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31

近年中美贫穷国家,如洪都拉斯等,在北美人道组织支持下出现“难民旅行”,当地人步行通过危地马拉、墨西哥到美国边境寻求庇护,希望获得难民身份获得安置。现在出现了一个最大的行旅,人群正从洪都拉斯向墨西哥的美国边境进发。世界各大媒体,都关注这个行旅到达美国边境时会发生什么事?

华府已经调动数以千计的军队到边界应付可能发生的混乱。墨西哥政府提出帮助这些移民的方案,有如承诺给予他们住宿、工作与教育,希望他们可以留在墨西哥,停止北上美国,但遭难民拒绝。

当下美国和欧洲右翼政治领袖崛起,其中一个背景,就是有关移民或难民问题的争议。

这些移民或难民在美国引起很大争议,不少人认为洪都拉斯经济面临崩溃,治安恶劣,政治不稳,洪国人有权到美国寻找更美好的生活。但亦有不少人认为,那些难民,其实是经济移民。如果他们想寻找更好生活,应该循正常渠道申请移民美国,而不是涌到美国边境尝试闯关。

这些移民或难民带来的争论,在欧洲更为严重。自从叙利亚爆发内战之后,大批战争难民徒步前往欧洲,特别是到欧洲大陆富裕的国家德国。德国总理默克尔一直的政策,是义无反顾地收容难民,来多少收多少。但德国和欧洲社会,则出现难民太多,消化不下的声音,主张停止接收难民。

这种无限制接收难民的政策,背后其实由一个主张“开放边境”的思潮支撑。近年全球贫富差距日增,令世界政治不稳。不少政治哲学家和经济学家,认为最有效缩小贫富差距的方法,便是让富裕国开放边境,让穷国人民自由移居到富国。这样不单能改善世界穷人生活,还可为富国提供源源不绝的新劳动力,提供人力资源。

穷国为制止国民移居富国,也会有更大动机去改善本国的经济环境、教育、医疗等服务。这个思潮,不单有极左理论家支持,连一些主流的经济学者,例如研究全球收入不平等的翘楚,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米兰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也有类似主张。

这个通过开放边境,解决全球贫富差距的主张背后,其实反映了欧美国家,对于帮助发展中国家达致经济繁荣与政治稳定,越来越没有能力与信心,而这又与中国、俄国崛起,在世界政治有越来越大影响力有关。欧洲对叙利亚问题的态度,就是很好的例证。叙利亚内战刚起时,欧美本来很积极仿效当年介入前南斯拉夫内战的成功经验,组织国际社会进行人道介入,防止阿萨德政权继续屠杀平民,使内战恶化。

但是,欧美支持的国际介入叙利亚议案,在联合国一直都被中俄在安理会否决。最后国际社会无计可施,只好坐看叙利亚人道危机恶化,并希望开放自己边境来解救叙利亚人。

几年下来,通过开放边界让移民涌入,会引起本地原有人口的反对甚至恐惧,已经获得了确认。大量移民怎样融入当地社会?也是很大的难题。要解决欧美因为穷国移民或难民涌入带来的社会撕裂与政治两极化,最有效的方法,仍是国际社会摆脱中俄惯常的阻挠,西方国家介入失败国家,帮助其发展,达至政治稳定与经济繁荣。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