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震惊之外的震惊

Share on Google+

芳林小学爆炸案令人震惊,中共当局公然撒谎更加令人震惊。

谎言编造得如此拙劣,以朱容基的精明,难道竟识不破?芳林村民呼吁朱容基下乡调查,有可能吗?调查组没来,解放军倒来了。真是欲盖弥彰。

芳林小学爆炸案的危险,不仅在于死了好几十个人(而且大都是孩子)。对共产党宣传有利的事,死一两个人,三四个人,共产党都会闹得比天还大,例如这次天安门自焚,例如前年使馆被炸;如果对共产党宣传不利,死几千万人都可以轻轻盖过,不在话下,何况这次“才”死几十个人。这次爆炸案的危险,在于它牵动了两个痛点:一是在政府许可下甚至领导下的使用和压榨童工,一是让儿童从事高危险的易燃品、爆炸品的生产。

芳林小学爆炸案绝非孤立的事件。象芳林小学这样,使用和压榨童工,工作环境缺乏起码的安全保障,在全国城乡不知还有多少。

马上又要举行联合国人权会议了,“西方反华势力”正准备在会上提出谴责人权状况的议案,在这种情况下,出于“讲政治”的需要,不掩盖真相怎么成?

不要以为谎言拙劣骗不了人,天下自有一批甘愿受骗之徒。如果中共不撒谎,“反华势力”借题发挥,“友好国家”无言以对。如今抛出一套说词,虽是百孔千疮,总能抵挡一阵。至于谎言在国内的用处就更不必说了。正值“两会”期间,若媒体实话实说,人命关天,代表们能好意思不谈论、不质询吗?从几十个孩子炸死,不可避免地要牵扯出童工问题、教育问题、教师待遇问题、安全生产问题、贫富悬殊问题,还有干部作风问题、问题等一系列问题,当局怎么应付得过来呢?这下好了,既然是一个疯子作案,给点钱打发死者家属就算仁至义尽。抛出一个谎言,虽然拙劣得如同儿戏,但好歹是个“说法”,于是两会的代表们就可以装聋作哑,自欺欺人,不闻不问,继续高唱颂歌了。如果有代表不知趣,还想就此事质询,大会也可轻而易举地压下去。

光撒谎还不行,因为总有人要说真话,所以你还必须封住他们的口。接下来,在中国还会发生什么事?那个编造出谎言的人将受到奖赏,那些讲出实情的人将受到警告乃至惩罚,受害的村民将受到威胁,撒给你一点钱封住你的口,如果谁胆敢不从,哼!

无怪乎去年朱容基讲话,早没了当初誓言踩地雷阵赴万丈深渊的豪情壮志,只说人们能把他当清官就不错了,大概他早就在担心他恐怕连这顶清官的帽子也戴不成。

有人说,朱容基撒谎是替背黑锅。这话不全对。在芳林小学爆炸案的问题上,身为国务院总理,朱容基的责任并不比江泽民来得轻。朱容基撒谎,不只是保江泽民,也是保自己。对于朱容基,这是一次大堕落。共产党专制制度就是这样,你不去改变它,它就要改变你。

尽管如此,有些人还是对朱容基感到惋惜。网上有一篇署名“笑蜀”的文章《悼念朱容基同志》,单从这题目就可以看出作者对朱容基又批评又惋惜的复杂心情。当今中国官场,失职渎职者比比皆是(想想圣诞夜洛阳大火),民众深受其害,自不待言;然而,相比之下,滥权施暴现象更为触目惊心,例如镇压八九民运,例如镇压,多少民众失去生命,别说没有抚恤,还要扣上“暴徒”、“邪教”的罪名。好比当警察的,未能确保一方平安,听任强盗杀人掠货而逍遥法外,事后还要编造谎言,栽赃死人,推卸责任,这固然令人愤慨。但若是警察自己当强盗,又杀人又抢东西,还要反过来给受害者强加罪名,那岂不是更为恶劣?可是在现今制度下,后一种行为被称做“维护稳定”,非但不受批评,反而当做伟大的功勋。

不是有人看轻言论自由,以为只是少数知识分子的价值偏好吗?然而,事实一再证明,言论自由是保护人民各种权益,包括保护人民的生命权、发展权的最基本的手段,是保护其他一切权利的权利,因此是第一优先的权利。试想:这次芳林小学爆炸案,如果人民享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当局不能一手遮天,谎言一攻便破,情况又将如何呢?

2001年3月17日

原载《北京之春》2001年4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84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