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台湾总统大选,以最明白无误的方式表明,中共的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的对台政策彻底破产。其实,它早就破产了。

关于一国两制,人们已经发表过很多意见,不过,对于中共提出这一政策的背后的假设以及它所设想的着力点,似乎很少有人进行分析。问题的关键是,既然要和平统一,那就必须要有对方的自愿。应该承认,当年中共提出一国两制,确实希望台湾当局会自愿接受。那么这种希望的根据何在呢?

我在十二年前发表过一篇文章“中国统一之我见”(载《中国之春》一九八八年五月号),其中对此略有论述,恐怕到今天仍有参考价值。这里不妨引用两段:

“共产党的本意就在于使台湾的处境越来越困难,从而不得不回过头来接受一国两制的和平统一方案。共产党人很清楚,无论是香港还是台湾,都缺乏自愿与共产党统治下的大陆和平统一的意向。因此,要完成统一大业,不能指望港台人民的心甘情愿。香港的事情好办,九七年一到,英国人自然会走,主权自然回到自己手里。麻烦的是台湾,台湾自己搞得好好的,何苦和你共产党统治下的大陆搞统一呢?所以,共产党人相信,要使国民党走到谈判桌上,最好的办法是搞得国民党混不下去。五十年代共产党在大陆搞过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和平改造。为什么这种改造能以和平方式完成?就在于当时的资本主义工商业者在实际上已经别无选择。用当时的话就是‘三面架机枪,只准走一方’。

有人说,共产党对台湾威逼交加,会把台湾推向独立的方向。可是,共产党人可能会认为,台独的倾向越强,国民党接受一国两制方案的可能性就越大。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所副所长李家泉在《再论台湾与大陆统一的模式》(人民日报海外版1988年3月29日)一文中,告诫国民党当局不要硬是以‘中华民国’的名义撑下去,否则,‘将来被别人取代改一下’国‘的称号,其结果必将是祸国殃民,成为中国的历史罪人’。这句话的含义很清楚:既然‘中华民国’在国际上不被承认,台湾的处境将日益艰难,为了谋求生存和发展,台湾要么只有统一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要么只有宣布独立,另改国号。照共产党的分析,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国民党将负‘历史罪人’之名,并失去在台湾执政之实,反不如取前一条出路,除了在名义上由一国政府降为一省政府外,其余一切不变。

到目前为止,共产党鼓吹一国两制,主要是针对国民党。这是因为它相信在台湾处境艰难的条件下,民进党比较容易宣布台湾独立;而国民党很难公开宣布台湾独立。同时,台独的呼声越强,民进党势力越大;台湾若不独立,国民党很可能被取代。有鉴于此,趁着国民党还在执政的情况下,加紧对国民党实行(1)给压力(2)给出路(一国两制)的攻势,或许会取得理想中的成功。

假如我们对共产党的意图分析的不错的话,那么这里面包含有一系列问题:

一、在得不到各国外交承认的情况下,台湾是否会困难到无法生存和发展?

二、如果台湾人宁肯冒独立之险也不肯冒一国两制之险的话,国民党(假如它仍在执政)是否一定会拒绝扮演有关的角色?

三、如果台湾宣布独立将导致国民党下野,它是否可能接受这一局面并准备东山再起,还是愿意为保住自己一时的权力而接受一国两制?

……

对于上面提出的问题,我们注意到下述一些事实。首先,是台湾的执政党、在野党和相当一部分民众都不愿意接受共产党的统治,不信任‘一国两制’,同时坚持‘一个中国’。其次,台湾在外交孤立的情况下,注意发展和其他国家的经济与技术联系,从而为自己争得了一定的生存与发展空间。再者,国民党强调‘宪法就是法统’、实行本土化,用以克服所谓‘法统危机’;国民党正在转变为民主政党,它明确宣布要遵守民主规则,承认其他党有合法获取权力的机会和可能性。在民进党方面,则强调,除非国共片面和谈、出卖台湾人利益,除非中共统一台湾,除非国民党不实施民主宪政,民进党将不主张台湾独立。根据上述事实,共产党的‘逼和’策略(假如它确有此打算的话)还是很难奏效的。“

整整十二年过去了,台湾的发展变化证明,国民党宁可有朝一日被反对党取代而下台也不放弃宪政民主改革方向,民进党能靠选举而执政故而不必宣布台湾独立。原先共产党提出一国两制方案,其暗含的假设是,国民党——这里尤其是指长期掌控实权的国民党外省籍人物——面临内外压力,出于私利,为了保住自己在台湾的执政权力不被反对派、不被本土力量取代,两害相权取其轻,宁可接受中共“招安”,放弃“中华民国”的国号,承认台湾为一特区。可是,事实的发展早已彻底否定了这一假设,中共的一国两制方案早已失去了着力点。

这里还要补充一点,过去,中共提出对台动武也有三个条件,除了外国入侵和台湾宣布独立之外,另外一条是岛内发生动乱(现在不提这一条了)。如果台湾岛内发生“动乱”,中共就要对台动武。什么叫“岛内发生动乱”?台湾不是大陆。在台湾,民众早就有权集会、游行、示威、抗议,象六四天安门平定“动乱”一类事情在台湾是不可能发生的。那么,所谓“动乱”又是指的什么呢?其实,中共是在鼓励台湾的国民党保守派策动政变或兵变,没把握成功也没关系,就象苏共保守派策动的那场政变,只要有头面人物打出旗号,只要有坦克车上了街,这就叫“发生动乱”,共产党就有理由对台湾动武了。因为政变一方可以公开呼吁大陆“帮忙平息动乱”,共产党军队则可以摆出“应广大台湾人民的要求”的姿态堂而皇之地横跨海峡。在这种情况下,连美国也很难介入。

可是,共产党打错了算盘。在国民党内部固然存在着派别斗争,其中既有政见分歧,也有省籍矛盾,但各派力量都认同民主价值,遵守共同的游戏规则。应该承认,台湾的民主改革是在相当艰难的外部条件下进行的,大陆的中共政权随时准备把它的力量伸展到台湾岛上来,只要国民党内有一股力量悍然破坏游戏规则,愿意和中共里应外合,今天的台湾也许就是另一种面貌。

我不相信共产党里边就没有明白人,他们早该看出一国两制方案已经破产。可是,明白了也没用,原先的调子已经唱得太高太久,如今降不下改不了,只有依着惯性继续唱下去。去年江泽民讲过五十年内解决台湾问题,这实际上表明,他已经对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的方案不抱希望;他现在所能做的只是防独。所谓防独,又有两重意思,一是防止台湾改国号改宪法,一是防止国际社会对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双重承认。前一种情况相对简单,后一种情况更加复杂。如果台湾在维持现状的基础上,赢得越来越多的国家承认,由于台湾自己既没有改国号又没有修宪法,中共很难指责台湾搞台独,故而也很难向台湾发动战争。但双重承认的结果意味着两岸关系真的被国际社会认作是“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从而使得中共更难对台动武,更难实现它要求的统一,因此对中共而言就和台独差不多。

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的政策已经破产,那么,今后中共又怎么办呢?如果要坚持和平统一,中共就必须修正一国两制,譬如改提邦联制。陈水扁表示邦联制有很大的讨论空间,可见邦联制确有可行性。从两岸目前这种分裂分治的现实出发,邦联本来是向“统”、向“合”迈进了一大步,台湾方面是否会轻易获得共识接受邦联制恐怕仍有疑问。但更大的阻力还是来自大陆,来自中共,因为邦联给予了双方对等的政治地位,照中共某些人看来,那等于是变相地承认两国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如果中共连邦联方案都要拒绝,同时又坚拒大陆自身的民主化,我们就看不出还有什么和平统一的模式了。

这样,中共对台湾只剩下了两种选择:一是维持不统不独的现状,一是武力统一。由于对打台湾没把握,所以眼下似乎是主和派占上风。然而,只要主和派拿不出任何切实可行的和平统一方案,因此只要主和派只能以技术上的理由而不能从原则上反对主战派,那么主战派的声音就占有无可争议的意识形态制高点,随时有可能成为主流。你甚至可以说是主战派已经占了上风,区别只在于“早打”和“晚打”而已。当然,某些人的“晚打”实际上可能等于“不打”,但“不打”却不能明说“不打”而只能托词“晚打”。今后,中共的对台政策可能是非常机会主义的。它一方面防止台湾以改国号改宪法的方式实行台独,防止国际社会对分裂分治的两岸予以双重承认,维持不统不独的现状,甚至不排除进行某种和平对话,但与此同时,中共在另一方面又会积极备战,创造条件,等待时机,用武力解决问题。这意味着在现阶段,中共的对台政策不可能有稳定性,台海的和平不可能是稳定的和平。除非大陆自身开始民主改革,否则两岸的紧张局势不可能真正缓解。□

《北京之春》2000年7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