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是否真普选是“一国两制”试金石

Share on Google+

真普选与“占中”为因果关系

九月二十八日以来,香港发生大规模的群众抗议活动,民主派人士发动“和平占中”行动,大中学生则进行罢课响应,希望迫使中共当局改变对香港特首产生方法的限制,引起全世界的关注。真普选与“占中”运动紧密联系,“占中”是因争真普选而引发,不能将它们截然分开.

在宪政民主条件下,从政与从教、从医、从商等只是分工的不同,也是一种谋生的职业行为,要参与竞争,接受监督和批评.但在中共一党专制(实质是封建专制的变种)下,领导干部由上级任命,只需对上负责而不用对下负责,从政就异化为以权谋私、高高在上的统治者。一党专制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绊脚石,也是每隔一定时期产生动荡的根源。

香港大陆化失去竞争力

新的正确思想或观念就像新的科研成果,引领社会不断实现新的跨越。环境造就人,制度决定人的行为。政治民主化才能建立和完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才能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经济社会的发展才能不断超越。过去香港虽说实行殖民统治但有良治,回归后政治制度却逐步大陆化,这变异已严重破坏了香港经济社会的发展。香港被大陆“同化”,其优势就会逐渐丧失(其实香港的优势正在一天一天地失去)。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代表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在香港只有零点四左右,如今已经上升到零点五三七,香港也成为了所有发达经济体中贫富差距最大的一个。《华盛顿邮报》最近的一篇文章提到,在一九九七年香港回归之时,香港经济占中国经济总规模的百分之十八,如今这个比例下降到百分之三。从中国大陆涌入的房地产投资抬高了香港的房价,自二○○九年以来,香港的房地产价格已经翻了一倍。如今,香港房价中值已达到香港人年收入中值的十二点六倍,这让年轻一代买房置业的梦想变得遥不可及。不仅是房子和奢侈品,连婴儿奶粉也被大陆人抢购。物价上涨、奶粉不足等现实问题让很多香港人感觉到自己正逐渐丧失对生活的掌控。这些事实令人深思,这是政治制度与经济发展不匹配造成的恶果。如果这种状况延续,对陆港将造成两败俱伤的困局,“一国两制”的实践就走向失败。香港资源匮乏,人口稠密,如何保持其优势?怎样才能在国家的未来发展中继续发挥独特作用?关键在于维持资本主义制度不变,以制度优势支撑科技和管理的领先地位,同时发挥其优越地理位置的作用。这就必须让真普选变为现实,实现政治与经济的协调发展。因此,港人启动“和平占中”是迫不得已,不仅关系到当代港人的利益,而且对子孙后代也产生深远影响。

真普选是“高度自治”的关键

制度的变化是动态的,政党的执政地位只有获得人民的授权才具有合法性。国情不同,选择民主的模式和道路会有差别,但走向民主是必然趋势。从长计议,中国大陆也只有逐步过渡到宪政民主才能走上可持续发展之路,让每一个公民都拥有公平从政的机会,实现政治和经济、文化、生态的协调发展,才能摆脱“历史周期率”的束缚.既然如此,何妨让条件已成熟的香港“先行一步”?港人与中共的矛盾是不同政治理想下的文化冲突。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初,为有利于香港顺利回归,邓小平根据香港的客观情况,提出了“一国两制”的构想,这无疑是正确的。二○一七年特首选举,让港人拥有平等的政治权利,是“一国两制”、“高度自治”和“港人治港”方针政策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香港走出困境的最佳选择。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Richard C. Bush)认为,香港如今之所以有近三分之二的人认为民主体制是非常必须的,部分原因就在于香港人愈发担忧香港正在受到中国大陆越来越多的负面影响,他们认为需要一个民主体制来避免“任何从中国大陆而来的坏事”。中共以“刻舟求剑”的思维对待香港的政改,言而无信,怎能不激起港人的激烈抗争?!中共手持“刀柄”,港府处于“夹心饼”的位置,港人争取民主选举得到世界的同情和支持。中共应该与时俱进,重新调整对港的政改策略,尊重大多数港人真普选的意愿,“占中”问题才能走出困境。与此同时,这一问题处理好了,对中国大陆、港澳和台湾都是一个多赢的局面。

文章来源:《争鸣》杂志2014年11月号

阅读次数:85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