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读 2020-01-30

我一直认为,讲真话是无条件的,不需要额外附加理由的,像呼吸一样自然的事情,尤其对于权威信源来说,真话是唯一的选择。

但在这次新型肺炎事件中,我们听到了太多匪夷所思的声音:

“不是瞒报,小范围疫情难道就要大规模播报引起恐慌吗?”

“XX政府也有它的考虑,万一说出来,引起社会恐慌怎么办?”

“别发了别发了,能不能多传播一点正能量,天天制造恐慌!”

刷完无数个热评,都快不认识“恐慌”这个词了。在这些陈述中,公开真相的必然结局是社会恐慌,不说是为了避免恐慌,是一片维护社会稳定的赤子之心。

这是一个看似完满的逻辑链条,但处处透露着耍流氓的气质,真相是个好东西,但一定会造成社会恐慌吗?以及为了维持不恐慌,我们要牺牲真相吗?

不说,也是在“作假”

在回答上面问题之前,我们得先回答另一个问题:什么是真相,什么是假相?

只有谎言才是假相吗?

恐怕不是这样。对于官方及媒体来说,在重大公共事件上失声,不说,就是在营造“假相”。

人们由于实际活动范围、精力和注意力有限,绝大多数时候只能通过媒体去了解外部世界,绝对的客观现实是不存在的,只有存在于我们脑海里,由媒介创造出来的一个“媒介现实”。

媒体决定了我们能看到什么样的世界,我们该对这个世界作出什么样的反应。如果武汉媒体捂住新型肺炎不报道,却在《楚天都市报》1月19日头版宣传了“百步亭四万余家庭共吃团年饭”(这一期已经从官方电子刊上消失了),20日在网上宣传春节团拜文艺会圆满举办,21日之前还在搞文化旅游惠民活动鼓励大家出门,那么这就是媒体在塑造“假相”,它营造出一番和乐融融的新春氛围,误导武汉人民生活在一个安全无忧的环境中,所以大家该吃吃该喝喝,坐公交不戴口罩也没啥事。

假相有一个好处,它可以避免一切社会恐慌,在灾难来临前塞给你一颗甜蜜的糖果,让你开开心心地该干嘛干嘛,就像这届武汉人民一样,泰山崩于眼前但被挡住了,看不见,所以直到最后一刻仍维持“不恐慌”的生活秩序,500万人口跟往常一样回家过年。

不过,这种死亡来临前的片刻安宁,确定不是在养蛊?

不说真相的后果——恐慌和谣言

许多关于社会恐慌的讨论都有一个误解,好像人们都是脆弱敏感的个体,承受不了任何真实的负面消息,只能用谎话来“堵”住恐慌。
事实上,埃利亚斯·卡内蒂对社会恐慌有过深刻研究,他发现“人最畏惧的是接触不熟悉的事物,人想看清楚,触及他的是什么东西,他想辨认清楚,或者至少弄明白是哪一类东西。”
无数事实表明,社会恐慌来源于恐惧,不是对真相的恐惧,而是对未知、模糊的恐惧。

SARS病毒出现于2003年12月份,从2004年2月8日开始,“广州发生致命流感”的消息在广州市民中借助手机短信和网络,传得沸沸扬扬,巨大的恐慌笼罩在城市上空,人们期待着报纸、电视这些主流媒体能够给他们一个权威说法,但没有,广州媒体集体失声,正是这种“沉默”加上重要交通要口军警带口罩等暗示,加剧了社会恐慌的蔓延。
《羊城晚报》直到2月10日晚才首次发布“广东发现非典型肺炎病例”的新闻,之后广州媒体陆续报道——而大范围社会恐慌心理正是在2月8日到11日蔓延开来,这与媒体集体失语的时间吻合。
在这次武汉肺炎事件中,媒体的报道也颇为有趣,从“不排除有限人传人”“传染力不强”“可防可控”到“存在人传人”“低估了疫情严重性”,从“不是非典”“与非典相差很大”到“与SARS同源性达到85%”,从“儿童青少年不易感染”到“青少年同样需要防护。”

每个关节点上都是被逼得退无可退,再换一个不会出错的话术。

这不是在传递真相,而是大范围流言倒逼信息公开。在这个过程中,公众恐慌产生于自相矛盾的信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真正的不稳定来源于真相的不确定性。

恐慌真正的敌人

在危机发生时,人们渴望能够听到权威媒体的声音,渴望能够从正式渠道获得真相,如果此路不通,公众只能把目光转向其他渠道,就为谣言和恐慌的传播创造了客观条件。
既然谣言、流言是人们在信息缺乏时的一种替代品,一种寻求真相的努力,一个谣言的公式也呼之欲出了:
谣言=(问题的)重要性×(事实的)模糊性
如果谣言对于人们的重要性为0,或者事件本身并非含糊不清,谣言就不会产生。换言之,信息环境不透明是谣言滋生的温床。

一般来说,当社会出现危机状态时,面对现实的威胁,人们做出某种不合作或不理性的心理反应和行为,产生一定的恐慌,这是十分正常的。如何纾解这种恐慌,最好的办法只能是诚实。
个人诚实,不隐瞒病情及相关信息,才能采取针对性措施,不给他人带来恐慌。

管理者诚实,面对公众讲真话,在真相面前,每个人知道自己所处环境的危险程度,从而调整解决方案,武汉人民注意防护,外地人们谨慎前往湖北地区,全国人民一起戴口罩,管理者和公众一齐找到解决问题的钥匙,从而消除恐慌,这是真正的稳定。
当年非典肆虐,钟南山曾说:真话和真药一样重要。非典过后,公民知情权基础上的政府信息公开制度成为全国人民的共识,是非典重要的“遗产”之一。
真相权来之不易,我们不能放弃这个成果,要警惕一切对于真相的污名化,它可能让你心甘情愿地放弃知情权,做一条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米虫。真相不可怕,对于真相的轻视才可怕,正如“戴口罩不可怕,不戴口罩才更加可怕”。
就像《鼠疫》里的那句名言:“这一切里面并不存在英雄主义。这只是诚实的问题。与鼠疫斗争的唯一方式只能是诚实。”

参考资料:

陈隽. 社会恐慌时期流言的传播与控制——SARS时期社会流言肆虐引发的思考[J]. 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3, 17(4):5-5.
李薇. 对”非典恐慌”事件的社会学思考[J]. 学海, 2006(4):176-17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