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民主的胜利

Share on Google+

台湾的领导人“大选”,今天终于落幕了。国民党的候选人马英九、萧万长以220万票以上的差距,大胜民进党候选人谢长廷和苏贞昌。这次大选,是台湾民主政治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是中华民族民主政治史上的又一座里程碑!它不是马萧个人的胜利,不是国民党一党的胜利,而是人民的胜利,是民主的胜利!

1987年,台湾当时的领导人蒋经国先生顺应历史潮流,毅然、果断地开放党禁、开放报禁,引导国民党和台湾政治制度实现转型,为台湾的多党政治和民主宪政制度的建立奠定了基础。从此,台湾人民,台湾的各种政治力量开始了在民主制度下的蹒跚学步。时至今天,民主制度在台湾运行了不过20年,台湾的民主政治制度已经经历了四次领导人“大选”和两次政党轮替的锻炼。虽然每一次都有不尽人意的地方,甚至有被陈水扁这样伪民主政治赌徒钻了空子的时候,但毕竟那是台湾人民的选择,是台湾人民用选票作出的合法选择。总结台湾人民这20年民主政治实践,无论是正面的经验,还是反面的教训,对我们中国这样一个缺乏民主实践的国度,都是极为宝贵的。

我认为,今天台湾这场实现第二次政党轮替的“大选”,和国民党候选人马、萧的胜选,至少说明了这样几个问题:

一、民主宪政的政治制度,是现阶段世界上最好的政治制度。它赋予了人民用手中的选票选择政府、选择执政党的权利。选票,是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在它面前,任何执政者,任何政治力量都要接受检验。民意不可侮,民意不可违。而民意,只有通过这一张张选票才能体现出来。任何政治力量都无权自命为什么“代表”,什么万年“领导核心”,都必须接受人民手中选票的检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人民手中的选票可以把你选上去,也可以让你下台。陈水扁和台湾民进党的沉浮,再好不过的证明了这一点。现在,人民选择了马、萧,选择了国民党,但如果马、萧和国民党在今后的四年中,不能让人民看到希望,不能给台湾人民带来实惠,民进党的今天,也就是国民党的四年后。这才是民主政治,这才是人民能用手中的选票为自己作主的政治制度。离开了这一点,任何民主的标榜都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二、证明中国人可以学会民主,适应民主,在民主实践中不断成熟自己的民主意识。以往有许多似是而非的说法,说什么,中国大多数民众的文化水平低,政治素质差,封建意识浓厚,要学会懂得民主,运用民主,适应民主的体制与方式,要经历过相当一个过程。所以,民主不能急。他们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代表”或是几个“代表”,来领导人民当家作主。这话乍看好像有一点道理。但是,20年来台湾的民主政治实践告诉我们,公民民主意识的成熟,是与民主政治的实践相伴相生的。中国人的确是受了几千年的封建文化影响,的确是文化素质较低,但是,只要让他们有实践的机会,在民主实践中学习民主,他们是能懂得什么是民主,学会运用民主的武器的。台湾的四次“大选”中选民的成熟与进步,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中国大陆近些年来许多地方的乡、镇、村搞的基层民主选举的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不让人民有民主实践的机会,如果总是有人在为他们“当家作主”,那么,他们的现代公民意识和民主意识就永远不可能成熟起来,他们会永远像一个弱智者,习惯于有人为他们作主。

三、在民主的体制下,用民主的方式作出了错误的选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了用民主手段去纠正这种错误的机会。八年前,陈水扁们和台湾民进党以他们“新生力量的代表”和“民主斗士”的外衣,利用台湾民心思变的心态,把长期独裁执政的国民党赶下了台。在民进党执政的八年中,台湾经济滑坡,族群内斗,贪腐丛生,人民生活水平下降。大多数台湾人民由此看到了选择的失误,并且在这次“大选”中,用他们手中的选票改正了错误。这表明,民主方式作出的决策和选择,并不一定会避免失误,但至少民主宪政制度为人民提供了一个运用手中选票来纠正错误的机会。没有通过民主政治建立的纠错机制和提供改正错误的机会,才是真正的可怕。二次大战前夕,希特勒通过德国的民选上了台,当他走向独裁政治以后,人民已经没有了通过民主纠正错误的机会,最后导致德意志民族在二战中遭受了重大损失。二十年后,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惨痛教训,也说明了这个真理。

四、蒋经国先生说过,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台湾的两次政党轮替,用实践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国民党作为百年老店,曾经靠专制和高压手段,在中国大陆执政38年(1911-1949),在台湾执政50年(1949-2000)。但是一旦民主宪政体制真正建立起来,它就很快失去了执政权。其原因,就是长期的专制和独裁统治,民心尽失。一旦民主政治建立,它就不可避免地成为民意的敌人。而民进党则是靠民主起家的,尽管如此,当它背离了民意,失去了民心时,同样免不了成为选民选票的手下败将。这些事实说明,在民主体制下,民意,才是政党执政合法性的标尺,而表达民意的方式,就是选民手中的选票。任何执政党,任何社会政治力量,都要经受这个标尺的不断检验。上与下,执政与在野,政治地位和角色的转换,对于民主政党说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正如马英九先生今天在选后群众大会上所说,“政党上上下下是家常便饭,和平竞争和平轮替,是政党政治的常态。”无论它是什么“主义”,只要它违背了民意,就只能下台。那种一党独大,长期执政的现象,在民主制度下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五、民主政治制度的建立,须经历一个发展、成熟的过程。不能以其初期的不成熟、还存在各种问题作为否定它的理由。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的国度里下有不同的特点,这是不容否认的。但是无论它有什么样的特点,只要它是真正的民主制度,就都有一个从不成熟到成熟、从不完备到相对完备的过程,都有一个公民民主意识生长、对民主规则适应、运用民主手段熟练的过程。纵观台湾的四次“大选”,可以看到,每经历过一次,台湾的选民就成熟一些。2000、2004两次“大选”,民进党采用操弄族群对立、挑动省籍争斗、抹红对手、甚至制造“奥步”欺骗选民等等手段,取得了超过对手的选票。但是,据媒体评论,这次“大选”投票过程中和选举结果出来以后,无论蓝绿阵营,却都表现出少有的平静和应有的“风度”。各方支持者大都对选举结果表示“理解”。这些情况表明,台湾的民主,台湾的选民、台湾的政党都在进步,都在成熟。

六、台湾的民主实践和经验,是全体中华民族的宝贵政治财富,也是大陆、港澳、世界各地华人的民主政治教科书。今天白天,无论香港,还是大陆;无论是亚洲,还是欧美,只要有华人的地方,无不在关注着台湾这场“大选”。特别是大陆,有许多人一整天在通过各种媒体,观察着,学习着,体会着,总结着。人们观察台湾“大选”的角度可能各有不同,但无论如何,人们都会从中受到民主气氛的感染,看到选票的神奇,学到民主政治体制下人们如何行使自己的权利。尽管他们目前还没有可能像他们的台湾同胞那样,运用手中选票去表达自己的意志,但是,民主的种子已经种下了,待到春天,它总会发芽、破土、生长、开花。

2008.03.22夜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

2008-10-29

阅读次数:1,1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