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法学家贺卫方被永久封号 今日头条实名制扩大到评论

Share on Google+

2019-09-27

北京大学知名教授、法学家贺卫方日前再度遭微信永久封号,而重要资讯类网站今日头条亦同步开始评论实名制。业内人士指新一轮的舆论维稳不仅仅只是加强打压力度,管控和利益在新技术下的高度捆绑,促使网企主动充当审查帮凶。(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据多位媒体人周五(27日)淩晨发布消息称,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知名自由派学者贺卫方的微信遭永久封杀。微信官方提供的封号理由是传播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

资深前媒体人何光伟即在朋友圈转发了该消息,并质疑,「他就是一个教书的,至于吗?」

但据熟悉网信办状况的人士指出,此事可能系中宣部和网信办的定点清除,而非是微信方面的选择。因为根据惯例,网企会在敏感期封杀一段时间,但永久性封号,则一般来自官方指令。

本台记者为此致电腾讯总部和微信总部,但对方都没有回应此事。微信平台官方公众号也没有回应采访请求。

而贺卫方在回应本台记者采访时指出,这是继3年前其微博被封后,他再失去了最后的自媒体发声平台。但他亦表示,因种种原因,他无法接受外媒的采访,并希望先内部沟通一下,看看是否还有转机。

贺卫方:微信,对,微信。微博三年多以前就没了。不大懂的,没办法判断。我现在还想在内部看看,努力一下呗,我想暂时不要外媒(采访)。因为特别不方便,现在的情况。

另据本台记者发现,就在同一天,用户数量庞大的「今日头条」,亦开启了评论实名制。所有留言的线民,必须绑定手机或已具有实名功能的微信或QQ号。对比各大门户网站以及短视频平台的留言区显示,这意味著评论实名制已成为常态。

据原门户网站高管江明先生指出,官方在2012年即在主要的社交媒体和门户网站全面实行了实名制,而「今日头条」的现象,可能是官方再度加强了管控。理论上,即便是不绑定手机评论,线民本身也并无秘密可言,但现在要求连评论也实名,则只是让监控者实施管控的过程更加方便。。

江明说:它应该都是实名制呀,中国应该早都实行实名制了。比如说网信办有给他们有的规定,现在可能加强了这种管理嘛,上面又强调。就是它重新在重申以前的那个实名制的要求。就时绑定了以后会更方便呀。

江明还指出,在没有隐私保护的国家,大数据技术的成熟,也让这些实施实名制的网企成为了管控的受益者。他认为,利益也会驱使这些企业主动去迎合官方的管控手段。

江明说:应该会有帮助吧,它跟手机绑定。比如说绑定了你的手机,那我其实就可以知道你的微信账户的所有的日常的消费行为呀,消费习惯呀,你经常去哪里、你经常逛哪些网站,搜索过哪些东西,机器它都可以来看嘛。那都是利益呀。

以管控形成中国式的网路生态,再以巨大的利益空间迫使从业者屈服、甚至是主动参与对线民的管控与监视,一直是中国官方在发展互联网的指导性标准。2012年,以微博全面实行实名制为标志,中国的互联网的监控就已经全面升级。而线民因言论被打压,甚至被抓捕判刑的案例则频繁发生。

RFA

贺卫方微信被封 自由派再遭噤声

2019-09-27

一向敢言的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个人微信帐号日前遭永久查封,事件引发外界广泛关注,凸显中国当局针对自由派知识分子的言论管控日趋严厉。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的个人微信帐号于9月26日被封。据中央社报道,微信封号通告”限制登录,不可解封”,原因是”传播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

截至9月27日,搜索贺卫方微信已呈现“搜索的账号状态异常,无法显示”。

本台记者周五致电贺卫方本人,他表示,现在希望用内部沟通的方式解决问题,不方便接受公开采访。

外界普遍认为,永久性封号一般不会是微信的决定,而有可能是中宣部和国家网信办定点清除的举动。

美国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认为,中国当前针对言论自由的控制可能是70年来最紧张时期,因为所谓的70年大庆,任何异动的声音都让政府非常恐惧。何频回忆道,2018年他在哈佛大学的一场研讨会上见到贺卫方,他那时讲话已经非常低调温和。

何频说,“即使是这样温和性的都不能接受,还要把他永久地封闭,那就意味着贺卫方这三个字,就已经让他们足够害怕了。”

贺卫方是中国主张民主宪政和司法独立的自由派知名学者,2011年被美国《外交政策》评为“全球百大思想家”之一。2008年,贺卫方因联署《零八宪章》,被北大法学院派到新疆石河子支教。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之际,他也曾公开质疑当局将公安凌驾于司法之上。

作为贺卫方曾经的学生,人权律师、前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滕彪认为,贺卫方是习近平上台之前非常大胆的体制内学者,但是近年来自由派学者的压力越来越大,他们要么选择沉默,要么选择更加委婉的批判。即使这样,空间仍然越来越小。

中国当局在针对人权律师的“709大抓捕”后,转向整肃大学内自由派学者。2017年,贺卫方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相继被封;2018年,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即便发表学术论文都已非常困难,特别压抑。

除了贺卫方之外,国内主张宪政民主的自由派学者也同样受到言论自由、学术研究,甚至出国访问等日常性的压制。2018年以来,国际政治及美国研究专家资中筠的微信号遭屏蔽;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因批评习近平被撤职调查;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撰写的教材《宪法学导论》遭全面下架,并被检举为“鼓吹西方制度”。

原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表示,贺卫方被封号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现在正在阅兵,阅兵之前,北京要万无一失。”

周孝正提到,他本人的微信被莫名其妙关闭过两次,而且投诉无门。他说,自己在微信上并不活跃,至多转载过一些文章,比如人机对话,美国发射互联网卫星等。

周孝正说,“我的态度很简单,我惹不起你还躲不起你吗?三十六计有一句话叫走为上计。我为什么要来美国,原因之一就是美国空气好;原因之二就是政治空气也好,美国有表达的权利。”

明镜集团的何频认为,如果现在要求中国知识分子勇敢反抗无异于让他们去做出牺牲,因此绝大多数人会选择沉默。而保持沉默会积压很多不满、愤怒和对政权的敌意,从而增加未来政权的不稳定性:“这使人们对现实的政治走向文明化更加绝望,更加不报任何希望,这是一个新的证词。”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郭度

阅读次数:9,474
Pin It

关于 “知名法学家贺卫方被永久封号 今日头条实名制扩大到评论”的一条评论:

  1. Pingback: 贺卫方微信遭永久查封 | 光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