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闷热的夏日,听到从东京来的朋友问我:辛亥革命对于西藏有着什么样的影响?这让我想起今年恰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似乎中国对此并无太多关注,媒体整天鼓吹的都是“红色经典”,在无比嘹亮的“红歌”声中,所有的溢美之辞都是献给成立九十周年的中共。虽然中国继承的是满清帝国的疆土,但对推翻满清帝国之后得到的好处并不感恩。

辛亥革命对于西藏的意义可从两个方面而论。一方面,它产生了即时效应。当时具有象征意义的事件是,血腥同化藏东康地的清末大臣赵尔丰被起义军割掉脑袋,他派遣的已进入今林芝一带的军队因局势动荡而狼狈逃回。随后,几乎所有的中国军人和官员缴械投降,离开了西藏。

可以说,辛亥革命是西藏的机会。十三世达赖喇嘛非常敏锐地觉察到这一点,并且也几乎是抓住了机会。流亡归来的他领导执政了几百年的噶厦,于1913年正式声明西藏是独立的国家。可是如此重大的宣布,如果没有得到国际承认,等于无用。当时世界以西方列强为瞻,换句话说,独立与否,是需要在国际文件中用西方的字眼和观念来确定,才具有法定效力。

其实当时锲而不舍,也就不会是后来这种结果了。藏人自己没有把握住,最终错失了良机,而这在今天也是有着现实意义的。正如蒙古作家达希东日布写到:“蒙古的建国之父们……清楚地看到当时的国际形势,在(1911年)宣布独立之后马上向列强派去使节……在维吾尔人和藏人精英们把主要精力投入于宗教的时候,蒙古人中间却出现了许多杰出的铁血政治家。”

比较一下藏维蒙,虽然都是不断被剥夺的命运,但是蒙古人当时有了自己的独立国家,这就是结果。当然蒙古是得到了沙俄强有力的支持,而西藏所倚靠的英国,却总是在关键时刻,或者弃之不顾或者直捣而入或者束手旁观。甚至在没有西藏参与的情况下,与满清签订过关涉西藏主权的条约。事实上,最早出卖西藏的正是英国这个老朋友,甚至在2008年还釜底抽薪,百年来明确承认中国对西藏有主权。

另一方面,辛亥革命对于西藏有着持久的长期效应,其影响是深远和强烈的。我指的是辛亥革命之后,先是袁世凯提出“五族和如一家”,继而孙中山在1912年当上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时提出“五族共和”,即所谓“合汉满蒙回藏诸地为一国,合汉满蒙回藏诸族为一人”。由此发端“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一部分”的说辞,全然不顾藏人与蒙古人已宣布独立、且相互承认独立的事实。

孙中山不但是中华民国的国父,而且他的巨幅画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庆之日会出现在天安门广场,与毛泽东遥遥相对。这表明,无论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继承了他思想的衣钵,尤其是“五族共和”。听上去是平等的、大同的、美好的,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无论当时的“五族”,还是而今的五十六个民族,从来只有一个民族。

因此藏人的眼光一定要放远。对于一个弱势民族而言,未来选择什么样的道路必须要清楚,否则便是踏上了不归路。

2011年7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1年7月3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