :“解放”红尘(5) 前后“十六字方针”——中共地下党的宿命 一、前“十六字方针” 抗战初期,延安对国统区地下党发出十六字方针——“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是为“前十六字方针”。[1]这一白区工作方针抗战前已具雏型。1936年3月,北方局书记刘少奇就向部属发布这十六字。[2]1937年3月,闽西游击区领导人方方赴延安汇报工作,毛泽东也面喻此十六字,作...

裴毅然:旅美女诗人自吟集——《世界总有两种面孔》...

晚岁写诗,需要激情;晚岁出诗集,更需要勇气。暖秋女士这本《世界总有两种面孔》(美国华忆出版社2020年),触动我久已湮没的诗情。哦,我最早也想当诗人,青年时代也做过文学梦。 1990年,原为上海法制文学记者的暖秋随夫(宋永毅)移美,二十多年后再写方块字,记录心绪、压缩情愫、折藏记忆、整理思考,很积极的人生脚印。不过,触动她再起诗心的还是1999年秋那次「间谍案」,宋先生被中共「国安」关押半年,暖...

裴毅然:赤士醒悟五台阶

2020年09月26日 真相、时间,中共最大敌人。当今习共遮捂史实,倚用政治恐惧强行“淡化”巨罪滔天的毛时代,甚至对邓江胡时代承认的罪恶文革都修改成“艰难探索”(2018年版初中历史教科书),还以为历史是让人任意打扮的小姑娘。当然,权力不可能改变史实。“在齐太史简”,春秋齐太史三弟兄前赴后继直书“崔杼弑其君”(两兄长被杀),十室之内必有忠信,何况今有许章润、任志强、蔡霞、鲁杨…… 赤潮祸华、中共...

裴毅然:被革命吃掉的红岩儿女  (4):投江红湘女...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三辑 :“解放”红尘(4) 被革命吃掉的红岩儿女: 4、投江红湘女 廖意林(1915~1968),出身湖南宁乡望族,田产百亩。父亲留日,同盟会早期会员,辛亥后广东汕头、博罗两县知事、湖南省参议员,参加反袁,后退乡著述。母亲为宁乡妇女职校校长,北伐时由谢觉哉介绍加入中共,宁乡第一任妇女部长。1929年春,廖意林考入长沙含光初中,毕业后考入女子高中师范部(免收学膳费),1935...

裴毅然:被革命吃掉的红岩儿女(3):革命少爷的“革命人生”...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三辑 :“解放”红尘(3) 被革命吃掉的红岩儿女  3、革命少爷的“革命人生” 郭海长(1916~1992),出身豫北名门,父亲郭仲隗乃河南民主革命先驱,早年加入同盟会,清廷判处“永远监禁”;辛亥后获释,中英合办焦作煤矿公司董事长,国民党开封市党部主委、安阳新乡两区专员,抗战时国民参政员、豫鲁监察使。他有保留地支持儿子参与中共活动,蒋介石大会不点名斥责“纵子为匪,不以为耻”...

裴毅然: 被革命吃掉的红岩儿女(2):红色川妹子的凄苦人生...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三辑 :“解放”红尘(2) 被革命吃掉的红岩儿女 2、红色川妹子的凄苦人生 贾唯英(1920~1994),火辣辣的川妹子,不愿步姐姐包办婚姻后尘,14岁随七哥远走上海,考入爱国女中。1935年下半年,参加中共地下党操控的“社联”,[1]后转抗日救国青年团。“一二·九”大游行,她扛旗走在最前面,因太红,上海呆不住,转学北平。1937年5月加入中共,北平沦陷后辗转赴延安,入陕北...

裴毅然:被革命吃掉的红岩儿女(1):一位地下党员的悲剧人生...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三辑 :“解放”红尘(1) 被革命吃掉的红岩儿女 1、一位地下党员的悲剧人生 赵宏才(1923~2003),河南洛阳人,1945年考入中央大学,该校中共秘密组织“新民主主义青年社”骨干。1947年6月(南京学运高潮)入党,中央大学地下党总支委员。1949年南京易手前,两次被捕,险些丢命,越狱逃脱。 1948年底,赵宏才受命赴江北赤区,专跑交通,负责将南京地下党员及左翼人士送...

裴毅然:《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二册自序

自序 本集专述“激情燃烧”的1950年代,史褶滴血,疤痂未合。以事为证,以史为凭,多列证据,少发或不发议论。不过,这么一段血腥肃杀的疯狂岁月,实在做不到某些香港学者要求的“纯客观”。述史叙事不可能没有一点倾向性,只能尽量“莎士比亚化”——史论出自史实本身。 1950年代,中共暴力推进共产,用刺刀与漫画铺展“最新最美”的红色图纸,强塞大陆于马列之鞋,吾华进入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伟大毛时代”,腥风血雨...

裴毅然:《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一册(跋)

跋: 拾篇编集,犹如农夫金秋收获,每每欣欣然。为自己的文章建仓入库,为已嫁之女有机会补妆。 非常感谢秀威。2013年5月以来,秀威公司一口气接受三本拙着一套丛书(六册)。很奇怪,己生活了六十年的大陆得不到欣赏,反而海峡对岸给予赏识?三本拙着一套丛书,除《乌托邦的幻灭——延安一代士林》因彻底否定赤潮比较「反动」,其余并不怎么「反动」,一般史着史集耳。 还是两岸社会环境不同。大陆现今「四不像」,所有...

裴毅然:如何看待苦难乃是社会文明度的重要刻线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一册(结语) 如何看待苦难乃是社会文明度的重要刻线 中共红色革命乃不成熟的早产儿,肇灾之巨,绵延至今。总结起因,相当意义上源于对苦难的认识,过于激进,企求「一锅烩」解决,未意识到苦难的存在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过程。 如何看待社会苦难,看似一道比较简单的道德问题,实则内涵深广,触须深远。苦难不仅是一切社会改革的初始动力,也是所有革命理论的支撑性价值。苦难激起人们的强烈道德感,继...

裴毅然:中共致命软肋——“真实”

政治恶行总是从虚伪起步。“真相”——国际共运死穴、各国赤党致命软肋。每次捅出一点实况,中南海都会抖三抖。1994年,毛泽东御医李志绥在台湾出版《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中南海至少抖五抖。乔石立即批示:必须限制知情者离境! 我们实行的就是“愚民政策” 1956年中共政治局常委会,毛泽东承认:我们不是官僚主义,我们是专制主义。我们执行的就是愚民政策。 (注1) 1957年,安娜·路易士·斯特朗出版《...

裴毅然:再说“四大不要脸”

尽管毛像在墙毛尸在堂,毛壳虽存毛魂犹飘,“伟大毛时代”总算过去了。毕竟,毛政已亡毛髓尽失,毛时代逻辑已大半否定,毛派叫嚣失去依据,中国已不可能重回毛时代。但毛时代“遗产”庞大,孵出二十世纪中国士林尴尬一代。如何评价他们的尴尬?如何掌握尺度?尤其对那些“学术界的傅作义”,近年争论渐起。 “四大不要脸”版本 “四大不要脸”,最早出处似为周作人给港友鲍耀明的信(1964-10-7): 现在大学生中有一...

裴毅然:大陆学人眼中的台湾

当家三年狗也嫌,谁执政谁挨骂,全球政角必须接受的“职业附加值”。想要不挨骂,只有学中共,独霸话筒,党禁言禁,不让发声,来一个“特殊国情”! 台湾同胞对两蒋时代的“戒严”没好感,一直批评不断。不过,从国家角度,两蒋时代纵有万千不是,面临中共高分贝的“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还真是“特殊国情”哩。老蒋在台一直标榜“毋忘在莒”,以战国田单复齐为志,虽然未能反攻大陆,毕竟保住中华文脉。文革后,歌手邓丽君“...

裴毅然:老干部终吐心里话—— 建成的与我们为之奋斗的完全两样!...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二辑:延安红史(14) 老干部终吐心里话—— 建成的与我们为之奋斗的完全两样! 2008年第2期《炎黄春秋》刊出新华社前副总编穆广仁先生的文章——〈奥斯特洛夫斯基:「我们所建成的,与我们为之奋斗的完全两样!」〉,读后不觉大吃一惊,这不是一篇「大逆不道」的反赤文章么?而且还是刊登在皇城根下。自以为尚属思想解放的我,不觉顿感落后,感慨良多。 该文最精髓的段落摘述如下: 几个月前...

裴毅然:我看“黑命贵”

我看“黑命贵” 作者:裴毅然 “Black Lives Matter”(黑命重要),又译“黑命贵”,从修辞角度,倒也简洁传神,体现这场席卷欧美反种族歧视运动的主旨。无论如何,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导致死亡,带有明显种族歧视。而迅速激惹大规模抗议,自然基于矛盾的长期积聚,干柴待燃。 中西对比 从华人角度,因中共对一切抗议一直保持高压——「露头即打」,从“黑命貴”运动中,我们首先看到欧美的先进性。都闹出暴...

裴毅然:延安一代六十年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二辑:延安红史(13) 延安一代六十年 十年前,延安一代「两头真」领军人物李慎之先生(1923~2003),于国庆之夜撰下传世之文〈风雨苍黄五十年〉,对为之奋斗终身的赤色革命勇吐心声: 五十年的经历使我不得不认同二千前年伯夷、叔齐的话:「以暴易暴,不知其非」。全人类的历史都证明了人类的进步大多是在和平的改良中取得的,暴烈的战争或革命很少能带来真正的进步。[1] 中共当年闻之...

裴毅然:汁液仍浓的《斗争十八年》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二辑:延安红史(12) 汁液仍浓的《斗争十八年》 久关「铁屋」,2005年首访香港中大一整月,第一次与闻「红色叛徒」司马璐。稍后,得知这位逃出大陆的司马先生1952年在香港出版回忆录,与刘绍唐《红色中国的叛徒》齐名。近年,本人专力研究延安一代,很想一阅这位被延安逐出者的自述。无奈搞港版书不易,读到他的《斗争十八年》,已是2010年初冬,还是寒山碧先生赠我的复印本。 司马璐其...

裴毅然:中共编外“第五纵队”斯诺、史沫特莱的红色稿费...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二辑:延安红史(11) 中共编外「第五纵队」斯诺、史沫特莱的红色稿费 经济是一切文化活动的基础,长期不算经济账是断断不行的,无法维持任何「无产阶级革命热情」。相当意义上,西方新闻界及西方公众对中共红色革命的好奇,无意间用金钱为中共提供了免费的老外新闻队伍——编外「第五纵队」。十月革命刚爆发,美国左派记者约翰·里德(John Silas Reed)就撰写著名报道:〈布尔什维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