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在闭关锁国和开放之间,没有第三条道路

Share on Google+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2019-05-19

中美毛衣战持续到现在,可以说已经进入关键时刻,据媒体报道,在剩下的半个月时间,中国必须要答应美国一系列要求,必须要作出在中国看来,非常难以接受的让步。否则,这场毛衣战就会全面升级。

毛衣战升级的后果,无需我们再费笔墨描述。如果后果轻微,谈判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正因为后果非常严重,严重到影响一个国家未来发展以及长治久安了,这才有谈判的价值。也有一些媒体宣称,谈判失败,受伤害的是双方,然而,这些媒体却始终回避了一个关键性问题,那就是中国受到的伤害是否大于美国?中国目前的情况能否承受伤害,或者说,能承受何种程度的伤害?是外皮毛细血管的擦伤,还是内部动脉血管破裂的重伤?这些,大多数媒体,都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相反,爱国口号喊得一个比一个响亮。然而,如果喊口号有用,中国当年就不会有所谓的“自然灾害”,也不会至今连个芯片都生产不出来了。

那么,美国到底要求中国做出一些什么样的让步呢?我们的媒体依然没有明确报道。但是,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媒体没有明确报道,不代表就没有小道消息报道。从国外的一些媒体来看,美国要求中国做出的让步,显然触动了中国底线。就拿拆除互联网防火墙来说,这就是中国的底线。众所周知,中国互联网防火墙是中国政府花费数百亿资金研发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国内民众浏览境外有害信息,比如黄色网站,赌博网站,某轮子功之类的邪教网站,这些网站对中国老百姓精神生活会产生巨大的污染,所以,必须在这些网站之前,修筑防火墙,让中国老百姓在一个纯净的网络社会里生活。

然而,这样的防火墙,在另一个方面阻碍了信息交流,限制了中国老百姓的眼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思想和精神层面的闭关锁国。而思想和精神层面的闭关锁国,相对于商业贸易层面的闭关锁国来说,对中国社会的整体伤害更加巨大。道理很简单,打个最浅显的比喻,如果对一个小孩,从小就只灌输一个思想一个主义,那么,他对整个世界的看法就会异常单一和偏颇。然而,我们现在的世界,是一个多元的世界。单一的思想,会使得大脑思维僵化,进而成为一种可悲的愚民和脑残。推而广之,把一个国家封闭起来,后果会怎样?

我们经常埋怨中国人和美国人相比,缺乏创新精神,这的确也是事实。中国人其实最擅长的就是“山寨”,大多数科技领域的核心技术,必须依赖进口。造成这种尴尬局面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应该就是防火墙的设立。据有关媒体报道,中国的科学家在查阅国际尖端科技资料的时候,往往无法打开相关网页。大家试想一下,科技工作者如果连国际最新的科技资料、科技信息都无法查阅,他们还有心情,有能力去创新吗?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向美国做一些适当的让步,是不会割裂党和政府与人民大众联系的,相反,开放的信息社会,能使得我们的党变得更加透明,使得人民有了新的监督党的渠道。

必须警惕的是,虽然中共在制度上不允许权力世袭的存在,但由于缺乏党外监督,权力世袭现象在县市一级层面普遍存在。尤其是县一级政权,因为地域狭小,人际关系反而更加复杂,往往少数几个家族,就垄断了县一级政权的权力中心位置。这就使得中国普通老百姓上升渠道被堵塞,造成了目前人人诟病的阶层固化现象。因此,美国方面要求中国更加的民主,更加的开放也是有一定道理的。试想一下,美国的企业如果来到中国做生意,和有政府背景的企业去竞争,又如何争得赢呢?权力对市场经济的干涉,始终是中国市场经济的一颗毒瘤,然而,现阶段是怎么都无法将之割掉的。

不可否认,目前在中国社会确实有那么一批人,希望中国全面向美国屈服。但这种屈服,不能简单认为是由美国来“改造中国”。中美两国就好像是相互爱慕的男女情人,中国已经很美丽了,但美国希望她能更美丽一些,这样才能配得上日益强大和进步的美国。假如中国始终原地踏步,不思进取,嘴里喊改革,却又不见半点行动,那么,美国又怎么可能不着急呢?毕竟,两个人恋爱,必须要双方一起成长,如果其中一方无法赶上前进者的脚步,分手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中美毛衣战之所以最终牵扯到意识形态之争,其实和当年的满清政府被西方列强强行敲开国门之时的情况是差不多的。现在回过头来看,满清政府之所以要闭关锁国,就是因为意识形态落后,政治制度腐朽。当时的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

英国人与中国官员的首次交往,就让他们看清了这个帝国维持秩序的基本手段:暴力。某次,英国人需要一个熟悉海路的人把他们领航到天津。他们登陆定海,对当地总兵提出了这个请求。总兵对英国人极其热情,一口答应,不过与英国人设想的出资招募不同,定海总兵的办法是派出士兵,把所有从海路去过天津的百姓都找来。

英国人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巴罗说:“他们派出的兵丁很快就带回了一群人。他们是我平生所见神情最悲惨的家伙了,一个个双膝跪地,接受询问。……又有两个人被带了进来,他们似乎比先来的人都更能胜任这项工作,却又早都不再下海,而是经商有成,无意再重操旧业。他们跪着恳求免除这趟劳役,但是毫无成效。皇帝的谕旨是不得违抗的。他们徒劳地哀告道:离家远行会坏了他们的生意,给妻子儿女和家庭带来痛苦。总兵不为所动,命令他们一小时后准备妥当。”

中国人司空见惯的一幕让英国人不寒而栗,在欧洲这是不可想象的。走出了中世纪的英国人信奉的是“权力源于人民”、“人格独立与平等”、“法律至上”、“人的尊严不可侵犯,尊重和保护它是国家的义务”。他们发现中国的信条则与此相反:“权力源于皇帝”、“官员至上”、“国家的需要压倒一切”。英国人说:“总兵的专断反映了该朝廷的法制或给予百姓的保护都不怎么美妙。迫使一个诚实而勤劳的公民,事业有成的商人抛家离子,从事于己有害无益的劳役,是不公正和暴虐的行为。除非是在一个专制的,其子民不知有法而只知有暴君的国度,这是不能容忍的。”

英国人还注意到,在暴力统治下,中国人的国民性格出现了很大的扭曲,缺乏自尊心,冷漠,自私,麻木。中国政府派了一些人上船来伺候英国人。那些中国人给英国人留下了这种印象:“撒谎、奸诈,偷得快,悔得也快,而且毫不脸红。”英国人说,“他们一有机会就偷,但一经别人指出就马上说出窝藏赃物的地方。有一次吃饭时,我们的厨师就曾想厚颜无耻地欺骗我们。他给我们上二只鸡,每只鸡都少一条腿。当我们向他指出一只鸡应有两条腿时,他便笑着把少的鸡腿送来了。”

说到底,当时的中国严格地说是一小撮鞑靼人对亿万汉人的专制统治。使得中国实际上正在成为半野蛮人。

正因为如此,英国人知道,以谈判的方式是无法在中国做好生意的,必须使用武力,因为对付野蛮人,只能用野蛮的办法。

当然,现在的美国不可能对中国使用武力,但却可以通过种种手段对中国进行制裁。这种制裁,当然也可能让美国自身受到伤害,但是,为了更长远的利益,美国选择暂时接受这种伤害。

中国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妥协。但我们相信,这种坚持不会太久。因为在闭关锁国和开放之间,没有第三条道路可以走。闭关锁国显然是不可能了,那么,只能选择开放,也只有更进一步的开放,中国才会迎来更多的可能和希望。

2019年5月19日于株洲家中

作者简介:刘淼,70后,长沙人,出生于邵东,后迁居至株洲,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库入选作家,曾供职于某国企,后供职于某杂志,现居家自由写作。主要作品有小说《沈情的背叛》《香水有毒》《盆村事件》,散文《一个人的馒头山》《消失》《斯人寂寞》等。个人微信号:fangzhanbo2013

阅读次数:16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