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十郎:共产党更名的子午卯酉

Share on Google+

刚过了“七一”,共产党又度过一个几十几周年纪念。但媒体上却又在推算这个党还能生存多久了。其实早在2015年6月30日,英国《金融时报》刊文中国共产党或许不久之后就将不复存在,而应该换一个至少在名义上更现实的名称。比如“中国精英联盟”。理由是在北京的非正式谈话中,人们经常同意中共应该改名,就连共产党员都不信任马克思主义了。大多数学生厌恶马列主义必修课。鉴于共产主义在中国引起普遍的反感,中共应当保持名称不变的观点是令人困惑的。

其实,前几年就有一位经济学家指出:既然我们现在并未执着宣传“共产”这个概念,“共产党”这个名称实在已没有存在的合理性了。(按:《共产党宣言》说:“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当观点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并以统治阶级的资格用暴力消灭旧的生产关系”,“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

笔者将从以下几个方面论述之。

一、按恩格斯的说法,风行于世的《共产党宣言》本不该叫《共产党宣言》。但是《宣言》出版时“我们不能把它叫做社会主义宣言”,理由有二:一是1847年“所谓社会主义者有两种人。一方面是那些信奉各种空想学说的分子”,另一种“是各种各样的社会庸医”。“他们把自己叫做共产主义者。这种共产主义是一种没有很好加工的,只是出于本能的颇为粗糙的共产主义。”(《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P244)

1892年波兰文版《共产党宣言》序言说已改称《共产主义宣言》(同上书P246);1890年德文版《共产党宣言》序言也说“大约在同一时候,在日内瓦出版的新的波兰文译本:《Manifest Komunistyczny》[共产主义宣言]”(同上书P241)。

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说“共产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条件的学说。”(《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P210)这个条件就是高度发达的生产力与高文化素养的人民。前苏联与中国打起的“社会主义”旗帜都是不及格的、冒牌的。夺取了政权的苏联和中国都该稳步地走民主共和的路并着力发展生产力与提高人民的文化素养。但这两个国家都自欺欺人地陶醉在虚假的名目之中。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德文第一版序言中恩格斯重申:“共产主义不纯碎是工人阶级的党的学说,而是一种理论”。在历史的发展中已经证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它的高级阶段)今日已在不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国家中实现了,而且是实实在在的并不是在空洞的浮夸的口号上。按克里斯托夫·金的说法:“事实上,美国、日本、欧盟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社会体制发生了质变,弃资本主义糟粕,取社会主义精华,已经演变成深具社会主义特征的资本主义。”(《美国,还是第一》P65,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2012年1月北京第一版)即是说建成一个“人才在一定意义上最终脱离了动物界从动物的生存条件进入真正人的生存条件……·这是人类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的飞跃”(《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P308《反杜林论·社会主义》)的理想国家或者如《共产党宣言》所言建成一个“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另一个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P273)的理想国家不是共产党的专利,资本主义国家也正向这一方向努力。何况“共产主义”理想图景多于现实的可能性,更何况在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条件下大面积的腐败,失去法制监督的腐败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克里斯托夫·金又说:“诸如法制监督、全民医保、公费教育、老年福利、失业救济、低收入补助、环境保护等许多本来应是在社会主义范畴的特征,在美国社会比比皆是。”(同上书P67)“美国早已是一个充满社会主义元素和特征的资本主义国家”(同上书P69)。再饶舌几句:“更令人惊讶的是,中国和世界上许多国家不少65岁以上的老人以各种理由探亲移民来美,一落地即能充分享受美国公民打拼一辈子才能获得的福利待遇——社保补贴、低价房补贴、公交服务优惠等等……·这些老人休闲自在的住在政府提供的干净明亮的老年公寓,去世界各地旅游,尽享晚年之乐。”(同上书P68-69)

现在有不少中国大陆的准妈妈想方设法去美国生宝宝也是一个佐证。据香港《动向》披露,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2年12月31日,第七届中央委员会204名委员中187名委员有直系亲属在西方国家居住、生活、工作或已加入所在国国籍,占91﹪;129名纪委委员中,113名有直系亲属在西方国家居住、生活、工作或已加入所在国国籍,占88﹪。

二、前苏联解体后,东欧许多国家的共产党不是相继改了名字么——意大利共产党改为左翼民主党,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改为社会党。等等。

“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这是中国几千年的老规矩。领头的没有了方向,老百姓也“无所措手足”(均见《论语·子路》)。《荀子·正名》也说“王者之制名,名定而实辨,道行(大政方针一致)而志通(大家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则率民而一焉。”(就能领着老百姓往一条道上奔)——譬如说既名为“共和”就该实行民主、宪政,不该一党说了算。摆在我们面前的就不该“有循于旧名”,而该“有作于新名”(借《荀子》之辞)。

再说“共产党”若改了新名,也正好与历史的中国共产党作一个切割。把践踏言论自由、践踏基本民主、人权的肃清胡风反革命集团、“反右”运动、人为造成的大饥荒(饿死了三千多万之巨)、幼稚的、荒唐的、邪恶的文化大革命、“89·64”血洗天安门广场等重大历史事件暂时搁置在历史的一隅,待“黄河清,圣人出”,也就是等待历史时机来到那么一个成熟的时机,再作定论。把棺钉留给历史,让历史去盖棺。培根在《伟大的复兴》序中说“时间就像一条河流,它给我们带来轻的和膨胀了的东西,但是那些重而坚实的东西都沉下去了。”(《十六——十八世纪的哲学》P4)历史记下的账谁也赖不了。改名后的党可以先把改革的路走好,把改革的路拓宽,发展才是硬道理。

三、可以作为参考的是:中共前政要李瑞环就曾建议中共更名为人民党或社会党。

邓小平在他的政治遗嘱中就说过:除了国富民强,我们党让人民当家作主和富强的理想不变,但名字是否可以考虑改为人民党、社会党之类呢?我想名字一改,中美关系马上会改善。(互联网:《理应公开——不能公开的谈话》)

当局可能会更看重共产党更名后有一失:那就是几十年来宣传部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积累起来的“积案盈箱”充塞人们耳目的对共产党的无以复加的赞歌是不是会处于一种尴尬的局面呢?——但“真理是时间的女儿”,时间自会分清泡沫和鲜花“,克服了心理落差的不适,也许才能成为一个真正健康的人!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7/24/2018

阅读次数:1,22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