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年
在葫芦河
我只跟一群野鸭打招呼
有时走过被洗浴中心
或大型超市围绕的街道
偶尔会抬头
望一望
远处燕山山脉
那些沉默的群山
祼露的山顶
披着光
像一个隐士

叙灵,原名禹运涛。1973年出生,湖南麻阳人,苗族。先后就读于湖南师大、北京大学、北京电影学院。作品散见于多种文学杂志与民刊,获第16届柔刚诗歌奖提名,系民间先锋诗刊《自行车》成员。已出版诗集《孤独的声音》(2004年华艺出版社)、《舅舅的湖泊》(2017年摩西文化)。现居北京,并往返于寻访民间儒释道的游途中。

零诗群成员。

一些东西沉默着,代替我们思考与孤独

我对隐士的兴趣来自于《空谷幽兰》。以前常有人让我推荐书籍,往往第一本我就会说《空谷幽兰》。

作者比尔·波特是美国人,他喜欢台湾,并在那里接触了解中国很多文化,进而走进隐士这个群体。高中时候,我正对外在有抵触,特别喜欢玄而向上的事物。看了大量宗教、哲学、艺术知识书籍。所以也是缘分,找到了本书,找到终南山,关于隐的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空谷幽兰》是波特写的一部关于中国的“寻隐之旅”,他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亲身探访终南山的隐士,表达了对隐士文化的向往和赞叹。

有一段时间,我很焦虑,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总觉得寻常的事情没有意义,希望发现世界的本质。我开始学习周易、风水、道德经和灵修,一个个新名词、新的世界框架在我面前展开,冥想打坐,到山中感悟自然。自己钻研一段时间后,未果,但是心灵自此受到影响。在薄情的世界,葆有一片柔软,让心如水。

一些人选择“隐”的人生,是因为现代生活节奏过快,“逃避”解脱;也有一些人是了解隐士之后“顿悟”人生无常,进而想去寻找生命的意义,自己的意义。

远离尘世的隐,是解脱还是证道?你为什么隐,是一个问题;如何隐,去哪里隐,也是问题。有个悖论,假使你能找到隐士,那么他就不是隐士了。上山的人有些变成树,有些变成了花,有些在土里根本找不到。

叙灵此诗讲述了诗人的见闻,那在人海深处的安宁与归隐。身处灯红酒绿的世界,个体的欲望充斥和张扬。有一些东西却沉默着,代替着我们,思考与孤独。

吃了苹果皮,90后,写诗与诗评,现居绍兴。

原创: 极地文化工作室 极地文化工作室 7月1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