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选择了一条荆棘坎坷的路

在这里我要提到我的启蒙老师—我的舅父王汝霖。当然父母给我的启蒙是叫我做一个有正义感的人,作一个有良知的人,是从小言传身教的。除了父母,对我少年时代对我启蒙最大的人就是舅父了。

说来也很奇特,舅父有4个儿子,可他说,他最喜欢我,也最疼我,我的感觉这是真的。我和舅父配合做了不少单生意。他很会做生意,农村合作化之前他就做染料(染衣服和布料)的生意。我回老家就住在舅舅家,他给我讲了很多很多道理,很多很多故事,有些至今记忆犹新。

他给我讲了一个兄弟分田的故事,几十年后我才领悟过来。那是在讲产权制度。我不妨把这个故事略述一遍。一位老父亲家里有一块20亩田,两个儿子。他病了,不能带着两个儿子下田干活了,就把两个儿子叫到跟前,对他们讲,20亩地交给你们兄弟两个合种,产的粮平分,他对两个已经成家的儿子千叮万嘱,要勤俭持家。老头病了几年,病竟然治好了,可以下炕了。他走到20亩地去一看。令他大为生气,因为田地荒废了,全是杂草。他气得把在家的老二叫来训了一遍。二媳妇不服气,找老爷子那里评理,说不能怪老二,应该怪老大,因为第一年他们哥两个合着干还行,但是第二年老大跟别人到外地干活,等收成时老大却要一半的粮产。第三年老二也去外地干活去了,土地便荒废了。老爷子马上就明白了,第二天他叫人将地平均分为两块。他对老大和老二说:“地分给你们了,各种各收,井水不犯河水”。自那以后20亩地再没有荒废过。老大虽然跑生意,不愿种地,也会将地租给别人,收些地租。舅舅说,你看兄弟两个合种都种不好,现在全村合种均分,怎么能种好?”这种“人民公社”的办法一定会失败。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