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3 一鸣 草根阵地

俄罗斯横跨欧亚大陆,面积1707万多平方公里,是世界上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相当于60个日本,170个韩国,3万个新加坡。人口仅1.4亿。平原面积约占全部面积的1/2.农业用地平坦、肥沃、规模大。辽阔的国土跨寒带、亚寒带和温带三个气候带。广袤的土地和多样的气候,为农业发展提供了优越的自然物质基础。

以中国农民的观念,俄罗斯简直是农业的天堂,它的农用土地占到国土面积的12.9% ,高达2.2 亿公顷,并且有世界上面积最大的黑土带。俄罗斯已开垦的耕地面积约有1.25 亿公顷,人均耕地面积达到0.84 公顷,是中国的9倍。俄罗斯顿河、伏尔加河流城,远东地区黑龙江流域,都是肥沃的黑土区,农业自然条件特别有利于作物生长。

但是,让世界大跌眼镜的是,这样一个资源条件让全世界羡慕的国家,却100年来都被粮食和农业问题困扰!饿死人也不算什么稀奇事!

十月革命前,俄罗斯是传统的农业国,俄农业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82%.农业产值占工农业总产值的57%.俄国人实行农奴制,虽然工业初具规模,但仍然是一个小农经济占优势,并且农业水平相当落后的国家。

十月革命后,俄国人开始共产主义实践。从1918年下半年到1921年春,苏俄政府实行了“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其内容包含了禁止买卖粮食和余粮收集制。导致农业急剧萎缩,1920年的谷物总产量比战争前减少了一半,棉花产量仅为战前的6%.1918年春粮食危机开始放大,最终在1921年酿成一场波及苏联17个省份的大饥荒。

1986年出版的《苏联农民史》称,这次大饥荒共造成了100万人死亡。苏联学者达尼洛夫则在《集体化前夕的苏联农民》中称:此次饥荒的死难者“有520万人”。俄罗斯科学院研究员季马·费奥多罗维奇在2008年撰文指出,因为饥饿和疾病死去了500多万人。

最终,是美国人帮助俄国度过了灾难,美国救济署在苏俄境内共开设了15700个食堂和物资发放站,向大约325万名儿童和530万名成年人提供了食物。

高尔基在一封给美国救济署署长胡佛的信中感激地指出:“……你们从死神那里夺回了350万名儿童和550万名成年人……在我所了解的人类受难史上,没有任何行动就其规模和慷慨能够与这次援助相提并论……

此时的中国人,却认为俄国代表了人类未来的理想社会,年轻人以谈论它为荣,写诗作文赞美讴歌。

斯大林时期,俄国人力图通过建立集体农庄,用“先进的生产关系”,提高农业生产力。但是,折腾了近四十年后,到斯大林逝世的1953年,牛、马、绵羊的头数仍未达到集体化前的水平,粮食产量甚至低于1913年的水平。在斯大林执政时期,还发生了两次大规模的大饥荒:

因为斯大林强力推进农业集体化,导致1932-1933年期间再次发生大饥荒,而且灾难性远超过1921年,主要原因是苏联官方对国内和国际社会掩盖真相,致使饥民得不到任何救援,而且大饥荒期间苏联仍坚持向国外出口粮食。—直到1956年苏共二十大之前,苏联的报刊都严禁谈论1932-1933年大饥荒,提及灾荒的人以“反革命鼓动”罪名入狱。

赫鲁晓夫在回忆录中记述1932年的情况:“新近有一列火车开进基辅,上面装满了饿死者的尸体。这列火车一直从波尔塔瓦到基辅沿路收集尸体。”

肖洛霍夫在1933年写信给斯大林:北高加索的农民“在饥饿的死亡线上挣扎:大人和孩子都得了浮肿病,逮着什么吃什么,像动物尸体、柞树皮和沼泽植物的根等人不该吃的东西,他们都拿来吃了”。

30年代苏联大饥荒究竟造成了多少人死亡?2000年乌克兰公开的克格勃档案显示:仅乌克兰就饿死700万至1000万人。俄罗斯著名人口学家乌尔拉尼斯认为,苏联居民从1932年的16570万降为1933年4月的15800万,至少饿死了770万人。

30年代的中国,即使在上海这样的国际化城市,不少的知识分子和报刊观点,认为集体化和计划经济应该是中国快速发展的路径选择。

很多中国人想象不到的是,二战胜利光环中的苏俄,却在1946-1947年发生了百年来第三次大饥荒。二战之中,这场大饥荒在苏联许多地区就已经开始,并未随战争胜利而结束。原因包括:战争带来上千万农业劳动力的损失,战后大批复员军人没有兴趣重新当农民,乌克兰等地遭受了严重的干旱,最主要的是,斯大林当局依然坚持战时的粮食征购政策。

当时主政乌克兰的赫鲁晓夫,后来在回忆录中披露:二战结束之后,乌克兰出现了严重的饥荒,尽管他一再向斯大林汇报相关情况,但是,“我们从中央什么也不曾得到,饥荒蔓延开来,不断传来饿死人的消息,有的地方开始人吃人。情形愈演愈烈”。

与前两次相比,1946-1947年大饥荒中苏联死亡的人数有所下降。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从苏军占领的中国东北掠夺了大批粮食物资。

20世纪五十年代,赫鲁晓夫上台执政期间,尽管苏联被此时的中国人想象为共产主义天堂,也没有战争,但仍然面临尖锐的农业问题。 “农村过着赤贫生活,完全荒芜。每天晚上集体农庄的队长总是沿着村里街道一户户地给成年人派明天的任务。他这种派工也是吃力不讨好,因为那些由于繁忙的家务变得凶狠的婆娘们都给做嘲弄的手势,而留在农村的男人则一边骂娘一边诅咒为‘工分’、为工作日去干活。俄罗斯的农村成了国家农奴制农村,国家从农民那里夺去了除空气以外的所有东西。”

赫鲁晓夫通过对农业制度的改革,扩大农民经营自主权,这期间,粮食产量除个别年份,总的来说,呈现增长的趋势。但在执政后期,农业仍然生产出现停滞与倒退。1963年,就在苏联和美国在军事和航天上展开针锋相对的竞争之时,苏联国内却连面包供应都发生了严重的困难。为此,赫鲁晓夫甚至考虑实行和中国粮票一样的粮食凭卡供应制度。后来动用了860吨黄金,从加拿大和美国(对,又是美国,苏联人誓言要埋葬的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美国!)进口粮食,另外还动用了国家的国防储备粮,才算没有出现大规模饥荒。

1978年苏联粮食产量达到其历史最高峰,年产达12740万吨。进入上世纪80年代,苏联的农业生产就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苏联解体后,土地私有化,但粮食仍然始终不能自给,几乎一半以上需要依赖进口。其原因一是农村劳动力人口不足,劳动力大幅流失下降,难以以支持畜牧业和精细农产品的劳动力投入;二是俄国农民无法与中国农民的勤劳相比,只能种植小麦玉米等最省事的作物,即使在强力压制的苏联时期,集体农庄的社员,每年出工超过100天,就算完成劳动定额,这在春节都需要革命化的当时中国,足以惊掉下巴。

在整个九十年代,俄农业生产随着宏观经济的滑坡,呈逐年下降的态势。俄罗斯的农业产出在多数年份还不如苏联时期。俄罗斯1.4亿人的的粮食年需求量高达7000万至7500万吨,但其粮食产量却长期在低水平徘徊,收成最少的1998年只产粮4800万吨,因而不得不依靠进口。

此后多年,俄罗斯粮食的自给自足率,最高才90%,主要还是小麦的生产,剩下的10%还需要进口。而其他如蔬菜,水果,猪肉,牛奶,牛肉等自给自足率更低,有的只能做到70%,甚至60%,2012年,俄罗斯的农产品进口额高达460亿美元,其中肉奶和酒类占超30%.

2014年,为“回应”西方制裁,俄罗斯开始禁止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欧盟等国进口农产品,加之俄罗斯政府的大力补贴刺激下,俄罗斯农业得到了超乎寻常的发展。2017年,俄罗斯谷物产量连续三年增长,达到1.3亿吨,创出了历史新高。

但是,俄罗斯农民还没来得及高兴,新的麻烦又来了!

由于小麦等收成增加,迫切需要扩大出口,但运输又成了大问题,由于基础设施缺乏、港口和内陆运输网的建设滞后。粮食产区多余粮食在国内堆积如山,根本运不出去,农民到手的粮食换不了钱,还要支付仓储保管费用,眼睁睁看着粮食白白坏掉!

出口不畅,反过来给俄国内市场造成巨大负面影响。无法出口的过剩粮食,冲击国内粮价体系,导致国内粮价不断下降,丰收的农民,反倒陷入了亏本的境地。由于收益恶化,大范围出现了陷入亏损的农民。因此,必然有大批的农民接下来会减少种植面积,俄国农业部已经表示,2018年粮食产量预计大幅度下降。

从目前农产品的产量上讲,俄农产品总产量已能吃饱,但仍然没有达到吃好的需求。不论是从农业生产效率,还是农产品人均消费量来讲,与发达国家相比有着非常大的差距。

同俄罗斯农业形成对照的,是很多中国人看不上眼的印度。

印度,国土面积只有俄罗斯土地的六分之一,经过了数千年农业开发的土地,肥沃程度与俄罗斯的黑土地也无法相比,但是却养活了13亿人口,能够实现自给自足还能有粮食出口,而俄罗斯的人口才1.4亿,是印度的十分之一。而且,从来洪灾旱灾不断的印度,新闻联播里动辄五十度高温,你听说过他有千百万人饿死的大饥荒历史吗?

气候寒冷,是不少俄粉为手捧金碗却填不饱肚子的俄国农业辩护的理由,但他们却忘了比较同样寒冷的加拿大,也忘记了农业强国以色列,好像寸草不生的干旱沙漠,比厚厚的黑土地更适合农业!

耐人寻味的是,如此资源禀赋却不能养活自己的国家,居然会被5000年农业文明的国家,百年来不懈地换着花样追随吹捧!最应该同病相怜的印度,却被备极鄙夷。小时候在农村,明明会种地的能干老农,才是农业社会中受尊重的人啊!?

来源:静观风云
ID:jgfy12345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