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从它诞生之日直到今天,不仅是个实施独裁专制而且等级森严的组织,同时也是个追求财富享乐的团体。远在井冈山时期,他们写在墙上招募入伙者的标语便是“你想睡财主的小老婆吗?请来参加革命”! 后来更有歌谣式的号召口号:“三八枪没盖盖,红军长官没太太,等到打下榆林城,一人一个女学生”。 这些粗俗之言对于那些既穷极无奈、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的痞子们来说,也真夠直白,真夠煽情,而且更极具诱惑力,足可让那些痞子们邪劲沖天。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初心” 吧!待到他们进入陕北,在延安割据-方,占山为王以后,虽然那时的中共还十分穷。但据当时在延安的著名文人王实味掲露,延安当局就已经实行了“衣分三色,食分五等” 的不同等级与待遇。所谓“衣分三色”,就是中共高级干部的衣服是深蓝色斜纹布、中级干部是灰青色平布、基层干部的黑色土布。所谓“食分五等” 则是除大、中、小灶外,还有中共中央领导及极个别的持殊人物,如毛泽东,共为五等。其中“大灶”是一般人吃的,通常是一大锅蔬菜,混着玉米小米等粗粮。“中灶”是各部门领导的伙食。”小灶”则是供给更高层的领导。

而更有趣的是,此时的毛泽东不仅在窑洞中勾引、玩弄来延安的外国女记者,还拉着女作家丁玲旳纤纤细手,向其津津乐道帝王皇宫内”三宫六院”的情景。在八年抗战最艰困的時期,陕北普通老百姓还在餓肚子,前方战士在与日军浴血奋战时,而延安的高级干部,每逢周末必办交谊舞会. 舞会上不仅点心果品应有尽有, 外加美女如雲,殷勤侍候. 因此当时中共內部对此极为不滿者也大有人在。例如当时王实味便指出, 整个延安周末舞会都沉浸在这“舞回金莲步,歌啭玉堂春”的升平气氛中,实在与时局太不和谐。因为“当時的现实——请闭上眼睛想一想吧,每一分钟都有我们亲爱的同志在血泊中倒下” !但敢言的王实味不仅很快被打成“托派”,最后更被人用刀活活砍死!及至中共夺下政权后,从毛泽东以降,各级领导干部官员无不争向腐败享乐看齐。所以在“文革”中,从中央到地方各级被打倒的“走资派”们,个个都有-本享乐腐化的骯脏丑史被大字报揭了出来,有的还弄来写成大字报贴在大庭广众之中供“革命群众”观赏。使笔者也有幸大飽眼福,而其中乱搞女人,几乎是每个走资派当权者的“必修课”!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共的御用文人们为了提升党的形象,便不断挖空心思大树特樹-些中共的所谓模范党员,雷锋式的干部,诸如什么焦裕禄、方志敏、孔繁森、任长霞之类“典型人物”以此欺骗愚弄民众。而在中央高层中,御用文人们更相中了周恩来,除了渲染他的“温文尔雅” “慈祥和蔼”的体貌外,更着力打造其人品,企图把他捧成个“完人”、“ 圣人” 来为中共裝璜门面。在打倒“四人帮” 后的一段時日里,这套宣传攻势更达到了高潮。除了什么“万人长安街送总理”这样精心策划的表演节目外,当时在中国大陆还有个传闻甚广的谎言故事是这么说的:周恩来去世后当时联合国“专门”为周下半旗致哀(请注意“专门” 二字—-笔者注)。于是乎引来某些西方人士的不滿。质问联合国有关人员。有关人员答曰“你在各囯领导人中如果你还能再找出-位像周恩来这样,第一,终生没有一分钱存款,第二终生也无子女的人。你们能再找出-个,我们就承认这个半旗不该下”。 据说那些西方人士听后都默默退下,似乎“口服心服”了。当時还没有网络。这则“小道消息”式的故事却在民间流传甚广,被一些所谓“愛国人士”( 实则是爱党人士)津津乐道,广为流传。在中国这个闭塞而愚民众多的土壤里,确实颇有“市场”。 也大大提升了周恩来的形象。

然而稍有国际常识和独立思考能力的人,都只能对此嗤之以鼻。首先,联合国对仼何会员国的国家元首去世均要下半旗致哀,这是惯例,或曰外交礼仪。1976年中国大陆已是联合国会员国。而中国的国家元首,按中共制定的宪法应是国家主席刘少奇。然而中共当时早已宣佈刘少奇是叛徒、內奸、工贼。更长期无继任者。人家联合国只好认你的总理为国家元首。他亡故了,人家下半旗是国際惯例,所以“专门” 二字就根本不成立。自然亦不会引起什么“西方人士”的置疑。至于那段虚构的“对话” 更不值-驳。说周恩来终生无存款,依据何在,如何査证?中共当局直到今天,也从不敢公示任何官员的财产狀况。那么再退-万步讲,就算如此。中共在大陆当时占有和垄断了整个国家的-切财富资源。像毛泽东、周恩来这个级别的人,说白了就是要什么便有什么。货币对他们已无任何实用意义,根本不需要任何金銭,当然更无须有什么存款?至于所谓“终生无子女”, 则既可能是生理缺陷或疾病,也可能是个人生活中的选择。但反正不是美德。可以使人同情(如果是疾病所致的话),但决不能效法提倡,否则人类豈不面臨灭绝了?由此可见,中共为了树立、宣传周恩来为“圣人”形象而编造的故事,不但站不住脚,而且已变态到违背常识的地步。那么我们不妨来看看现实中的周恩来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远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国共第一次合作后,由于中共勾结苏联共产国際在军中策划兵变,进而图谋政变,于是造成国共分裂。国民党內以蔣介石为代表的一派发起“四. 一二淸党” 运动。当时中共党内的一个重要头目顾顺章被捕后向国民政府投降。交代了-批共产党高级人员的去向。被共党视为叛徒。周恩来为了报复顾顺章的所谓叛变行为,于1931年4月26日,与康生一道带领一群杀手去杀了顾顺章的全家。包括顾顺章的夫人、岳父、岳母和保姆、司机,还有完全无辜、在顾家作客打麻将串门的朋友,都被周恩来殘忍地全部用绳勒死(因为周不敢开槍,怕惊动军警)。而其中的司机与保姆则绝对是劳动人民,他们更与国共兩党争斗无关,但也同样被周-概残忍地杀害。可见什么要“解放劳苦大众” 之类的口号何其虚伪!周的手毒心狠到什么程度?更有甚者,当天在顾家打麻将的客人中,有个人叫斯励。斯励是周恩来在黄埔军校时的学生,他的哥哥是国民党将领,斯励在“四.一二”清党中借着哥哥的特殊地位曾将周恩来从国民党手里救出,但正因为他认得周恩来,所以周便干脆把救命恩人也一起杀掉,以绝“后患”, 这种行为只能叫忘恩负义吧! 周恩来在无法杀顾顺章的情况下,便去杀顾顺章的家人,顾的老年岳父、母,由此更杀死多名无辜之人,这恐怕只能叫残忍、怯懦,有半点良知吗?

再看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共已夺得大陆政权。周恩来官拜当时的中共国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一九五五年春,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到印尼参加万隆亚非会议,原计划是四月十一日乘坐印度航空公司包机“克什米尔公主号”,从香港起飞经印尼首都雅加达前往万隆。但中共情报部门此時却获得情报称,有台湾国民党政府的保密局香港情报站工作人员赵斌成,与金建夫,会同香港机场地勤人员周驹,计划使用定时炸弹(从台湾基隆秘密运到香港),并将炸弾安放在“克什米尔公主号”上。于是中共相关人员便在四月十日上午九时三十分左右,秘密告知港府方面,要求港英政府,采取措施保障飞行安全。但奇怪的是与此同时周恩来却私下秘密改乘其他班次飞机飞往印尼。却让中共代表团中的包括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黄作梅,从及周恩来的司机及隨团记者等11人仍于4月11日乘坐“克什米尔公主号”从香港起飞。四个小时后,下午六时三十分,克什米尔公主号在太平洋上空爆炸失事,机上人员全部死亡。事后周恩来却得意地对其亲信说:这叫做“声东击西”、“丢车保帅”。 当時中共在国际上势孤力薄是事实,但周恩来 为了迷惑台湾香港情报站,让他们误以为周已中计上了飞机,于是不会再改变计划,从而确保他自己的安全,竟不惜用别人的性命为自己当“人肉盾牌”。 周恩来这一手,聪明是夠聪明,但却拿他的同事、“同志”作牺牲品,如此“丢车保帅”, 自私残忍到什么地步了!?

再请看,周恩来有个好朋友叫孙炳文,孙有个女儿叫孙维世,既美丽又多才多艺,且精通外语。孙炳文不幸早亡,临死前把女儿孙维世托付给周恩来,周遂认孙维世作义女。中共建政前毛泽东去苏联朝拜斯大林。孙维世因精通英、俄等外语作为翻译隨毛同行。在赴苏途中的火車卧铺厢内,毛泽东竟对孙维世进行了性侵。访苏回国后,孙维世向周恩来哭诉此事。周恩来採取“和稀泥” 的手法,叫孙隐忍,息事宁人。但毛泽东对孙维世还“性趣”犹存,想继续霸占玩弄她。1950年10月,孙维世要与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名演员兼导演金山结婚,周恩来竟秉承毛的暗示予以阻撓,不同意该婚事,以迎合毛之私欲。孙维世则坚决要嫁与金山。1950年10月14日孙、金二人举行婚礼。作为义父的周恩来为了讨好迎合毛对孙维世嫁人的不满,竟然拒绝参加孙、金二人的婚礼。如此奴才般的顺从,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十多年后,即上世纪六十年代,所谓的文化大革命爆发。江青害怕三十年代的那批文艺人揭出她当年混迹上海滩影界的种种丑态悪行。于是乎来个“先下手为强”, 把当年那些人一概打成“黒帮”、“ 特务” 1967年12月孙维世的丈夫金山被以“特务嫌疑”的罪名加以逮捕。接着江青又示意抓孙维世。但办案人员知道孙乃周恩来的义女。而当时周在中共中央高层排名上仅位于毛泽东与林彪之后。办案人员不敢造次,但也不敢不听江靑的。兩难之下只好将逮捕证呈交与周恩来。周只消一句话例如“证据不足” 或“我们研究后再说” 之类,就可保住孙维世。但自私的周恩来为了不得罪江青,竟亲笔在逮捕证上签了字。孙维世立马被关入秦城监狱。粉碎“四人帮” 后,狱方相关人员揭露出:从1968年3月1日起,孙维世即使在牢房里也戴着手铐,还遭到毒打。68年10月14日,是孙维世和丈夫金山的结婚纪念日。孙被人整死。死时为了败坏其形象和羞辱她,剝光了她全身衣褲令其-丝不掛,身上只有一副镣銬。头上被钉进了一根长钉子。孙维世被如此惨无人道地虐杀虽是江青之罪,但周恩来见死不救,助纣为虐亦罪责难逃。如果有“黄泉之下”的话,不知周恩来有何面目去见其“临终托孤”的好友孙炳文?如此人品能不令人齿冷?

周恩来怕江靑,为了讨好“皇后”而牺牲他人的另-个例子是,文革中-次周恩来正在接见外宾時,江靑不知何事马上要去找周恩来。跟隨周多年的一位警卫员对江青说“请稍等一下,总理正在接见外宾”。 江皇后淫威大发,叫人把那警卫员抓起来。事后周恩来知道了却裝聋作哑。结果那警卫员被送去“劳教”。打倒“四人帮” 后才获平反。周恩来的自私、怯懦、冷酷,竟至如此!所以中共宣传的什么周恩来在文革中保护了多少多少人,其实那都是毛泽东授意叫周去保护,周便出来与毛演“双簧戏”,-个唱红脸,-个唱黒脸,如此而已。

笔者在这里对周恩来所谓的完美“圣人”形象的评析,都只限于其个人道徳、人品,基本不涉中共的施政方針之类的事,因为那些问题有些人会说周恩来作不了主,不能怪他。但毛泽东大搞各种政治运动,迫害整人,周恩来几乎每次都在支持毛整人、害人,充当帮兇。从整肃高岗,到打圧彭徳怀,再到文革镇压所谓“二月逆流”, 打倒陶鋳,贺龙,彭真,直至打倒刘少奇、邓小平、王光美….. 没有哪-次周不是顺从毛意,去整肃对方。许多时候,周还亲笔作批示。其顺从服帖之态令旁观者都看得肉麻。甚至当周恩来晚年罹患膀胱癌,医生已经确诊。此时切除正当其时。但阴险的毛泽东却怕周恩来死在自己之后,影响他安排江青等人“接班”掌权。于是乎硬横加干涉,不同意马上手朮,叫先进行“保守治疗”。结果贻误医治时机,致癌细胞转移。对此周恩来也逆来顺受不敢反抗,听由毛泽东摆布。人们不竟要问,周恩来为什么对毛泽东如此顺从听话呢?除了政治、体制因素之外。据说周恩来还有-个按中国旧時的观念看来,应是个“见不得人” 的隐私问题被毛抓住。因而周最怕毛泽东揭出此事。

香巷著名记者、《开放》编辑蔡咏梅女士2015年出版其新书名为《周恩来的秘密情感世界》(2015年12月30日在香港出版)。书中引用相关的史料,石破天惊地爆出一则轶闻,指出周恩来曾经是-名“同性恋者”。蔡咏梅历时三年,查阅已出版的公开资料。其中最有力的证据,是周恩来在1918年留学日本那一年中所写的私密日记。(这本《周恩来旅日日记》在1998年纪念周恩来百年诞辰时已出版)在这本日记中,周恩来直言不讳地道出了对其小兩岁的学弟李福景有同性恋情谊。周恩来在15岁时与李福景相识。李福景,字新慧,两人在南开学堂(今名南开中学)同窗两年,有半年多的时间住在同一间宿舍。

周恩来在日记第一篇即表明写日记的目的是要为自己“留个纪念”周恩来在这一年份的日记中,发现他感受到“情”与情带来的烦恼。并且在2月9日中写到:“恋爱是由情生出来的。不分男女,不分万物,凡一方发出情来,那一方能感应的,这就可以算作恋爱。”与此同时,周恩来却否定夫妻关系之间有爱情成份,认为夫妻只是为了“组织家庭、留传人种”。 由此也能让人解读出周氏具有“不婚主义” 的倾向和无子女的部分原因。这些已白纸黒字公开印出过的东西。当然瞞不过耳目众多的毛泽东。本来“同性恋”按现代医学科学的解释,只是个人对“性”的一种“取向”。即只对同性产生爱情和性欲的人,具有这种“性取向”的个体被称之为“同性恋者”。而“性取向”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但各种“性取向”并无优劣之分。关于性取向的产生有很多种理论,当今绝大多数科学家、心理学家、医学专家都认为性取向是先天决定的,美国心理学协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APA)发表的一篇科学文献表明:长期的实验记录证明,同性恋是无法被“矫正”的,因此性取向既非后天形戓的,也是无法改变的。而同性恋有深厚的生物医学基础,同性恋者的性取向是由“同性恋基因”决定的,无法通过后天改变,不是一种选择,也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所以同性恋既不是病,更不是道德问题。只是这种“性取向” 的基因在人群中居于少数而已。

但是在旧時代的中国由于愚昧和闭塞、落后,根本不懂这些科学的道理。反而出于封建伪道学的无知偏見,认为同性恋是“道德败坏”,“卑鄙下流” 并大肆加以污名化。不可否认,周恩来虽然在政治、外交等领域有较丰富的知识,但宥于时代的局限性和当時的科学水平。他无法正确解释和面对这-问题。因此害怕若得罪了毛泽东,老毛会掲出这些事令其名譽与颜面扫地。这是后人研究周恩来不可不注意的一个侧面。

当前中共不惜斥巨资在许多国际重要社交平台如“推特”、“脸书”上大搞宣传,还美其名曰:“讲好中囯故事”、“ 发出中国声音”。实则是支使一批御用文人,“小粉红”之流,隐瞒真相,歪曲事实,以假信息、谎言欺骗世人。影响很坏。因此前不久“推特”、“脸书” 等管理高层被迫出“重手”封禁了数以百计的这些谎言帐号。作为民主知识人,笔者十分赞赏美囯相关平台的这些正义行动。同时作为个人,笔者也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民主、自由、人权普世价值观为准则,理直气壮讲出那些真实的“中共故事” 的内幕。 尤其是那些长期被谎言掩盖、扭曲的重大事件与人物的真相。 发出理性的、客观的中国民间的声音。这是每一个有公民意识与觉悟的中国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201年9月20日 完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9.09.2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