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今天(11月21日)上午,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控分裂国家罪案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看守所内二审宣判,二审维持了一审以“分裂国家罪”对伊力哈木的无期徒刑的判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院拒绝了律师和伊力哈木.土赫提提出的二审公开开庭审理的申请,只进行了“书面”审理,并且选择在自治区看守所进行宣判,只特许两名伊力哈木的亲人到场。

在现场旁听的伊力哈木的大哥转述,伊力哈木称,二审宣判是“不公正”的,没有查明事实,是对法律的“践踏”。

根据伊力哈木辩护律师李方平的介绍,伊力哈木•土赫提本人在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法庭审判时一直坚持自己反对分裂,支持国家统一的立场,他说自己不是权宜之计,而是真实想法。

2009年3月15日,维吾尔在线发布《警惕把疆独问题扩大化的危险》一文。其中小标题是——“维族人的前途在中国”。

该文引述称“伊力哈木•土赫提毫不犹豫的指出,中国是维族人的祖国,维族的前途在中国,既然你选择了你的前途在中国,那你就得维护这个国家的统一。他认为,有些人指望将来中国实现了民主化,然后就有可能争取独立,这是不可取的,同时那种认为可以通过暴力或者依靠西方的力量来争取独立也是不可取的”。

2011年,伊力哈木•土赫提在给北京的中央政府建言的《当前新疆民族问题的现状及建议》对“反国家分裂”提出了具体建议。

该《建议》中第九条对“民族区域自治与反国家分裂”有以下建言:今天还没有一个国家找到可以完全消除分离主义的办法,但通过发展经济,落实民权,制度设计,运用法律手段,不断使其边缘化和非暴力化,增强向心力,维护国家统一,消解国际化压力,却有颇多成功案例。

伊力哈木•土赫提说,今天的客观气氛也形成了谁敢公开谈论落实民族自治,谁就是在主张民族分裂。—解决新疆民族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真正落实宪法关于民族区域自治的相关规定,取得民族自治与国家统一之间的平衡。

最早与伊力哈木发起“维吾尔在线”网站的丁大伟,在询问笔录中证实与伊力哈木聊天时的观点:“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是好的,但没有很好的落实。如果能够真正落实党的民族政策和自治区相关政策就很好了”。

维吾尔在线版主黄章晋(时任《凤凰周刊》副主编)在“7.5事件”后伊力哈木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联期间撰文回忆伊力哈木。

在他的《再见,伊力哈木》一文中称:伊力哈木自信是在为中央政府、为党操碎了心。因为他反对新疆独立,时刻担心新疆出现剧烈的民族冲突,虽然它认为后者随时可能。

“他缓一口气道,你是一个对自己民族负责的知识分子,一个尊重历史也要尊重现实的知识分子,要有民族自尊,但也要有现实理性,独立是绝不能追求的”。“伊力哈木认为,如果中国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新疆是一个真正落实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自治区,维吾尔人会因生活在中国为傲。”

被拆分起诉审判的七个学生,他们的供述在逆转前,也一致证实伊力哈木没有所谓分裂国家的目的。

阿克拜尔•依明在2014年1月19日第3次笔录中回答:我个人认为,伊力哈木不是坏人,为民族考虑的多。侦查人员问:你认为伊力哈木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答:增强民族交流,希望民族区域自治法能真正落实。问:你认为伊力哈木的国家观和民族观的核心理念?答:伊力哈木很明确讲过国家是不能分裂。

罗玉伟在2014年1月24日第五次的笔录中证实:2009年初,赵克(“维吾尔在线”某栏目版主)问伊力哈木,新疆今后的发展方向是什么样?伊力哈木说:新疆不能独立,因为新疆周边有很多势力,一旦独立了,新疆就会变成第二阿富汗。

帕哈提•哈力木拉提(第二次讯问笔录)侦查人员问:伊力哈木•土赫提主要看法有哪些?答:伊力哈木•土赫提的看法主要是维族人的问题,有贫穷问题、失业问题。他认为这些问题必须在国内,在中央政府才能解决。这个靠国外是解决不了的。

在被捕前40天,伊力哈木•土赫提接受采访时,他还公开认同在中国主权内的民族自治。

当时,美国之音采访问:苏联解体后,一些和你们有类似宗教信仰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获得独立,成为一个个中亚的独立国家。中国政府多次强调绝对不能容忍新疆独立,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当时,伊力哈木•土赫提回答:所以我更期待的是一个民族的自治,然后在中国境内,这样是最好的。到那个时候,中亚应该羡慕我们,而不是我们羡慕中亚。

遗憾的是,该案的公诉人在庭审辩论中居然答辩:公开表示反对分裂和私下搞分裂这更证实被告人的两面性、隐蔽性。

在一审判决后,伊力哈木•土赫提说,“看到判决书的内容,我反而认为自己应该肩负更大的责任。我虽已离去,但我依然期待阳光、期待未来。我坚信中国会更好、维吾尔人的宪法权利必将得到尊重。和平是上天赠送给维汉人民礼物,唯有和平、善意才能创造彼此的共同利益。”

来源:法广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