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喉:北京独立简述

Share on Google+

天下苦燕久矣,燕京政权上无天命,下乏民意。

勿需多言,近70年来华夏民族遭遇的苦难总能找到一个源头,这个源头就是北京中央政权,三反五反、反右、大炼钢铁、60年代大饥荒、文化大革命、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六四血案、迫害法轮功、强制计划生育以及近年来的种种倒行逆施,哪一样不由北京中央政府主导的?再看看当前中国面临的种种危机,环境危机、人口危机、资源危机、债务危机等等,哪一个不由北京中央集权政府引发?以上说法并不是危言耸听,各种已经证实的信息早已为上述论点提供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早已成为公知常识,这里就不再赘述。北京中央政权就像生长于中国肌体上的癌症一样,肆意侵害着神州大地的肌体,阻挡着时代的进步。

有鉴于此,所有国民也同样不仅不必将北京中央政权视为自己国家的合法代表,而且理应将北京中央政权逐出中华大地,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北京独立。这不仅因为北京是承载专制政权的核心城市,也因为北京本身与国家民族存在着巨大的矛盾与冲突。中央政府将从地方上搜刮而来的巨大财富投入北京的建设与福利,就业资源、经济资源、教育资源与医疗资源优先向北京配置,国土规划优先照顾北京。这种例子比比皆是,比如中国的铁路网是以北京为中心进行布局的,与人口分布及产业布局不一致,不仅效率低下更有失公正;又比如64之后赤党贿京,以总部基地之名更是将大量的地方优质企业迁至北京,剥夺地方的就业及发展机会,以求维持表面上的财政平衡。更可笑的是2017年又提出开发雄安新区,疏解非首都功能,把原先迁入的那些企业再踢出去,予夺予取莫甚于此。原本迁都可以作为一种摆脱利益集团束缚,推进改革的手段,日本就曾以迁都东京促进明治维新,俄罗斯的彼得大帝也曾迁都彼得堡,但是今天随着雄安新区规划的推出,短期内这种机会已经失去。

也许是历史的宿命,相对野蛮专制的王朝都比较偏爱北京,在华夏5千年的文明史中,建都于北京的元明清的文明程度基本上呈现出日渐衰弱的趋势。北京是否真与华夏文明血脉不和抑或风水相克?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但历史事实就是如此,如果给不出合理的解释,最好办法是暂时搁置起来,将首都迁离北京,如果无法迁都,那也只有迫使北京独立,另起炉灶了。

不错,北京长期作为中国的首都,许多人对此有割舍不下的血肉之情。但是这是64之前的北京,此时天安门母亲是北京市民的符号,她们是正直善良。64之后,北京不仅被利益集团绑架,其本身也成为利益集团的重要组成部分,朝阳大妈甚至成为64后北京的符号。她们狭隘自私,以邻为壑,只计较个人眼前利益,无视国人冷暖。2017年冬天北京以清除低端人口为名,将在北京工作的外来人逐出居所,凛凛寒冬任其风中漂泊,怕是纳粹也无法对同族同胞做出如此暴行吧!显然他们并没有把普通国人视为骨肉同胞。既然如此,国人又何必自作多情呢?以朝阳大妈代表整个北京人可能以偏概全,但六四之后赤党贿京,共产党集中了全国的资源讨好北京本地人,避免六四再现,所谓北京的稳定就是全国的稳定。因此普通北京人的生活远比其他地区国人的生活优越,他们看到的是繁华的物质世界及局部的社会正义,很难看到整个中国为此付出的代价。即使其中大多数普通北京市民乃至其中富有正义感的北京市民对此也很难理解,他们对中国的了解也与“外地人”不一样,可以说他们生活在另一个国家另一个世界,进一步说他们实际上早已不是中国人,他们入的是北京国籍拿的是中国护照,北京早已是事实上的国中之国,早已是与中国完全不同的国度。驱逐低端人口的行为不仅证明低端人口很难在北京生存,即使普通国人的权利也很难在北京得到尊重,因他们在北京生活工作的权利随时可以被剥夺,没有任何保障。今天北京已经成为国家与民族进步的绊脚石,同时64后的今天不少北京敌视外地人,那么将北京分离出去的想法亦合情合理。

近来由于北京中央极权政府的倒行逆施,今天“改革”已经穷途末路,政府不仅无法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甚至连谈论都不可能。这就与癌症及其类似——肌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无法识别并消灭癌变细胞。对于这样的病变,去除病根的最好方法就是针对发病的癌症组织进行治疗,无论靶向治疗、化疗、放疗乃至截肢都是要把癌细胞清除出去,哪怕有部分组织甚至器官因此受到损害。因此参照癌症的治疗方法——将北京独立出去,可能是一个代价较小,痛苦较轻,而获益颇大的方案,不仅如此,从长远看该方案还有利于国家的统一及社会的长治久安。

与北京独立相对应的当然是各种地方独立的诉求,包括藏独、疆独、港独、台独以及其他,不管其有多大的理据,但其实现的可能很小,也很难得到大多数国民的支持因为中国大一统的格局的形成是有其地理、历史、文化、经济及情感等诸多方面的原因的,这其中道理也很容易理解,也有客观的和理性的,对此应予以尊重,因此这些碎片化的独立运动不仅难以取得实际的进展,反而给北京政府以镇压的接口。相反,寻求将北京独立出去确是一个对症下药的方案——对于一个癌症患者,究竟是将其大卸八块,还是保留原有肌体只是有针对性的处理小部分病变组织更加合理?

北京独立对中国损害极小,北京总计1.64万平方公里,约占中国面积的千分之二,在中国版图上,这只是一块小小“组织”,以此为代价换取国民的自由与尊严,换取国家的统一与稳定,从长远看应该是值得的,况且,实际上并不一定划给独立的北京那么多土地,8000平方公里已经可以满足北京的用地需求了。试想北京独立后,大陆与台湾统一的最大障碍也随即被清除,新疆、西藏的分离趋势也有望缓解,中国将有机会实现真正的统一,其中仅台湾的陆地面积就有3.62万平方公里,远远大于北京,更不用说台湾能够给大陆提供现代化转型的种种宝贵经验及协助,香港、澳门也一样能为大陆的政治转型提供协助。

北京独立实际上已经具备一定的民意基础,有上海人表达对北京的经济寄生性表达不满的言论早已有之。8964之后,随着赤党贿京政策的实施,中央不公平地将大量资源蓄积于北京,地方上早已蓄积了大量的反对声音,很多人在网络上表达对北京中央政权专横与虚伪的鄙视,在普通饭局上这种观点也是随处可闻,这距提出北京独立的论点只差一层窗户纸。事实上,北京独立已经具备一定的民意基础。当然,北京也不乏善良正直的人士,这些人如果不想随北京而去,那么北京独立后,欢迎他们迁入中国其他省份,自由地选择自己的居住地。

北京独立不仅给其他省份带来了解放,对北京自身也是一种解放,他们自己也需要减负减压,雄安新区就是这种趋势的一个体现。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北京独立可以保障北京统治集团的基本利益与诉求,众所周知,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最大障碍就是中共在位的执政集团为维持其执政地位而拒绝任何政治改革,这不仅是他们怕失去既得利益,也是他们害怕政治清算,使其身陷囹圄甚至失去生命,而将他们独立出去就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让他们放下顾虑,接受改革。

巧的是新加坡恰恰是被马来西亚主动分离出去建立的城邦国,而当前那些中央政权的主政者内心始终向往新加坡模式,不仅大量派遣政府官员去新加坡学习进修,更在很多方面照搬新加坡模式,赞扬其威权模式。但由于大陆面积辽阔人口众多,远非新加坡可比。但如果北京成功独立成为一个城邦国,这样就摆脱了束缚,可以有更多的空间,比如成为共产主义的梵蒂冈。梵蒂冈仅弹丸之地,却具备世界影响力,这对那些始终怀揣共产主义梦想的人来说,难道不是一个良好的愿景?

北京独立在历史上并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辛亥革命之后,各省通电独立,即相对于清廷政权而独立。待宣统逊位后,国家再恢复统一,其本质也是一次去中央政权运动。而在此之前的1900年的东南互保事件,则可以看成整个事件的预演,地方大员联手抗旨,自行与交战国缔约,从而保护了除河北、山东以外的地区免受庚子之乱的,整个国家并未因为缺少北京政府而分崩离析,事实上恰恰是那些暂时脱离北京政权的区域比较太平。北京独立与清末地方自治的过程有所不同,清末各省先宣布独立,迫使北京变革,之后再实现统一。今天则需要直奔主题,先把北京独立出去,至于之后北京是否回归华夏则无关主旨。这是因为现在与清末的社会环境有一定的不同,清末的辛亥革命具有一定的民族解放运动的性质,而现在北京政府却是利用国人的愚昧,推行民族主义,任何与地方独立有关提议都被妖魔化了。

可惜辛亥革命划给宣统帝的地皮太少了,且没有自己的军队,以至于在民国初年出现了清皇陵被挖掘与故宫遇袭等事件,使得不少红一代与红二代想起此事还是不寒而栗,并以此为借口拒绝改变。为使这些人放心,有必要让独立后的北京拥有军队,并扩大其控制独立的区域,至少保证将八宝山划入独立后北京,避免这些人时不时便梦见祖坟被掘,夜不能寐。

面对北京独立使国家陷入四分五裂内乱状况的可能性,有人担心,有人期望。事实上,这种情况的发生的概率并不太大,在全球化的今天,人们更加本质地联系在一起,跨省公司、互联网、高速公路及高铁等等,使国人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本质地紧密相连,更不用说由于华夏大地特殊的地理环境,流域治理的问题很早就让这块土地上的人民融为一体。今天,如果一个省份的军阀像过去那样进行武装割据,不仅需要断网,切断高速公路,而且要更换所有的铁轨,驱逐外省投资,这无异于自取灭亡。辛亥革命之后,中国虽灾难不断,却两次实现了国家的统一,如果算上辛亥革命那次先分后统,实际上短短38年间就实现了三次统一。在国际上,虽然有将中国肢解的政治势力,但同样也存在有利于中国国家统一的因素,其中任何一种势力都难以产生决定性的作用。想一想隔着英吉利海峡的英国脱欧时面临的困难,就知道分裂中国的可行性有多大。

事实上,北京独立恰恰有利于维护国家的统一,目前中国国内的各种矛盾都一个共同的源头——北京中央政府,西藏人不满;新疆人不满;上海人不满;广东人不满;河北人不满;香港人不满;台湾人不满,由此才产生了藏独、疆独、沪独、粤独及台独等各种分离倾向。这些不满是源自于北京中央集权政府,而不是华夏大地。如果让北京那个怪胎政权脱离中国,上述问题就解决了一大半,国人才可以在平等的基础上协商解决体制方面的问题。事实上历史恰恰提供了这样的佐证,清末辛亥革命之时,不少省份宣布独立自治,但是一旦代表中央政权的宣统逊位,国家不仅没有分裂,反而建立了民国,如果不是袁世凯逆势而动,之后军阀割据的局面是难以形成的,如前所述,中国大一统的格局自有其内在因素,在现代社会更容易完成统一。对于致力于推进国家民主进步的人士来说,北京独立提供了另一种途径,有可能是一种合力最大分歧最小的方案,也能照顾到国内民众的民族情绪,甚至可以兼顾北京统治集团的利益。普通大陆民众从朴素的民族感情出发,提及藏独、疆独、台独及港独,都很抗拒,甚至不同的地方自治派别之间相互之间也缺乏默契,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而北京独立方案,可以凝聚更多的共识,在国际上尤其是华人世界中,也有会有更多的认同,以此为突破口推进民主转型虽然不会是终南捷径,但至少不应该将之排除在外。

要中国,不要北京。

让北京成为大燕国,过去有过,今天为什么不可以试试呢?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May 22, 2019

阅读次数:5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