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习近平是如此“构建 人类命运共同体”!

Share on Google+

2020-05-11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美联社)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上周五的文章《大胆针砭时弊,阎学通似要与当局决裂》介绍了,因其过去的一贯表现而被外界视之为“鹰派中的代表人物”的阎学通如今在战狼当道的大环境里,不但在“武统”问题上可谓“众人皆醉我独醒”,而且还敢用一句“中国原本就没有全球领导力”,公开表达了他对过去几年中共宣传系统一直都在大力进行的习近平“引领世界” 宣传调门的十分不屑。

通读阎学通先生日前接受财新记者采访内容的全文,令人印象深刻的亮点之一就是我们在上篇文章中,已经引述过的那句“疫情并没有改变中国决策者们对西方制度的认识,只是强化了他们原先就有的对西方治理模式的负面认识”。

也就是说,“中国决策者” – 事实上指的就是习近平本人,其对西方的“负面认识”,说到底就是对西方的仇恨,其实是一以贯之,甚至是与生俱来的。

这令笔者自然回想起了习近平七年前的“八一九讲话”中,涉及对外关系的那部分内容。其实七年前的习近平就已经“谆谆告诫全党”:报道世界上发生的事情,要客观、全面、真实,要加强引导,好的要报道,不好的也要报道。特别是报道西方国家情况时,要注意拿捏好,不要让人产生一种“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的感觉。西方国家媒体是带着有色眼镜看我们的,好的事情也往坏的地方引,还竭力通过各种手段向我们国内传播。西方总是攻击我们的体制、经济形势、食品安全、人权、社会治安、贪污腐败等问题,攻击造谣,借题发挥,小题大做,大造舆论。而我们为什么要对他们的弊端和丑闻客气和留情呢?美国等西方国家发生了金融危机、债务危机,经济陷入困境,这不就是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弊端吗?美国讲自由民主、网络自由,不是在暗地里大规模监听公民通话和通信吗?美国等西方国家贫富差距并不小,不是发生了“占领华尔街”等事件吗?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滥杀无辜的现象不是大量存在吗?西方国家到处输出他们的价值观念和制度模式,在哪个国家获得了真正的成功呢?如此等等。对这些要加强报道和引导,不然总是他们在说我们这不行那不行,或者有些人总是在网上发表盲目吹捧西方的言论。同欧美一些国家受困于金融危机、债务危机相比,同一些发展中国家陷入发展陷阱相比,同西亚北非一些国家政治动荡、社会混乱相比,我国发展可以说是风景这边独好。但是,西方仍然在“唱衰”中国。国际舆论格局是西强我弱,西方主要媒体左右着世界舆论,我们往往有理说不出,或者说了传不开,这个问题要下大气力加以解决。要着力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创新对外宣传方式,加强话语体系建设,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增强在国际上的话语权。

读者和听众们应该都知道,自习近平上台以后,在外交场合上抛出的最为冠冕堂皇的一句口号就是所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其实,共产主义乌托邦式的假大空口号的抛出,唯一的预设目标就是习近平在如上内部讲话中所直白表述的,要与美国和西方国家争夺“国际上的话语权”。

但是,习近平本人自己恐怕也没有预测到,武汉瘟疫给整个世界造成的世纪灾难,与他的所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口号形成了巨大的反讽。气急败坏之余,在其内部给外交和外宣部门的战狼群下达了什么内容的最新指示,我们外界完全可想而知。

上个星期的法广曾刊登《Coronavirus-中国外交有步骤的还击》一文,记录了欧盟安全研究学院(EUISS)亚洲负责人Alice EKMAN夫人接受记者采访的内容,说是中共政权在外交上“韬光养晦”时代已结束。

但事实上,邓小平开启的对外关系,特别是对美和对西方国家的所谓“韬光养晦”的时代并非是结束于当前,而是从习近平上台后不久就已经开始步步走向结束。

当记者问到,“每当遭遇批评,北京就反应咄咄逼人 – 一些专家已在谈论一种‘战狼外交’,是否存在低调的外交?”这问题时,这位法国知名汉学家评论说:中国现任主席习近平投入到一种被我定性为是“有步骤的还击”道路上。在Covid-19危机前就已如此,但在最近几个月,遭到更广泛的曝光。需要提醒的是,中共党内存在“西方敌对力量”这种感知。这种感知有时参合了阴谋论,西方长期想要改变中国政体,尤其想要操控地方因素,传播与中共不同的思想。习近平认为,对此不仅要阻止,还要有系统地反击,一丝不漏,甚至扭转批评。这种方法来自最高层的决定并受到鼓励,这是一种大趋势,得到众多中国部委与官方机构的执行,并非由于个人或孤立外交官员或是局限在外交部的举止。中美当前因病毒起源的紧张关系已十分严峻,这是国际定位问题。中国有关病毒的正式声明十分激烈,并已迅速转移到政治制度竞争的领域,毫不迟疑地强调中国制度的优势推论,与欧美制度的弱势推论相比较。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这种定位将变化,中国将改变其宣传战略。相反,我看到,在Covid-19危机的背景下,中国与美国原有的紧张在加剧,中国与部分欧洲国家则在较小程度上也是如此。“以眼还眼 ˎ 以牙还牙”的反击还会继续,北京进入反省阶段不太可能。

曾任职于中共外交部的人权工作者、“公民力量”副主席韩联潮先生说:美国一家调查新闻网站的调查发现,中共大外宣近年来移师推特,打意识形态舆论战。中共通过盗用帐号和制造假账号,来大量散布各种虚假的、有利于中国政府立场的信息,并且在推特上造谣中伤辱骂那些反对中国政府的政治异见者。

一则标题为《中共慌不择路,歪曲TWITTER内容,散布谣言!》的网文这样写道:中共的大外宣一直以来都在利用西方世界的言论自由,达到自己的宣传目的。大外宣是中共对外“超限战”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形式也多种多样。新冠病毒在全球范围愈演愈烈,各国都在积极应对,大外宣在西方世界的(假)资讯战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如今,“媒体的重要性已不言而喻”,人们不仅仅用它来娱乐, 它还是重要的生活工具和资讯来源。因此,媒体也成了中共大外宣侵蚀的重灾区。

文章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为例,向我们展示了大外宣在推特之类社交媒体上,散布虚假宣传的新手法:劫持西方公民的随机猜想, 尤其是利用西方民众,有自由指责其政府的权利, 把这些质疑、猜测和不满,借助大外宣,利用大量的水军散布并推上热搜, 以达到扰乱资讯、散布谣言的目的。

中国外交部新任发言人赵立坚。(视频截图)

该文中还写道:赵立坚以及他的同僚,正试图控制有关流行病的讨论并改写历史 – (他们篡改的)不仅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而且还包括正在发生的:现在东亚之外的国家正在轮流遭受这个疾病带来的重创。中共的虚假消息正在实时发送着, 它们都记录在社交媒体上,但托管它(来自中共的谎言)的平台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阻止它。

而以赵立坚,当然还有胡锡进等人为代表的中共外交和外宣战狼群的当今所作所为,更是对习近平七年前的“八一九讲话”的忠实贯彻和坚决执行。甚至是他们的这些无耻行径所套用的具体方式甚至所谓“战术”,都是习近平七年前为他们设计好的。

七年前,习近平在他的“八一九讲话”中就已经十分具体地对下部署了对西方国家的“网战”策略,说是“网上斗争,是一种新的舆论斗争形态,必须讲究战略战术。人家打运动战、游击战,我们也不能只打正规战、阵地战,要机动灵活,人家怎么打我们就怎么打,针锋相对,出奇制胜,不能被人家牵着鼻子走,不能因为战术刻板而耽误战略大局。”

当时的习近平就已经在这份内部讲话中明明白白地告诫全党:西方国家标榜“新闻自由”,其实也都有意识形态底线,也都有利益集团的规制和政党倾向,没有什么完全独立的媒体……。西方一些势力担心中国梦会扩大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刻意矮化、曲解、抹黑中国梦,竭尽挑拨离间、混淆视听之能事。对此,我们要高度重视,注重把中国梦同各国各地区人民实现自己的梦想联系起来,在促进互利共赢中引导国际社会全面客观认识中国梦。润物细无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对中国梦的宣传教育注意不要概念化,不要固化,不要庸俗化,不要好高骛远……。当今世界,要说哪个政党、哪个国家、哪个民族能够自信的话,那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族是最有理由自信的。这一点,我们要理直气壮。

习近平当时还要求说: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有同志讲,互联网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变量”,搞不好会成为我们的“心头之患”。西方反华势力一直妄图利用互联网“扳倒中国”,多年前有西方政要就声称“有了互联网,对付中国就有了办法”,“社会主义国家投入西方怀抱,将从互联网开始”。从美国的“棱镜”、“X – 关键得分”等监控计划看,他们的互联网活动能量和规模远远超出了世人想象。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我们能否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在宣传方面,西方国家是很有一套的。他们表面上反对搞宣传,实际上搞起来比谁都更来劲、更在行、更不择手段,只是他们千方百计掩盖,做“看不见的宣传”。他们的策略是,上乘的宣传看起来要像从未进行过一样,最好的宣传要让被宣传对象沿着你所希望的方向走,却认为是自己在选择方向。

所以,早在这次世纪瘟疫暴发的前好几年,中共外交和外宣部门就早已经按照习近平的“八一九指示”,开始了所谓“上乘的宣传”。去年下半年即已经有报道说:最近 推特和脸书暂停了数十万个账号,因为这些是中国(中共)官方主导账号,用来散播诋毁香港民主抗议活动的假信息。美国对这些账号分析认为,中共或者通过购买一些账号推广假新闻或者骇客了一些账号,或者创建新账号,而这种为其政治服务的伎俩几年前就已开始。

最后回到我们上篇文章没有分析完的内容,阎学通先生这里所说的“疫情并没有改变中国决策者们对西方制度的认识,只是强化了他们原先就有的对西方治理模式的负面认识。不过,这种认识的强化,并不必然导致正确的治理模式”,是否是在暗示中共习近平当局当前的“治理模式”并不正确?这令笔者联想起了美国《纽约时报》不久前刊登的邓聿文先生的文章《这场疫情,如果西方输了怎么办?》,邓先生文章的最后一段是:“谁笑到最后很难讲,中国如若在疫情后强化已有体制,而不进行比较彻底的改革、走向普世价值,更大的麻烦还在后头。”

笔者坚信,即使是如今表面上的“抗疫胜利”能够被时间持续证明,对中共习近平政权来说仍然是“更大的麻烦还在后头”。所以,“笑到最后”的肯定不会是习近平和他的中共专制政权。

来源:RFA

阅读次数:1,80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