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9月8日17时40分林牧与《澳大利亚人报》记者访谈

记者:今天是毛泽东逝世25周年纪念日。我们想听一听林先生对毛泽东的看法。

林牧:这个题目很大,我一时说不清楚,说不完全,只讲一点粗浅的、片断的看法。

毛泽东的自我评价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我认为他的自我评价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马克思的思想,在他的早期、中期和晚期是不同的。毛泽东继承和发展的不是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和人的自由发展的学说,而是马克思中期的共产主义和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那一部分带有浓厚空想色彩和严酷性的学说。

毛泽东把马克思中期创立的共产主义和斗争、专政的学说,同中国秦始皇的高度中央集权、极端君主专制和实行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全面垄断的体制结合起来,因而就把个人迷信、斗争哲学和专制政治、计划经济发展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尤其需要提到的是,在精神领域,毛泽东还把中国儒家的“克己复礼”、“存天理灭人欲”、“内省体察”和基督教的“原罪”、“忏悔”以及苏联的批判斗争、劳动改造结合起来,加上他自己发明的“大搞群众运动”,不断开展“思想改造运动”。例如:“反对民主个人主义”、“批判胡适的实用主义”、“反对胡风反革命集团”、“反右派”、“反右倾”、“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文化大革命”等等。这样就把对人的思想统治和精神奴役,也发展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在这一方面,是苏联和其他共产主义国家望尘莫及的。

当然,毛泽东有他的长处,他是一个天才的军事家和政治谋略家,他对中国传统文化有很高的造诣。在争取中国的民族独立,提高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建立中国现代的工业基础和推动现代科技的发展方面建立了很大的功勋。

2001年10月24日17时45分《自由亚洲》电台香港分部记者张异为访谈

记者:apce上海会议结束了,林先生对于这次会议在反对国际恐怖主义方面达成的协议,有什么看法?

林牧:我觉得力度不够。

反对国际恐怖主义,各国政府都表示支持。但是,由于各国的国家利益(有些是政府利益)不同,在这个大体牧下,各有各的小算盘。恐怖主义对本国威胁大的积极性就大,例如:俄罗斯政府很积极,一方面是他们需要得到美国的经济援助和防止北约的威胁,另一方面是因为国际恐怖主义势力已经同车臣的恐怖势力连结在一起。印度政府要借反对国际恐怖主义的势力,向巴基斯坦开战,争夺克什米尔。中国政府也要在这个大题目下,打击东突恐怖主义。

记者:布什总统已经表示,不能借反对国际恐怖主义,反对民族独立运动。

林牧:但是,布什总统没有再提中国人权问题。

记者:好像没有。林先生对“疆独”有什么看法?

林牧:对于这个问题,我要讲两层意思:第一、我们反对政府和民间的一切暴力恐怖活动。东突民族极端主义在新疆和内地制造爆炸和杀人事件,危害平民的生命和财产,我们坚决反对,支持政府依法制裁;但是,对于新疆少数民族用理性、和平的手段争取民族高度自治,政府也应该用理性、和平的手段去对待。第二、当前,中国的汉族和少数民族都面临着保障人权和争取民主化、法治化这个共同问题,我们希望各族人民都能致力于解决这个共同问题,实现全民和解、全民团结。共同问题解决了,民族自治或自决的问题,就可以通过民主和法治的方式去加以解决了。整个中华民族(包括新疆、西藏、台湾)的全民和解和团结,是全民的最大的共同利益。

记者:林先生对于布什总统和江泽民主席的会谈,有什么看法?

林牧:在“911”事件以前,我们对布什总统访华寄予较大的期望。现在,美国政府只顾打仗,其它问题似乎难以兼顾了。这次,不是不是正式访华,只是在参加apce上海会议的间隙顺便同江泽民主席会谈。会谈的内容,除了反对国际恐怖主义以外没有涉及多少双边和多边的实质性问题。我们原来希望:中美两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也能加强对话、增进合作。现在看来不可能了。中国的人权状况恐怕在近期内也难以有显著的改善,但是,我们希望至少不要继续恶化。

2001年10月30日20时45分自由亚洲电台美国总部记者饶一民访谈

记者:最近,胡锦涛先生出访欧洲,西方舆论认为:这是胡先生接班的准备。林先生怎样看这个问题?

林牧:胡锦涛先生是中共高层内定的接班人,但他能否顺利接班,我还看不清楚。

记者:有人认为曾庆红可能成为接班人,你以为如何?

林牧:曾庆红成为第一接班人的可能性很小,但说不定还有一番竞争。

记者:有人认为江泽民先生不会退下来。你怎样看。

林牧:今年以来,中国政府喜事重重:中国加入wto;北京申奥成功;中国足球首次冲出亚洲;“911”事件以后中美关系改善;以至最近的apce上海会议的成功。在这种情况下,江泽民先生可能不会全退。不过,国家主席连任两届,不可能继任了,连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恐怕也不大方便。我个人估计:说不定会恢复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由他担任主任并兼中央军委主席。这只是个人的猜测,没有什么事实根据。

记者:有人认为胡锦涛是改革派,如果接了班,可能会推动中国的政体改革?你是怎样看的?

林牧:我离开中共已经十几年了,对党内情况不了解。

记者:但是,你对中共的历史和党内的运作,总还是知道的。

林牧:据我的印象:在胡耀邦同志执政期间,胡锦涛受到耀邦思想的影响,是耀邦器重的干部。但是自他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以来,他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没有个性。他的讲话都是传达或阐明中共中央的集体决定的,似乎没有发表过个人的观点。为人廉洁奉公,没有犯过大的错误,没有“六四”那样的历史包袱;他的即席讲话条理清楚,办事也比较干练,但却没有什么创造性。

记者:他是在韬光养晦吗?

林牧:这也难说。戈尔巴乔夫担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以前,似乎也没有什么特点,没有什么棱角。总之,对我来说,胡锦涛是一个未知数。

2001年11月20日15时20分《自由亚洲》记者方园访谈

方园:最近,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评论员文章,批评那些到了退休年龄还不愿意退下来的领导干部。这是否意味着高层领导人中年龄过显得人要退下来?

林牧:《人民日报》是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机关报,它的言论在一般情况下能够代表执政党和政府高层的意图。今年以来,《人民日报》有一些比较开放的言论,例如:批评不许暴露消息面的观点,反对既得利益集团,等等。最近发表的这篇要求年龄过线的领导人退休的言论,也是符合民意的。

方园:《人民日报》那篇评论是中共中央组织部写的,是否代表政府高层的意图?

林牧:我相信党政高层大多数年过70的人,在中共16大前后,是会退下来的,朱镕基先生已经公开表示了他的态度,但是,有些人恐怕是不愿意退的。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是邓小平先生提出来的。可是,他只要求别人执行,他自己并不执行。他自以为他有特殊的功劳和特殊的需要,领导班子中少了别人可以,少了他不行。现在恐怕也有这样的人。

2001年11月29日18时5分,《自由亚洲》记者张异为访谈

张异为:最近,中国大陆有一家报纸认为:中国入世以后,政策要逐步开放,开放和不开放之间要有一个“度”。林先生对这个观点有什么看法?

林牧;逐步开放是对的,一次到位会使人准备不足,措手不及。开放的“度”也是必要的。不过,这种“度”,不是某些人的意愿,只能以法为度。这就是说:要符合联合国的宪章和各项公约,要符合世贸组织的游戏规则,如果同世贸组织的规则有抵触,就必须加以修改。

张异为:现在有人认为中国大陆的言论在放开,有人认为在收紧。林先生是怎样看的?

林牧:我以为不是放开而是收紧。今年上半年,中国大陆政府改组了《南方周末》、《书屋》、《今日名流》等进步报刊的编辑部,停办了《蜀报》。把极左派的《中流》和《真理的台球》也暂时停办了。最近,西安一些单位又不许职工收看香港卫视凤凰台。卫视凤凰台是新华社香港分社办的,是中共的官方电视台,国内一些机关单位还不许职工收看,其它传媒就可想而知了。当然,在官方加强舆论控制的同时,也有一些传媒敢于突破禁令。例如:河北《杂文报》在某期报纸的头版发表了一幅漫画:上级干部到农村考问农民:“什么是’三个代表’?”农民回答:“两个代表在打麻将,一个代表回家睡觉去了”

————————–

http://www.chinaeweekly.com/history/gb01120409.ht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议报》和本报网址http://www.chinaeweekly.com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