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立:中共民族政策的彻底失败

Share on Google+

中共民族政策的彻底失败

作者:杨子立

8月26日内蒙古教育厅发布了《全区民族语言授课学校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使用国家统编语文教材实施方案》,规定从2020年秋季开学起,内蒙古民族语言授课的小学一年级开始改为使用全国通用的汉语语文教材,在今后两年政治课和历史课也开始改用汉语授课。

此消息引起了蒙古族民众的激烈反抗。近日在内蒙古通辽扎鲁特旗,有学生家长为表达抗议,拒绝带子女到蒙语学校报到,在呼和浩特的内蒙古师大附中,许多新生开学后都没有去报到。还有家长在学校门口抗议。甚至发生了蒙古族女公务员因为被官府强迫蒙族子女上学的事而留遗书自杀的事。在通辽市,科尔沁区公安机关对此前参与抗议活动的参与者发出了附带照片的通缉令,悬赏捉拿抗议的蒙古族人。

此事被无数外媒报道,在世界各地,尤其是在蒙古国引起了相当规模的抗议。许多评论认为这是中共对蒙古族进行进一步同化的重要步骤,甚至是对蒙古文化进行灭绝的手段。在中共严厉的言论审查下,中国官媒对此装聋作哑。但在9月3日举行的中国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外国媒体对于这起事件的报道是“别有用心的政治炒作”。她一方面说双语教学不变,做出表面上的妥协,一方面又说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一个国家“主权的象征”,为坚持汉语教学做辩护。

表面上来看,中共这次弱化蒙古语的动作并不大,蒙古语言课程并没有变,只是其他一些课程强制用汉语教。然而,居住在内蒙古的蒙古人只占20%左右,而且汉化很高,以至于被中共称为“模范自治区”,文化保种状态岌岌可危。更多的课程将在两年后用汉语教材,加上中共对藏、维各少数民族的强行同化甚至文化灭绝,人们有理由怀疑中共在内蒙就是要弱化蒙古语,使用蒙古语的人本来就不多,再弱化显然有灭绝的危险。从全世界来说,因为蒙古国存在,蒙古语和蒙古文化倒是没有灭绝危险,但是对于生活在中国的蒙古族民众来说,祖先遗留下的文化遗产的丢失确实非常可能的。

从中共对维吾尔人大规模集中营劳教、强行汉化的政策看,习近平的大汉族主义倾向已经暴露无遗。这和其要创造根基牢固、永不分裂的红色中华帝国梦的理想是一致的。习近平在个人独裁、文化专制上不但抛弃了邓小平到胡温时期的相对温和的路线,回归毛泽东路线,甚至青出于蓝比毛泽东更极端。

毛泽东当然对少数民族是毫不手软的,一上台就消灭了原来支持的“三区革命”维族领袖,1959年逼走了达赖喇嘛和数万藏族群众,后来发动文革强迫回民放弃宗教信仰。不过毛泽东倒没有要把所有少数民族同化为汉族的野心,而是用阶级斗争掩盖民族矛盾,所以在全民皆兵的年代,维藏等少数民族也是有自己的武装民兵的。那时候的少数民族和广大汉族民众都是中共的奴役对象,但是对广大汉族的奴役比对少数民族民众的奴役更严重,因而民族矛盾看起来反而不那么明显了。

当然,毛泽东对少数民族上层是要彻底控制的,对效忠中共的少数民族也谈不上真正的信任。其实行的少数民族区域自治,仅仅是给少数民族一个最高行政职务,而真正掌握权力的地方一把手,也就是共产党自治区的第一书记,基本上只能由汉族人担任。内蒙古的乌兰夫是个例外,担任了内蒙古的第一书记,但是在文革内斗激烈时,不但自身丢官罢职,而且被中共炮制出“内人党”事件,上万人被迫害致死,遭到关押和酷刑的蒙古族民众高达数十万。

文革后,中共继续对少数民族的进行拉拢和镇压两手政策。对于少数民族有高考加分等优惠,同时宣传上也说要尊重少数民族信仰。但是随着中共的共产意识形态破产,中共转向民族主义,这就导致少数民族的民族意识觉醒,藏区2008年“3.14事件”以及连续不断的自焚抗议就是证明,新疆“七五”事件后维汉矛盾也逐渐升级。习近平上台后,更是高扬民族主义大旗,但这个民族主义实质上只是汉族沙文主义,各少数民族和汉族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与中共政权的冲突也越来越激烈。

相对于西藏和新疆,内蒙古一直是作为“模范自治区”存在的。一来蒙古族大部分汉化了,虽然保留蒙古族的民族身份,但是大部分蒙古人只会说汉语,加上大草原早已破坏的不适合大规模放牧,生活习性也跟汉族类似了。不过,因为外蒙古的存在,内蒙的蒙古族民众始终是习近平要实现红色帝国梦的心腹之患。蒙古国虽然GDP还比较低,但是已经民主化了,和美、日、欧都保持良好外交,也接受了大量外援,在“自由之家”排行榜上已经属于自由国家,而且那里的人民远没有中共国那么贫富分化严重,人民的实际生活质量和幸福程度已经超过了大部分中国老百姓。 蒙古的经济发展速度不快主要因为蒙古人不热衷于追求物质财富,更愿意过舒缓而无忧虑的日子。但是假以时日,蒙古没有内忧外患,其经济繁荣发达也是可以预期的,何况蒙古人已经享有了公民自由。蒙古的自由和繁荣已经对中国的蒙古族产生了吸引力,而中共为发展经济竭泽而渔,对草原自然环境的破坏、对社会道德的堕落,对蒙古文化的湮灭,将来很可能会产生大量内蒙的蒙古人向往蒙古国的倾向。习近平根据其一贯的大汉族主义做派,要把内蒙蒙古族人的民族文化根源彻底切断是可以推测出来的。

从毛泽东到习近平,可以说中共的少数民族政策一直是失败的。根源在于中共一党专制下,中国只能建成一个中央政府统治各个民族的帝国,而无法按照真正的地方自治建立一个民主的联邦制国家。而一个帝国对少数民族采取的手段无非是怀柔和镇压,而不能给少数民族的公民以真正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怀柔可以起一时作用,但无法根本改变少数民族经济落后的状态更无法给少数民族以民主,因而终归于无效。而镇压则激起少数民族的反抗,更强力的镇压造成更强烈的离心力,反而使帝国政府担忧的分裂倾向更加明显。

习近平在这个恶性循环过程中,更是走向了登峰造极,把本来相对冲突较少的蒙汉关系也推向危机。中共的宪法第四条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习近平非要彻底汉化少数民族的蛮横做法已经违反了中共自己制定的宪法。当然,习近平违法和玩弄宪法也不是第一次,公然取消宪法中的主席任期制早已暴露了其要当皇帝的野心,这只是朝着专制独裁倒退的又一步而已。

中国要维持不分裂的局面解决少数民族问题,根本上来说,不放弃一党专制是不可能的。其高扬的民族主义旗帜正是造成分裂的两刃剑。只有共产党下台后的民主中国,才可能给以各族人民真正的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最重要的是只有民主才能提供真正解决民族矛盾的方法——和平谈判。中共对维族人和藏族人的镇压已经造成了一旦民主化,西藏和新疆的一部分会独立出去的可能性。中共越是以担心分裂为理由进行镇压,将来分裂的可能性反而越大。也许将来只有放弃了大一统理念,各民族人们在民主体制下主动感觉到联合的必要,一个多民族的中国才能真正稳固存在。换句话说,也许民主化之后,中国真的会发生分裂,但中国政府首要任务不是统独,而是各族人民都能生活在自由、民主、有法治保障的环境中,如此才能凝聚人心。如果中共统治的历史制造的伤口实在无法愈合,分裂也不是第三次世界大战那样不可承受之重,毕竟人们的幸福和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帝国霸业只是生活幸福之上的奢侈品。

习近平的开历史倒车,已经造成内外交困的局面,国内的经济民生在倒退的同时,新疆、香港、台湾、南海局势全面紧张,目前又增加了内蒙古。仅就共产党的民族政策来说,毛时代就已经埋下了民族矛盾和民族分裂的种子,邓、江、胡时代,这个种子就一直在萌发,而到了习近平时代,民族矛盾彻底激化,靠各族人民的民意主动维持国家统一的可能性已经小于分裂的可能性,这也说明了中共少数民族政策到如今已经彻底失败。

全面检讨中共的少数民族政策失误是个宏大的课题。即便从中共的大一统理念出发,强调民族主义也是愚蠢的做法,而尊重民族文化,淡化民族主义,强调一切公民的政治权利、公民权利、社会权利不分民族的平等才是夯实国家统一基础的明智做法。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次数:1,62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