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庆:蒋蓉是才德妇人

Share on Google+

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她一生使丈夫有益无损。她丈夫心里倚靠她,必不缺少利益——箴言书31:10-12

– 1 –

—————————————————————

端庄、贤淑、素雅也十分优美,这些词都不足以形容蒋蓉特有的气质,她的完美,近乎于三千年前箴言书所述说的才德妇人。而穿越时空的经典构筑了当代的浪漫,蒋蓉与胖牧师,就续写着这古旧经卷上天作之合的婚姻传奇。

蒋蓉与胖牧师都生于1973年,从小屁孩开始,他们就互相看着对方慢慢长大。到高中时,胖牧师秉赋率真也即是“高赋率”的文青形象崭露头角,而被家人待如公主的蒋蓉,却是那个时代真正的白富美,她秀外慧中,亭亭玉立,出落得像花儿一样。

他们那时都喜爱台湾作家三毛,是三毛的铁杆粉丝。

1991年1月上旬,正在备战高考的蒋蓉神情落莫地走到胖牧师身边,无限伤感地说:三毛死了!那当儿,两人顿时陷入莫名的沮丧与悲怆之中,沉默良久,胖牧师不知不觉地伸出青春期那只炽热的手,自然而得体地与蒋蓉牵在一起。从这天起,他们一边备战高考,一边开始尝试心跳不止的青涩初恋。

恋爱从一个人的死开始,他们信主后,很快就领悟并明白,原来人的生,也是从一个人的死开始的。

那一年秋,胖牧师考取了四川大学法学专业,他是川大法学院最优秀的学子,毕业时凭才干分配到了成都大学,并很快就成为这所院校里最受欢迎的法学老师,以至慧眼识珠、爱才惜才的西南财大法学院后来发函商调,也没能将他争抢过。

而蒋蓉考取的是重庆大学外语专业,他们大学四年,隔着300多公里的绵长相思,那时的胖牧师文思泉涌,思念不可遏制,他几乎两天写一封信,四年总计给蒋蓉寄出了八百多封情书,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青春情圣。

至少依据现有的资料可基本以考证,这是一项很难被打破的大学生吉尼斯世界纪录。

他们后来从创世纪经卷中读到:“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时,顿时豁然开朗,爱有这么动人心魄的牵挂和引力,原来是有着天恩的滋味。

情到深处爱意浓,他们大学毕业不久,就在绵阳三台老家成婚。

– 2 –

—————————————————————

但伊甸园之后,人们生活却总是那么不容易。

那时,初为人妻的蒋蓉几乎还是一位刚出闺阁的公主,不会做饭,不会炒菜,不会缝补,不会操持家务,锅碗瓢盆油盐酱醋几乎都由胖牧师打理,加上胖牧师爱妻心切,蒋蓉几乎过着饭来张口的生活。

而在蒋蓉眼里,胖牧师虽然属于“勤劳勇敢的中国人”,但面对现实,性格决定命运,他天生就有许多生存缺陷。

那时互联网刚刚兴起,胖牧师热衷于在键盘上敲打中国宪政学理和对政治时弊的贬评,当他“尖锐而沉稳的思想,坚定而机智的表达”在互联网上“闪亮登场”时,立刻引起了中国社会的围观,很多人都公推他为“网络意见领袖”!

胖牧师那时还没有基督教信仰,网络几乎带给他除肉身和爱情之外的一切,当他一头扎进虚拟世界,沉迷于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时,对赚钱、职称、分房、搞关系……统统不感兴趣,要命的是,他只想好好爱蒋蓉,不想要孩子,预备做个丁克之家。

那时的蒋蓉也是巾国不让须眉,外表温柔,骨质里却全是看不见的火焰。她并不想完全依附于一个男人,而是要争做经济上完全独立的女强人,她当过老师,做过外企业白领,甚至还应聘成为成都某大型剧场的英语报幕员,按现在最摩登的话讲,属于白领骨干精英型的职场“白骨精”,她整天在外面公关操劳,胼手胝足地工作,有几次喝得酩酊大醉,最后还得由年轻力壮的胖牧师把她气喘吁吁地扛回家。

他们都很有荣誉感,但也都有累及人间的疲乏,仔细想来,这些奋斗所得,的确又不是他们曾经期盼的高贵而宁静的生活,他们在彷徨中寻求改变。

基督教开始走进他们的生活圈子。

– 3 –

—————————————————————

我听蒋蓉分享过这样一个故事。

她上小学时,正值毛时代终结,社会转型之初,思想开化的蒋爸爸有收听“外台”的习惯,耳濡目染,善于察眼观色的蒋蓉,竟也对外台有了几分莫名地好奇,她天真地想,老爸这么着迷,收音机里究竟藏着怎样的神话呢?

有一天深夜,趁家里人熟睡,蒋蓉小心翼翼地拧开收音机调频,试着在杂乱纷扰的噪音中慢慢搜寻,寻找就寻着,她第一次听到了香港良友电台关于耶稣基督救恩的广播,划破夜空的声音既新奇又传奇,不可思议又生涩难懂,以后她又多次收听良友电台,福音的芥菜种就这么静悄悄地种在这位小小少年的心间。

当生活与思想彼此扭曲时,胖牧师和蒋蓉都不愿像从众的中国知识分子那样,选择心甘情愿的虚无和迫不得已的犬儒,好与世界苟且以换取更大的发展空间,他们不断挣扎、抗争,乃至挑战,但仍不足以一已之力与世界对抗。

这样的光景下,一种叫福音的灵光,开始照进他们疲惫的心灵。

2000年前后,西方神学、哲学在中国知识分子中炙手可热起来,中国城市家庭教会开始兴起,基督教逐渐成为中国新兴阶层信仰的主要选择。天资聪颖,又有公义情怀的胖牧师开始与基督教过从甚密,他说“如果你根本就不相信这世界上是有公义的,是有一个创造者、审判者和救赎者的,那么善和恶怎么能分得开呢,一切价值都是相对的。谁有胆子敢说自己是绝对正确的?”

但那时的胖牧师与所有高高在上的知识分子们一样,虽然羡慕、尊敬那些有信仰的人,但都下意识地以为自己就是终其一生,都不可能进到他们那种恬淡的生命境界。

当年夏娃引诱亚当犯罪,亏欠了神的荣耀,上帝为此预备了“女人的后裔”作爱的救赎。在中国的圣功史上,往往也是女性更容易接受福音,带动家庭甚至家族后来归正。

2005年春,蒋蓉几乎没有什么徘徊,埋藏在她心中多年的那颗芥菜种就生根发芽,她很快蒙召受洗成为基督徒。而像约拿一样逃避的胖牧师,在经历四次决志三次反悔后,终于在书架上经历到一次跌落的神迹,伤筋动骨的疼痛中,他终于坚立了归主的信心。

受洗那天,全国各地有几十名公共知识分子赶来见证胖牧师的洗礼,当这位被《南方周末》评选为影响中国的50名公共知识分子将头浸入水中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哭得稀里哗啦,那颗曾经高昂不凡的头颅,终于臣服在上帝大而可畏的威严下,而这一转身,新生的胖牧师注定要与这个旧世界诀别了!

果然,他们的家庭团契很快就兴盛起来,2010年前后,在蒋蓉的鼓励下,胖牧师辞去了大学工作,开启了全职传道的历程……

– 4 –

—————————————————————-

这的确是一次身心灵的翻转,仅仅一年多时间,这个立志丁克的家庭,就添了宝贝,他们给孩子取名书亚,有效法迦南英雄约书亚之意。

这之后,这个全然摆上的家庭,又顺应了经卷约书亚书中的呼召:“至于我和我的家,我们必定侍奉耶和华。”在职场上拼杀的蒋蓉,思前想后,也定意放下所有的世俗前程和盼望,降卑心硬的尊身,默默做胖牧师属灵的伙伴和称职的帮助者。

蒋蓉随即也辞去所有工作,成为家庭全职主妇。

家庭的收入顿减,每一块钱都必须纳入周密的计划,每一分钱都必须用在刀刃上。

有一次,胖牧师去香港参加神学论坛,打的去机场的路上,当他打开钱包,顿时就傻了眼,里面竟然只有一百元钱。胖牧师急忙打电话回家,追问蒋蓉是不是忘了给他皮夹里放点钱?

蒋蓉平静地安慰他:去机场最多只需要七八十块钱就够了,到了香港有人接机,返程机票又会由主办方购买,这一百块钱足够打个来回啦。

胖牧师这才回过神来,他紧崩的心松驰下来,一股暖流涌遍全身,这不正是善于“观察家务”的才德妇人么?有次证道,胖牧师也情不自禁地感叹,称蒋蓉的信心比他大。

既回归家中,厨房就成为蒋蓉全新的工作作坊,这对没有一点下厨经验的蒋蓉来讲,无异于白手起家,二次创业。当弟兄姊妹都开始尊称她为师母时,蒋蓉却谦卑地放下面子,像小学生那样东家学炒菜,西家学烹饪,只要听说谁能做一手好菜,她都会以慕道之心去虚心求教。

事实上,正是这种谦卑受教的心,反成全了蒋蓉的师母威仪,她的美德常在弟兄姊妹们中传颂。

几年下来,从素菜、荤素搭配,凉拌、煲汤到煎炸蒸炒炖,乃至川味广味、麻辣甜酸,蒋蓉的烹饪手艺日臻完美,色香味型也越做越绝,即使节假日弄上几道特色大餐,她都不在话下了。

我们中许多人都尝试过蒋蓉的厨艺,差不多已升级到厨娘级别的烹饪水平,有人打趣说,如果蒋蓉现在开个私房菜餐馆,连厨师也不用聘了。

– 5 –

—————————————————————-

奥古斯丁说:上帝从一个人中创造出另一个人来,把女人从男人的肋旁取出,使他们的侧面成为力量的联合和象征,让他们并肩行走,让他们并肩生活,一起仰望。

这样的仰望,让“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记、带在你臂上如戳记”成为婚姻的盟约,夫妻生死相依,显出爱情坚贞,胜过死亡。

基督教的婚姻家庭观,就此与世界分离开来——这样来解读蒋蓉的幸福,就很容易了。

没有大房子、华丽橱柜、名贵家俱、高端电器,甚至夫妻俩出门,要么挤公交车,要么各自骑着自己那辆半旧的电动自行车,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与浮华的世界擦肩而过。

但相夫教子的蒋蓉,却总是那么心满意足,那么平安喜乐!

这是从中国文化中走出来,在灵魂救赎中才能体验得到的生命超越,美丽干练的蒋蓉,完全把家庭、把丈夫和孩子,看作是上帝赐福在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使命和祝福。

后来胖牧师在一篇题为“一个基督徒的爱情覌与婚姻观,也许你不懂……”的牧函中,用处境化的方式现身说法:每一种人和人的关系都是为着救赎,婚姻的意义,基本上就是福音的呈现。不是轻视家庭,也不是家庭第一。而是在婚姻中把上帝在基督里赐你的新生命来活一遍,把耶稣在十字架上爱你的爱来爱一遍。把福音在婚姻中排演出来,演给天使跟世人看。

因此,我们总能在敬虔的基督徒家庭中,看见上帝的形象在一男一女的结合中,显得更加荣耀、丰富、合一而多层次,他们都要融入在一个婚姻中,成为比自己之前更加完全的人……

当然,这样的婚姻家庭观若不用属灵的眼光看,也会显得空洞和苍白,如同黑夜不懂白昼的明媚,宁静不懂微风轻抚的清爽,冬天不懂春天温暖的盛开,死亡不懂复活的意义。

我由此常想,上帝的美意是要用胖牧师与蒋蓉的婚姻,来重新验证并呈现“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的话语吗?

不是每个人都配得上这样的恩典的,即使在我众多的基督教朋友中,像蒋蓉这样荣辱共担,逼迫共进,灵里相依,爱里相连,甚至不惜用生命去成就胖牧师的才德妇人,那也是凤毛麟角。

或许正是这样的得着,使毫无后顾之忧的胖牧师,一旦走上讲台,神情总是那么坚定;而他一俟返回家中,就再没有从世界而来的困境。即使当下,谁又能剥夺得了他们因认识真理而得的自由呢?

这必将成为现代中国圣工史上,最为华丽、生动和感人肺腑的恩典传奇。

伊甸牧客 2019-01-16

阅读次数:1,42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