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长贵:从江青的两封信看她和毛泽东结合的内情

我说江青的两封信,一封是指蓝苹1937年5月在上海写的《我的一封公开信》,一封是指江青1937年冬在延安中央党校直接写给毛泽东的信。 张云生《毛家湾纪实——林彪秘书回忆录》(春秋出版社1988年版)和杨银禄《我给江青当秘书》(香港共和出版社2002年版),这两本书都谈到同一件事情,即1968年一次中央文革碰头会成员除江青外(包括周总理,他是会议主持者)全都签了名,给毛主席和林彪写了一封信,信的大...

阎长贵:从蓝苹到“文革”中的江青

蓝苹是江青二十世纪30年代在上海从艺时的艺名,虽然她从艺时间不长,但很快进入了明星行列。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她变成一个口含天宪、震惊中外的大人物,“搅得周天寒彻”。“文革”是中共党史和当代国史中非研究不可的一段,而要研究“文革”,江青是绝然绕不开的人物——因为她是“文革”的符号和象征。邵燕祥先生建议创立“江青学”,我赞成这个创议——当然是作为“文革学”的一部分。毛泽东说,他一生...

阎长贵:我所知道的戚本禹

文革初期,在中央文革小组中有三个活跃成员:王力、关锋、戚本禹(人称王关戚),其中戚本禹最活跃,人称“戚大帅”。王力,我认识,但没有什么交往。关锋是我领导和导师,关系密切,十多年前,即2005年,我写过《我所知道的关锋》长文,发表在《同舟共进》(两期连载)。其实我和戚本禹的关系也很密切,在文革中,对我影响最大、最直接的就是戚本禹,并且是他推荐我做了江青的秘书(还是第一任),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不论...

阎长贵:我看清华文革

清华文革是整个文革的缩影;就单位说,清华文革是文化大革命最具典型意义的代表。 一位清华文革的亲历者,当时三年级学生郑易生说:“与中央的政治斗争直接相连互动无疑是清华大学文革历史引人注目的原因。”(孙怒涛《良知的拷问——一个清华文革头头的心路历程》中国文化传播出版社2013年版第256页;以下凡引该书只注页数)又一位清华文革的亲历者、当时一年级学生唐伟说:自王光美当了清华工作组的顾问,“从此清华文...

阎长贵:陶铸是被谁打倒的?

陶铸,1966年5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他从中南局第一书记的位置上调中央(陶铸1965年1月已任国务院副总理),任中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兼中央宣传部部长。陶铸6月1日离穗北上,4日抵京。在1966年8月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陶铸又被任命为中央文革小组顾问,在改选中央领导机构时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在11名常委中排名第四,除了毛泽东、林彪之外,仅次于周恩来,是党内“第四号人物”,可谓位高权...

阎长贵:对刘少奇的大批判是怎样发动的?

文化大革命制造了无数冤案。冤狱遍国中。刘少奇被打倒并迫害致死是最大的冤案。说它“最大”,一方面因为刘少奇是开国元勋、在党政干部中级别最高,另一方面它涉及文化大革命中几乎所有被打倒的各部门各地区各级别的党政干部,他们被打倒的主要和基本原因,通通都是被指控“跟着刘少奇那种路线走”(毛泽东语),即贯彻执行所谓“刘少奇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他们被说成是刘少奇在全国党政各部门各地区的“代理人”。梳理刘少...

阎长贵:江青最嫉妒和忌恨王光美、宋庆龄

嫉妒和忌恨是丑恶的人性。这仲人性在女士中往往表现得比较明显。江青作为女人就是这样。嫉妒和忌恨有个前提,就是地位相同或接近。据我看,在在中国江青最嫉妒和忌恨有两位女士,一位是王光美,一位是宋庆龄。宋庆龄是从前的国母(孙中山夫人),王光美是当时国家元首刘少奇的夫人,论起来,她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实际地位,绝对“应该”低于身为毛泽东夫人的江青。但到文革前为止,江青反而从来没有享受过像宋庆龄和王光美那样...

晓明:一个文革受难者的人生之路

——拜访阎长贵先生纪事 我与阎长贵先生相识和交往已有十年时间了。记得第一次与他结识是在2008年9月26日,那是在北京文衡文化发展中心组织的一次“关于华国锋功过是非” 的学术研讨会上,我受研讨会主持人李宇锋、郑仲兵之邀参加了这次研讨会,阎先生和在京的离退休老干部林京耀、姚监复、朱厚泽(胡耀邦时代的中宣部长)、高瑜女士(曾是一个资深报人)等老人,以及韩钢(中央党校在职教授)、胡少安、窦海军等十多人...

阎长贵:“千万不要患文革健忘症”

——漫议“文革”真相:错误,还是功绩? 2016年5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一篇《决不允许“文革”错误重演》的评论,现在从网上很难查到,要想下载都仿佛不可能了。这是为什么?它表明了什么?我觉得表明,迄今关于“文革”仍然存在着两种根本对立的观点。毛泽东1966年发动文革究竟是错误,还是功绩 ,两种观点截然不同。应该说,厘清文革真相是当今和今后相当长时期思想理论战线上的一个重大任务。鄙人不揣疏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