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立:驳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两大经典名言

Share on Google+

笔者近日发表一篇理论研究新作“为什么说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是完全错误和荒谬的?”同学、朋友叫好一片。想起平时对被大陆日夜宣传灌输而至耳熟能详,而自己又曾作过认真独立思考且有心得的所谓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两大经典名言,忍不住在此执笔直书,就教于诸君。

其一剖折如下:

马主义批评资本主义社会“不合理”和“荒谬”之处所举的著名例子是:资本家为了保持和提高商品在市场的价格,宁愿毁灭商品也不让它们无偿地归还生产者,直接到消费者和穷人的手里。比如宁愿将牛奶倒入海也不给有需要的人。又比如资本主义国家遍地高楼大厦,而穷人们却只能露宿街头,形成了“有屋无人住,有人无屋住”的不合理社会现象。

马主义简单地认为:只要解决了这种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改变和消灭了这种“不合理”的社会现象,社会生产力便会“得到极大的发展”,社会就会得到“极大的进步”,从而进入人类最完美的“共产主义社会”。

笔者估计马克思作此论断时,是躲在德国的小镇居所想像欧洲和俄国农埸主把多余的滞销的牛奶倒入海中销毁的情景,贪穷落后的东方大国中国的资本主义在黄金十年1926-1937才刚刚开始萌芽,远还末发展到如此地步,加上当年外蒙被阴谋割裂,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牛奶可供倾倒入海。

可是,经过在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国家俄国和中国进行人类历史上最宠大最残酷的社会主义大试验结果如何呢?我们亲眼目睹的是:牛奶不倒海里了,可是牛奶没有了。房子都无偿分配给员工们住了,挤得满满的,可是新房子却没有了。

70年代笔者在广西、贵州的大山沟里工作,参加“三线建设”,地处崇山峻岭,方园数十里荒无人烟,生活极为艰苦。“半月不闻肉味”是常事,平日食堂只有萝卜干咸菜。想买一小包内蒙奶粉难于上青天,转碾经多个熟人朋友之手,才能买到一小包(大概是250g)以补充营养。直至婚后调昆明工作,80年代才能凭新生儿证明每天大清早摸黑排队购得100克鲜奶。中国从末有过将牛奶倒海里吧?怎么市场上不见牛奶呢?原因在于公社化,普遍公有制,农牧民完全没有生产的积极性。直至“改革开放”后,把部份的生产自由还给了农牧民,才真正有了牛奶及奶制品供应,今天各大中城市的超市中才有了盒装鲜牛奶和袋装礶装奶粉供应,这在毛泽东时代是难以想像的。

70年代末,笔者开始在西南某省会城市建筑设计院工作,对毛时代和后毛时代建筑业的萧条泠落体会更深,那年代,土地无偿占用,谁占归谁,一切实行“单位所有制”的计划经济,各行各业死气沉沉,鲜有建设新房子,北上广这些大城市,全靠“解放前”国民党留下的高楼大厦撑门面,“解放”三四十年,几乎没有建过什么像样的新房子,住宅建设就更不用说了,人口却在不断地增加,人们普遍三代同堂四代同堂挤在“旧社会”留下的破旧房子里,以致发生上海年轻人为婚房闹出人命的惨剧。那年代当地各单位建的职工宿舍全都是红砖予制板的4-6层简陋红砖房,不少连独立厨厕都没有,很多房子刚完工甚至末完工就被挤进来抢住了,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有房无人住”的现象,房子都住得满满的,可是新房子却没有了。直到“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学习资本主义社会,土地有偿使用,开放民菅建筑,房产私有、允许买卖,才出现了各地城市高楼大厦雨后舂笋的蓬勃局面,中国老百姓才第一次见识了什么是现代高层住宅。

事实证明马主义的“线性思维”太简单太幼稚了。牛奶不倒海里了,可是牛奶没有了。房子都无偿分给员工了,可是新房子却没有了。

马的着眼点(聚焦点)错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并不完全取决于产品的分配和使用,而是主要在于社会制度(所有制)是否能促进全社会的生产积极性。

资本主义社会纵有许多缺?,但其在生产过程中淘汰甚或主动销毁一些不合格的成品半成品为确保其品牌产品的的高质和商业声誉的行为无可厚非。相比之下,若放任这些不合格产品流入市塲,后果更为严重。据报今年广东(两广)荔技产能过剩,收购价跌至每斤0.1元还跌势不止,果农大多不情愿劈价出售,造成大量荔枝积压腐烂,堆成垃圾拉去充肥料。这就牵涉到市场运作,物流运输等等社会问题了,试想如果北方甚至国外需求量足够大,物流运输方便快?,运费便宜合理……收购价会跌到如此低贱吗?果农会舍得眼睁睁看着它们烂掉吗?相反地,只要上述的商品生产、流转、销售任一环节出了问题,就会做成废弃大量农产品的痛心现象。

同理,西方国家如果市场对鲜牛奶的需求量足够大,市场价格维持一定水平,农场主有利可图,他们是绝不会将牛奶倒入海的,他们这样做,只是遵循资本主义行之有效的商业市场规则,马克思以一时特有的现象用之于举例以对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全面攻击是不当的。

马主义经典名句之二,列宁说:将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黄金只能用来铺厕所。

列此话的言下之意是黄金作为一种不生鏽、不失重变形的贵金属,被全世界公推公认作为财富和价值永久保存的象徽和替代物以及统一的衡量标准,在资本主义世界里己通行达数个世纪之久,人类到了共产主义社会,由于己经消灭了私有制,没有了私有财产,一切“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也就没有了需要永久保存的财富,所以也就不再需要黄金这种贵金属来充当统一的价值标准了。列还解释说,作为一种金属,黄金在其金属之物理属性上,诸如延展性、可塑性,导电性、导热性等均不如其他金属,因而用于制作电器、日用品也不如其他金属。所以,只能用来铺厕所,借此表达了他对资本主义社会的蔑视和愤怒。

可是一个多世纪漫长的岁月过去了,事与马列愿违,资本主义不但并末如他们予言的那样“全面崩溃”反而日益发展壮大,创造出比社会主义更大得多的经济成就。因此,作为全世界日渐增长的财富的代表和象徽,黄金非但没有被用来铺厕所,而本身的财富标准作用更日趋重要,世界各国均视为珍宝,增加储备,各国无不用作发行货币的币值保证。

中共承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无论马列将共产主义社会想象得多么美妙丰富,全世界超逾一个世纪的大范围实践证实了它不过是一个美丽的幻想,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领头人苏联己经易帜解体,并公开宣布共产主义失败。时至今日距离它的全球最终落幕己经为期不远。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6/13/2019

阅读次数:1,01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