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北大教授李沉简发文《挺直脊梁拒做犬儒》网络传播,当局恐慌

Share on Google+

北京大学留美海归教授李沉简辞职了。他挂冠求去文章和讲话,刷爆视频并在北大学人与网友中掀起一阵风。很快,该文就被删,在中国网上失去踪影。但是,该文仍在海外四处传播并引起很多关注。李沉简在其文章中说:中国的“教育系统性地培养精明乖巧的撒谎者,而不是真理的捍卫者。”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常务副院长李沉简两天前发表题为《挺直脊梁拒做犬儒》的文章,借戊戌变法、纪念前校长蔡元培的机会,在该学院微博公众号“大帅直通车”发文,文章写道,“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是北大的精神火炬,代代相传,外表谦谦君子的蔡元培,早年组织反抗清朝,暗杀清官,任校长后先后8次辞职以示不满,认为他是“一个挺直脊梁、拒绝做犬儒的男子汉”。还称,“自由从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有骨气的人们付出沉重的代价换来的,其中北大的先人多有这样的典范”,但历史上“有脊梁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是软骨头甚至为虎作伥”,“多少人是精明地昧着良心、为自保而诬陷同事、为加官进爵而落井下石”。

他写道:“自由从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有骨气的人们付出沉重的代价换来的,其中北大的先人多有这样的典范:胡适一辈子敢于批评蒋介石和国民党专制;马寅初坚持自己的学术观点,在批判之下拒不认错;林昭在疯狂的文革年代毫不退缩,只身和反人类的罪恶斗争到底,直至被枪杀。北大之所以成为中国神圣的殿堂,不仅因为她有思想,更因为她有为了理念不惜付出一切的师生。”

推特网友采菊东篱说:向所有在此刻最黑暗的中国现实挺直腰杆的真正知识分子致以永恒的敬意!人的格调,永远是生命中最珍贵的价值坐标。无论中外、古今、任何种族、任何地域。读书人,若迷失自己,是悲哀的;若自甘堕落,是可耻的。愿这个民族残存的一缕孤傲之魂依然不死不灭!

▲李沉简《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戊戌双甲子,北大一二〇纪念》全文如下。

戊戌变法、北大建校一百二十年,我们纪念蔡元培校长。在中国近代史上,元培先生当之无愧是现代教育之父。他留给我们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是北大的精神火炬,代代相传。蔡校长在人们的印象里总是一个谦谦君子式的思想领袖。其实蔡校长的另外一个侧面同样是万世师表,那就是一个挺直脊梁、拒绝做犬儒的男子汉。

早年的元培先生为了反抗清朝,一介书生却豁出命来组织训练暗杀团,意图刺杀清朝的官员。在后面的几十年里,他只认真理,不畏强权,在北大校长的任上曾先后八次辞职以示抗议:1917年抗议张勋复辟清朝而辞职;1919年5月营救被捕学生而辞职;1919年底和1920年1月支持北京市教职员为薪酬抗议政府而辞职;1922年8月/9月两次为政府侮辱校长/拖欠教育经费而辞职;1923年抗议教育总长践踏人权和司法独立而辞职;1926年抗议政府镇压学生而辞职。 从这个意义上看,元培先生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是付出了极大的个人牺牲才使得当时的北大空前活跃-既有全盘西化的胡适、也有追求共产主义的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甚至还有天天嚷着复辟清朝的拖辫子的辜鸿铭。各种思想在这里产生和碰撞。

Freedom is never free. 自由从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有骨气的人们付出沉重的代价换来的,其中北大的先人多有这样的典范:胡适一辈子敢于批评蒋介石和国民党专制;马寅初坚持自己的学术观点,在批判之下拒不认错;林昭在疯狂的文革年代毫不退缩,只身和反人类的罪恶斗争到底,直至被枪杀。北大之所以成为中国神圣的殿堂,不仅因为她有思想,更因为她有为了理念不惜付出一切的师生。

可是我们也要清醒客观地看到,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有脊梁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是软骨头甚至为虎作伥:抗日战争里,中国创了人类历史上“伪军比占领军多”的记录;在大跃进、文革中,究竟有多少人是“受蒙蔽”,有多少人是精明地昧着良心、为自保而诬陷同事、为加官进爵而落井下石?

不仅民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死不如赖活着”之类犬儒的生活教条深入人心,高级知识分子里的无耻之徒丝毫不比普罗大众少。上古就有在“指鹿为马”的当口曲意奉承、吮痈舐痔的臣子;当代有郭沫若这样满腹诗书的墙头草;更可怕的是像经过加州理工学院最良好科学训练的钱学森也连篇累牍地在报纸上为“亩产十几万斤”这样尽人皆知、笑掉大牙的谎言摇旗呐喊,而且还舔着脸发“钱学森之问”——殊不知我们没有科学、人文社科大师的第一原因就是我们的教育系统性地培养精明乖巧的撒谎者,而不是真理的捍卫者:这和知识无关,和人格有关。

这样的犬儒和无耻何以盛行?除了人性中固有的懦弱和卑微,社会几千年来对敢言者的持续绞杀当属首要原因。从文字狱到株连十族,当敢于“一士之谔谔”的人被消灭的时候,负淘汰的结果自然剩下的是“千士之诺诺”。在这种千年严酷的条件下,人们甚至被剥夺了保持沉默的权利,而被强迫加入谄媚奉承的大合唱。

不过,在漫长的历史中总有火种还顽强地燃烧。在北大,蔡元培、马寅初、胡适、林昭……承载着北大人的傲骨,公民的尊严。我们即使做不到振臂一呼,以笔为旗与懦弱卑微做不妥协的抗争,也至少做到不出卖人的起码尊严和思想独立。北大人、元培人当共勉。

Where there is darkness,may we bring light

Where there is despair, may we bring hope

Where there is doubt, may we bring faith

Where there is hatred, may we bring love

戊戌双甲子,诸君拒做犬儒, 北大一二〇,师生挺直脊梁。

李沉简 2018.2.28 北京大学 朗润园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24日报道:北大教授发文拒做犬儒炸锅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常务副院长李沉简,借戊戌变法、北京大学建校120年以及纪念前校长蔡元培的机会,前日发表一篇题为《挺直脊梁拒做犬儒》的文章,明言「高级知识分子里的无耻之徒丝毫不比普罗大众少」,「自由是有骨气的人们付出沉重的代价换来的」文章,引发炸锅效应。文章迅速被「河蟹」,学院更被疑似遭秋后清洗算账,不仅公众号被关闭,3名教师辞职,校内学生则逐一要求学生删除已转发的文章。

北京大学教授李沉简拒做犬儒文章被指影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全国两会上顺连任,而且任期没有限制,可以一直连任,如习帝登基。

据苹果日报报道,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常务副院长李沉简,前日发表一篇题為《挺直脊樑拒做犬儒》的文章,借戊戌变法、北京大学建校120年,纪念前校长蔡元培的机会,发文指「高级知识分子里的无耻之徒丝毫不比普罗大眾少」,「自由是有骨气的人们付出沉重的代价换来的」,可是,文章迅速被删,学院的公众号被关闭,3名教师辞职,校内学生则逐一要求学生删除已转发的文章。

这篇文章前日在该学院的微博公众号「大帅直通车」上发出,李沉简在文章中指出,「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是北大的精神火炬,代代相传,外表谦谦君子的蔡元培,早年组织反抗清朝,暗杀清官,任校长后先后8次辞职以示不满,认为他是「一个挺直脊樑、拒绝做犬儒的男子汉」。

文章分析称,「自由从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有骨气的人们付出沉重的代价换来的,其中北大的先人多有这样的典范」,但历史上「有脊樑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是软骨头甚至为虎作倀」,「多少人是精明地昧着良心、为自保而诬陷同事、为加官进爵而落井下石」。

为什么犬儒和无耻何以盛行?文章认为除了人性中「固有的懦弱和卑微」,社会「几千年来对敢言者的持续绞杀」,是其中一个最主要原因。文章最后呼吁读者「承载着北大人的傲骨,公民的尊严」,「我们即使做不到振臂一呼,以笔为旗与懦弱卑微做不妥协的抗争,也至少做到不出卖人的起码尊严和思想独立」。

文章被发送后,李沉简便辞职,通识副院长张旭东、院长鄂维南亦一同辞职,学院的微信公众号被要求关闭,院内老师以微信语音、打电话等方式,逐一要求学生删除转发文章。

拒做犬儒文章在社会引发影响。「终究有人豁出命去讲几句真话!」「又见知识人的骨气!」不少网民看过这篇文章后,都大讚李沉简,可是却有网民直言内地的现实情况:「挺直腰桿,不易!拒做犬儒,艰难!」

报道说,原文《挺直脊梁拒做犬儒》已不能在网上找到,而网民只分享李沉简另一篇文章《坚持质疑和思想自由的权利》和尚未被禁搜的「拒做犬儒」四字作「有限度分享」。有网民慨嘆有人豁出命去说真话,亦有人认为这是「知识人的骨气」。

据阳春pasta说:终究有人豁出命去讲几句真话!燃!另一叫Snivellusss的评论说:时至今日北大还在教育学生「挺直脊梁,拒做犬儒」,百年来的傲骨。挺感慨,如今还有多少大学在培养「人」?

据报道介绍,在网上发文「挺直脊梁拒做犬儒」(http://bit.ly/2I2uOux ),之后辞职的三名北京大学学者,来头都不小,其中撰文的李沉简,今年47岁,在北大生物系、基础医学系毕业后,到美国普度大学(Purdue University)取得博士学位,主攻神经生物及分子遗传,之后在美国纽约Rockefeller进行研究,曾任美国康奈尔大学医学院副教授、纽约大学西奈山医学院讲席教授。

李沉简2012年被中组部「千人计划」延招回国,任北大生命科学院教授、北大元培学院常务副院长。

而54岁的鄂维南在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毕业,在中国科学院计算中心获得硕士学位,之后到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磯分校(UCLA)取得博士学。2011年获选为中科院院士,2015年8月成立的北京大数据研究院,出任院长。

52岁的张旭东在北大中文系毕业后,到美国留学,在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获得博士学位,之后到纽约大学比较文学系和东亚研究系教授、东亚系系主任、中国中心主任。及后他在北大元培学院负责通识的副院长。

目前没有消息指上述3人被整肃。

▲美国之音(VOA)3月26日报道:北大元培学院副院长发文《拒做犬儒》后辞职

北京大学校园内老校长蔡元培之像。蔡元培提倡学术自由、教育自由、思想自由,而今北京大学被认为大反其道。

华盛顿 —海归学者、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常务副院长李沉简近日发表文章《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然后辞职。该文导致有关公众号被关闭。网上传说北大通识学院副院长张旭东、院长鄂维南一并辞职,但张旭东否认,还说他将和鄂院长一起接待外宾。

开宗明义,赞蔡元培

李沉简这篇文章从北大首任校长蔡元培说起。李沉简写道:“他留给我们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是北大的精神火炬,代代相传。蔡校长……是一个挺直脊梁、拒绝做犬儒的男子汉。”

文章指出,蔡元培“付出了极大的个人牺牲才使得当时的北大空前活跃—既有全盘西化的胡适、也有追求共产主义的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甚至还有天天嚷着复辟清朝的拖辫子的辜鸿铭。各种思想在这里产生和碰撞。”

推崇胡适、马寅初、林昭

李沉简引用了英文格言 “Freedom is never free” ,意思是自由不是免费的。

他接着写道:“自由从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有骨气的人们付出沉重的代价换来的,其中北大的先人多有这样的典范:胡适一辈子敢于批评蒋介石和国民党专制;马寅初坚持自己的学术观点,在批判之下拒不认错;林昭在疯狂的文革年代毫不退缩,只身和反人类的罪恶斗争到底,直至被枪杀。北大之所以成为中国神圣的殿堂,不仅因为她有思想,更因为她有为了理念不惜付出一切的师生。”

批郭沫若、钱学森

另一方面,李沉简也指出:“不仅民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死不如赖活着’之类犬儒的生活教条深入人心,高级知识分子里的无耻之徒丝毫不比普罗大众少。……当代有郭沫若这样满腹诗书的墙头草” .

李沉简也批判了1958年科学家钱学森为“亩产十几万斤”摇旗呐喊的丑闻。关于此事,《中国青年报》2000年的《理性照耀中国:赛先生世纪行》一文写道: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吹牛狂欢……连个别著名科学家也跟着起哄,论证‘如果充分利用太阳能,粮食亩产确实可以达到几十万斤’。——后来毛泽东检讨说,他上了科学家的当。这场唯心主义闹剧,终于以上千万农民饿毙而告终。”

这里所说的“个别著名科学家”,就是钱学森。

呼吁——禁声——辞职

李沉简论述说:“这样的犬儒和无耻何以盛行?除了人性中固有的懦弱和卑微,社会几千年来对敢言者的持续绞杀当属首要原因。”对此,“ 我们即使做不到振臂一呼,以笔为旗与懦弱卑微做不妥协的抗争,也至少做到不出卖人的起码尊严和思想独立。北大人、元培人当共勉。”

有消息说,3 月 22 日,公众号:“大帅直通车”推送这篇文章,40分钟后,这个公众号被要求关闭,学校的老师要求学生删除他们转发的此文。

不少网民称赞《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一文勇于说真话,表现了“知识人的骨气”,但也有网民直言:“挺直腰杆,不易!拒做犬儒,艰难”。

网上传说北大通识学院副院长张旭东、院长鄂维南也一并辞职,但张旭东在接受香港星岛日报查询时严词否认,还说他将和鄂院长一起接待外宾。

李沉简是中国从海外招揽人才的 “千人计划”的特聘专家, 2013年辞去美国纽约大学医学院讲席教授职务而全职回国,出任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主管教学工作的副院长。

中国科学报2014年的一篇长篇报道这样说:“ 从1988年赴美留学算起,李沉简度过了25年的海外生活。拿下美国普渡大学神经生物及分子遗传专业博士学位,转至纽约洛克菲勒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后进入康奈尔大学医学院从助理教授做到副教授,直至成为纽约大学西奈山医学院艾戴克曼讲席教授,李沉简未曾离开全世界神经科学研究的中心舞台。 ”

▲美国之音(VOA)3月26日报道:留美北大教授“挺脊梁”文遭删,墙里发声墙外回响

李沉简教授 (来源:谢燕益律师的推特)

北京大学留美海归教授李沉简辞职了。他挂冠求去文章和讲话,刷爆视频并在北大学人与网友中掀起一阵风。很快,该文就被删,在中国网上失去踪影。但是,该文仍在海外四处传播并引起很多关注。李沉简在其文章中说:中国的“教育系统性地培养精明乖巧的撒谎者,而不是真理的捍卫者。”

他的辞职文章点赞了历年来的北大人——蔡元培、胡适、马寅初还有林昭,抨击了毛泽东和共产党欣赏的科学家郭沫若和钱学森和以他们为代表的“犬儒”。

李沉简1969年出生,是北大生物医学教授,(元培学院常务副院长、生命学院院长)。他毕业于北大,在美国普渡大学得到博士学位(神经生物及分子遗传专业)留美工作。2012年回北大工作至今。

元培学院是以北大校长蔡元培命名,目的是培养跨学科跨世纪的尖端人才。现任院长是留美博士鄂维南(数学)、副院长还包括留美博士(文科)张旭东。李沉简发表文章之后,一度传出消息说他俩也辞职了。但是,到了周一(2018年3月26日),校方登出了他俩在周一上午以官方身份会见耶鲁大学副校长苏必德(Peter Salovey)的照片。

2018年3月22日,李沉简通过微信公众号《大帅直通车》发表文章,呼吁大家要做有思想敢于发声的北大人。一石激起千层浪,李沉简的这篇犀利文章引起朋友圈轰动并迅速得到传播,但很快就被下架并删除殆尽。

李沉简直言抨击犬儒

李沉简这篇文章标题是: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他说:今年是北大建校120周年,蔡元培校长留下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精神火炬应代代相传。他说:蔡元培不仅是思想领袖,还是“挺直脊梁、拒绝做犬儒的男子汉”。

他说,蔡元培只认真理,不畏强权,在北大校长任上曾8此辞职“以示抗议”。

李沉简说: Freedom is never free. 他列举了很多北大人先驱如胡适、马寅初、林昭的名字然后说:“北大之所以成为神圣殿堂,不仅因她有思想,更因为他有为了理念不惜付出一切的师生。”

李沉简在其文章中也承认: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有脊梁的毕竟是少数。“不仅在民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样的类似犬儒的生活教条深入人心,高级知识分子李的无耻之徒丝毫不比普罗大众少。”

李沉简特别指出了郭沫若这种“满腹诗书的墙头草”之荒谬,“更可怕的是像经过加州理工学院最良好科学训练的钱学森也连篇累牍地在报纸上为‘亩产十几万斤’这样尽人皆知、笑掉大牙的谎言摇旗呐喊,而且还舔着脸发‘钱学森之问’——殊不知我们没有科学、人文社科大师的第一原因就是我们的教育系统性地培养精明乖巧的撒谎者,而不是真理的捍卫者;这与知识无关,和人格有关。”

李沉简问道:这样的犬儒和无耻何以盛行? “除了人性中固有的懦弱和卑微,社会几千年来对敢言者的持续绞杀当属首要原因。” 李沉简说:从文字狱到株连十族,当敢于‘一士之谔谔’的人被消灭的时候,负淘汰的结果自然是剩下的是‘千士之诺诺’。“

李沉简说:在这种千年严酷的条件下,人民甚至被剥夺了保持沉默的权利,而被迫加入陷媚奉承的大合唱。

他最后说:为了北大人的傲骨、公民的尊严,“我们即使做不到振臂一呼,以笔为旗与懦弱卑微做不妥协的抗争,也至少做到不出卖人的起码尊严和思想独立。”

戊戌双甲子,诸君拒做犬儒,

北大一二零,师生挺直脊梁。

网友的反馈

在微信上,有网友《骆驼到狮子》发表文章向李沉简致敬,但该文也很快被删。该文说:李沉简的文章发出之后,自媒体刷屏无数。但马上被删除。他说:“在这里互联网、自媒体世界,我们仍然处于万马齐喑的时代。李先生的文章及其行动展示了一个知识人的风骨。或许这只是第一根火柴。他还说,凡伟大的进展都源于承认无知,源于思想的自由。

在海外,新西兰学人陈维健说:李沉简因习近平复辟愤而辞去北大元培学院副院长之职,在政治肃杀之气下挺直脊梁,拒绝做犬儒,甚是伟哉!现在中国大学教授大多满足于不错的薪资待遇,不问国事,不作担当,下流者以舔党国为荣。李教授拍案而起,起了带头作用。

有网友在中国互联网上贴出了这样一篇文字:如何看待李沉简的文章。但是,这篇文章也被删去。文章说:“院内老师这波操作完美演示了啥叫痛击我的队友,保护我的敌人。”

文章说:李大帅发的这篇文章,搁置情绪不谈,思想内容大概就是个《河殇》,也没说啥有用的,讲讲元培确实的问题。大家在朋友圈转发,也就跟着风情一把,对这篇文章持保留甚至反感态度的同学也不少,未必会联想大帅具体所指。但是某些教工如此着急删贴,基本上等于告诉所有人,“这文章就是在骂我。——你猜大帅辞职和这有没有关系,嘿嘿。

文章说:也许李沉简教授是一个爱吹牛、爱忽悠、不切实际的老骗子,但你永远无法否认, he is the justest professor in today‘s PKU.(他是今天北大最有正义感的教授)

这次李沉简教授辞职,虽然只是个人行为,但这种举动有无代表性?2004年清华陈丹青教授辞职;北大先后有2005年焦国标和2013年夏业良教授被辞退,北大还有几个海归能像李沉简那样急流勇退。

在推特上,网友LifeTime 视界说:北大教授李沉简的辞职信,是对习近平独裁的激烈反应。全文没有直接点名批评习近平,但是严厉批评了中国社会历来对独裁、强权的冷漠和为虎作伥。这是一次强烈的民间反思。

北京学者章立凡说:但愿,北大还有救。

推特网友采菊东篱说:向所有在此刻最黑暗的中国现实挺直腰杆的真正知识分子致以永恒的敬意!人的格调,永远是生命中最珍贵的价值坐标。无论中外、古今、任何种族、任何地域。读书人,若迷失自己,是悲哀的;若自甘堕落,是可耻的。愿这个民族残存的一缕孤傲之魂依然不死不灭!

▲自由亚洲电台(RFA)3月26日报道:北大元培学院副院长请辞 校方封锁消息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副院长李沉简发表《挺直脊梁拒做犬儒》一文纪念北大建校120周年,盛赞前校长蔡元培是“拒绝做犬儒的男子汉”;批评历史上“多少人是精明地昧着良心、为自保而诬陷同事、为加官进爵而落井下石”。该文已被删除。据香港多家媒体报道,事后李沉简与该院的张旭东副院长和鄂维南院长提出辞职。有港媒报道,张旭东接受采访时否认他与院长辞职。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常务副院长李沉简两天前发表题为《挺直脊梁拒做犬儒》的文章,借戊戌变法、纪念前校长蔡元培的机会,在该学院微博公众号“大帅直通车”发文,文章写道,“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是北大的精神火炬,代代相传,外表谦谦君子的蔡元培,早年组织反抗清朝,暗杀清官,任校长后先后8次辞职以示不满,认为他是“一个挺直脊梁、拒绝做犬儒的男子汉”。还称,“自由从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有骨气的人们付出沉重的代价换来的,其中北大的先人多有这样的典范”,但历史上“有脊梁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是软骨头甚至为虎作伥”,“多少人是精明地昧着良心、为自保而诬陷同事、为加官进爵而落井下石”。

北京一位获悉此事的学者赵先生,3月26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朋友圈中谈论此事的都被删除了:

“前两天就传过,但是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还没有细问这个事情。而且前两天在朋友圈在群里发过相似的内容,但发到朋友圈的都被删除了”。

李沉简的文章写道,为什么犬儒和无耻何以盛行?除了人性中“固有的懦弱和卑微”,社会“几千年来对敢言者的持续绞杀”,是其中一个最主要原因。他并呼吁读者“承载着北大人的傲骨,公民的尊严”,“我们即使做不到振臂一呼,以笔为旗与懦弱卑微做不妥协的抗争,也至少做到不出卖人的起码尊严和思想独立”。

据香港多家媒体的报道,该文发布后,副院长李沉简、张旭东及院长鄂维南已经提出辞呈。该学院的微信公众号则被关闭,院内老师以微信语音、打电话等方式,逐一要求学生删除转发文章。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3月26日致电北京大学校长办公室,接听电话的一名男士并未否认有院长和副院长请辞,但不愿意进一步说明原因,称“不清楚”,叫记者致电该校宣传部查询。

记者:您好,校长办公室啊。

校长办:对,这是北大校长办公室。

记者:想问一下,元培学院院长与两个副院长,听说都辞职了是吗?

校长办:哎哟抱歉,这个(辞职)具体的情况,我不太清楚。

记者:他们什么时候交的辞职信?

校长办:不太清楚。这样,你要是想了解这方面(辞职)东西,您打一个我给您的电话。

本台记者致电北大宣传部,但始终无人接听;再致电元培学院院长鄂维南,副院长李沉简和张旭东,也始终无人接听。该校十多名教师听到记者查询内容后,均匆忙挂断电话,不做任何回应。

北京学者赵先生称,此事在北大校园高度敏感,无人敢公开谈论:

“肯定敏感啊,尤其在高等学院,特别是像北大这样的学府。现在没有不敏感的(事),有时候想一想有些事情,包括历史上,中华民族该倒霉,真的,没有话可讲,在劫难逃啊。有时候(中华民族)确实很悲哀”。

另据香港《星岛日报》3月26日报道,北大元培学院副院长张旭东周日接受该报查询时严辞否认,还称自己仍是副院长,周一(26日)将与鄂维南院长接待外宾。

公开信息显示,上述三名北大学者均在美国有教育职务,六年前被北京政府“统战”回国。其中,今年47岁的李沉简在北大生物系、基础医学系毕业后,到美国普度大学(Purdue University)取得博士学位,主攻神经生物及分子遗传,曾任康奈尔大学医学院副教授、纽约大学西奈山医学院讲席教授。而54岁的元培学院院长鄂维南和副院长张旭东也都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并曾在美国任职。

▲自由亚洲电台(RFA)粤语部3月26日报道:北大三学者集体辞职事件讳莫如深 校方不置可否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三名学者集体辞职的传闻引起学界及知识界的震撼。但其中一名被传辞职的副院长张旭东却否认辞职,更称将与另一名被传辞职的学者、院长鄂维南,一同接待外宾。但至今校方未就传闻作出回应。集体辞职传闻的导火线,是学院另一名副院长李沉简撰写的文章,被指批评习近平修宪而遭全面封杀。海外有华人组织认为,大陆言论空间进一步被压缩,即使是无关痛痒的文章,也会很容易被误读,并对往后情况不敢乐观。(文宇晴 报道)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常务副院长李沉简,在上月底藉著戊戌变法、北京大学建校120年以及纪念前校长蔡元培的日子,发表了一篇题为《挺直脊梁拒做犬儒》的文章。内容提到「自由从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有骨气的人们付出沉重的代价换来的。」、「诸君拒做犬儒」,又引用蔡元培、胡适、马寅初、林昭等北大校友为例子,呼吁读者「承载著北大人的傲骨,公民的尊严。」

有关内容被指是影射国家主席习近平修宪,让其任期无限制,犹如复辟帝制。有关文章在该学院的微博公众号「大帅直通车」上发出后不久迅速被删,同时,学院的公众号被关闭,学院内的老师更逐一要求学生删除转发文章。继而传出李沉简和通识副院长张旭东、院长鄂维南一同辞职。

就有关情况,本台致电北京大学「元培学院」了解,接线的教职员建议向学校宣传部门查询。

教职员说︰不太清楚,反正(李沉简)不在。

记者问︰那其他两位院长呢?他们今天都不在学院吗?

教职员回答︰我今天都没有看到他们,要是媒体要采访话,可以致电我们学校宣传部。

香港媒体《星岛日报》周日(25日)成功联络到其中一位被指参与了辞职的副院长张旭东,对方严辞否认传闻,更称将与鄂维南院长接待外宾。

记者亦在网上尝试搜寻有关的文章,但是除了部分境外网站仍然能找到已经成功转载的内容外,微博、百度均无法找到任何结果。有网友在推特上更表示,他在微信转载相关文章后不久,微信即不能登入,之后帐号更被封。

广西公民程先生向记者反映,大陆的社交平台没有一个能找到有关的文章,而且评论也无法发出。

谭先生说︰普通民众在普通渠道根本是看不到(这文章)的,这个事情我们只能是关注,现在有评论我们也不好说的,目前的情况是说了一句话就容易(被追究)。目前言论自由空间根本一点都没有。

美国华人组织「人道中国」负责人周锋锁分析,也许李沉简在撰写该文章时并无其他政治意思,但外界后来却过度解读了。若情况属实,无疑对大陆的言论自由再度敲起了警钟,就如「翻白眼」事件一样,只能说民间根本已经无法能自由地表达自己的看法。

周锋锁说︰本来自我审查就已经很强烈,才会造成今天这样(言论空间萎缩)。越是这样以后,大家就觉得好像任何一个无关痛痒的事情,都隐含著某种微言大。大家没有办法,没有勇气真正地表达自己,所以我想 (这件事)只是表达整个社会对这样的一个事情渴望吧。

网上资料,现年47岁的李沉简、54岁的鄂维南、52岁的张旭东分别到过美国留学。其中李沉简于2012年被中共中央委员会组织部的「千人计划」延招回国,任北大生命科学院教授、北大元培学院常务副院长。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7/2018

阅读次数:5,85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