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代伊始,环境问题成为世界各地亟须解决的问题,关系到地球上各种生命的存亡绝续。图博位处世界屋脊,作为地球第三极、亚洲水塔,对周边国家、地区的生态平衡乃至全球环境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中共对图博进行了六十年掠夺性的开采,不仅迫使藏人逐渐失去本民族沿袭千年的有利环保的生存方式,而且也威胁到全球的生态环境。中国政府设立自然保护区,强行大规模迁离有利于生态保护的数百万游牧藏人,使已经脆弱的高原生态环境更加岌岌可危。

自1960年代起,中共在图博兴建了上百个大中型水库和数百个工厂和矿区。水库破坏了地质结构,导致冰川塌落,采矿毁坏了草场,工厂的废料排放污染了水源,对藏区的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政府却宣称环境恶化的主要原因在于藏人过度放牧,以“退牧还草”为由在图博设立了近百个自然保护区,圈地面积超过80万平方公里,使逾百万牧民失去了数千年赖以生存的草地。

以面积最大的三江源(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例,保护区占地总面积达36.3万平方公里,占青海省50.4%,比欧盟人口最多的德国面积还大。保护区内采取了禁牧的政策,法规完全禁止藏人在保护区内适量采伐木材,迁徙放牧牲畜,采集药用植物和种植作物等原本有益于生态平衡的活动。法律成为各级政府兼并土地提供了依据,让执政者更加肆意剥夺藏人与自己土地的联系,摧毁以此为基础的图博社会内部结构。

牧民阿亚桑扎的家乡果洛州被划入三江源自然保护区,他多年来组织藏民维权,公开反对政府官员和开发商在当地采矿。2019年底,阿亚桑扎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七年,这彰显了中国政府把环保作为垄断资源的新型掠夺行业,打击和排斥藏人自发的环保活动。

被强行驱离的游牧藏人不仅失去了自已的家园,也被剥夺了与游牧行业相关的生计。迁居城镇的藏人即使在所谓的藏族自治区州县也往往要讲汉语才能谋生。这样的窘迫处境却被中国官媒污名为没有文化水平、素质能力低。在安置初期,每户藏人必须负担新建住房成本的75%,定居后一家几代人被迫住在一百平米左右的小区住房。由于禁牧受到的损失,政府每年只补偿数千元,最多补偿十年。迁居后的牧民入不敷出,收入来自缺乏保障的清扫街道、建筑、出租等低收入行业,勉强糊口。逾百万牧民被强制定居后,不仅没有脱贫,反而在自己的家乡沦为丧失了生产资料的生态难民。

尽管设置了大量的自然保护区,保护区内的绝大多数水电站仍继续运转,许多保护区内或附近的矿业生产规模不减,加之旅游,导致藏区气温持续上升。以三江源自然保护区为例,主要环保指标没有明显改善,草场退化速度没有变化,水系流量和生物多样性继续减少。这种设置自然保护区的局部生态保护做法本身就是狭隘和短视的。而藏人原本的生活方式,包括游牧迁徙、种植养殖,恰恰是将高原作为一个整体平衡生态环境,数千年来作为亚洲水塔和世界第三极对全球生态保护承担重要的角色。强制游牧藏人定居,切断迁徙路线,只会恶化生态环境,并且可能引发其他危机。

藏人全面失去家园的六十一年,见证了藏区生态环境的不断恶化。决定生态环境的权利也是一种自决权。藏人一直在争取保护本民族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存方式。他们决定自己生活方式的正当性不需要殖民者的许可。国际社会支持藏人在环境上的自决,才可能根本解决图博环境危机,解决亚洲水塔和世界第三极消亡的危机。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