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制独裁使独裁者时刻处于危险之中

这篇文章不谈中国,不议“国事”,只谈外国历史,包括1989年以来的当代外国史。取消国家元首“连续任职届数”的限制,这并不是一个新鲜事。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几十次,每次都以开辟一个“新时代”为起点,每一次都以走入一个死灭的“旧时代”告终,然后,引起国家和人民的灾难,发生大变革。

在世界历史上,国家政治制度从君主制转变为共和制,或者从共和制转变为君主制,国家首脑人物任期的改变往往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在共和制下,终身制的确立往往是君主制复活的先导,只要对国家最高权力实际握有者的任期不加限制,共和制几乎总是要向着君主制蜕化。

2000年前的共和国灭亡

罗马共和国是人类史上最早的共和国,罗马共和国最重要的权力机关是由贵族组成的元老院。元老院名义上是一个谘询机关,实际上拥有很大权力,它参加立法活动,掌管财政,统辖各省,主持外交活动、宗教祭祀等重大事务。罗马共和国的公民大会掌握国家的最高立法权,在早期,实际上只能通过或否决经元老院同意后所提出的立法草案,人民大会通过的决议,也须经元老院批准。经过平民的多次斗争,到公元前3世纪末,特里布斯会议(Comitia Tributa,一种人民大会)的决议,可不经元老院的批准,即对全体罗马公民具有法律效力。从此,这种人民大会才成为罗马共和国具有完整立法权的公民会议。罗马共和国国家日常事务的管理和监督权掌握在实行限任制的高级官史——执政官、监察官、独裁官等手里。执政官有两名,他们是共和国的最高官吏,由选举产生,任期一年。两名执政官的职权是相同的,而且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行动都有反对权,所以,一切政令必须两人一致同意才能付诸实行。独裁官不是由选举产生的,它是一种临时的、非常的长官职位,只有在整个国家因外敌或内乱受到严重的威胁时,才由元老院发布命令,在执政官中委任一人为独裁官。独裁官把最高军权和民政权结合在自已一人身上,在他执政期间,所有官员都必须服从他,任何人对他的行为都不得提出异议,对他的决定都不得否决,然而,一旦任务完成,独裁官的权力即告终止。公元前501年以后的300中,罗马历史上共经历过88次独裁,最长的独裁为期6个月。由于对独裁官的任期有着严格限制,尽管多次设立独裁官这样的官职,罗马在数百年中始终保持着共和制的国家制度。随着罗马共和国的对外扩张,经济获得了巨大发展,而同时社会矛盾愈来愈尖锐。公元前1世记,罗马共和固爆发了接连不断的奴隶大起义,罗马统治者为了阻止一切反抗,加强自己在对外扩张中获得的广大领土的统治,力求摆脱共和制,建立军事独裁,加上不断爆发内战和军队对国家作用的增强,罗马共和国终于转变为罗马帝国。在这一转变中,独裁官任期限制的取消,终身制官职的出现,乃是一个显著的标志。

古代罗马史上,军事统帅苏拉(Lucius Cornelius Sulla Felix,公元前138-前78年)是第一个获得终身独裁官职位的人。苏拉依靠自己掌握的军事权力,公布应予以处死和没收财产者的名单,大批屠杀自己的政敌。公元前82年,由于两位执政官都死了。元老院向人民大会提出一项法案,宣布苏拉为无限期的独裁者,“以便公布法律并在国内建立秩序”。在苏拉暴力的威胁下,人民大会批准了这一法案,这样,独裁官的终身制确立了。但苏拉并没有终身任职,独裁2年后,他辞去了一切职务。然而,苏拉的独裁却在罗马历史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国家元首的终身制开始形成了。

公元前59年,一个名叫凯撒的人当选为当年的执政官。一年任期满后,凯撒受命出任罗马行省“山南高卢”(今阿尔卑斯山南部、意大利北部)、外高卢(今阿尔卑斯山北部、法国南部)和伊利里亚(今巴尔干半岛亚得里亚海沿岸地区)5年总督。从公元前58年开始,凯撒发动了对高卢的战争。在统率军队在各地作战的这9年时间,凯撒夺取了整个高卢地区(约相当于今天的法国),建立了罗马共和国的一个新的、庞大的高卢行省。

在凯撒第二次担任高卢总督期间,罗马的政治十分腐败,官职、司法判决、领地都可以用金钱购买。威尔·杜兰在《凯撒与基督》一书中说:“当金钱行不通时,就诉诸谋杀了。一个人只要被抓到一点弱点,勒索敲诈就一起到来。城里罪恶满布,乡村盗匪横行,警察力量已经不存在了。”这种社会状况,正是废除共和制度、产生帝制的土壤,不是凯撒,也会有其他人来颠覆共和国。

凯撒征服高卢,为罗马开拓了大片疆土。凯撒的威望引起了在罗马掌握军权的庞培的妒忌,元老院也一心想解除凯撒的兵权。元老院在公元前49年1月1日作出决议,凯撒必须在3月1日高卢总督任满时交出兵权,否则以“祖国之敌”论处。凯撒表示,他可以和庞培同时放弃兵权,但如果庞培保留兵权,他也决不放弃兵权。元老院把凯撒的这一表示,看作是宣战书,授命庞培保卫罗马,并宣布凯撒为“公敌”。仅仅在元老院作出决议后10天,即公元前49年1月10日,凯撒率军渡过“山南高卢”边界的鲁比肯河,向罗马进军。当时罗马法律规定,没有元老院的命令,任何指挥官皆不可私自带着军队渡过卢比肯河,否则就是背叛罗马。凯撒渡河后说:“Alea iacta est”,骰子已被掷下,没有回头路!凯撒就这样带兵进入罗马,庞培和部分元老逃往巴尔干半岛。公元前48年一次战役,庞培战败,逃至埃及被杀。这一年,凯撒改变了作为“人民代表”的保民官的性质和保民官有严格任期的制度,担任了终身保民官。到公元前45年,凯撒在各个战场上获得全面胜利,成了罗马共和国所有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这一年,凯撒被宣布为终身独裁官。整个罗马的军权到手,个人崇拜随之出现,大元帅、大教长的头衔加到了他头上,凯撒被称为“祖国之父”。凯撒说:“共和国是一个既无内容又无意义的空洞的概念”,他认为,苏拉主动放弃终身独裁官的做法,在政治上是幼稚的。凯撒成为终身独裁官的一天,罗马名义上还是共和国,然而,从这一天开始,共和国实际上已经死亡,只是没有被埋葬。

凯撒担任终身独裁官后,好景不长,5个月后,即公元前44年3月15日,在元老院议事厅,在共和派集团一群人的包围下,被布鲁图刺死。

凯撒认为,要维持社会秩序,就必须实行专制独裁。他没有想到的是,专制独裁使独裁者时刻处于危险之中。凯撒被杀,引起罗马15年内战。凯撒之后,在内战中成长起来的军事统帅屋大维,进一步废除了罗马共和国时期高级官吏有任期的制度,他自己是终身保民官、终身执政官,在元老院中居于终身“首席元老”(即元首)的地位。公元前27年,当他牢固地掌握了政权后,居然在元老院和人民大会上宣布交卸自己的一切权力并“恢复共和”,而后又装作迫于元老院的请求,接受了完全违背共和制原则的绝对权力,获得了奥古斯都(Augustu意即神圣的、崇高的、庄严的)的称号,这样,屋大维就在共和国的旗号下建立了元首终身任职的国家制度。从此,在古代罗马史上,共和国名存实亡,最高权力握有者的限任制废除了,罗马共和国终于变成了帝国。由于任期不加限制,选举制度也就失去了作用。争夺最高权力的斗争就只能直接或间接地借助于武力行动,以致帝国时期的宫廷杀戮、阴谋政变层出不穷,公元211年后的60年间,就有20余人先后登上了罗马帝国“终身元首”的职位。但是,除一人外,所有这些元首都死于非命,成了王位争夺者们的牺牲品。罗马帝国终身元首制的确立不过使这些想终身任职的元首得到平均2-3年的任期。

1000年前的共和国灭亡

一千年后,在远离罗马的东欧北部地区,今俄罗斯西北角,从公元1136年到1478年,今俄罗斯西北出现了一个城邦国家,即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共和国以诺夫哥罗德为中心,鼎盛时期,地域辽阔,北至白海,西至今俄罗斯与爱沙尼亚边界一带,南至伊尔门湖,杔至乌拉尔山脉。诺夫哥罗德共和国作为共和国的主要标志是,市民议会(俄语вече),是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的最高权力机构,行政首脑由市民议会从王公中选出。诺夫哥罗德行政首脑虽然仍是王公,但市民议会有能力废黜王公。在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存在的342年时间内,共有73位王公先后当选为共和国首脑。四分之三的首脑任期在4年和4年以下,平均任期为4.68年。从1328年伊凡一世当选为行政首脑以来的一个半世纪中,一些首脑的任期不断延长,瓦西里二世任职长达37年。

1462年至1478年,伊凡三世是诺夫哥罗德的行政首脑,1478年,诺夫哥罗德并入莫斯科大公国,伊凡三世成为整个莫斯科大公国的元首,直到1505年去世。在伊凡三世时代,对诺夫哥罗德共和国来说,共和只是徒有其名,实际上,已是一个君主政体的国家了。在伊凡三世时代去世后42年,1547年伊凡四世正式加冕为全俄罗斯沙皇。伊凡四世(1530-1584年)在位长达37年,后期实行恐怖统治,被称为“伊凡雷帝”。

俄国沙皇伊凡四世(1530-1584年)在掌握绝对权力后,开始还会自我约束,到后期20多年中,变得无所顾忌,冷酷残暴、随意肆行。1560年他的妻子安娜塔西亚(Anastasia)突遭毒杀,他猜疑日深,开始严厉整治他所不喜欢的王公大臣。他在34岁时,为自己创设了“一国两制”,称为“奥普奇尼纳”(Oprichnina),这是一个特别、例外、完全由沙皇一人自行管束的特辖地区。在这地区,沙皇可以对任何人进行严厉征罚,处死或没收家产。这一实行“一国两制”的沙皇特辖区,开始时只有莫斯科王宫和一些小镇,后来扩大到俄国全部领土的近三分之一。伊凡四世在“奥普奇尼纳”中担任警卫安全的人,称为“奥普奇尼基”(Oprichniki),身穿黑衣、骑着黑马、鞍下绑着扫帚和狗头。伊凡四世觉得反叛者遍布自己周围,因此用极残酷的手段对付异己,实行恐怖统治。1581年他51岁时,在一次大发雷霆中失手杀死了继承人伊凡太子,伊凡四世也被称为伊凡雷帝。看一看【图3】伊凡四世的眼神,就可以知道,他的巨大权力,与他的性格有一定关系,那些愈残暴、愈没有人性、愈会剥夺、摧残人的价值的君主,就愈存在巨大的权力。伊凡四世内心充满恐惧,是一个丧失了人性的人。这就是俄罗斯的第一位沙皇。

200年前的共和国灭亡

1789年,法国爆发了大革命,推翻了波旁王朝的君主专制制度,建立了君主立宪政体。三年后,法国正式宣布废除君主制,建立共和制。共和政权经过多次更选,1799年,拿破仑·波拿巴发动政变,建立了以他本人为第一执政的“执政府”。第二年,颁布共和第8年宪法,宪法规定共和国的执政任期10年。第一执政拥有任命官吏、军官、驻外使节和统率军队等大权,并有权提出法案和公布法律。第二和第三执政只是第一执政咨询的副手。限任制是对掌握国家大权的人攫取专制权力的极大障碍。1802年3月,英法签订了亚眠和约,英国同意法兰西共和国在欧洲大陆上所取得的一切,并把它在战争期间所夺得的殖民地交还给法国及其盟邦,反法联盟瓦解了,法国举国欢腾。

为了对和平与繁荣的恢复者表示感激,元老院决定以某种方式来表彰第一执政,以表示“全国的谢意”。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元老院于1802年5月通过了拿破仑·波拿巴执政时间延长到第二个任期10年的决议。然而,拿破仑并不以延长任期为满足,他要选民对第一执政能否终身任职问题进行表决。表决的结果,赞成票达350万张,反对票仅8000余张。于是在1802年8月,经元老们普遍签名和“人民的同意”,正式宣布“法国人民任命拿破仑·波拿巴为终身第一执政”。终身制的确立伴随着对拿破仑·波拿巴的个人崇拜。1804年3月,元老院竟这样地称颂拿破仑·波拿巴:“您正在创立一个崭新的时代,但您应该使这个时代万世长存,因为,不能持久的光辉,是毫无意义的。”而这种个人崇拜,为法国国家制度的改变开辟了道路。正是这样,终身执政成了拿破仑·波拿巴称帝的桥梁。

元老院的代表对拿破仑·波拿巴说,他们决不怀疑终身执政抱有使他的统治永远延续下去的远大理想,因为拿破仑·波拿巴是“洞察一切的创造天才”,对这一点是不会忽略的。元老院以全体公民的名义向终身执政表示,建议建立世袭制度,借以“打击野心家,安定全国的人心”。拿破仑·波拿巴对元老院的建议作了答复:“你们的建议正是我的夙愿,是我时常考虑的事情。你们认为,为了使人民不致遭受敌人的阴谋暗算,不致产生助长争夺野心的动乱,最高官职必须是世袭的。”接着元老院对拿破仑表示,“元老院认为把共和国委托给世袭皇帝拿破仑·波拿巴掌理,是法国人民的最大利益”。拿破仑·波拿巴延长任期、实行终身制、建立世袭制,都是在他对法兰西民族和国家作出重大贡献的情况下决定的。历史表明,正是这种贡献迷惑了当时的人们,而轻易放弃了共和制度的根本原则之一——限任制。

只要存在确立终身制的社会经济和政治条件,那些大权在握的人们从来是不会顾忌历史教训的。1848年法国爆发2月革命,建立了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第一帝国崩溃后长期流亡在国外的拿破仑的侄子路易·波拿巴回到了法国,同年12月经选举当上了共和国总统。当时宪法规定,立法权属于一院制的立法议会,行政权集中在总统手中,对于总统的任期问题,宪法第45条明文规定:共和国总统不得连任,总统任期到第四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届满。到1851年夏天,总统任期即将届满,路易·波拿巴通过他的支持者向议会提出了修改宪法的问题,他们要求废除宪法第45条规定的总统4年限任制,力图延长路易·波拿巴的任期。当时立法议会展开了激烈的辩论,议员、作家维克多·雨果(Victor Marie Hugo ,1802-1885年)发表了演说,他说:“现在,在19世纪,在路易十六被处决之后,在拿破仑覆亡之后,在査理十世被逐出之后,在路易·菲利普倒台之后,一句话,在法国革命之后,即在原则、信仰、观点、实际事态和力量对比经过彻底的扩大革新和改变之后,共和国是唯一可靠的基础,而君主政体是一种冒险。”

在立法议会上,雨果勇数地揭露了“使共和国成为帝国的闻所未闻的秘密阴谋。”经过辩论,修改宪法的要求被否决了。路易·波拿巴既然不能通过议会的合法途径延长自已的任期,12个月后,即1851年12月1日深夜发动了政变,解散立法议会,逮捕反对派。一个半月后,路易·波拿巴公布了新宪法,总统的任期从4年延长到10年。接着又强追人民投票赞同恢复帝制。1852年12月2日,正式宣布法国改为帝国——法兰西第二帝国。总统任期的延长和限任制的废除,终于导致了共和制的灭亡。

熟悉法国历史的人都知道,拿破仑·波拿巴和路易·波拿巴的结局。拿破仑终身任职的梦想并没有成为现实,他担任了10年皇帝,他一生的最后6年是在南大西洋的圣赫勒拿岛的流放中度过的。路易·波拿巴在1870年普法战争中被俘投降,他的帝国宣告灭亡,随之被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取代。

20世纪共和国的灭亡

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使传统的君主政体被一个个国家所抛弃,建立了共和国。一战后,俄罗斯帝国、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灭亡了。二战后,意大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南斯拉夫等君主国也不复存在。战后民族解放运动的发展,许多新独立的国家在选择政体时,抛弃了君主制,成立了共和国。有着三千六百年君主制传统的埃及,1952年推翻了法鲁克王朝,并从英国统治下独立,宣布成立共和国,在第一任总统穆罕默德·纳吉布(1901-1984年)任职1年后,纳赛尔(1918-1970年)从1956年起,在共和国名义下,掌握最高权力直到去世,为时14年。其后的萨达特总统(1918-1981年)掌握最高权力11年,总统穆巴拉克(1928年生)从1981年到2011年,掌握最高权力长达30年。萨达特是在开罗举行阅兵仪式上遇刺身亡的,穆巴拉克是在埃及爆发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中下台的。埃及名义上是一个共和国,实际上,政治制度是在当代条件下重复三千六百年前的君主制传统。

1969年,穆阿迈尔·卡扎菲(1942-2011年)领导的自由军官组织发动革命,推翻了利比亚的伊德里斯王朝,卡扎菲新建立的国家定名为“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后来又改名为“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1979年3月,卡扎菲辞去一切行政职务,只保留“革命导师和兄弟领袖”称号。但不论如何改变国名和他自己的职位名称,利比亚的最高国家权力始终集中在卡扎菲一人手中。卡扎菲热衷于个人崇拜,首都的黎波里处处有他的相片。他喜欢标新立异,过着奢侈生活却经常自携防弹帐篷外访,还带骆驼同行,栓在帐篷外。卡扎菲的“卫队”由40名美女组成,穿浮夸军服和高筒靴。2008年9月,在地中海港口城市班加西,200多位顶着王冠或手握黄金权杖的非洲国王、酋长们将“万王之王”的头衔授予了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2011年2月,利比亚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8个月后,卡扎菲在其家乡苏尔特的一个废弃下水管道中被捕,头部和腹部遭到致命连环枪击身亡。

罗马尼亚也是一个共和国,齐奥塞斯库从1965年起,在长达25年时间内担任了党的总书记、共和国总统、国务委员会主席、国防委员会主席、武装部队总司令和爱国卫队总司令、经济和社会发展最高委员会主席等多种职务,被被塑造成“罗马尼亚千年以来最伟大的领袖”。1989年12月16日罗马尼亚西部城市蒂米什瓦拉爆发了大规模群众游行、示威活动,16日晚,齐奥塞斯库在布加勒斯特连夜召开党中央会议,商讨对策。17日在齐奥塞斯库的指令下,罗马尼亚军警在蒂米什瓦拉市内开了枪,抓了一些闹事者,平息了骚乱。

先后担任中国新华社驻罗马尼亚首席记者的张汉文、周荣子在《齐奥塞斯库之死》(《炎黄春秋》杂志2008年第8期)一文中,详细地记载了齐奥塞斯库灭亡的过程。张汉文、周荣子中说:“18日齐奥塞斯库按原计划出访伊朗。20日下午齐奥塞斯库结束访伊回到布加勒斯特。12月20日晚,飞扬跋扈、过于自信的齐奥塞斯库决定21日在布加勒斯特举行群众大会,支持他在蒂米什瓦拉采取的镇压行动。”“21日中午在布加勒斯特市中心的共和国宫广场上,数万名布加勒斯特市民出席了这次群众大会。12时15分齐奥塞斯库走上设在罗共中央大厦阳台上的主席台,开始讲话。但没过多久,群众便开始起哄,会场上一片混乱。齐奥塞斯库未讲完话,便退进室内。与会的人们很快汇成几支队伍在布加勒斯特的大街上开始了游行示威,他们高呼反对齐奥塞斯库专政的口号。在布加勒斯特市中心,军警同游行示威者对峙。12月22日上午10时,即在布加勒斯特爆发示威游行的第19个小时,支持齐奥塞斯库的罗马尼亚军队开始倒戈,罗马尼亚军人从布加勒斯特市中心撤走。罗马尼亚防暴警察再也挡不住游行队伍的冲击。示威群众立即汇成几股洪流向齐奥塞斯库所在的党中央大厦聚集,并向党中央大厦冲击。一些人打破一层楼的窗户,把齐的著作和画像扔了出来。齐奥塞斯库夫妇看大事不好,下令调来直升机,从大厦的顶部平台逃走。12时10分,直升机起飞后向首都布加勒斯特北部郊区飞去。”

齐奥塞斯库夫妇于当日被抓获,并关押在一个兵营中。张汉文、周荣子在《齐奥塞斯库之死》中写道:“齐奥塞斯库夫妇在兵营里被关了三天三夜,从未出过兵营的大门。走出大楼进院子有几次,是在专人监护下上厕所。有两次齐夫妇被关入装甲车里,是为了防止‘保安部队’进攻兵营后被救走,也为了确保齐夫妇的人身安全。12月24日罗马尼亚救国阵线领导人在布加勒斯特开会决定设立特别军事法庭审理和处决齐奥塞斯库夫妇。12月25日是圣诞节。下午1时,罗马尼亚救国阵线组建的特别军事法庭在兵营内开始对齐奥塞斯库夫妇进行审判。审判团由7人组成。”特别军事法庭判处齐奥塞斯库夫妇死刑。齐奥塞斯库夫妇被捆绑着押送到室外。从特别军事法庭楼房到刑场约有30米远。齐奥塞斯库夫妇被带到了厕所两扇窗子之间的墙下,面对着持枪的士兵站好,行刑队对他执行枪决。齐奥塞斯库中弹后跪倒下,后脑勺撞在了厕所的墙上。行刑前,齐奥塞斯库的妻子埃列娜曾向行刑士兵喊道:“你们怎能向我们开枪,我曾经那么关怀你们,我是你们的母亲。”一个士兵回答说:“不,你不是我们的母亲,你是杀死我们母亲的凶手。”

21世纪共和国的灭亡

太阳下面没有新事。世界千篇一律,旧戏还在重演。在苏联解体后独立的一些中亚国家,一个个共和国的总统都通过不断延长任期,成了终身制总统。哈萨克共和国总统任期为7年,2007年,哈萨克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总统连任次数不受限制。纳扎尔巴耶夫(1940年生)从1991年担任总统至今。土库曼斯坦总统尼亚佐夫(1940-2006年)在1999年12月经土库曼斯坦第5届人民委员会、长老会议和民族复兴运动联席会议决定授予他终身总统之权力。乌兹别克共和国首任总统卡里莫夫(1938-2016年),从1991年担任总统,多次修宪延长任期,1995年、2002年、2007年、2015年成功连任,在总统职位上时间达27年,直到2016年去世。

一个国家称为“共和国”,当采取总统制时,通常要在宪法中明文规定对“总统连任届数”的限制。近多年来,在一些非洲小国,出现了一个不大为人们注意的“反潮流”趋势,把“限任制”的总统职位改为“可无限期连任”的总统职位。这种改变,完全谈不上为了进入伟大的“新时代”,而是走回到这些国家传统的“旧时代”。1989年6月发动军事政变上台的非洲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 Bashir,1944年生),至今已第7次连任总统,最近一次是在2015年4月16日。巴希尔是当代典型的独裁者,30年连任并没有使“他的国,厉害了”起来,2011年,南苏丹正式独立,奥马尔·巴希尔“他的国”的面积缩减了四分之一。2005年,非洲国家乍得通过新宪法,废除了对总统任期的限制。在阿尔及利亚,2008年11月,为给现任总统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1937年生)连任扫清障碍,阿尔及利亚议会两院全体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取消总统任期限制”的宪法修正案,从而使布特弗利卡从1999年担任总统以来得以第3次连任。非洲国家吉布地宪法规定总统任期6年,不能连任两届以上,2010年修改宪法,取消了连任限制,现任总统伊斯梅尔·奥马尔·盖莱(1947年生,Ismail Omar Guelleh )于1999年当选总统,2016第3次连任总统。

2000年共和国灭亡的结论

人类的2000历史反复说明了,那些企图终身抓住“最高权力”的人的美好承诺,一次也没有实现。他们企图终身在位,全都是为了他们自己。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在他登峰造极、攫取大权前,与我们一样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与我们不同的是,他们有一颗“英雄”的“雄心”或“枭雄”的“野心”。他们的梦想、承诺如果实现了的话,也只是实现了他们个人追求荣耀显赫的所谓理想,而大多数情况下,他们自己也发现,皇权或绝对权力是一头凶猛厉害的巨兽,这头巨兽会吞噬接近它的人,而驾驭这头巨兽的人,也会被咬得遍体鳞伤。一个国家的长远发展和进步,首先要实现政治现代化,把绝对权力关进铁笼,保障人权;其次要靠国家有一个良好的经济制度,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实现社会公正。当然,所有这一切,都离不开在和平民主自由法治的大环境中,发挥人的创造力、依靠人民大众的辛勤劳动才能实现。

出处:香港《前哨》月刊2018-7-1,写于Washington DC 近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