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经济上去了,人倒下来了

Share on Google+

全中国到处都在修建高速公路。全世界,只有一个美国,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修建公路的高潮。据中央交通部一月里宣告,三十年内,中国将再铺设一万五千九百里的公路,总共投资2500亿美元。到2020年时,公路总长度就将超过美国现有的州际公路了。

中国真地需要那么多高速公路吗?这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现在已经建成的高速公路上,常常是空空荡荡,没有多少汽车在运行。连那些有车阶级的人都说,似乎有点浪费了。造高速公路比造铁路占地和花钱都多出几倍,对于人口众多而耕地太少的中国来说,就尤其应该多算算这个账。公路一旦建好,无论有车无车行驶,都要消耗路的寿命。中国本来就不该提倡推广私人轿车,现在石油价格高涨,而中国所用的石油80%以上要靠进口,现在已经有人不敢随便开车了。据说不要很久,油价还要翻一番,那时候又有多少人开得起车呢?尤其是在高速公路上开车,恐怕只有少数人出得起油钱了。那时候,就会看到处处是闲车,处处是闲路了。这将是多大的浪费!

即便是今天,也有很多人说,与其拿钱修路,不如办学校和办医院。人民更需要的是教育和活命。这倒让人联想起一个经济学理论问题来。出生于印度的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奖金获得者阿玛蒂雅·森,提出过一个著名的理论,就是:经济发展的过程就应该是人的自由的扩大过程。他的一本名著的书名就是《以自由看待发展》,更口语,就该是:发展,就是自由的扩大。他所指的自由,是广义的。是指“享受人们有理由珍视的生活的能力”。具体地说,就是“实质的自由,包括免受困苦—诸如饥饿、营养不良、可以避免的疾病、过早死亡之累,以及能够识字算术、享受政治参与等等的自由。”他的著作对发展的理论和实践产生了革命性的影响,联合国在经济发展方面的工作就接受了阿玛蒂亚·森的理论。经济学界的主流一向强调效益,重物质而轻视人,中国经济学界基本上是继承了这条路线,包括中共领导人在内,始终认为首先要把经济搞上去,至于人的发展、人的权利、人的福利都必须让步给经济。只要你回顾一下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中的各种弊端,几乎无一例外地都可以归之于违背了阿玛蒂亚·森的这个理论,不但不把人的自由和发展作为经济发展的目的,放在首要位置,反而在经济不断上升的情况下把人的生存条件降得越来越低了。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九十年代起取消了前几十年一贯享有的公费教育,和事实上取消了几十年来实行的城市公费医疗和农村中的医疗服务。这是完全没有理由的,因为在经济十分困难的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也还维持了这两种制度。至于日常生活中对于人权的践踏,比如强迫拆迁、强占农田,长时间不给民工发工资,不顾工人死活等等现象,十足地表明人民事实上仍然处于奴隶地位。一个简直无法解释的现象是:经济上实力越强,政治上对人民的控制反而更厉害了。胡锦涛上台后对言论自由日甚一日的收紧,已经使国内万马齐喑,思想文化界一片萧条!近年来,中共当局敢于像赌徒一样不择手段、不顾后果地搞大冒进,又是根本不把人民利益放在眼里的一个证明。同时,也表明人民根本没有参与决策的权利。

2005年4月13日 于美国·新泽西

文章来源:刘宾雁网坛

阅读次数:9,90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