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永忠:港民坚持“反送中”运动,意在提醒与警告当局“一国两制”50年不变

Share on Google+

作者 法广 播放日期 08-07-2019

七月一日,香港再一次迎来主权移交纪念日。像往年一样,香港举行了“七一”大游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次“七一”大游行的规模,刷新了过去22年来游行人数最多的纪录。在经历了6月份的两次百万人上街抗议“反送中”法案之后,又有55万港人在七月一日这一天不顾酷暑、走上街头,高声疾呼 “撤回‘送中法案’、‘特首下台’、‘重启政改’、‘释放所有政治犯’”等诉求。

部分示威者冲击并占领立法会、遭到警方清除。港人高调追求民主自由的表现再次引发全球关注。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向本台阐述了他对港人不顾压力、勇于捍卫自身权利精神的看法。

法广:七月一日,香港大批民众再次走上街头,举行了一年一度的七一大游行。今次“七一大游行”是在“反送中”大游行尚未完全平息下来的背景下举行,是否更具特殊意义?

潘永忠:对于“七一大游行”,是否更具特殊意义?这一点,我估计很多人都看得明白,也会理解!

1、百万市民自发上街参加“反送中”运动,已足以证明香港社会的民心民意民声,港府应该诚惶诚恐了,自古中国有句老话:民心大潮,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2、有人为《逃犯条例》争辩。我觉得问题不在《逃犯条例》修改的内容本身上,而在于“反送中”这关键字上,这是香港市民对大陆司法不相信、不认可,甚至对中共政权不信任。要说理由也很简单,刘晓波等提出《零八宪章》,要的就是民主宪政治国,其结果宪政实现不了,却被专制政权逮捕判刑,最终死于刑期。香港也有一些活生生的案例,出版人姚文田案例、铜锣湾书店案例等,都说明了“反送中”的理由。香港人维护的是司法独立。

3、在“七一”香港的回归之日,香港市民在这样的日子里继续示威游行,坚持将“反送中”运动进行到底,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意在提醒与警告当局,“一国两制”50年不变,这是香港回归时中共当局许诺的,所谓的“一国两制”基础是新闻自由与司法独立,香港民众自然不答应亵渎司法独立。

我也听香港朋友介绍了详尽情况,我的理解是:50年不变的“一国两制”,中共政府答应的事,一诺千金,香港市民“反送中”就是一次护法运动!

法广:港人大规模动员,勇于对北京说“不”,表明了什么?

潘永忠:我不觉得港人还需要大规模去动员去游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年4月,我们赴港参加独立中文笔会年会,已经听香港朋友介绍了修法事宜,还列出了「诽谤罪」、「煽惑罪」、「非法经营罪」….其实是堵住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出版的管道。《逃犯条例》还在修改与补充“可引渡罪行”,香港的司法独立遭遇了行政介入,使得人人动辄得咎,随时有被抓捕,甚至在境外被「绑架」的危险。这些,在香港社会引起的反弹与抗拒是非常强烈的。

香港是个民主自由开放的多元社会,这就决定了香港市民维护公共权益的政治素养,为什么不是“反送台”,或者“反送澳”的口号?道理很简单,民主社会,当然不允许被专制独裁裹挟与威胁,香港市民眼下不去争,不去抗,那么更多的姚文田、桂明海、林荣基等案例会出现,他们这是在维护香港的司法独立,维护社会的公共权益,也是维护每一个市民的自身权益。简而言之,市民对港府的不满与抗拒,日积月累,最终是干柴烈火,一触即发。这在民主国家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反过来问一下,这样的修法,港府有没有听取与咨询过广大市民的意见呢?林郑月娥已经承认咨询社会意见不够,但是事后意识到,是不是太迟了呢?难道还要把责任推给100万市民吗?

法广:一些抗议者七一晚间进入立法会大楼并有些过激行为,遭遇警方催泪瓦斯。北京明确表态指出:绝不允许“严重违法、践踏香港法治,破坏香港社会秩序”的暴力行为。这与六月份香港百万人大游行期间,中国政府未予直接干预、相对克制的表现相比,是否发生了某些变化?这是否预示着北京将出手干预?

潘永忠:关于七一晚间立法会的过激行为,据我了解与获悉的信息,这些不是“反送中”运动所期待与追求的结果。据香港参加运动的朋友介绍,运动本身是和平理性的,毋庸置疑。出现过激行为与打砸行为,是混入示威游行队伍中的某些人的所为。

出现这样的结果,政府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因为6月9日发生百万人的“反送中”示威游行,如此大规模抗议活动,已经说明天下不宁,民心浮动,政府的沟通、解释与协调工作是否跟上了呢?显然,远没有落实与做好。

此外,说到中国政府好像未予直接干预,其实中国政府一直在干预和领导,30年前处理“六四”的镇压那一套,自然行不通了。但是中央政府,在国际外交上、宣传上,均给了林郑月娥强力的撑台与支持,中共高层官员台上台下纷纷讲话与作了指示。“反送中”运动的核心,是不信任与反对中共政府的独裁统治,这应该是这场运动的本质。

法广:今年春季以来,香港轰轰烈烈的示威游行活动,引发了全球的广泛关注,在中国大陆却鲜被提及。您对此作何感想?

潘永忠:国内没有动静,不是说中国百姓心悦诚服地满足于一党专制统治,而是由于现代科技发展,使得百姓对言论、写作、出版自由,维护人权,及司法公正等正当诉求,越来越艰难了。在中国,政府对人民的监控已经达到全方位了,到处安装的探头,连私人领域的私密都無所遁形。所谓的社会保障卡,更是把每一个人变为透明人,个人兴趣爱好、教育健康、学历资历、经济狀況、饮食消费习惯、交友乃至阅读嗜好等,都在政府管轄的视野中,每个人都成为一张塑料「卡片」,上面记录了所有的个人资料。尽管如此的高压管控,还是有人站出来大胆地批评政府,王怡就是一位典型代表。

此外,由于大陆的新闻与网络管控,大陆百姓是否了解与知晓近期香港发生的“反送中”运动,大陆社会与外界的隔绝现况,本身就很能说明这样的因果关系了。

法广:您认为,香港最终将如何步出此次危机?政府是否会做出进一步的让步?

潘永忠:平息此次危机,无非是这么几种情况:一是压制市民,坚持错误;二是赶紧纠正错误,彻底取消修改《逃犯条例》,特首承担责任引咎辞职,取得市民的谅解;三是“拖”字诀。

如果是第一种,表面上是压下去了,但是矛盾终究没有解决,而且市民与政府的矛盾与对峙会不断加剧,时不时还可能会持续爆发不可预测的更大运动。

如果采用第二种,认识错误,承担责任,纠正错误,及当事者引咎辞职,取得市民的谅解,才会充分体现与证明香港社会民主自由开放的多元特性。

第三种“拖”字诀,也是统治者时常采用的缓兵之计。港府也可能采取暂时避开市民愤怒的抗议高峰,以拖延战术,消耗市民的斗志、毅力与决心,背地里暗下毒手,逮捕积极参与“反送中”运动的领袖们,这也需要市民重视与警惕,保护他人,也就是保护了自己。

马丁路德曾说过:「我们都陷在同一个网中。别人直接遭遇到的事,也会间接地影响到其他人。如果你不能当你自己,那么我也当不了我自己。……人不是孤岛一个,我们大家都是大陆的一部分,整体里的一小块。」希望港府能遵循民心民意民声,共同维护香港的和平发展盛世!

阅读次数:6,59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