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转世(4)

Share on Google+

4.“替身”

王锋离高层将领退休的年龄只剩三年。半年前从中将晋升上将是最后一站。人到这个年龄,三年几乎不再算时间,只是瞬间。过去从不言老的王锋已不再刻意表现年轻,公开场合常戴上眼镜,有人询问便回答人老了眼神不济,其实是为了看眼镜显示屏。他越来越没耐心在这种应景的场合浪费时间。级别低的早年可以躲在后排看书;到了坐前排的级别,摄像机没普及时还好;后来却是任何场合都有一堆影像器材,不知哪个图像被公开,不是招致上级不满就是引得舆论挑剔,只好干坐着装正经。他推动开发八一本的最强动力之一,便是挽救自己的生命别被如此地慢性宰杀。而现在,即使是摄像机推成了特写镜头,也不会看出他目不转睛所盯的是另一个世界。

八一本是王锋领导开发的平板电脑。中国军队曾长期依赖国外设备和系统,安全威胁早在军内反复提出,直到王锋当上了装备部主管信息技术的副部长后才解决。对于现代军队,如果说士兵的标志仍然是枪,将军的标志则该换成电脑。王锋无论在哪,八一本都带在身上,他开玩笑说那成了长在他身上的一个器官。八一本先在军内形成联网,而后扩展到党政系统,现在已成为国家部门各级核心人员的标配,稳居中国政府采购的电脑类榜首。

开发时王锋要求八一本突出军用特点,表面粗糙,外形阳刚,防水防震,能经受战场环境。高层军官使用的型号与一般平板电脑外形相似,只是多附加了功能强大的基座和延长数倍续航的电池。专配的硬皮军用包显得笨重复古,正是王锋要求的风格。这让八一本成了电脑迷追逐和黑市炒作的时尚。王锋自己则喜欢给中下层军官设计的小型八一本,那只在军内配备,不许作为商品上市。每台有编号,始终被追踪定位。手枪轮廓的外形是王锋提议的,“枪柄”向两侧分开,中间是折叠的显示触摸屏,两侧是分体式键盘。“枪口”部位有能调整角度的投影头,用于投射出各种尺寸的界面。以手枪套样式的皮壳携带,符合军人的形象。

王锋是中国信息战部队的创始者。说起来可笑,当初为了让不明白信息战概念的军头同意成立信息战部队,王锋不得不先组建一个黑客团队,侵入公安和国安的监控系统,拿到军头们被监控的档案。泛泛讲信息战,军头们可能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而王锋发给每人的密封袋让他们瞪大了眼睛,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隐私,电话记录,情妇来往,行贿受贿,商谈阴谋,老婆花销,为儿女做的安排等都在其中。受到震撼的军头同意王锋为他们做一次检查,结果不是发现身边有窃听装置,就是车下有定位器,却找不到是何人在何时所为。王锋告诉军头们,被发现的装置可以清除,新的监控却会继续层出不穷,闹到中央政治局也不会有用,因为根子恰恰可能就在那里,只有一个办法——自己建立反监控机构。

那个反监控机构成了中国信息战部队的前身。要说王锋的推动全是为了军队现代化,当然没那么单纯。他在建立信息战部队的过程中,暗中建了个他命名为“替身”的系统。“替身”拥有最高权限,可以给信息战部队各个部门和人员下达任务,按保密规则无须告知任务全貌,“替身”让这种分解开的任务互不通气地纳入隐形协作,合成在一起便可以实现王锋希望达到的目标。在信息战部队被划归军委联合参谋部时,王锋宁可放弃升任装备部正部长的机会,主动要求调到参谋部继续主管信息战部队,主要原因之一也是为了“替身”。“替身”无法与信息战部队分离,他要让自己保有“替身”就得跟着信息战部队走。对于王锋,正部长的职位比不上“替身”。当初把监控档案放到军头面前的景象让他终生难忘,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立刻威风全无,诚惶诚恐——那不就是权力吗?

现在,军头们不再受国安、公安的监控,却落入了“替身”的监控。随着普及八一本,“替身”的监控扩展到全军。王锋还以军民互助和推广计算机安全为名,给全国副省级以上的官员和人大代表每人赠送了一个八一本,提供翻墙服务和全球免费上网的优惠。官员一旦用惯了八一本,便会要求手下人也用,而公款购买对推广产品是最好的加速剂,所以尽管八一本价格昂贵,却在官场迅速普及。

一般人只看到营销的成功,王锋的意图当然不是商业。他故意挑起一场争执。国产电脑都被官方要求留后门,八一本却明确拒绝。各部门拿军队没办法,本来不声张就罢了,消息却被有意透露给官场,八一本因此更受官员欢迎。即使使用者并非全无戒心,至少可以不再担心纪委、监委、公安、国安那些部门的监控,他们用八一本通话,保存个人机密,包括收受贿赂和记录性爱等会安心得多,只是他们从此在王锋的眼里都成了裸奔。

不过这种监控即使在信息战部队内部也不能被人知,因此无法利用团队,只能由“替身”进行算法筛选。筛选后王锋有精力过目的仍然只是九牛一毛。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替身”在算法之外藉助了一个更传统的方式。就像销毁保密的纸文件要用碎纸机,八一本提供了一个“永久性粉碎机”功能,在举行了最终无人成功的悬赏打擂后,官员们都相信那功能万无一失,于是把最见不得人的东西一律都送进“永久性粉碎机”销毁,然而打擂者恢复不了,却难不住开发者,结果是让那些销毁者自己帮助王锋做了精确筛选。从这貌似不起眼的功能中,王锋得到的秘密最多,也正是因为“替身”发现了有数个八一本同时用“永久性粉碎机”销毁了一份同样的文件,先被算法判断有群体密谋之嫌,接着通过AI查找关联,发现了几个销毁者属于同一家安保公司,而公司的老板沈迪曾在王锋手下当过情报官。这样不寻常的关联,让重视等级一跃提到了最高,被第一时间上报给王锋。

利用国葬时间,王锋仔细看了数遍那份有手写“深喉:Z计划”字样的文件。打着“猜想”名义,并无证据支持,王锋却知道能被一伙人同时“永久粉碎”的,一定不会全是猜想。以往透过“替身”看到的阴谋多矣,若是跟这个猜想比,却都变得无足轻重。以往王锋只是潜在水底看那些阴谋,杀鸡焉用牛刀?自打他启用“替身”后还未杀过牛,甚至他都怀疑还有没有真用得上“替身”的机会,然而这个猜想若属实,他该去杀的又何止是牛呢!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1,71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