蒐罗西元八世纪至十三世纪伊斯兰黄金时期的民间故事集《一千零一夜》。

  你以为隐形人、时间旅行、飞行机器或宇宙航行是欧美世界独有的想像吗?推想小说经常被视作欧洲浪漫主义的产物,并被解读成人们对工业革命的回应,但打开《一千零一夜》(One Thousand and One Nights)这本蒐罗西元八世纪至十三世纪伊斯兰黄金时期的民间故事集,就能看见伊斯兰世界从很早以前就已经存在的科幻文学传统。

  人们经常忽略了穆斯林世界的推想小说,但它们就和许多西方文学一样,题材包罗万象涵盖了科幻、奇幻及恐怖和架空历史等故事。大量新想法在「伊斯兰黄金时代」文化百花齐放时期首次出现,随着伊斯兰帝国从阿拉伯半岛扩张至西班牙和印度的领土,文学也提出了辽阔疆域衍伸出来的广泛文化和人口问题。

  中亚学者法拉比(Al-Farabi)於九世纪完成的《道德之城》(al-Madina al-fadila),就是一本从穆斯林文化中产出的伟大文本之一。它受到柏拉图《理想国》(Republic)的影响写下,想像由穆斯林哲学家所统治的完美社会:一个伊斯兰世界的乌托邦。


《自学的哲学家》涉及了许多主题:人性、经验主义、生命的意义、个体在社会中的角色,并呼应了后来的启蒙时代哲学家。

  除了政治哲学外,关於理性价值的辩论也是穆斯林文学的特徵。例如阿拉伯第一本小说《自学的哲学家》(Hayy ibn Yaqzan,字面意思为「觉醒之子」)由十二世纪西班牙穆斯林医生伊本?图费勒(Ibn Tufail)所撰写,小说情节彷彿是阿拉伯版本的《鲁宾逊漂流记》(Robinson Crusoe)也可看作是一场思想实验:理性如何在没有外界影响的情况下瞭解宇宙。

  故事描述公主未经国王许可生下了皇室后代,而它的命运和襁褓中的摩西类似,被装在密封小船里飘洋过海到了遥远偏僻的孤岛上,婴儿的哭声引起了母瞪羚注意并将他抚养长大,而在遇见邻近岛屿的船难者以前,他无从得知人类文化和宗教信仰,只能透过自身体悟来瞭解整个世界。这本书涉及了许多主题:人性、经验主义、生命的意义、个体在社会中的角色,并呼应了后来的启蒙时代哲学家,包括约翰?洛克(John Locke)和康德(Immanuel Kant)等人探讨的思想。


孟加拉作家萝琪雅所着的女性主义科幻小说:《苏丹娜之梦》。

  穆斯林世界当然也有女性主义的科幻小说,孟加拉作家和社会运动者萝琪雅?萨哈瓦?侯赛因(Rokeya Sakhawat Hussain)於1905年出版的《苏丹娜之梦》(Sultana’s Dream)故事背景就发生在神秘的女人国里:随着一场革命爆发,女性用科学实力击败了男性,使得双方的性别角色互换,而当国家改由女性统治后,其结果却是世界变得更加和平愉快。

  苏丹娜是神秘国度的访客,故事里的其中一段她发现人们对着她窃笑,她疑惑地询问向导原因:
  「女人们认为你看起来非常男性化。」向导解释说。
  「男性化?」我问道并说:「她们的意思是什么?」
  「她们的意思是你看起来像男人一样,害羞又胆小。」

  后来,苏丹娜对性别失衡越来越好奇,於是又开口问:
  「男人都在哪里?」我问她。
  「在一个合适的地方,他们应该待在那里。」
  「拜託你告诉我『合适的地方』是什么意思?」
  「噢!我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因为你从没有来过这,所以不瞭解我们的习俗。我们都把自己的男人关在房子里。」


想像三世纪希腊哲学家波菲利(Porphyry)与伊斯兰哲人伊本?鲁世德(Ibn Rushd)的辩论场景。

  到了二十世纪初期,穆斯林世界的推想小说则成为抵抗西方殖民主义势力的一种方式。例如奈及利亚豪萨语作家穆罕默德?贝洛?卡加拉(Ghamadu Bello Kagara)於1934年所写的小说《Gan?oki》:故事中的原住民参与了和英国殖民主义的战斗,但背景却发生在一个由精灵和其他神秘生物所居住的世界里。

  随着西方帝国主义在后来的几十年崩解,乌托邦主题则变成用来讥讽政治现象的题材。例如摩洛哥作家穆罕默德?阿齐兹?拉巴比(Muhammad Aziz Lahbabi)1974年的小说《生命之水》(Iksir al-Hayat)就以「发现长生不老药」为主轴。然而,长生不老的生命之水非但没有为社会带来希望和快乐,反而导致了阶级分裂、骚乱和社会结构瓦解。

  时至今天,伊斯兰世界仍有许多出色的文学作品,甚至比过往的议题更黑暗。艾哈迈德?萨达维(Ahmed Saadawi)在2013年的《巴格达的科学怪人》(Frankenstein in Baghdad)中重新想像玛丽?雪莱的《科学怪人》,将它带进现代的伊拉克,转变成种族和宗教暴力事件引发的恐怖寓言。这本小说探讨了战时道德的模稜两可,在战争与暴力中没有人是无辜的。

https://www.mplus.com.tw/article/177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