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选择了一条荆棘坎坷的路

我的农村生活的经历虽短,但是,对我的人生影响很大。我们家出身农民,我们的大部分亲戚都是农民,我感到对农民最大的不公平是机会不均等。#比如,农村户口制,一下子把农民钉死在农村。父母是农民,儿女也必定是农业户口。农村户口的人,不能到城市生活,居住,不能找城市的工作。这种“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打地冻”宿命制,不印度的女生制度还厉害。#比如,农村的女孩嫁给城里人,却不能成为城市居民,因为户口不能落在城市。她生的女儿也只能是随母亲的户口在农村。因此在那个年代,城里人娶农村女孩的事情,就是凤毛麟角。#比如,我们城里的职工,工人干部可以享受医保,农民则没有医保。

在皇权制度下,农村的青年想翻身,还可以到城里生意,发财。在毛泽东时代这条路也被堵死了。皇权时代农村青年还有一条出人头地的途径,就是科举。不论鲁迅怎样批评科举制度,但多数研究认为,总体而言,古代的科举制度是还比较公平的。虽然那时是读四书五经。但是只要死记硬背十年寒窗一旦中举还是可以出人头地。但解放后虽说是农村子女可以考大学,毕业后国家分配工作,领薪水。但是由于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公平,导致农场学生考中的机率相当低。因为全国考题是同一的。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