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占中三议

Share on Google+

香港占中运动迄今已坚持一个月,香港震动,大陆震动,世界也震动。其中起伏疑问,香港在议论,大陆在议论,世界也在议论:扑朔迷离,路在何方?

中共两副面孔

从二○一七香港普选问题提上议事日程,到九月二十八日占中真的启动并持续至今,中共明显地有两副面孔。

一副面孔,以白皮书、人大常委会落闸决定和九月二十八日后《人民日报》的一系列社论文章为表现,不妨称之为“红脸”,其最蛮横的句子是“香港的自治是中央给多少是多少”,占中是“非法”甚至“动乱”。这副面孔姓甚名谁不必说,你懂的!在香港方面,就是警方的盾牌和钢枪,以及胡椒喷雾、催泪弹。

另一副面孔,就是国家主席习近平、总理李克强的面孔,不妨称之为“白脸”。习总贵为国家元首,放下身段,“邀请”政协副主席的前特首董建华并排而坐(别的哪怕是现任的地方诸侯有这个座位吗?),并再三声称“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不会变。至于占中,别说“非法”、“动乱”,就连占中两字也绝口不提,彷彿完全没这回事。这副面孔,直到中共“十?一”招待会,李克强在德国表白“相信香港人民的智慧”,依旧和颜悦色。

红脸白脸,在京剧里是两个角色一副心肠.现在,中共是同样的一副心肠,还是两个派系各说各的话?

在笔者看来,是后者。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央明显有两个派系。姑且不说别的,在话语方面,习总与文宣系之间的缠斗(至少是分歧),已是明白的事实。年初的《南都周刊》事件是缠斗开幕的第一场,那个庹震有恃无恐,习总也奈何不得。此后文宣系屡屡篡改、删除习近平讲话;直到习近平关于坚决反腐“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的狠话,居然只能发表在连省级报刊都轮不上的地市级的《长白山日报》上,而且一经各大网站转载就立遭删除,就是最好的证明。最近,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更是重提阶级斗争,《环球时报》接着叫嚣“人民民主专政”,都是明显与习近平在唱反调.还有一件事,习本人身兼九个组长,却始终抓不到“宣传组长”这“文”的一手的重要位置,足见两派缠斗之剧烈和习的无奈。

从习李方面说,他们现在唯一的追求是保党即保政权。他们想像的办法唯有“收拾人心”一途。反腐,除了收拾企图夺权政变的周薄徐及其党羽,也确实有肃贪收民心之义.“六四”镇压,与习李本人无涉,他目前虽不能“平反”,却也再不提起,更不敢仿效。而目前反腐形势,习王自己也不敢言胜,“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确实是他内心的写照;国内经济形势又绝不乐观,外交更是四面楚歌(最近俄国居然对越南军售)。在这样的形势下,挑起香港问题,重演“六四”,国内民心必定失尽,国外制裁必然应声而至,习氏就只能做崇祯到煤山,中共也只有从此垮台。习氏坚决不动武,道理正在于此。这是笔者在占中一开始就作文断言的。

但那些红脸们,外界有说是唯恐天下不乱,妄图借乱逼退习近平,以保他们不被清算,才有如此凶恶面孔。此说姑且不论,但若然果如红脸们的做法,他们也太愚蠢了。形势到了今天,习垮台则党必垮台,还会有他们的世界?或者,难道他们上了那个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及/或梁振英的当,真以为枪声一响,港人就会四散,俯首贴耳?还有说梁有私心,(假)普选不成,中央取消普选,他就可以连任特首。不管哪一种,相信中共党内多数人还是有所认识,动武绝对动不得。这就是为什么至今中共和香港政府,终于未发一枪。

双方博弈退场

有说中共指望在不长时间后占中人士渐渐散去,或依靠在渐渐散去的基础上用“最低武力”了结.笔者以为这不会是中共的奢望,中共不会不估计到一时的散去不等于事情的了结.长期的不合作,尤其是从此失去港人仅有的一点民心──特别是,这次占中的主体是学生,即香港不远的未来主人,才是更可怕的结局,这结局还不仅仅限于香港。中共说到底并不在乎香港小小一岛,中共担心的是大陆的仿效和国际上的影响。须知时间一长,这是不可避免的。这就决定了唯有适当让步一途。当然,让步不能──至少看上去不是──显示中央服软。办法有一条:以一国两制为遮羞布,让香港政府出面,“港人治港”。笔者以为,林郑或其他方面最后会在中共授意下在今后的政改谘询及议定的方案中採取适当放宽提名委员会的名额、组别及候选人人数、出闸条件(现在是过半数)诸如此类的细节,让占中人士有个台阶可下,达成谈判结果。至于梁振英,看来是难免下台作为替罪羊。但也不可能公开宣佈为占中担责,只能是过一段时间,找个别的理由,体面换个人,这对港人也算有个交待。

在占中学生方面,实在说,也不可能长期坚持。再说,中共派遣特务(便衣)、黑社会被收买的打手以及一些市民混合的反占中也会搅局。这几天来的情形证明了这样的趋势。在不太长的时间里,这两股力量的博弈和相互让步,达成占中的初步退场。

占中本质是抗共

有亲共舆论说:英治时代,港人哪来选票,香港的总督是英国指派的,为何现在不管怎么说毕竟是给你选票,还要占中?

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伪命题.只要一句话就可以揭穿:为何仅仅回归十七年,港人就那么讨厌共产党?不争的事实是,随便问问不论哪一阶层的港人,几乎众口一辞:还是港英时代好。扩展一点,为何台湾人那么反对两岸在中共的旗帜下统一?再扩展一点,为何只见原东德人──大多就是普通的工人农民──要拼死翻越柏林墙?为何只见北韩的“脱北者”,绝少南韩的“脱南者”?

一言以蔽之:港英时代,议会民主还是有保障,港人生活比现在好,而共产党的专制暴政,举世皆然,人所共恶。明白了这一点,就能理解占中,正是从东汉的太学生运动,到康梁的公车上书,到五四运动,直到“六四”的一脉相承的中国优秀觉悟的青年知识份子捍卫正义的反专制抗命运动。占中本质上是对中共暴政的抗命与抗争,是“六四”的继续.

这一传统的精神的新传承,必将一直存在下去,直到香港民主的真正到来,直到大陆民主的真正到来。这才是这场占中运动彪炳史册的历史功勋。

文章来源:《争鸣》杂志2014年11月号

阅读次数:94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