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2-05

一位菲律宾华侨的后裔,名叫埃米・查(Amy Chua),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的教授,去年写了一本书,书名是《世界上大火熊熊》,对于美国流行的一个思想提出了异议。大部分美国人都认为要治好这个世界的病,最有效的药就是市场加民主。埃米・查女士认为,有些第三世界国家,由于已经有了市场经济,造成了财富分配上的不平等,一旦实行民主的话,就会引发社会动乱。她的这个论点是以华人在菲律宾的经验为依据的。她把当地华人叫做”统治市场的少数族裔”,因为华人勤劳而善于经营,都成了富人。人数虽然只占菲律宾人口的1%,却占有了菲律宾私人经济的60%。这就造成种族关系的紧张。2003年十一月,菲律宾发生了156人被绑架的事件,大部分是华裔,一些人被杀害了。埃米・查的这本书引起了美国舆论界的重视,左倾的和右倾的刊物都作了介绍,还上了《纽约时报》书评的畅销书名单。

埃米・查的观点并不稀奇。著名政治学家亨廷顿也对于快速实行民主化提出异议。诺贝尔经济学奖金获得者斯提格利兹,著名记者卡普兰,《新闻周刊》国际版主编扎卡利亚也持类似观点。扎卡利亚在他的新作《自由的未来》里主张,为了防止过快、过多地推行民主造成的消极效果,应该允许一些国家首先通过一段渐进的自由化的权威主义阶段。一位名叫卡洛德斯的作者,在《民主》杂志上刊出的文章里写道:”近20年来提倡民主的人所欣赏的那种民主化转型方式,现在已经过时。近年来有将近100个国家向民主制度转型,但只有不到20个国家真正有了民主化的进展。他认为很多国家还处在”灰色地区”,某些学者用以下的词句称呼这些国家:”半民主,形式民主,选举民主,表面民主,伪民主,弱民主,部分民主,非自由主义的民主”。

一些评论家认为,美国在帮助第三世界国家推行民主时,对于有的国家尚不具备实行民主的社会条件和经济条件考虑不足。经济学家斯提格利兹赞同这个说法,认为把推行民主作为自己专业的人们对于社会变数常不够重视。比如马来西亚政府为了减轻种族冲突,实行一种平权方案,给占人口多数、贫穷的本地人一些经济好处,很成功。但是遭到一些西方顾问的反对。在经济很落后的国家实行股票交易,或者把美国宪法翻印出来四处散发,都不合适。

埃米・查把种族关系问题归之于民主,不一定对。我们都知道东南亚一些国家愿在实行民主以前就时常发生对华人的排斥运动,有一些就是专制政府为了转移人民对它的反对而有意鼓动起来的。

上面介绍的那些对民主化表示怀疑的思潮,乃是冷战结束后世界各地发生的动乱的一种反应。那些观点,并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是像埃米・查的那个市场化加民主就会带来混乱的观点,至少对于中国并不合适。把中国引向动乱的并不是民主,而是专制。那种观点倒是和中共的一贯观点巧合了。但是无论如何,到了21世纪的今天,假如还有人以条件不足为借口而反对在中国实行民主的话,中国人绝对不会接受;那种人的下场也不会好。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