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家贞:中共血腥统治70年,恶贯满盈末日临近

中领馆“隆重庆典”在墨尔本丢脸不尽 一 如此一个恶贯满盈天理难容的政权,拿什么庆祝,是庆祝不断强化的权力,还是庆祝大数据对老百姓无可逃遁的监控? 三十年来,中共经济崛起,钞票开路顺风顺雨,西方国家纷纷作揖磕头开门揖盗,包括美国、欧洲、澳洲等,象征专制独裁血腥统治的五星红旗在大陆中国之外的民主国家到处飘扬,自由飘扬,令人忧心如焚,中共为首的“世界共同体”,真的指日可待了? 大陆丰沛的人口资源,国家...

澳大利亚齐氏文化基金会2019年第12届公告

作者:澳大利亚齐氏文化基金会 (2019年10月10日) 齐氏文化基金会是齐家贞女士为纪念父亲齐尊周逝世十周年,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在澳大利亚注册成立的非盈利机构,资金来源为齐尊周遗产、子女的个人收入及小范围私人捐款。 齐尊周(1912-1998),中国广东海南文昌人。一九四五年五月参加国家考选合格赴美深造,为“美国铁路高级管理人员协会”会员,回国后在南京首都以铁道及公路交通运输为国效劳为民服务,克...

齐家贞:我举报了我的爸爸 不绝入耳的枪声

齐家贞:我举报了我的爸爸 不绝入耳的枪声(第二集)(上集) 内容:寡母和五个孤儿,政府不给一分钱生活费;打虎队逼迫母亲承认丈夫贪污,她不为所动,我编故事写检举帮父亲坦白罪行;邻居谢妈妈帮助,我推翻了所有的胡说八道;家住枪毙人附近,8岁开始杀人枪声不绝于耳。 文章来源:博讯2019年9月03日...

齐家贞:墨尔本爱澳洲爱香港集会散记

墨尔本爱澳洲爱香港8月16日晚和17日上午集会散记 一 8月10日星期六,偶然的机会看到一则消息,一则有点刺激我神经的消息:“大事件!众多华人即将涌上墨尔本市中区街头!面对港独,许多华人再也忍不住了!”落款是:大洋一哥澳洲网。 该网称:澳洲悉尼、墨尔本及布里斯本等地,出现了一些“反送中”的游行集会活动!一些港独分子借此机会煽风点火、妄图分裂中国!面对侮辱、面对挑衅,正义之士再也坐不住了! 8月1...

齐家贞:逃离没有希望的中国 蓝太阳下的澳大利亚精神...

齐家贞在她新作《蓝太阳》一书的首页这样写到:“仅将此书献给亲爱的澳大利亚”“人,须臾不能离开太阳;可是,我们惧怕炙烤灵肉的红太阳。大家伤心地出逃、艰辛地寻找;蓝太阳下,我们播种希望。”齐家贞1957年高二年级开始做留学梦。为此,她坐牢十年,1987年终于出国来到了澳大利亚。齐家贞在《红狗》一书中说:“明天,我就要走了,走到一个离自己熟悉的土地很远,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那里,很可能离上帝更近,在上...

预告:齐家贞《蓝太阳》部分连载和系列人生访谈将推出...

齐家贞老师的新作《蓝太阳》尚未出版发行,为了满足读者朋友的阅读需要,博讯新闻网将陆续刊登《蓝太阳》的部分章节。齐家贞老师的人生跌宕起伏,充满传奇色彩,她的阅历就是一本书。为此,张杰博士将对齐家贞进行人生访谈,博讯新闻网近期将推出“齐家贞人生回眸”系列访谈节目。该节目将在博讯新闻网YouTube频道“dujia”栏目中播出,欢迎收看。 澳洲著名作家杨恒均博士曾对齐家贞的《红狗》一书写了《读书如读人...

齐家贞:我在澳洲经历的八九六四

——纪念天安门民主运动30周年 一 一年一度的八九六四又到了,今年30周年。 89年6月4日上午九点半,北京长安街,军人荷枪实弹岗哨林立,坦克车队集结待命,两侧诸多小路的路口挤满了人群。众目睽睽之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人民坦克兵在隆隆的坦克声中,朝跪在他面前祖孙三人的身体碾过去;停顿一下,坦克倒退,再从祖孙三人的身上第二次碾过去;回到出发点,隆隆声中,坦克再次前行,在祖孙三人的身上第...

齐家贞:杨恒均汉子,中共政权惧怕你!

齐家贞文//图 杨恒均,著名澳洲华人作家,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2019新年伊始,他与妻女1月19日(星期六)清晨5点许抵达在广州机场,原计划转机搭乘7:20的班机去上海,但是,刚过海关,一帮早就等在那里的秘密警察猛扑过来将他拘捕。审问交涉滞留了12个小时,杨恒均被押解去北京,被分头拘捕的妻子袁瑞娟被允许先到上海安置孩子再跟进。 杨恒均进入中国后很快就与亲友断绝音讯。悉尼冯崇义教授——杨恒均...

齐家贞:墨尔本奋战《洪湖赤卫队》

中共以文化艺术交流之名对西方行意识形态渗透侵略之实,澳洲首当其冲受害最深。 2016年9月,中共决定在悉尼、墨尔本举办音乐会纪念杀人魔王毛泽东逝世四十周年,澳洲价值联盟(Australian Values Alliance—AVA)应运而生,团结澳洲华人强烈抗议多方阻止,演唱会胎死腹中。 2017年2月,维多利亚州长丹尼·安德鲁(Daniel Andrews)邀请中国芭蕾舞剧团到墨尔本演出宣扬杀...

齐家贞:中共以孔子之名行政治渗透之实

中共每年花十几亿人民币及大量人力物力在西方设立了上千个孔子学院,自称是非营利的教育机构,为了“增进世界人民对中国语言和文化的了解,发展中国与外国的友好关系,促进世界多元文化发展,为构建和谐世界贡献自己力量”。 尚未让中国人对自己的语言文化“增进了解”,尚未对藏人维族人等少数民族发展“友好关系”,尚未在中国促进“多元文化”,尚未在中国搞好“和谐”,拿什么去给世界做好事,什么非营利! 说得比唱得好听...

石贝:引红狼入室的二姐

我家四兄妹,大姐、哥哥、二姐,我是最小的一个,二姐与我相隔四岁,按照一般情理而言,有这样年岁相差不多的姐姐,童年的我应该处处受到呵护和保护,但不幸的是,这个二姐自幼脾气古怪,我从小受她的欺负,父母和邻居都知道,但没有办法,她人很聪明,学习总是名列前茅,一般中国人的家庭注重的是孩子的功课,只要功课好,其他都可以忽略,所以父母看她学习一直不错,虽然脾气差些,也就不管那么多了。这样说吧,有的人天生脾气...

齐家贞:澳洲反击中共渗透的枪声响起

中共搞改革开放,借“万恶的资本主义”起死回生了频临崩溃的文革经济。三十年后,西方“栽林养虎,虎大伤人”,习近平公开宣称“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倡导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向世界扩张的狼子野心暴露无遗——事实上,中共早就为此昼伏夜行日进一卒了。 这二、三十年里,美国、澳洲等民主国家在“中国崛起”巨大经济利益的诱惑下,被貌似有理实则谬误的“政治正确”牵着鼻子走,放弃西方基本价值的坚守,忽视国家...

齐家贞: 刘晓波、我和笔会

刘晓波诺贝尔颁奖会场:阿森(左)、齐家贞(中)、小乔(右) 一 1987年8月底我人到澳洲,心,依然恐惧着大陆时的恐惧,直到2005年1月下旬到澳洲十七年半之后,我才抛弃恐惧冒出头来,说我想说的话,做我想做的事。从此,站起来做人。 独立中文笔会进入我的生活,正当其时。 2005年11月下旬,蔡咏梅和余杰等知名人士出席悉尼举办的“亚太作家圆桌会议”后,到墨尔本阿木家做客。通过他俩的生动介绍,我们意...

齐家贞:我的 XX / 7 和我(5)我与庭长孙白亮的一席话及其它...

五,我与庭长孙白亮的一席话及其它 (第二十三章 一张纸举起的问号) 毛泽东死了,许多人活了。七九年以后,我在监内认识的人,阴一个阳一个的陆续开始平反。 我为胡薇薇、黄达成等友人的平反庆贺,但是对齐家贞我自己,在平反问题上我相当地冷眼旁观,与父亲不还我清白誓不罢休的态度天壤之别。 这不仅因为有父亲为平反打沖锋,我“大树底下好歇晾”,更因为我缺乏政治是非感,看问题很浮泛,感性肤浅,反应迟钝。二十年来...

齐家贞:我的 XX / 7 和我(4)

四,我在暗处导演了一出戏 (第二十三章 一张纸举起的问号) 我生性大而化之,像个男孩,有时候记住了事情的细枝末节,并非由于心细,而是有个好记性。现在,我开始认真观察蒋忠梅了,我需要自己来证实。 首先,我发现她在年龄上对我撒了谎。六一年我们刚认识,她说她二十九岁,比我大九岁,现在我在蒋忠梅家看见她骨科医院门诊薄上的年龄大我十六岁,也就是说,那时我二十岁,她已经三十六。缩小年龄差距是为了交我这个朋友...

齐家贞:我的 XX / 7 和我(3):差点二进宫

作者摄于高中毕业,两年后入狱。 三,要不是“陌生人”冒险救我,我差点二进宫 (第二十三章一张纸举起的问号) 母亲于七二年九月四号逝世,第九天,我在楼梯口理菜,抬头惊奇地发现蒋忠梅和她的女儿站在我面前。蒋姐指着我臂上的黑纱,神情凝重地问我,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坐牢十年出来后,对于过去的熟友同学老相识,我一律采取不认人的态度,那怕互相面对面,我也绝不主动打招呼。不是我反目无情,而是耽心对方不愿与我接...

齐家贞:我的 XX / 7 和我(2):我出卖了父亲朋友和我自己...

二、我出卖了父亲朋友和我自己,唯独隐瞒了一个人 (十三章:审讯三日灵肉俱毁) 一到看守所,审讯立即开始…… 我明白了,我不再是我自己,我不能讲我活生生的经歷:我的感受和思索,我的快乐与悲愁,我的羞辱尊严、沉降升浮,包括莫斌的“太天真、太幼稚、太单纯”的评价。这一切统统是犯罪的借口,反革命的遮羞布,一律通不过。 我已经是反革命,必须用他们的“箍箍”,卖我的“鸭蛋”,削足适履,证明我是反革命。 这提...

齐家贞:我的XX / 7 和我(1):飞来的“好朋友”

四九年后作者一家唯一的全家照:父母、作者(后排中)和四个弟弟,作者当时读高一 【作者附记】看了《窃听风暴》,我把《自由神的眼泪》里有关蒋忠梅,我的XX/7的故事整理出来,看看“社会主义”国家在监控迫害他们自己公民方面是如何惊人地相似。 一、飞来的“好朋友”(第十二章“叫花子”和她的“集团”) 六一年六月初的一天,天清气爽阳光明媚。我坐在窗前看书。 一位女士敲了敲开著的门,我的眼睛从书上移到她的脸...

齐家贞:普林斯顿反右运动五十周年研讨会拾掇

六月六日和七日,由中国信息中心和劳改基金会共同主办的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普林斯顿大学举行。 大会邀请了不少当年的知名右派和卓有成就的反右运动研究者,尽管其中部分人在中共直接威胁或动员子女家属阻止的情况下无法前来,仍有一批人不顾险阻、不计后果、“智斗座山雕”赶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参加了会议。别提这些人上台发言论理,就是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坐在下面当听众,也绝非易事,个个勇气可嘉。 岁月不饶...

齐家贞:马力,别忘了天安门屠城的冤魂

香港亲共民建联主席马力周二(五月十五日)与传媒茶聚时谈及六四,他批评教师用“北京屠城”字眼来形容六四事件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并质疑“六四时有坦克碾过学生”的说法,还说“不如找头猪试一下,看看会不会变成肉饼”。 电视上看到马力,不像是对六四事件一无所知的年轻人。估计那时的他起码三十岁,在新闻自由的香港,应当对六四事件有充分的了解。 六四期间以及十八年来,香港人民愤怒谴责中共天安门屠杀,要求平反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