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1日微信公众号推出的一篇文章《疫苗之王》牵动了千千万万中国民众的心。文章披露一家中国大型疫苗公司长春长生在生产狂犬病疫苗过程中造假;更让人揪心的是:这家公司生产的一批百白破(百日咳、白喉、破伤风)疫苗不达标,25万支问题疫苗已经销出并打入了25万儿童的身体。

焦虑的家长们纷纷质问,问题疫苗何以能够进入流通?有多少儿童受到了影响?问题疫苗的危害有多大?而面对这一牵动整个社会的疫苗危机,官方又一如既往开启了舆论管控的机器。署名“兽爷”的长篇调查性报导《疫苗之王》7月21日刚刚发表不久,就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被删除。该报告披露了疫苗企业长春长生的几名股东神通广大,尽管过去曾发生多起疫苗质量事件,甚至导致婴幼儿死亡,但企业总能化险为夷,屡屡过关。

中国的审查官星期日一刻不停地删减有关揭露假疫苗的评论和文字。假疫苗事件爆出后,引发中国民间猛烈抨击。

中共宣传部门对涉及千百万人生命安危的疫苗造假问题的报道严加控制,禁止独立调查报道,并采取无所不用其极的方式管控和封杀网络信息,其中包括不加警告直接封闭账号的措施,使中国公众的不安和恐慌进一步加深,走投无路的绝望感弥漫。

官方承诺彻查涉事企业的同时,受害儿童家长则被要求不要将“矛头对准党和政府。”

中共前中央委员、赵紫阳前秘书鲍彤在推特上写道:全世界,都报道:假疫苗,中国造。我的国,厉害了。鲍彤接着又发推特:再说疫苗造假。是企业胆大包天,因此媒体被噤声,司法躲一边?没有权力支持,企业能胆大包天?没有权力支持,早人人喊打了!有了权力保护,谁惹得了他,谁揭得了他,谁对付得了他?记得三聚氰胺后来又升官发财吗?历来如此,普遍如此,岂止疫苗!这黑,全黑,就是黑!

时事评论员长平在德国之声发表评论说:不是李克强、习近平都先后做了批示吗?对于中国社会来说,领导重视仍然是关键因素,但是它对民众的安抚效应已经大大不如以前。“有关地方和部门要高度重视,立即调查事实真相,一查到底,严肃问责,依法从严处理。要及时公布调查进展,切实回应群众关切”,这些官话套话几乎一字不差地在每一次公共安全事件之后重复。李克强和习近平的秘书们似乎也有点过意不去,用了上“突破人的道德底线”、“猛药去疴、刮骨疗毒”这样的新词狠话,但是跟有“影帝”之誉的温家宝的“人情味儿”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2日报道:中国又曝疫苗造假 权威官媒批胆大包天伤天害理但无司法跟进

图为中国央视早前报导新一波疫苗丑闻截屏网络照片

针对中国长春长生生物科技爆发生产问题狂犬病疫苗,引起许多民众的恐慌与愤怒。中国权威官媒《人民日报》山东分社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东岳客」表示,光是山东省就有超过25万支疫苗在市面上流通,不少家长都接种给6岁以下的婴幼儿,山东疾控中心必须及时给出有说服力回应和行动,否则恐惧将持续蔓延。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中国A股上市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日前被爆狂犬病疫苗造假,接着收到百日咳三合一疫苗出事被罚的处分书。中国疫苗近年多次出事,在网上被民众骂翻了,甚至讨论去香港接种疫苗。

据中国官方消息,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早在2017年11月已要求停用长春长生批次为201605014-01的百日咳、白喉、破伤风三合一疫苗(简称百白破疫苗)。

但今年7月15日长春长生又因为狂犬疫苗纪录造假,遭食药监局通报。7月18日,长春长生公告食药监局下达处罚决定书,决定书中提及百白破疫苗检验结果不合格。

据报道,7月15日被发现违法违规生产狂犬病疫苗,中共权威党媒人民日报就在微博以「胆大包天、伤天害理」形容涉事企业。

而百白破疫苗是儿童疫苗,许多家长十分关心,这几天中国社群网站内骂声不断,甚至有爸妈打算带小孩去香港接种疫苗。网上已有哪些疫苗需要去香港打、接种程序如何等分析文章。

报道引述官方的凤凰网21日转引研究母婴产品网站「童办」消息,儿童接种不合格的百白破疫苗可能影响免疫保护效果,目前中国官方还没有公布具体方案,对于是否补种也未有回应。

一名中国网友评论:「政府如果不严厉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就会成为三聚氰胺事件二,当年,放过三聚氰胺事件责任人,造成国产奶粉全线垮塌,但愿我们的疫苗不会重蹈覆辙,不要再出现全民去香港打疫苗!」

有消息指当年三聚氰胺问责官员如今全部复出并晋爵加官。

中央社引据安徽合肥秀虎新闻今天评论,在极低的违规成本与极高的收益双重刺激下,狂犬疫苗造假屡禁不止。与其他疫苗不同的是,狂犬病疫苗在预防疾病同时,还有治疗作用。如果无效,人类被携带病毒的狗咬伤后,会直接发病死亡。国家机关将如何惩处,公众拭目以待。

根据「童办」,食药监局在2017年11月公告两家疫苗生產公司共计65万多支百白破疫苗不合格,其中长春长生的25万支疫苗主要流向山东;武汉生物製品的不合格产品量更大,有40万支(批号为201607050-2),其中19万支流向重庆,21万支流向河北。

▲美国之音(VOA)7月22日报道:假疫苗威胁生命 北京严控舆论

“吓得要死”通常是一种夸张说法。但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这种说法对数以亿计的中国公众来说却是可怕的事实陈述。

他们这几天连忙翻查自己的孩子的疫苗接种记录,以便弄清楚自己的是否接种了疫苗生产造假的厂家生产的疫苗。然而,中国共产党当局对有关消息的控制和封锁使他们无法得到确切的信息。

中共宣传部门对涉及千百万人生命安危的疫苗造假问题的报道严加控制,禁止独立调查报道,并采取无所不用其极的方式管控和封杀网络信息,其中包括不加警告直接封闭账号的措施,使中国公众的不安和恐慌进一步加深,走投无路的绝望感弥漫。

中国国内外的许多观察家多年来反复指出,自1949年武装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以来,中共当局每次面对涉及公众生命安全的重大危机都有一个始终一贯的应对方式,这就是,封锁消息,编造消息,再配合动用国家暴力惩罚传播当局不喜欢的消息的人,最终度过危机,转危为安;然后,再一次危机,再一次如法炮制,继续稳坐钓鱼台。

眼下来自中国的各种迹象令许多普通的中国人和中国国内外观察家认为,这一次疫苗危机也不会成为例外,中共当局不会因为这一次危机而变得开始珍惜中国普通百姓的生命。

这一次危机的导火索是,7月11日,中国疫苗生产巨头企业长春市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一名员工实名举报该公司疫苗生产存在造假。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随后在7月15日对长生生物进行了突击检查,发现狂犬病生产疫苗存在记录造假。

这样的消息本来就已经使成千万上亿的中国人胆战心惊,但接下来的一系列发展使众多的中国人进入了吓得要死的状态。那些令人忧心如焚的发展包括:

——时至今日,长生生物的狂犬病疫苗造假究竟是怎样的造假依然是中国的国家机密,中国公众不得与闻;中共当局控制的媒体不报道,中共当局也不准许中国公民个人、公民组织、或专业团体进行独立的调查;

——去年11月,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就接到报告,得知长生生物生产的一批百白破疫苗效不符合标准规定,接种后可能会影响接种儿童的白喉、破伤风和百日咳的免疫效果;那批疫苗25万支全部销往山东省;

——在问题疫苗销往山东的丑闻有限曝光之后,中国一个主谈育儿经验的社交媒体微信公众号《口袋育儿》旋即发表文章试图就公众介绍有关的知识,但文章迅速被中国互联网信息内容主管部门责令立即删除;《口袋育儿》就此发表声明称,“口袋育儿坚持科学育儿,一贯保持专业性和严谨性。我们爱惜自己的羽毛,一个字一个字地在建立品牌的声誉。故特此声明:不是我们文章有问题,是有关部门不让说了。”

——中国中央政府和山东当局在过去9个月里对山东公众和全国公众保密,中国公众至今不知道长生生物生产的那批百白破问题疫苗究竟怎样不符合标准;中国官方的澎湃新闻7月22日报道说,“山东省食药监局另一相关处室主要负责人表示,…涉事疫苗由企业召回,山东省食药监局负责监督召回。据她了解,2017年已开始这一召回工作。涉事疫苗还剩多少,召回了多少,这些疫苗分发到了山东省哪些县市,各接种点的接种的人群的数量等,该局并不清楚。”

——中国一位笔名为“兽爷”的媒体人7月21日发表题为“疫苗之王”调查报道,展示了问题企业长生生物几位控股股东的不同寻常的能力,其中包括如何通过低价收购国有资产和生产厂家,迅速占领了中国利润率高达80%的疫苗生产市场的半壁江山;其大股东原本都是月薪几千的普通人,其中的高俊芳当初以4000万元资金入股,但公开资料显示她当时的月薪只有6000元,没有人知道她从里筹措的资金;这批能力惊人的股东操控的疫苗生产企业在过去的10年里屡屡出现丑闻,包括疫苗造成儿童死亡的丑闻,但其企业屡屡可以化险为夷,发展壮大。

——中国当局虽然看似多年来对造成儿童死亡的问题企业心慈手软,屡屡予以放行,使之可以继续顺利生产问题产品,使它们可以相当安全地威胁中国当局所称的“祖国的花朵”的生命,但中国当局会对胆敢违抗当局旨意报道有关消息的记者、编辑和报社予以迅速的严厉惩罚,对公众寻求信息的行为毫不留情,迅速采取果断措施;7月22日有微信用户报告说:“邻居微信群讨论了一下疫苗,群就被 ‘限制使用’了,发消息别人看不到,还有个邻居转发了‘疫苗之王’,被限制登录了。”

——就在中国公众甚至中国官方媒体都在质疑中国的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的失职之际,中国网民有发现了一个在他们看来是十分残忍的笑话,这就是,在2008年造成中国官方所说的几十名儿童死亡、近30万受害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丑闻发生后被免职的官员、当时的国家药监局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孙咸泽在中共新党魁习近平上台之后的2014年6月获得提升,被任命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安全总监”,2015年7月升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

许多观察家不约而同的指出,中共当局喜欢提拔任用轻贱中国公民权利乃至公民生命的官员,因为中共当局相信,官员敢于大胆轻贱公民权利和生命意味着中共政权绝对信任、绝对忠诚;习近平当局将提拔孙咸泽显示了这个思路,习近平当局放纵和保护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以防火安全为理由在隆冬季节的黑夜里把成千上万的移民工和妻子幼儿驱赶到大街上也是同一种思路。

提起2008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丑闻,许多中国公众还记得,当初中国媒体早就发现了毒奶粉导致儿童患病和死亡的不详信息,但当时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共当局严令禁止中国媒体进行任何报道,以避免败坏即将到来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喜庆气氛。只是在北京奥运会过后,中共当局才准许中国的媒体有控制地曝光毒奶粉丑闻。

在2008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毒害中国儿童的丑闻暴发之前,三聚氰胺已经造成国际丑闻——美国有关当局报告说,来自中国的宠物食品掺有三聚氰胺,导致美国几千只宠物猫狗死亡。中国当局对美国当局的说法提出愤怒的抗议和严厉的谴责,声言美国当局是污蔑中国,污蔑中国产品。

在三聚氰胺进入中国国产奶粉导致大批中国孩子死亡或导致会大大缩短受害者寿命的终生残疾之后,中国政府以及为中国政府辩护的人才彻底停止谴责美国对中国的污蔑。与此同时,中国当局也采取有力的措施,积极抓捕那些坚持通过法律途径为受害儿童讨公道的人。

在2008年毒奶粉事件导致大丑闻之前,中国已经发生多次危害儿童健康的问题奶粉丑闻,其中最著名的包括所谓的“大头娃娃”的丑闻——奶粉掺假营养成分严重不足,导致食用问题奶粉的婴儿身体发育不良,显得头颅格外大。那些丑闻的一个共同特色是有关企业和个人在政府的保护下安然过关,后来的丑闻规模逐步升级。

2008年毒奶粉事件规模到底有多大?造成多少人死亡?多少人受害?现在依然是中国的国家机密。

中国官方媒体普遍报道说,三聚氰胺毒奶粉导致将近30个儿童死亡,将近30万儿童受害。但是,中国当时的总理温家宝提供的数字则是3000万人受害,是中国官方媒体大力宣传的受害数字的100倍。截至目前,中国当局没有解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100倍的差距,也没有说明究竟是温家宝总理提供的数字还是官方媒体大力宣传的数字更为接近真实。

温家宝当时说的话是,“一个(掺有有毒的三聚氰胺)三鹿奶粉(事件),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网民们大概不知道。我们普查了受到奶粉影响的儿童达到3000万,国家花了20亿”。

许多中国民众对温家宝的这番话表示强烈不满。有网民说,“20亿,折合给3000万儿童每人66块6毛6,(按照2008年的价格)相当于肯德鸡的一个全家桶,广州的一盘白斩鸡——伤害了一个孩子一辈子的健康和生存权,用66块6毛6就打发了,就这还心疼得直嘬牙花子:”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温家宝在中国有一个外号“影帝”。批评者说他喜欢逢场作戏,喜欢播洒鳄鱼的眼泪。

在最新的疫苗丑闻发生后,批评者发现,习近平治下的中国情况可能更不妙,因为没有了对他们动辄假装同情的影帝,他们连一盘白斩鸡一样的可怜的赔偿也不会得到。

眼下绝望的中国公众相互安慰的话是:尽量找外国疫苗来打吧;假如找不到,就听天由命吧,能活到今天已经是奇迹了。

在另外一方面,对于中国公众图谋寻求外国疫苗来避险和自救的举动,中国政府已经采取了有力的防范措施。中国药品监管机构眼下正在大力宣传:“迷信”进口疫苗毫无必要,我国已经建立覆盖疫苗全生命周期的监管体系。

与此同时,中国官方媒体日前报道说,年过六旬、在中国开私家诊所的美籍华人医生郭桥“因决定采购、销售和接种”中国断档3年的疫苗给急需接种的儿童接种,被以贩卖假药的罪名判刑7年,罚款200万元,尽管郭桥声言他购买和接种的疫苗是绝对正牌产品,是为了应对迫在眉睫的需要,尽管新生儿舍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合法途径获得接种,尽管他接种的婴儿无一有不良反应,尽管许多婴儿家长感谢他。

此外,中共当局为应对眼下的疫苗丑闻和危机而采取的措施还包括,大力删除中国网民贴出的因2008年毒奶粉事件被免职的孙咸泽获得提升、荣任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安全总监”的消息和评论。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2日报道:中国审查官企图屏蔽假疫苗丑闻

法新社北京报道,中国的审查官星期日一刻不停地删减有关揭露假疫苗的评论和文字。假疫苗事件爆出后,引发中国民间猛烈抨击。

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相关负责人22日通报,经查明,长春长生公司编造生产记录和产品检验记录,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国家药监局已责令企业停止生产,收回药品GMP证书,召回尚未使用的狂犬病疫苗。国家药监局会同吉林省局已对企业立案调查。 ?

长春长生制药公司是中国第二大制造抵抗狂犬病疫苗的公司。该企业这是一年内第二次发现产品生产质量问题。

该公司星期日亦发公告称,公司之前已停止生产几种包括应对百日咳、白喉、破伤风等疫苗。

这一丑闻激起中国人对一系列有关食品和健康领域发生的丑闻的痛苦记忆,对食品安全的害怕使得公众舆论难以阻挡地爆发出愤怒。

面对暴风雨般的批评,中国网络审查官删去了许多微信、微博以及官方控制的其他媒体上的文章和评论,试图重新掌控舆论。

星期天晚上,中国有关当局宣布下令停止生产疫苗,正式开启调查。中国总理李克强出面表态,表示要彻底追查责任。但中国民众这次对官员们并不宽容,因为类似的丑闻发生太多,而且直接涉及的是他们的后代。

在北京,疾病防疫中心一名负责人通过网络希望中国的父母们不要担忧:“北京不存在任何有问题的疫苗”。

中国央视援引四川和广东卫生当局称,长春长生制药公司生产的疫苗并没有进入两省的医药市场。不过,央视承认25万支有问题的疫苗已在山东省市面流通。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周日呼吁有关当局“快速行动,向民众作出交代。”

同类型的丑闻2016年在山东爆发,当地市面上流通了价值数千万美元的过时或者因库存不完善而有严重问题的疫苗。

中国媒体正在挖掘长春长生、武汉生物、北京民海三家疫苗生产企业之间的疑似关联。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22日报道:又一场信誉危机 疫苗事件为何触动中国神经

周末,微信公众号推出的一篇文章《疫苗之王》牵动了千千万万中国民众的心。

文章披露一家中国大型疫苗公司长春长生在生产狂犬病疫苗过程中造假;更让人揪心的是:这家公司生产的一批百白破(百日咳、白喉、破伤风)疫苗不达标,25万支问题疫苗已经销出并打入了25万儿童的身体。

此文一发,轰动社交媒体。一时间,“疫苗”成为引爆中国民众愤怒情绪的最敏感话题。

现在,文章虽然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因为“内容违规无法查看”,但它所披露的疫苗问题成为中国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

中国政府网周日深夜刊发总理李克强的批示,要求“尽早查清事实真相”,给民众一个“安全、放心、可信任的生活环境”。

法新社认为,中国的“审查者和监管者拼命要赶上公众的反应,在国家媒体努力掌控话语权的时候,删除微信上的帖子。”

实际上,这是一宗始自举报,已经由中国国家药监局调查、发现、并查实公布的案件。然而,一桩旧案引起如此巨大的公众反响,恐怕是监管当局始料不及的。

回应疑问

7月22日,星期天,中国国家药监局负责人罕见地向官方媒体通报了疫苗案件的有关情况,证实了《疫苗之王》一文中涉及的狂犬病疫苗和百白破疫苗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药监局负责人的通报,还透露出以下几点公众最为关心的信息:

1、国家药监局对长春长生公司“飞行检查”,后进驻企业全面调查后,查明“企业编造生产记录和产品检验记录,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

2、处罚:责令企业停止生产,收回药品GMP证书,召回尚未使用的狂犬病疫苗,涉嫌犯罪的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3、长春长生“已上市销售使用疫苗均经过法定检验,未发现质量问题。”

4、这是一年内被第二次发现长春长生产品生产质量问题。2017年10月抽样检验中发现有一批百白破疫苗“效价不合格”,“有关补种工作原国家卫计委会同原食药监总局已于今年2月进行了部署”。

按照这位负责人的解释,疫苗“效价不合格”应该算是“质量问题”,与“上市销售使用疫苗未发现质量问题”显然相互矛盾。

这位负责人没有解释的是:如果疫苗没有质量问题,为何有补种的必要?

公共事件

中国药监部门官员的此番通报,要立刻消除公众的愤怒与焦虑恐怕相当困难;实际上,本次的问题疫苗如此轰动舆论,与中国近年来一再出现的大规模药品、食品安全问题有直接的关联。

-2016年3月,山东曝光价值5.7亿元的非法疫苗案:25种儿童、成人用二类疫苗未经严格冷链存储运输销往24个省市。

-2012年,媒体曝光有非法厂商用皮革废料生产药用胶囊后,警方查扣了用工业明胶生产的胶囊7700余万粒。

-2010年3月,媒体曝光山西近百名儿童注射疫苗后或死或残,引起广泛关注。

-2008年,中国三鹿集团生产的婴儿奶粉中发现含有化学原料三聚氰胺。很多食用了这种奶粉的婴儿被发现患有肾结石。此后,中国消费者纷纷到海外采购外国奶粉,至今已经形成巨大的海外奶粉代购行业。

海外采购奶粉,可算中国消费者对本国婴儿奶粉不信任的最好表现。十年过去了,海外采购热仍然持续不退。

婴儿奶粉或许并非人人需要,但是疫苗接种,特别是婴幼儿的疫苗接种,却是关系到个体健康和一个国家整体素质的大问题。

中国的制药行业规模巨大,药品监管当局一直希望能肃清其中的不正之风,同时推进疫苗国产化。

如此重要容不得疏忽的问题,本次中国当局的处理会有所不同,结果也会不同吗?

▲德国之声(DW)7月23日报道:疫苗丑闻愈演愈烈 习李先后强硬发声

正在非洲出访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疫苗丑闻公开表态,要求严肃问责、从严处理。此前总理李克强也重批,说这次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必须给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中国中央电视台消息,正在非洲访问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吉林长春长生生物疫苗案件作出重要指示。 他指出,该公司违法违规生产疫苗的行为,性质恶劣,令人触目惊心。有关地方和部门要高度重视,立即调查事实真相,一查到底,严肃问责,依法从严处理。要及时公布调查进展,切实回应群众关切。

习近平还强调,确保药品安全是各级党委和政府义不容辞之责,要始终把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放在首位,以猛药去疴、刮骨疗毒的决心,完善我国疫苗管理体制,坚决守住安全底线,全力保障群众切身利益和社会安全稳定大局。

此前中国政府网报道,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疫苗丑闻作出批示。他说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他在批示中要求,“国务院要立刻派出调查组,对所有疫苗生产、销售等全流程全链条进行彻查,尽快查清事实真相,不论涉及到哪些企业、哪些人都坚决严惩不贷、绝不姑息。”他还表示:“对一切危害人民生命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坚决重拳打击,对不法分子坚决依法严惩,对监管失职渎职行为坚决严厉问责。”

这是北京当局被批评屏蔽疫苗丑闻后,官方高调做出的正式回应。

中国再曝疫苗丑闻 党报要求追根溯源

上周末,疫苗事件成为了中国社交媒体新浪微博上热度第二高的话题。许多幼童家长都担心他们的孩子是否被接种了不合格的疫苗。有些家长还将这一话题引申出去,问道:“如果国家不能保证民众的安全,我们又如何去热爱这个国家?”

长生生物科技公司被药监部门发现在生产狂犬病疫苗时对生产记录进行造假,该公司的生产许可随后被吊销,监管部门也对该公司立案调查。而到7月19日,该公司此前因生产不合格百白破联合疫苗而遭药监部门处罚一事也被曝光。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官网的信息显示,除了长生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公司的一批产品也在当时被发现不合格,因此立刻停用。

长生生物7月22日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表示问题疫苗召回工作预计将减少公司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约2亿元人民币左右,净利润约1.4亿元。同时还指出,狂犬病疫苗停产将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较大的影响,预计将减少2018年下半年营业收入约5.4亿元左右;由于百白破疫苗、狂犬疫苗事件影响,对公司其他产品销售将带来负面影响,但影响目前无法准确预计。

疫苗丑闻多发消噬公众信任

中国疫苗生产丑闻近年来已经出现多次。2007年,山西发生多起儿童注射疫苗后致伤、致死事件,此事件直到2010年才在舆论压力下予以公布。

另外,2016年初,中国警方披露,一些没有按照标准储运、本应进行报废处理的疫苗流入了市场,相关嫌疑人非法经营疫苗业务,涉案金额高达数亿人民币。当时,中国总理李克强也对表示要对相关失职、渎职行为严肃问责,并承认疫苗安全事件暴露出了监管方面的诸多漏洞。新华社还曾刊发社论,认为非法经营、监管不力会影响社会公众对接种疫苗的信心。

而在此次长生生物疫苗生产违规事件曝光后,中国媒体再次刊发观点相似的评论。官方背景的《环球时报》刊发社论质问,为何人命关天的疫苗被不负责任的企业主把持,“而当出了问题时,怎么会罚点款就了事了呢?”“2016年山东出过疫苗安全事件,当时闹得轰轰烈烈,国内疫苗生产受到沉重打击,为什么时隔不久,围绕疫苗又出事了呢?这究竟是个别事件,还是具有某种普遍性呢?”评论作者认为,国家药监部门应立即就上述问题回应公众的关切,要求“处在药监一线的官员挺身而出,让人们看到政府机构对人民群众疫苗安全的高度责任心和担当精神”。文章指出,小概率的不安全事件对个人可能意味着绝对不安全,“政府要理解舆论面对每一起安全事件时的冲动,要用自己的作为争取并赢得信任,避免具体部门和官员采取有可能进一步刺激舆论的行动。”“要坚决避免事情一来,让人看到的先是有的部门‘维稳当先’。”

另一家官媒《人民日报》则在肯定此次监管部门处置迅速的同时,指出关键在于“找到问题的根源,否则就会陷于‘亡羊补牢’的被动之中。……不仅要严肃追责涉事药企,更要规范市场秩序、完善监管制度,避免类似事件再次上演”。

▲美国之音(VOA)7月23日报道:疫苗事件“突破道德底线” 中国总理下令调查

华盛顿 —中国总理李克强要求对一家制药厂被指责在生产狂犬病疫苗时违规展开调查。

长春长生生物公司被勒令停止生产并从市场上收回疫苗。此前,中国国家药监局查出这家公司伪造生产和质检记录。

李克强星期天(2018年7月22日)发出一项批示,谴责有关企业突破道德底线,并誓言会“坚决打击”任何危害公众健康的行为。

目前还没有因为这项疫苗导致身体受到伤害的报道,但是相关新闻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一波批评声浪。

长生生物公司去年就因为被发现一批疫苗不达标而被勒令停止生产这些疫苗。

中国过去10年中出现了一系列伪劣食品和药物,政府一直努力在国内和国外重振人们对中国食品和药物的信心。

▲德国之声(DW)7月23日报道:疫苗危机:矛头不准针对党和政府

“问题疫苗”事件继续在中国发酵。官方承诺彻查涉事企业的同时,受害儿童家长则被要求不要将“矛头对准党和政府。”

中国疫苗生产企业长春市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有员工实名向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举报了该企业在疫苗生产中存在造假问题。几天后,七月15日,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对长生生物进行了突击检查,并发现狂犬病生产疫苗存在造假问题。

消息传出,舆论哗然。焦虑的家长们纷纷质问,问题疫苗何以能够进入流通?有多少儿童受到了影响?问题疫苗的危害有多大?而面对这一牵动整个社会的疫苗危机,官方又一如既往开启了舆论管控的机器。署名“兽爷”的长篇调查性报导《疫苗之王》7月21日刚刚发表不久,就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被删除。该报告披露了疫苗企业长春长生的几名股东神通广大,尽管过去曾发生多起疫苗质量事件,甚至导致婴幼儿死亡,但企业总能化险为夷,屡屡过关。

重庆市民“启靖”在发现自己孩子也不幸接种了长春长生的问题疫苗之后,随即在网上发帖呼吁“成立重庆地区假疫苗受害群众维权组织”。他在帖文中称:“决定走这一步……知道我面临多大的阻力不?但是又能怎么样呢?……每一个父母都应该勇敢的站出来,在今天。你们不为自己的子女的健康说话。不为他们的生命健康权而勇敢。将来。你们子女的后代必然会重蹈覆辙。我们作为父母可以给不了他(她)们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但是我们不能不给他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帖文发出不久,“启靖”家中的网络即告中断,稍后又被登门造访的警察带往公安局。

今天刚刚重获自由的“启靖”通过电话对德国之声表示:“重庆是长春长生疫苗的重灾区,我女儿所在的幼儿园就使用了这种疫苗,但官方到目前还没有任何说法。”对于在警局的被问话经历,“启靖”表示:“他们主要的意思就是,不要把矛头指向党和政府,而是要指向生产假疫苗的企业。通过交谈我得知,这些警察或本人或亲友中也有子女打了有害疫苗。”

问题企业当然要受到严厉惩处,但“党和政府”的监管责任是否也要追究呢? 毒疫苗事件并非首次在中国发生,2010年在山西以及2016年山东发生的毒疫苗事件,都曾造成全国性的恐慌。但这类事件何以屡禁不止呢? 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院长唐任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这次疫苗事件再次凸现出我们的监管部门的失职,有消息称,长春长生疫苗的问题很早就有所察觉,但因为后台硬,就一直没有被调查。疫苗企业当然应当承担首要责任,但监控部门也无法逃避责任。疫苗是关系到生死的民生产品,疫苗都不可以信赖了,那这个国家还有什么是可以信任的呢。”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23日发表独立学者邓聿文评论:从疫苗之殇看中国的系统性腐烂

长春长生公司的问题疫苗日前在中国的自媒体发酵,引发国人愤怒。该次事件的导火索来自国家药监局对该公司问题疫苗的查处,但它形成巨大的舆论漩涡则直接来自一篇《疫苗之王》的微信公号文。这反映了社交媒体的力量,更说明在关乎公众健康特别是儿童安全的问题上,大众最易形成共鸣和达成一致声音。

中国公众对于食品药品存在的安全隐患,如果不涉及儿童或者与儿童关联不大,早已有些麻木。但在涉及儿童的食品和药品问题上,民众的神经再怎么麻木,也是触及到痛点,不能不呐喊。这次问题疫苗曝光后,大量中国网民迅速晒出自家小孩接种的疫苗产自长生公司的截图,进而参与讨论和控诉。

儿童既是社会希望,也是弱势群体。中国家庭的父母努力打拼,很大程度是为孩子创造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和物质条件。而疫苗的接种带有一定强制性,中国父母没有多大选择余地。所以,疫苗公司在儿童身上做文章,生产有问题的疫苗,即便对小孩没有太大的负作用,也是父母不能容忍的。因为一不小心,很可能扼杀孩子一生的幸福,也让父母的辛劳打水漂。这样的公司,不仅是突破道德底线问题,而是根本就没有良心和道德。

虽遭万夫所指,性质恶劣,但从赚钱的角度看,长生公司的做法却也并非不可解释。马克思早就讲过,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家甘冒绞首的风险。在中国,出于利润而坏良心的企业,长生公司不会是最后一家。问题是,当企业想打坏主意、做坏事时,如果国家有健全的监管机制,包括舆论环境,它也难以做成。然而,正是在这一点上,中国的一系列监管机制失灵,放纵类似长生、鸿茅药酒的企业去做坏人。这是比问题疫苗更可怕、也是让公众绝望的地方。

可以说,长生事情的爆发,是中国体制性、系统性腐烂的一个缩影。疫苗监管涉及多个部委和地方,从长生公司来看,它在多年的并购和发展中,其实问题很多,比如,媒体在2016年就对其问题疫苗有所披露,但这没有影响到它继续生产问题疫苗以及问题疫苗流入市场,没有影响到它的几个股东控制了包括长生在内的国内多家疫苗企业。

不仅是长生,关于疫苗安全问题,早在2010年,国内就有媒体报道过山西的情况,在长生公司的问题疫苗爆发后,人们也把那段往事扒出来,当时此事也曾引起舆论关注,然而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写调查报道的记者被迫辞职,签发报道的报社领导被贬去其他单位。相对而言,2010年远比今天对舆论的管制要宽松,但对疫苗的报道还是受到地方很大的干扰,为媒体立下了一个坏的规矩。从那以后,曾经热闹一时的调查报道在中国日渐式微,一些优秀的调查记者要么不做,要么离职或转行,以致今天整个中国找不到像样的调查报道,舆论特别是官媒的监督作用几乎消失殆尽。

两年后,社会进入了新时代,媒体成了党的喉舌和工具,东西南北中,党领导和统管一切,领导人也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腐运动,对党的治理和社会的管制达到空前严厉的程度。然而,就算这样,还是管不住一个疫苗问题,这说明空前严厉的反复治理手段在问题疫苗面前统统失灵。

在“一人领导”时代,表面上的严厉监管实际上会演变成无人监管和无人负责。它严厉的只是“繁文缛节”,是纸上作戏,而作为监管主体的人,在监管职责上却无所作为。因为政出上令,都在坐等上面发号施令。没有领导人的指令,大家不敢主动作为,也不愿主动作为,所以,没有问题时监管者“无所事事”,“大家都好”,一旦问题发生,则“绝不当头”,推卸责任,必须有最高层级的领导发话、批示,才会行动,否则就互相退缩,无人负责。我们看到,在长生公司的事情刷屏后,没有一个部门出来表态,集体失声,哪怕是假装安慰民众。

监管部门的鸦雀无声,跟干部任免体制又是直接相连的。在“一人领导”时代,任命干部的最重要原则是忠诚,而不是才能。你如果跟领导人或者领导人的亲信有“关系”,即使受到过处分,但只要表现出忠诚、顺从,也可得到提拔重用。此次事件也把国家药监局副局长孙咸泽挖出来了。这位当年的食品主管者曾因三鹿事件受到处分,然而半年一过,摇身一变主管药品安全,更是在2012年荣升药监局副局长,几年时间从正局晋升正部。把一个关乎儿童健康安全的行业交给这样一个人去管理,公众对中国的监管体制如何有信心?而这正是现在干部任命的特点,只问忠诚,不管履责。

没有公民社会,没有媒体监督,没有民众和行业自治,没有法律,党包办一切,无人负责和作为,只依赖领导意志,中国的体制性和系统性腐烂在疫苗面前显露无遗。

注:本文不代表BBC观点和立场。

▲德国之声(DW)7月23日发表时事评论家长平文章:厉害了,我的疫苗

中国再次爆发疫苗问题。时评人长平认为,一个正常社会可能的抗议在中国仍然是禁忌,互害社会让更多无辜者难以逃离人为的灾难。

(德国之声中文网)相比较于2005年安徽泗县甲肝疫苗事件、2009年大连狂犬疫苗事件、2007年山西疫苗事件、2013年康泰乙肝疫苗媒体事件以及2016年山东济南非法经营疫苗案件,最近曝光的长春长生公司疫苗造假事件,直接后果并不是最严重的。前述事件大多直接造成婴幼儿健康伤害和死亡。更不用说,2008年三鹿有毒奶粉事件中,直接受害儿童高达30万之众。

有一些父母在社交媒体晒出信息,称自家孩子打疫苗后长期发烧、呕吐。这些孩子完全可能是长春长白公司的直接受害者,但是恐怕难以得官方确认。在网络流传的一例长达十年的长春长生公司疫苗官司中,尽管法院认定当事人注射长春长生公司生产的狂犬疫苗后几近失明,“脑部病变与其注射狂犬疫苗存在关联性”,但仍然判定长春长生公司不承担责任。

这次大规模的舆论主要来自恐慌和焦虑。首先,三鹿有毒奶粉事件尽管受害者众,但是可以检查治疗,然后选择外国奶粉,城市中产阶级依然可以缩头享受“岁月静好”,把伤痛留给吃不起外国奶粉的社会底层。但是,疫苗种进去之后,是否有效并不容易检测;假如有效也不应该补种,否则会有健康风险。同时,它也无法通过大规模的淘宝代购就能解决。很多地方甚至不承认外国疫苗,孩子没有国产疫苗记录就不能上学。

这正是一个中国人生存状况的隐喻:你明明知道有问题,这问题某一天可能会要你的命,但是现在还没有让你倒下,如果你不去想它甚至好像不存在;如果你细想,就会觉得异常恐惧,想要逃离,然后发现其实并没有办法摆脱它。

你觉得还只是这个人的问题么?

怎么会没有办法摆脱呢?不是李克强、习近平都先后做了批示吗?对于中国社会来说,领导重视仍然是关键因素,但是它对民众的安抚效应已经大大不如以前。“有关地方和部门要高度重视,立即调查事实真相,一查到底,严肃问责,依法从严处理。要及时公布调查进展,切实回应群众关切”,这些官话套话几乎一字不差地在每一次公共安全事件之后重复。李克强和习近平的秘书们似乎也有点过意不去,用了上“突破人的道德底线”、“猛药去疴、刮骨疗毒”这样的新词狠话,但是跟有“影帝”之誉的温家宝的“人情味儿”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

领导批示并没有让父母们放心。不是人民群众不好愚弄了,而是发生的事实太清楚了:当年因三鹿奶粉事件被记过处分的国家药监局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孙咸泽,后来做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药品安全总监(直到2018年2月退休),疫苗安全正是他的工作重点。正如一则微信朋友圈信息所说:怎么也躲不开这个人,你觉得还只是这个人的问题么?

近年来当局苦心经营的爱国主义再次受到挑战。继中美贸易战之后,“厉害了,我的国”再次露出怂态。日本、美国等国家曾经对中国的医疗援助,也纷纷被搬出来。香港再次成为怀抱婴儿的父母投奔的地方,甚至去台湾打疫苗的可行性也在讨论之中。曾经砸乐天超市、抵制日货的狂热,成为备受嘲讽或者反思的素材。也有香港人出来解释说,香港人游行的目的,就包括保住疫苗、奶粉不受权力污染。不过,在不久的将来,这些游行是否就能免于“不爱国”的污名,仍然是一个疑问。

一个互害的社会

尽管亿万父母群情激愤,而且头脑清醒,但是一个正常社会可能的反应,在中国仍然是禁忌,比如没有一个人提议上街游行示威,或者促进政治改变。城市中产阶级讨论得最多的主题是:挣钱送孩子出国。一个笑话说:本来已经决定不再做地沟油生意的老王,得知疫苗丑闻之后,发誓要再多挣一点钱送孩子出国,于是狠狠心再往油桶里掺了两瓢地沟油。

很多人不明白:难道那些企业经营者,那些受贿的领导干部,他们就没有孩子吗?为什么要做如此丧尽天良的坏事?同样的问题,也被放在异议人士的孩子遭到骚扰的事件上。这个笑话揭示了谜底:很有可能,这些人作恶,正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过上好日子。

不是所有人都在互相伤害,但是互害社会让更多无辜者难以逃离人为的灾难。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美国之音(VOA)7月23日报道:习近平批假疫苗案性质恶劣 公司高管被警方带走

中国7月23日星期一称已经对涉嫌生产假疫苗事件进行立案调查,包括涉案公司董事长在内的5名公司高管被公安机关带走。

与此同时,正在非洲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点名抨击涉案的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称该违法违规生产疫苗“性质恶劣,令人触目惊心”,并指示要一查到底,“依法从严处理”。

此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下令说,“不论涉及到哪些企业、哪些人都坚决严惩不贷、绝不姑息。”

假疫苗事件爆发之后在中国引起众怒,几天来事件持续发酵,在狂犬病疫苗被发现造假之后,百日咳、白喉等疫苗也被发现有问题。中国负责药品监督的药监局除下令长生生物停产、收回药品证书外,星期一又称,将在事先不通知的情况下对所有疫苗生产企业实施所谓的“飞行检查”。

目前还不清楚中国全国到底有多少儿童通过被注射了劣质疫苗。

近年来中国已经发生过多次疫苗丑闻。2016年的起疫苗过期事件导致200人被逮捕。2010年有媒体报道说,过去三年里山西省有上百名儿童注射疫苗后或死或残。

被放大的恐慌?

在另一方面,在从上到下的一片谴责声浪中,中国的南方周末星期一的一篇报道质疑说,这是“被放大的恐慌”。

这篇现已被从网上撤下的报道说,早在去年11月,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就回应了这次卷入造假丑闻的“百白破疫苗”的安全性问题,并得出结论说,“可能影响免疫保护效果,但对人体安全性没有影响。” 上海疾控中心一位长期从事免疫规划的陶黎纳医生也对该报说,这次疫苗造假不至于对疫苗效果和公众健康造成实质性影响。另一位上海某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也说,虽然涉事疫苗没有达到国家标准,确实为不合格产品,但实际也能产生足够抗体。

百白破疫苗可以预防百日咳、白喉和破伤风。而中国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07年至今,中国未出现白喉病例报告,百日咳的年发病率也降至0.5/10万以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3日报道:习近平怒斥假疫苗恶劣 李克强痛指道德底线已破

震惊中国的假疫苗事件正产生一股难以遏止的爆炸效应,在舆论吁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提前回国平息事态之后,正在非洲访问的习近平周一越洋直斥假疫苗事件性质“恶劣,令人触目惊心。”习一声令下,涉事厂家董事长及一干高管随即被当地公安带走问讯,但是民众的愤怒远远没有消解。

假疫苗事件在中国爆出一周后,中国国家药监局周日才宣布因发现生产狂犬疫苗的长春长生公司编造生产记录及产品检验记录,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责令其停止生产。因此丝毫未能平息中国民众的恐慌、猜疑和愤怒。随着事态的进展,民众对中国药监局去年11月公告两家疫苗生产公司共计65多支“百白破”疫苗不合格有了更多了解,令民众恐慌的是,长春长生生产的不合格疫苗“百白破”25万支已在九个月前销往山东,吉林省药监局迟至九个月后才公布行政处罚,有舆论指当局想通过有限曝光,延期公布的方式把事态缩小,“大事化了”。有网民怒指“这是玩的什么猫腻,把我们的孩子不当人。”

这是一起大规模涉及民众健康的公共事件,尤其是涉及中国人下一代健康的事件,民众的愤怒可以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当局对网络的审查和删减也到了疯狂的地步,但仍不能挡住愤怒的帖子排山倒海而来。

第一时间,舆论在抨击企业重利失德,草菅儿童健康的同时,把目标对准中国药监局本身,中国药监局主管食品安全官员孙咸泽几年前因陷于三鹿毒奶粉丑闻而受到处分,后来居然转岗为药品安全监管司司长,再后来一路高升至总局副局长,在2014至2018年2月甚至一直是中国药品安全总监。

也有人把矛头指向地方当局:“20多万假疫苗流入山东,然而体制内的山东主流媒体全部噤声,无调查无结果无发声,官网上也查询不到应该公示的信息。为什么山东省第一次假疫苗事件流出时不加以制止,为什么问题出现了从来都不是解决而是去隐瞒,去堵住悠悠之口?”。

与此同时,不少网民举出例子,官方欲掩盖真相导致疫苗问题越来越大,终于爆发。2010年曾对山西问题疫苗做过严肃报道的记者王克勤因此被免职,关注过疫苗的唐荆陵律师后来也以煽颠罪判刑。阿波罗大爷微博质疑:“毒假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哎,俺李家总理啊这是伤天害理、灭绝人性罪孽!2010年始,王克勤就不断揭发、曝光毒假疫苗,然而政府给予的奖励是开除!正是变相的庇护,毒假疫苗才祸害至今!如此,仅惩罚造孽者,给一个”交代“就ok了?一一这事若摊在任何一个走邪路国家,总统总理不卷铺?”

星期日,中国总理李克强批示这次假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并指示国务院立刻派出调查组查清真相,对涉事的企业和个人“严惩不贷”。但许多人认为李克强并没有足够的权力来处理这一事件,于是有人呼吁习近平提前回国平息事态。李悔之建议,“正在非洲出访的习主席是否暂停出席各国授勋活动,回国平息人民群众怨气与怒气——李总理素来不克强,不能一锤定音啊”

习近平越洋发怒,星期一批示要以“猛药去屙,刮骨疗毒”的决心呢,完善疫苗管理体制,坚决守住安全底线。要立即调查真相,一查到底,依法从严处理。

习近平定性假疫苗案性质“恶劣”后立即产生效应,23日当地时间下午,已将长春长生董事长高俊芳和四名公司高管立案审查,并带到公安机关依法审查。习近平还要求有关当局及时公布调查进展,回应群众关切。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评论:“习近平一批示,公安就调查,闻风而动,雷厉风行,很好很好。再一想,习近平不批,网络就封锁,揭发者反而被调查被迫害,假疫苗到处大摇大摆残害小学生,一年不批示残害一年,十年不批示残害十年,几千万人吃公粮,只凭一个人的批示办事,这算什么体制?”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3日报道:疫苗丑闻: 舆论受管制 官媒吁“让违法者倾家荡产”

毒奶粉,三聚氰胺后,最新爆发的人用狂犬病疫苗事件点燃中国人的怒火,延烧的舆论受到严格控制之际,官媒新华社周一(7月23号)忍不住发出“让违法者倾家荡产”的评论。

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监局)负责人日前通报,吉林的长春长生编造生产纪录和产品检验纪录,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已责令企业停止生产,召回尚未使用的狂犬病疫苗。

媒体披露,早在去年,长春长生就有25万支不合格的百白破(百日咳、白喉、破伤风)疫苗销往山东,但时隔近9个月后,吉林省药监局才于日前公布处罚决定。连串事件引发家长恐慌和愤怒,有网民甚至表示要赴香港接种疫苗。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日(7月22日)指这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正在非洲出访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一也对疫苗丑闻表态,据中国官媒报道,习近平说,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违法违规生产疫苗行为,性质恶劣,令人触目惊心。有关地方和部门要高度重视,立即调查事实真相,一查到底,严肃问责,依法从严处理。

新华社今天也发表评论说,有关部门应及时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制度,实施“一次违法终生禁入行业”等制度,让违法者倾家荡产,真正让制度发挥震慑作用。

有评论表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疫苗生产国,年产能超过10亿剂次,国产疫苗约占全国实际接种量的95%以上;近年来虽逐步建立疫苗安全标准和生产监管体系,但仍有疫苗安全事件发生,更有甚者存在故意造假行为,行业监管面临严峻挑战。

另据中央社报道引述外媒报导,中国宣传部门对假疫苗问题的报导严加控制,禁止独立调查报导,并且管控和封杀网路消息,其中包括不加警告直接封闭帐号的措施。

中国假疫苗事件惹民怨,官方却以严控舆论因应,导致大批中国网民这几天乾脆改到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官方微博留言,有网民说,“整个中国只有这里能说话了”。

中国网管“不方便”处理的美使馆官方微博上,网友近几天在不同主题发文下方的留言,几乎都可看到中国网民抒发对假疫苗事件的感想。网民留言方式相当多元,有人说,“请美国干预假疫苗这种泯灭人性的事件”;有人留言问:“美国法律会对指造假疫苗者怎样判刑”。

还有网民写下:“心彻底被伤透了。连孩子的疫苗都可以造价,我的厉害国你还有啥不敢。不会爱国了。连自己的生命权都没有,你指望我爱国,我没那麽高尚,谁愿爱谁爱去”。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23日报道:焦点:“疫苗门”下中国百姓的无奈与无助

7月15日,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一份通告,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通告称,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过程中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行为。

7月16日,长生生物公司发布公告,称吉林省食药监局已收回长生公司的《药品GMP证书》,同时已按要求停止狂犬疫苗的生产。

长生公司的回应同样没有引起注意。一起可能涉及千万儿童的健康甚至生命安全的药品弄虚作假丑闻,似乎就这么埋没在行政公文里了。

李克强发声与官媒痛批

5天后,7月21日,自媒体《兽爷》发布《疫苗之王》一文,揭露奸商在疫苗生产过程中偷工减料、弄虚作假的行为。

文章像一枚重磅炸弹,引爆中国社交媒体。到周一(23日),#长生疫苗事件# 阅读已经接近5亿人次。

中国社交媒体的爆炸,是《疫苗之王》触动了中国老百姓最敏感的神经:公众对中国食品药品存在的安全隐患的担忧。特别是涉及到儿童,这根神经就绷断了。

“疫苗门”成为社交媒体最热词汇不到48小时,中国政府网周日(22日)夜刊发总理李克强的批示,要求“尽早查清事实真相”,给民众一个“安全、放心、可信任的生活环境”。

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检查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官媒相继就该事件发表评论。仅举几个通栏标题,中国官媒报道“疫苗丑闻”的力度可见一斑:

人民日报:《 一查到底,方可纾解疫苗焦虑》。中国之声:《 四问长生生物百白破疫苗旧案:25万支劣药今何在?》。光明日报:《 “狂犬病疫苗记录造假” 没有不良反应也该问责》。检查日报:《 疫苗生产记录造假,致歉就能了事?》。

“疫苗门”与“毒奶粉”

整整10年前的夏天,中国也发生了一起涉及儿童健康安全的奸商造价丑闻。对比一下官方的反应速度很有意思。

2008年6月2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张伟首次接到“问题奶粉”结石患儿病例。

9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启动国家安全事故一级应急响应(一级“为最高级:指特别重大食品安全事故)处置三鹿奶粉污染事件。

从“毒奶粉”爆发到中央政府表态,有3个月的时间差。

3个月的时间差,反映了10年间中国社会其中一个方面的变化:10年前,中国的社交媒体和自媒体远没有今天普及。今日中国,社交媒体提供的不仅是交往平台,它已经成了人们日常生活工作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公众舆论借助社交媒体平台的动员和传播以及它造成的即时压力今非昔比。

“防民之口胜于防川”。社交媒体平台给了中国百姓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声渠道,也给政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社交媒体上“疫苗门”刷屏的时候,揭露丑闻的原文《疫苗之王》已经是“此内容违规无法查看”。

发生渠道与“无法查询”

中国政府对公众舆论借助社交媒体迅速发酵是极为敏感,对社交媒体上的内容的监控力度也前所未有。

社交媒体上“疫苗门”刷屏的时候,揭露丑闻的原文《疫苗之王》已经是“此内容违规无法查看”。

法新社的报道很形象的抓住了围绕“疫苗门”出现的近乎滑稽的局面:“中国的审查者和监管者拼命要赶上公众的反应,在国家媒体努力掌控话语权的同时,删除微信上的帖子。”

目前,围绕“疫苗门”从官媒到社交媒体仍在“热议”。但是,这股“热议”能持续多久?

一旦中国政府判断公众舆论的关注超过了“内部掌控”的尺度,“热议”可以瞬间冷却甚至鸦雀无声,就像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这样的例子枚不胜举。

每当涉及危害公众利益的丑闻发生,中国官方的表态都要求“坚决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但是,“类似事件”却一再发生。

社交媒体上的一段帖子似乎形象地描绘出了中国老百姓的无奈与无助心态:

“人们问我为什么不要孩子,因为我不愿让我的孩子喝毒奶粉,接种假疫苗。我不愿意看到发生在我们一代人身上的事情发生在下一代身上。”

▲美国之音(VOA)7月23日报道:中国药监高官穿昂贵名牌谈假疫苗被众轰

华盛顿 —在中国假疫苗事件引发举国愤怒,而当局严控舆论,疯狂删除网上评论并禁止独立调查报道之际,中国药监局高官身穿昂贵名牌T恤衫接受央视采访谈论假疫苗问题,犹如火上浇油,引发国家药监局的公关灾难。

上任刚几个月的国家药监局副局长徐景和7月22日就假疫苗接受接受央视访问,被网民发现穿着价值3200元人民币的英国名牌博柏利(Burberry)蓝色T恤,引发网民反弹。

有人斥责,高级官员出席公开场合穿着不带有任何商标的白恤衫,算是官场惯例,但徐景和“敢穿带着大logo(商标)奢侈品衣服上《新闻联播》,而且还是在公众如此聚焦的事件,堪称部级领导第一人”。

近年转做海外代购生意、曾自称“民主小贩”的时政评论家杨恒均在推特上发文说,“局长大人,我代购这么久都不敢代购你身上穿的这件Burberry ,因为在美国都要千元人民币,在国内更是两千多一件??由于价格贵,知道的人不多,所以国内市场上连假货都没,不知道药品监督管理局徐局长这衣服哪买的,谁送的,有点贵吧……”

此外,重庆民主人士启靖因星期天在推特上发文,希望成立重庆地区假疫苗受害群众维权组织,遭到警方警告和断网,星期一警方还上门将他带到派出所。他受到警告必须采取合法手法,不能把矛头对准党和政府,只能把炮火对准假疫苗的生产厂家企业。

有网友评论说,“印度人把假药做成真药了,中国人把真药做成假药了,卖印度真药的被抓了,卖中国假药的发财了”。

还有网友发文说,“针对假疫苗事件,人民日报说要‘一查到底’,李中堂(李克强)说‘给个明明白白的交代’。若真想解决问题,就来个‘一查到顶’! 结果你们还是会给言者一‘胶带’”。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3/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