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歌诗文 2020-03-26

窗外,春雨正盛,挟着风声。我从梦中醒来。想起那首古诗“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古诗之所以不朽,是因为其真,因为写诗的人诚实,因为他情真意切。他真实地感受到春天的风雨声,就象我现在感受到窗外的风雨声一样。诗人是敏感的,他在睡梦中醒来,听到了窗外的风雨声,那象潮水一样不断涌来的似乎无穷无尽的风雨声。他真实地记录了他的感觉感受,但显然不止于此。如果他只是记录了他的感觉,他还不能算是一个优秀的诗人。优秀的诗人是有所思的。他既敏感而且多思,他的思考并且独立独到而深刻。他敏感,使他不同于一般人。一般人在夜深之际为春雨惊醒,也许也会惊讶,也许也会发出“哦,下雨了”的细声惊叫,但也只是限于此。他(她)随即便会转身睡去,再不管那风声雨声如何喧嚣。诗人不同,诗人是敏感而有所思的。因为敏感,所以感觉真切。他听到了夜来的风雨声,他记下了自己的感觉。他并且进行了思考。诗人的思考是形象的、联想式的。他由风雨而想到花朵,猛烈的风雨之下,春天的繁花必将受损。风雨一定是摧花者而不是护花者。一场风雨过后,总要打落许多鲜花,令其凋落。
三月底春盛,已近清明。花落知多少呢?想起武汉、湖北、中国、意大利、伊朗、欧美、非洲、澳洲、亚洲,因为那该死的新冠病毒,多少人丧命了呢?那死去的生命如花,凋落令人悲。这是我的思想,我的联想。最后写上几句古诗式的短句。诚然古诗好,然而不可续。只得胡乱写,夜来有风雨。风雨不足畏,人死但觉悲。虽说人生苦,却都不肯归。

窗外的雨下了一会儿,终于止息了。雨量应该不小,还伴有隐隐的雷声。是春天来了,那可以看见可以听到的春天正盛装而来。她年年如此,先是春寒料峭,然后杨柳泛绿,隐隐约约,风风骚骚,再就是春雨如油,倾盆而下,最后就是四月、五月的鲜花盛宴了。我在想,经历了艰难,也经历了伤痛,地球人类一定会战胜新冠疫魔的。生活会继续,但未加审思的人生是不值得有的,同样未作反思的民族、国家也是有大问题的。如果我们不对疫病进行深度反思,不从中找到失误与教训,那我们一切的损失与代价都是没有意义的,那实际上意味着我们群体的生活都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只是一遍遍地经受灾难而不知灾难的起因、原因,如此盲目加麻木的我们只是在灾难中挣扎、痛苦中循环往复,而没有任何进步、超越。文明是需要进步,需要超越的。文明是需要反思、审思、思考、检测的。文明需要治病,尤其是治疗那些思想上的疾病:无知、愚蠢、偏执、邪恶、自以为是等等。

这雨下了一会,又停了,停了一会有下了。就象是人有意识的间隙性行动似的。人类自古至今都在与大自然打交道。这雨就是大自然的代表。现在雨尚不可控,正如风不可控一样。以后人类科技进一步发达了,也是可以做到风雨可控的。比如人类利用超级科技控制住大气的运行,使它按照人类的意志运行,那时候一个环球同此凉热的时代最到来了。那时候的地球一定是一个理想的美好世界。人人和平、幸福,不似现在这样矛盾、吵闹、争斗!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